星期三, 9月 30, 2009

一個片段


你背著大包包,我不肯定你有沒有看到我。你像多天沒剃鬍子,沒有滄桑的味道,卻像個沒梳頭的大孩子。我計算過,你身體側向不夠45度角,看著窗的邊緣。我站在如一公里的一米距離,眼前的風景有你。我們都沒有說話,各自戴著耳機,你在聽什麼音樂?我只聽到一陣風聲。

我要下車了,即使那不是你要下車的車站。我低頭看,看著你稍微移動的輕便鞋,再遠離。我悵然若失的步上電梯,徐徐向上。而你此時,步出車門,像世界停頓了,輕輕把一個垃圾紙球掉進垃圾箱,再走上另一道電梯。我們,幾乎交叉而過。我不大喜歡那種由一層轉到另一層,再看著另一層消失的感覺。

這原是一場夢,卻清晰得像快要發生。

星期二, 9月 29, 2009

消磨

我拿著軟雪糕
當了一夜遊客
欣賞光害
世界就這様消磨
消磨

星期一, 9月 28, 2009

我們在橋上

我們在橋上看魚兒
享受兩個女子的浪漫

星期日, 9月 27, 2009

地上的提子

20090922 @iphone

為同屋主搞驚喜生日派對,她極愛綠色,我便獨力吹了超過10個綠氣球(真長氣﹗)。

氣球散落在地上,像變了種的溫室提子,又大又juicy。



後記:今天是星期六,睡醒走出廳,同屋主已把地拖過。她把汽氣排成兩行,十分整齊,卻讓我想到夏天見到的臭蟲蟲蛋。

星期六, 9月 26, 2009

斷了線

相連的線太牽強
需要你時
可怎樣
一切
只是騙人的
技倆

星期五, 9月 25, 2009

衝動。出走。

上一次去台北,治療情傷大概是藉口,說著不想留在香港過一個甜蜜泡湯的生日。

今次決定去台北,又一次沒心思熟慮。不用甚麼藉口,只想出走一下,任性一下,衝動一下。
青春,讓我在短暫的秋天揮霍。
期待著。

星期四, 9月 24, 2009

忠於自己



任性,人們多以為負面。我倒覺得,有時候的任性而為,是多美妙的事。

大概因為家庭教育的關係,自小我已是滿壓抑的人,在家中可說是完全no say。年紀越大,自由度越大,更覺任性的可貴。然而,年紀越大,顧慮越多,更覺可以任性的空間不多。

我享受可以任性的時刻,亦盡可能在可以任性的空隙放任,只要能對自己負責便是。能夠忠於自己,多可喜﹗當然,忠於自己的同時,盡力保護別人,是我心裡常常顧念的地方。於我來說,這是我予人的暖暖的一種愛。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選擇,若人能忠於自己,我心裡高興;若同時讓我受傷,我只能惋惜、默默流淚……畢竟,那是血淋淋的現實﹗

星期三, 9月 23, 2009

最後。分。

我想,我已不懂再向你訴說。
可有些話,我很想對你說。

我有些憂慮,我不好說。
我想,你已沒有空間容下這些。
我想,到底應否要你分憂?
而我憑甚麼。

其實,我只想與你分享愉悅。
但我到底害怕。

星期二, 9月 22, 2009

疾首夜話

還是禁不住對話,

當他告訴我,
他那麼的不想回答一個有抑或沒有的問題時,
狠心啊。

而我哭了。
我想起獅子說的話,
愛你的又怎捨得讓你痛?

我再翻看我們之間的文字,
我竟不如被珍惜關顧的友。
我的不知所措、我的感受
‥‥‥一點不重要,
這才是讓我心痛到不行的因由。

星期一, 9月 21, 2009

自家製忌廉汁西蘭花雞絲意粉

星期日和同屋主逛沙田文化博物館,然後買菜,再回家煮吃。回程時天氣驟變,下起大雨來,幸好友駕車送我們回去。

同屋主的工作很忙,即使假日也不停工作,總希望可以減輕她的負擔,為她弄些好吃的。

我決定弄忌廉汁西蘭花絲意粉。同屋主把雞脾肉切絲後,由我來醃。我們又買了我最愛吃的扁意粉,按媽媽教的方式出水,結果軟硬度適中,有嚼勁而不硬,很開心﹗西蘭花清洗切妥後用水煮熟待用。

下點油,加溫暖牌蒜蓉,下意粉及一點調味,炒香,最後下點香草碎,上碟。雞絲,這次有點胡亂的來,沒有取出,表面熟透便下罐頭湯。對﹗忌廉汁是懶人版本的﹗水多加了,沒法子,加點生粉水煮芡。

最後,為大家分意粉和西蘭花,淋上雞絲和芡汁,煮成﹗沒有排得整整齊齊的,但已很喜歡。

幸好評語不錯,下次要更進一步,努力﹗哈哈﹗這可是溫暖牌忌廉汁西蘭花雞絲意粉呢﹗

星期日, 9月 20, 2009

循環。盡頭。

我躲避

然後最終躲不過
沉沉墜落

日子久了
我跳進水蒸氣
誰也看不見

爬到天空
不再在乎

星期六, 9月 19, 2009

煙鴨胸白汁扁意粉


俾人話似精液的白汁……

我覺得佢諗多左囉﹗=p

星期五, 9月 18, 2009

擁抱希望

我擁抱希望

抱得太緊
結果
她死了。

我流著淚
抱著她跑到醫院
證實她只是昏迷

希望戴著氧氣罩
一動不動
我默默等待
為她擦身按摩說故事

結果
她還是斷了氣
死了。。。。

星期四, 9月 17, 2009

字義

錯過
有指 I did sth wrong
有指 i miss sth

miss
有指我錯過了什麼
有指我想念誰

星期三, 9月 16, 2009

一個人。煮。

這個月的上班時間改變了,就是下午才開始上班。十時半下班,回去洗澡、呆呆,然後休息,可以睡晩一點,休息多了。


睡至十一時多,醒來梳洗後坐一會,便想著我的brunch。剛巧沒什麼吃的,想約同事午飯,但同事又外出和家人上過茶樓。打開櫥櫃,見到一罐豆豉鯪魚,便想起豆豉鯪魚炒飯。這裡未有飯煲,又沒有米。靈機一觸,便決定弄一碗豆豉鯪魚炒米粉。

簡簡單單,加點蒜蓉,不怎樣要調味,便弄來香口好吃的炒米粉。不過多吃無益,間中一次可不錯。

星期二, 9月 15, 2009

20090906 @iphone

害怕死命抓緊的感覺
捉緊了也不覺得安全

星期一, 9月 14, 2009

我想。恨。愛。

20090911 @iphone。普通不過。

***
如果有一天
我真的被騙了
我想
我會否恨你?
如果有一天
我真的恨你
我想
是否代表我愛過?
***

星期日, 9月 13, 2009

找不著

打開衣櫃但看不見

茶几的底部找不著
扭開電視卻聽不到
我發了狂的找
衣袋、浴缸、書架
雪櫃、鞋架、電腦
看不見找不著聽不到
哪裡去了?
我的耐性

星期六, 9月 12, 2009

暖綠

放下青蘋果浴鹽

跳進一片綠
閉目細聽
寧靜等待清晨的碧湖

輕輕擺動
平靜的變起伏
如海浪
坐在近岸看潮漲

海那麼大
我一個人看
卻如此放心

真想暖暖的睡一覺

星期五, 9月 11, 2009

多年才懂欣賞的鹹香

上星期和同屋主及友一起到九龍灣買東西,之後找著翡翠小籠包上海店子用晚膳。花生醬味的麵叫什麼?我一直搞不懂。我說想吃花生醬麵啊,是否叫擔擔麵呢?我們只見到四川擔擔麵,還有2條小辣椒在則,想著只有辣的款式啊。可是,心裡很想吃,游說自己應該吃得到吧,便點了。


結果,和我心目中的不一樣啊。後來才想起,我吃的那種不是滿滿有湯的樣子,是要混的醬,真是混醬啊!哈哈!微辣,吃到一點點花生醬味,但大家都不喝湯,因為辣啊。
喜歡吃賽螃蟹,所以點了。不夠滑不夠鮮,這個做得較差勁,有點失望。
家母喜歡吃小籠包,小時候,每個星期日上茶樓都會點,但那時很不喜歡。直至中七畢業到上海旅遊,吃過當地的小籠包,便一發不可收拾的愛上。吃過不少小籠包,聽說這裡的也可以,心中便有點期望。怎料,三人都是一夾便穿。真正做得好的小籠包,大概是皮薄涵靚汁多而不易穿。一夾便穿,雖然嘗得出湯汁的味道頗鮮美,卻因皮穿了使湯汁流去不少而大打折扣。另外,小籠包一點不燙口,感覺又差了一點點。
不過,還好有一道菜沒讓我失望,就是炒年糕。我們點了雪菜火腿炒年糕,本來心裡有點猶疑,因我一向不大吃雪菜。然而,三者合起來卻出奇的好。小時候不懂得欣賞的鹹香,是夜在心中口中久久散,齒夾留香,就是這種吧。年糕的口感、雪菜的爽脆、金華火腿的鹹味,真的很喜歡。

想著想著,遲些有時間,自己要買些上海年糕回來試炒。想起也快樂!

星期四, 9月 10, 2009

黑夜

黑夜賜我一雙眼睛

讓我看到你的微笑

黑夜給我一顆心
讓我抖動

黑夜送我一個夢
讓我夢醒

星期二, 9月 08, 2009

終於。信。

終於。
我給你寫了信。

等到花落滿地餘輕嘆

人生花得最多的時間,到底是否等待?


等待之中,有種感覺最難受。例如等車,你默默的等,等了良久仍沒有車。你開始想,不如改乘另一種交通工具吧;然後你又想,已等了好一陣子,可能車子快到啊。如果離開,又得走一段路去坐另一種交通工具,也有可能要等。於是你的內心掙扎著,好不好走呢?結果,花了時間想,再看看錶,又過了一段時間,現在走更不划算了,還是等吧。

這種擾攘,有時叫人很惆悵。然而,生活總遇著此等事情。很多事情,我們大可不必等,可以主動爭取。可當自己可以爭取時,又怕這種力度會把東西握碎。結果,還是等吧。等到自己忘記在等為止。

人生,就是這樣,矛盾處處。

星期一, 9月 07, 2009

星期五的另類甜蜜

因為工作需要,這個月要上夜班,就連星期五,也得工作至2230才下班。


星期五返夜班的感覺有點糟,平常即使星期五晚沒有節目,也愛在家中待著休息,什麼也不幹也是美好的。

剛巧這個星期五正忙著,在埋首之際,連同屋主走進我的辦公室也不知道。直至她把糖水放在我的桌上,我才注意到她。是在滿記買來的楊枝甘露,很美味。

事實上,是什麼糖水不重要,美味與否也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那份心意,為我加了很多油!

Awful Friday因而變了Happy Friday,謝謝你!

星期日, 9月 06, 2009

小友伴

從小到大都住在村的我,對昆蟲沒有見怪不怪,唯獨是四腳蛇,我不止不怕,就算是有點點喜歡。


關於四腳蛇,我也不是沒有壞印象的。記得有一次,在我洗澡過後,突然有一些東西跌在我的頭上,我大吃一驚,胡亂的撥弄頭髮。結果,一條四腳蛇掉在地上。頭髮,要再洗一次。

小時候,媽媽說,四腳蛇受驚後,尾巴會掉下的。因此,每當我見到四腳蛇在窗外,便大力的拍打,希望嚇到牠掉尾巴。然而,我從沒成功過。

我不喜歡觸碰牠們,但我特別喜歡四腳蛇bb,半透明的身體,很可愛。早幾天,我在房中見到四腳蛇bb,心裡有點歡喜。後來,同屋主在睡午覺時嚇醒了,說看到四腳蛇。我便說:給牠一條生路吧,牠只會吃蚊嘛。之後,便不了了之。

昨天,我竟在辦公室見到四腳蛇bb。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是同一條,但我總覺得是我的四腳蛇bb,千里迢迢由我的家走到我的辦公室,一直陪著我。

謝謝我的小友伴。

星期六, 9月 05, 2009

底線

我不燥底,但我可能要服一服靜心,好讓我靜靜心。


和友談天,說到人不可能完全明白另一個人,亦不能被人完全明白。因此,我們接受到的,別人未必接受到;相反亦然。當然,這就像說廢話。可是,大家都不提了,日子久了,大家都把老生常談的給忘記。

友說,說到底,最重要有底線。他問我,如果另一半覺得幹某事情沒問題,但我卻持不同看法,我會怎樣。我說,那要看有沒有越過我的底線啊。的確,世界上千百種人,總不能要求別人和自己看法完全一致。和而不同,世界才見繽紛。然後,衝破底線的,大概我不能容忍。

他告訴我,他和教授談天,提到底線問題,衝破了便不能回頭。教授教書多年,中間就是有些引誘,但當他想到衝破了便不能回頭,總是想想自己的家庭,然後繼續在線上走。對,有些堅持,一旦越過了,就是越過了。

最近,或許我越界了。可是,不能追回的事情,就只能讓它走。底線衝破與否,除了意志,還有很多別的因素......包括人。

我想,我還是那樣的義無反顧,像個傻子。

信任

一個人對人或是整個世界失去信任的話,

日子怎麼過?
想到假如變成這樣,
我總想哭。
這樣的人生,
可叫身體如何支撐?

星期五, 9月 04, 2009

犧牲

犧牲原指用作祭祀的畜性,人為了得到上天的庇蔭,所以奉上他們寶貴的糧食。


現在,犧牲指放棄。有為人犧牲、為藝術犧牲、為什麼什麼犧牲‥‥‥我一直不喜歡犧牲二字,那麼的不情願。從前的人為了自己,畜牲無可選擇地奉上性命,就是這麼的不情願,牠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想,我們總是在抉擇中下決定。因為重視其他生命,所以放棄自己的性命救別人;因為渴望實現夢想,所以放棄某些事情。我總希望,這些不要叫作犧牲,叫作奉獻。

記於忽然胡思亂想的一夜。

星期四, 9月 03, 2009

淚眼派對

早陣子約略看過空姐寫的一篇crying in the party,一看完便經歷同樣的事情了。

剛過去的星期六,和小同慶祝生日,一班人就約到k房大唱大喝,務求灌醉壽星仔。坐了不夠一小時,大家便開始喪劈(不是shopping)之旅。又敬酒又樓梯莊,壽星仔幾乎應接不暇,我則看傻了眼。

酒過百巡,壽星仔不勝酒力,有人請侍應傳來熱茶。我遞上熱茶,壽星仔才喝了一口,下一口被灌進去的仍是酒。跟本談不上跌跌撞撞,他就是站不起來。想嘔的時候,幾個男生扶著他進洗手間,竟走錯了,進了女廁。嘔不出的又走回來,一直嚷著辛苦,倚在我的肩上,不久開始哭起來。不斷的流淚、抽泣,原來是那麼的叫人無所適從。我第一次遇著crying in the party的場面,只能代他抹眼淚和慰問一下。其他人似乎並不理會他的意思,繼續猜猜劈劈。後來友都說,不要理他了,他要冷靜一下。他一直哭一會、睡一會,就搞了近2小時。

不久,坐在另一邊的女同學,又是一副滿懷心事的模樣。我早知道她一直當著第三者,男朋友怎樣也不肯為她放棄,她就有苦自己知。結果,她看著壽司仔飲泣,自己又悲從中來的問:可以借借你的肩嗎?好的好的。於是她又流著淚。

坐在對面的女同學,甫從房時已告訴我,她剛和交往六年的男友分開了,那時候已有點淚光。在我看著女同學流淚時,她則豪飲起來,直至可以哭出來,才停了一下。

其實,我懷著心事,但淚真的滴不出來,舌頭也苦著。大概,各人有各人的經歷。然而,這又何苦呢?不醉無歸,苦了自己,也苦了沒喝醉的人。

不醉無歸,快樂嗎?

星期三, 9月 02, 2009

李錦聯個friend

和2位在工作間認識的朋友買被單,F說他的是單人床,但我們卻一直覺得是雙人床。


要買被單的F說:如果錯了,你要把我的被單吃掉!

I說:好啊!(只欠「驚你啊?!」一句)

結果,真的買錯了,但又不能退回。於是,I為了賠不是,便自薦說幫F縫好被單。這下真不得了,她花了我想2個小時不斷的縫。

F見狀,忍不住說:你真係李錦聯個friend,係咁聯啊!

星期二, 9月 01, 2009

直上

爬到半空,真能居高臨下?


我不知道。

而我爬呀爬,不管什麼。即使滑落,也讓自己想清楚。

終於,我的心思,澄明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