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30, 2009

圍爐夜聚:炭爐火鍋

事源有人說生日無人陪吃飯,然後說「可惜今天沒有魔鬼蛋糕」再加「咁趕就唔好黎喇我夜晚仲要去賭錢」,我和大粒人social到一半都要離席,趕到油麻地取魔鬼蛋糕,相約幾位友吃炭爐火鍋。

我們去的店叫「和味菜館」,到達後店裡的阿姐很好人的代我們保存那隻魔鬼,然後我們看到是一店子、一冷巷是人,大家圍爐夜聚,一副和味樣子。我們等著等著,也等了好些時間,店員叔叔很好人的拉我們到客人快要離開的一桌,等了不一會便可以坐下。

生日阿哥想吃羊腩火鍋,不吃羊的我來自順德,當然奉陪。寒天在街上吃火鍋,感覺特別爽。雖然這天天氣回暖了點,但還有一陣陣風。看見阿叔把炭放在一個盤子裡,點了火,然後用腳踏平盤中炭,再放上一個羊腩鍋。友說,這裡的羊不太羶,不用怕。看鍋裡有枝竹,一定又熱又吸味。我夾起一條試試,感覺湯很濃郁,的確沒甚麼羶味。嗯,其實我覺得好味,但卻不知是什麼味。

我們點了的食物我都沒有拍下,因為那時我已開始吃啦。點了肥牛粒和肥牛肉,還有四寶丸。咦,怎麼我印象只點了那麼少食物?肥牛粒很多肥肉,v小姐說這才是正貨,哈哈﹗於我來說是肥肉多了點。丸呢,我從前不大喜好,現在都愛吃墨魚丸,間中遇上好吃的豬肉丸也會吃不停。

是否吃得很和味又或是特別有風味呢?我不覺得,但挺不錯啦。全晚的感覺呢,不是食物美味到我感動得想跳起,而是我們吃著談著很快樂。

生日阿哥說,還有另一個地方吃炭爐火鍋頗出名,像比這間好之類。我不懂得,日後再問他吧,想拉朋友再吃一次這種火鍋,感覺很有趣。

星期日, 11月 29, 2009

煙灰缸

她看著空蕩蕩的煙灰缸。


曾經,她痛恨他抽煙抽得那樣兇。

她怎也想不到,有一天會如此懷念數算煙頭的日子。

+++
我寫不好故事,腦海卻出現一個又一個片段。
《我只能寫下一個片段》要開始了。
看,blogger寫得久,標籤就越搞越多。

星期六, 11月 28, 2009

專注一點

我很想把它掛回樹上去,卻又捨不得。
很美,我想學著做一些。

+++
我不是一個專注的人,我知道。

我想我是有種趨向,就是常常左顧右盼,四處找自己覺得有趣的事情。然後呢,開了頭,卻不去跟進。大概原因有二,第一是我不夠堅持,懶惰不肯下苦功;第二是我根本沒有那種想一頭栽進去的想法。這也可解釋為何我無法安安定定的停留在一個地方發展或工作。

突然喜歡弄甜品,就拿媽買的甜品書學弄,弄了一些,又停下來;聽說macbook處理影片和圖像好啊,想學學,然後買了回來,就只買了回來;喜歡攝影,買了較專業的相機,但從不好好研究技巧,常常憑感覺,什麼iso、wb,都是亂來的;喜歡寫作,就是寫寫寫,沒好好的想如何進步;看見人家弄小手作,心裡又想弄,結果就是草草的製作過幾張咭子;說喜歡看書啊,買回來,放著的多,看過的少。當然,還有無數的例子沒說上。

我還真是個蠻浪費的人。有時呢,我也會想自己專注一點,但我就是一個hea精。快樂便好。

近日我有一個想法,我想學做些小手作,然後專注專注的做。當然,只是空想。我最擅長的可能是發呆和揮霍光陰。

星期五, 11月 27, 2009

鏡子

起初,
我們作相同的動作,
然後我笑了。

後來,
我們作相同的動作,
我默默無語。

如你在對岸,
我們就永遠作對稱狀,
注定不能相擁。

那一夜,
我們背對著,
然後我明白了。

星期四, 11月 26, 2009

煞掣式unfriend

白居易《病中詩十五首‧初病風》:「朽株難免蠹,空穴易來風。」 (拋下書包先﹗)

身邊有位友,說到友誼,份外悲觀。查問因由,他說經歷過太多一時的親密摯友,突然離他而去,友誼無疾而終。他得出的結論是:說到底,每個人都是個體,都是孤獨的;人是自私的,最愛的始終是自己,亦因而會出賣朋友。

這論調嘛,非全然不對,但又過份極端。

友的遭遇,我固然同情。然而,友情的無疾而終,是否真的無迹可尋呢?我很有保留。只發生一次的事,可能是意外,可能是誤會,可能我們來不及思考因由;一次又一次發生的事情,我們怎能說服自己,這些都是意外?又或者,這些全是其他人的問題?歷史的珍貴不止在於留下回憶,更是讓我們借鑒前車吧。

要在心中按一下unfriend,是多麼容易的事。抹去只是一煞,但建立可是一心一滴的心思。我總覺得,緣來緣去,有時無可避免,也就讓它去吧;然而,不願失去的,就應珍惜顧念。遇上可交心的朋友,從來,我要自己不拘小節,同時小心翼翼。這都是我珍惜的友啊﹗

若你不幸地遇到煞掣式的unfriend,何不好好反思?若你想煞掣,何不好好思量以往的情誼,給予對方一個明確的機會?

又,但願我們都學會珍惜與反省,就在unfriend與被unfriend之前。

共勉。

星期三, 11月 25, 2009

有一種朋友

有一種朋友,
佢對你好好,
只因佢當時乜都無。
你當佢係寶,
亦深信佢唔會當你係草。
然後有一日,
你發現你地相識太早,
其他人有種吸引佢既特質但你無,
佢就會以approach另一個人為任務。
你好似戴左頂笠到落地既帽,
佢開始見你唔到,
果一刻你開始知道,
呢種朋友未必可以做。
就算做得到,
都永遠唔及可以交心既朋友好。

+++
記於朋友見到美女棄我於不顧的情況後。

沒有我的日子怎麼好?

沒有我的日子,

你照樣的過。

和友人歡聚,
拍下喜歡的角度,
吃媽媽煮的菜,
與綠色格子板過讓你苦惱又自由的時光,
蓋著被子窩在沙發聽黑膠碟音樂,
練習唱歌,
為政府氣憤,
跳進藝術。

然而,在某一個無言的夜,
你的喉嚨有點乾,
然後,突然想念我的擁抱。

星期二, 11月 24, 2009

蕩失

《若你碰到他》蔡健雅

星期一, 11月 23, 2009

寒冷時,一個人生活

原來domo在美國也很受歡迎﹗
把它們排在一起,感覺很溫暖。

*****
聽過無數人說,寒冷的天氣讓人特別想戀愛,和另一半相擁,多麼的溫暖。一個人在寒冷天中,像特別淒涼。這我倒不覺得,寒冷天時,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滿足溫暖,讓我想想……

+ 一個人的家不中大,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嘛。一個人的家,東西齊備便可,小小的,像被自己的家擁抱,溫暖一點,感覺多好。
+ 茶几放在一張地氈上,我坐在地氈上,然後頭倚著沙發。
+ 播放著音樂,什麼也好,然後我時而細細的哼,時而大聲的唱。
+ 泡了的蜂蜜綠茶,冰冰的手可以握著和暖的杯子,把臉湊上去。
+ 選一本喜歡的書,默默的看。有時拿著詩也好,散文也好,小說也好,唸著唸著。
+ 學著做點小手作,雖然手有點笨拙,但慢慢的練習。
+ 躺在沙發上漫無目的地看無聊的電視節目。
+ 擁著墊子,窩在沙發,macbook都放在腿上,暖暖的上網。
+ 浸個熱水浴,哼著自己亂作的歌,閉目小睡。
+ 浸完熱水浴後立即跳進被窩中,想事情。
+ 在茶几跟前的地上坐著,然後寫寫文字。
+ 躺在哪裡都好,閒著發呆,然後睡著了。一醒來,天已黑。

誰說寒冷天時的一個人很糟糕?如果有這樣的生活,多麼的美滿,簡直是忙著閒。

星期日, 11月 22, 2009

夢裡的疑惑

夢見和一個很久沒見面的友在餐廳中談天,說起工作。


友問我在做什麼工作。我說之前做過什麼,又說自己可能會做一家學習中心的中文教師,專教兒童文學閱讀和寫作。無論怎樣,我都說不出現在在做什麼。

突然,我的身子一扎,醒了。夢境那麼的真實,我那麼連貫地在想。然後,叮一聲的,我才想起自己的工作。

為什麼我連自己在做什麼都會記不起的呢?

又,那學習中心的中文教師一職,是我早前在求職網站看到,有一剎想試試的工作。

星期六, 11月 21, 2009

距離

迷迷濛濛,這種焦距是否最美?
+++
間中總看到有blogger提起身分保密問題,就是別露真身。

建立這園地,起初沒讓朋友知道,怕寫得不順,顧忌多多。後來,偶而一次被朋友發現後,便也沒想太多,甚至和喜歡的友分享。加上與不少blogger見過面,建立起友誼來,成了現實間的友。對保密這回事,就更不以為然。

近日,好些想傾訴的事情,我竟猶疑起來。每個人都有私密的事情,原來秘密花園不再秘密時,會漸漸的讓我不知所措。難道我對別人說:我和一個不相熟的人上了床而感覺和吃了一碟鵝肝意大利飯沒甚分別?

有時我想,不如放棄這裡,另覓新園地。可是,在這裡兩年多了,我只是一個戀世的凡人,捨不得。

星期五, 11月 20, 2009

微弱訊號

‥‥‥那可是我的呼救。

星期四, 11月 19, 2009

鋒利

有時候,說話比一張刀更鋒利。

我有一位待我好好的友,總不自覺地在說話中傷害我。例如:

「因為你既體重,我架車近你果邊軚好似扁左、洩左氣。」
「d阿姐唔請你食野,係因為佢地知你無quota。」
「你唔好著d slim cut既衫。」
「你可以用你既身材色誘阿叔。」
「可能佢間中想轉下口味食肥膩野。」

在我表達過不滿之後,這位友仍是忍不住口沒遮攔地取笑我。哎﹗ 但我幾乎每天都見到他,頂﹗
我也是一個說話刻薄的人,媽從前便說過我是不能得罪的,就是說我一張嘴永不饒人。對,我相信,如果我要反擊,我可以讓對方比我更無地自容。然而,我並沒這樣做。這不是旨在說我很偉大,只是我心裡想:何苦呢?這是一位待我好的友,我珍惜他。除此之外,也因為人越大,越明白說話可以鋒利無比。

我的友未必會看到這段。如看到的話,我並非想你難堪,我只想讓你知道我的心裡話。你覺得自己在坦白講事實的同時,可。否。顧。念。一。下。我。的。感。受。啊?

星期三, 11月 18, 2009

分享:網路刪除好友一詞 獲選牛津2009年度風雲字

(法新社)2009年11月17日 星期二 08:50

(法新社華盛頓 16日電) 新牛津 美語字典(NewOxford American Dictionary)今天公佈2009年的年度字彙為「刪除好友」(unfriend),指的是在Facebook這類社群網站上將某人從好友名單刪除。

牛津大學 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美國 分社在網誌上宣佈,unfriend這個動詞擊敗其他字拔得頭籌;其他候選字包括「小筆電」(netbook)、「色情簡訊」(sexting)、「付費牆」(paywall)、「出生質疑者」(birther,特別指質疑歐巴馬出生在肯亞而非夏威夷、因此沒有資格擔任美國總統的人)與「死亡委員會」(death panel)。

牛津出版社的資深辭彙編纂者林柏格(ChristineLindberg)表示:「unfriend具有真正的辭彙吸引力。」

「不但使用廣泛也可能長久流傳,在線上社群的情境下,意思清楚,把它當成現代的動詞使用,讓這個字成為年度字彙的有趣選項。」(譯者:中央社林仟懿)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117/8/f7is.html

失落明信片

第一天,我在吃東西前先去選明信片,在誠品買了幾張有趣的,然後在晚上累到半死地寫,感覺多實在,多想你收到時笑角一翹。

第二天,在十分見到那些「十分幸福」明信片,多又意思,又買了。本來寫給兩個人,寄往不同的地方,結果搞錯了,浪費了郵票。錯了的一張只能留在身邊,另一張寄給你。

第八天,她和他都收到了。

第十一天,我對他說,我寄了兩張明信片給你。他嚇了一跳。然後我說,我沒見你上線,可能你已block了我,而我沒想到在我的人生中會有被block的機會。他問我寫了什麼,只是閒話家常。他叫我別多心。

就當寄失了吧。就當寄失了吧。

第十五天,終於見你上線了。就當寄失了吧。


第十七天,我還是問了你。你說可能在信箱中沒在意,明天看看,然後你說很累,不想說話。我說再見,你說謝。

第十八天,就當寄失了吧。

就當寄失了吧。就當寄失了吧。這比你的毫不在意讓我寬慰。

我知道,我越想你告訴我,你越不會理會我。

+++
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是一個夢。

星期二, 11月 17, 2009

我很醜,但我很溫柔

你來到我的辦公室,躲在盒子裡。盒子輕輕,我捧著,看看左上角的文字,心中暗喜。這麼輕,至少不會是炸彈或斷肢。


把盒子打開,噢,你這坐飛機來的單眼小鬼,眼也不眨的看著我。雖然你默不作聲,但我知道你在說:你諗住點安置我先?

好好好,等我下班帶你回家,你靜靜的坐著等。我放你在側,你死命的盯著我,一臉天真的樣子。

下班了,我抱著你回去。才五時多,我躺在沙發上,高舉著你。真的很醜怪,但我很喜歡。最後,我抱著你在沙發上睡了。

七時多醒來,我看看你,你依舊默默不語,卻那樣的溫柔。

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會在我身邊了。

+++
謝謝shirley,我真的很愛很愛這隻ugly dog。我們會好好相處。

星期一, 11月 16, 2009

白痴怪


台北車站地下街有一家店子,有著不同款式的夾公仔機。

當我見到domo時,我不禁不叫「白痴怪啊﹗」

同行者忍不住笑我,說這叫domo,不是什麼「白痴怪」。那為什麼我要叫它做白痴怪呢?

很久以前,有人傳我一個msn icon,就是一個充滿動感的domo,它不斷左搖右擺的由遠處跑過去,十分惹笑,我便想著把它下載。下載時,看見只要打「白痴怪」三個字,icon便會出現。因此,我便一直叫它白痴怪,而沒有查看它的名字。

到現在,我還是喜歡叫它白痴怪。每次見到它,會十分快樂﹗

真是……名可名,非常名。

又,我的夾公仔技術太差,加上是吃著樹皮去的,所以沒有試著夾它回來。

星期日, 11月 15, 2009

星期六, 11月 14, 2009

留在耳邊的……


我的耳洞是在小學四年級時穿的。

從前聽姑姑說,她們那一代穿耳洞啊,就是到金舖,用生薑切片,把耳珠都磨得熱熱的,然後用針一扎,便穿成了。那時候,總是聽得我心寒。

後來,巿面多了一些「無痛穿耳」的店,媽便帶我們到平常喝茶的地方的商場中穿耳。那店子的女人像是混血兒,和媽差不多年紀吧,有一把很長很長的頭髮和桃紅色的嘴唇。(很多枝節話,但我想回到過去……)她的店在商場的電梯側,是開放式的店子。媽讓我們選喜歡的耳環,都是選只有一顆水晶的樣式。我選了藍色,像跳進海洋的顏色。

長頭髮姨姨拿著一枝槍,我嚇呆了。她說:不用怕,不痛的。然後拿著一枝黑筆,在我的耳珠輕輕一點,再給我鏡子,看看媽和我問:就這裡好嗎?原來是一個記號。之後,她調校槍子,把我選的耳環放上去,再把那槍子放近我臉龐,像打孔機,啪一聲,便把耳環穿在我的耳上,快得我來不及反應。以為真的無痛……半小時後,耳朵便開始有些瘀痛的感覺了。當然,再後來曾經發炎的經歷更不堪提。

人家說,一段時間不戴耳環,耳洞便會埋口,姐便試過,然後再穿。幸好我沒有這經歷,然而,自從姐要重新穿耳,我便聽媽的說法,即使不長戴耳環,也間中穿一穿,別讓耳洞埋口。又,後來,我發現自己的耳比較敏感,容易發炎,要戴純銀的耳環,也因而少了很多選擇。

在台北,見到很好看的耳環,25港元一對,又很便宜,十分掙扎,因為怕買了又用不上嘛。最後還是買了,一對花花、一對貓頭鷹,很精巧的樣子。戴上去,竟沒事呢﹗以後可以繼續買平價耳環了,真開心﹗

我的頭髮長,又很少擺到後頭,其實別人不大會看見我的耳環吧,買來就為自己高興。能夠有令自己高興的小事,真好﹗

星期五, 11月 13, 2009

輕鬆一夜

星期六晩上,大家在旺角吃完大閘蟹,有人說尖沙咀大概有點燈飾了,於是我們便打算逛逛。到達後,不見任何燈飾,有人說:哇!Philips這燈飾很好看!咦,samsung都不錯啊!哈!無。聊。得。很。


海旁有一隻男女,由樂隊相伴,唱著老歌。樂韻悠揚,一大群人在圍觀。站在後頭燈柱上的男人,似是喝醉了,一邊在手舞足蹈的,時而像在指揮,時而像在跳舞,十分有趣。友人更俏皮的走到也身邊作一起跳舞狀,讓我拍照。

後來我們在海旁吧,坐著吹風喝東西吃炸物。這是我們第一次在這些地方喝東西,感覺很新鮮,又像我們長大了(26歲人才說自己長大了‥‥‥想點?)。

我們隨時日慢慢改變,但也有些不變的吧。今天,晩飯時我又說了白痴的話。

c:不如聖誕搵個地方玩丫。
s:我或者去旅行啊。
t:我都應該去旅行喎。
c:咁算啦,我都係留响度自閉啦。
t:你跟埋我去囉!(在說風涼話,明知我沒錢去!)
c:我無錢啊!
t:咁你想去邊?
c:我要去d cheap既地方先得啊!
t:例如呢?
c:(指著s)佢果度囉!(s的家人在順德碧桂園有間屋,我們可免費借宿。)
t:嘩,話你cheap啊!

結果,全晚被寸。「我cheap丫嘛!」、「s,我就覺得你好expensive (!)喇,邊個話你cheap我就唔過問啦!」、「你28號請唔到假都唔驚啦,我地頭一兩日去長龍,尾果日先去s度囉,反正佢果度咁cheap。」

‥‥‥想點?對,會被講一世。

這樣無聊的對話,我很喜歡。
+++
又,黑色星期五快樂﹗

星期四, 11月 12, 2009

台北必喝:青蛙下蛋

第一次到台北,青蛙下蛋讓我一試難忘。因此,今次台北之旅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要喝青蛙下蛋了。

我的印象中,青蛙下蛋是愛玉加檸檬,再加粉圓。其實這不盡是對的,店子的牌上有多種選擇,但我就愛最簡單的加檸檬愛玉加粉圓。說是青蛙下蛋,就是每一家攤子/店子裡,都有一個像鐵鑊的器皿,放著檸檬加愛玉,然後上面放幾個青檸,就叫像青蛙下蛋。

這次台北之旅,團員嚷著一定要喝珍珠奶茶,而我則喝了兩次青蛙下蛋。

這攤子就在士林夜巿,不在橫街、巷子內,而是在條大馬路側。三年前我便是幫襯這攤子的了,現在再回來,同樣是下雨天,同樣是這個女子。嗯,很神奇,我竟記得她呢﹗她不多話,就是默默的為你弄飲品,平平實實的人,好一種台灣樸實個性。

團友喝過,都覺得美味。我喜歡像啫喱的愛玉,夾著有咬勁的粉圓,很滿足﹗
第三天,我們在酒店附近逛,又看到有青蛙下蛋。這次是家店子,而男店員就是不苟言笑的樣子,像香港的地盤工人,黑黑實實(我是買飲品,還是看人呢?)。這次真失察,我這杯飲品嘛,沒有加粉圓的,就是愛玉加檸檬,頓覺失色。而且,檸檬汁是酸了點,極醒胃(﹗)。

這便是我最愛的台式地道飲品了。嗯,還是王記好﹗

+++
我想說呢,我想和台灣人交朋友啊﹗有沒有台灣朋友看到呢?

星期三, 11月 11, 2009

犀牛


犀牛說,
你總見著我張開雙目的憂鬱,
不懂我閉上眼時的愉悅。

星期二, 11月 10, 2009

髮絲飄飄的願望


友發現,我總愛拍單車、電單車。對,我就是喜歡。

印象中,我在這裡提過,我從前就以為綿羊仔有粗粗的車輪,不用平衡也可以駕馭。這種想法在唸大學時才被打破,真笨﹗

很想可以駕著綿羊仔,一直在路上走,讓髮絲飄飄……

然而,我連單車也不會踏,是個平衡感零蛋的人。

星期一, 11月 09, 2009

祝君安好

我們住的是城美大飯店,甫進房,放低行李,便看看洗手間。這毛巾嘛,很有「祝君安好」的感覺。而「祝君安好」的毛巾,總讓我想到喪禮。

那年爺爺的喪禮,爸媽待我們放學,便一同趕往殯儀館。那個禮堂很大,我們換上白色的喪服,再加一條「祝君安好」毛巾。少不更事,我和一班堂姊妹被派往火爐側,姑姑教我們摺金元寶,我們在火爐的映照下,臉龐紅紅的,比著誰摺的金元寶美。

舉行儀式時,我們被趕到一個區域,地上放滿墊子,我走到爸爸斜後面的跪著。道士嘰嘰咕咕的說,孩子都給那吵吵鬧鬧的儀式看傻了眼。我看著爸爸,從未見他如此傷心過。他在抽泣,淚到滴到地上去。那是我第一次看爸爸在哭。

晚飯時,大人們在電梯內都說,孩子還小,不懂悲傷。而我的腦海中,一直浮起爸爸傷心的臉。

我走到爺爺身旁,儘管那麼的安詳,我的淚終於滴滴猛淌,急忙拿著毛巾去拭。

我想,那一刻我終於體會到永別的哀傷。

願生者死者都安好。

星期日, 11月 08, 2009

你見過這隻鬼嗎?

和友談起《神探》,說一個人身上有七隻鬼。我想起有些人身上的一隻鬼:自信鬼。

有自信本來是一件好事,自信讓人散發光芒,神采飛揚。然而,過份自信的自信鬼有時卻對待人處事做成窒礙。有三種特質可能在自信鬼身上出現:

第一種是「你們哪裡曉得?」。自信鬼總覺得自己目空一切,最常見的是覺得自己對其他人十分了解。即使是好心,也會因而做了壞事。常以為自己為別人選擇的便是別人的心意,但可能那只是他的主觀願望,他連人家想什麼都搞不懂。例如在挑蛋糕給友人時,自信鬼會覺得「你們哪裡曉得?她甚麼蛋糕都愛吃的!」然後憑自己主觀的感覺買了自己認為友會最喜歡的蛋糕。當然,他從不知道友不是甚麼蛋糕都愛吃。又,自信鬼自信人人都很愛他時,噢,並不。

第二種是「沒我怎成事?」。自信鬼很容易以為自己是救世主,常以為自己拯救別人於水深火熱中,別人應該跪下向他朝拜。自我認同感強,不是壞事;可當提自己抬得這麼高時,掉下來會很慘,受的傷害會被別人更大,這可在講下一種自信鬼特質時說說。

第三種是「明明因為我﹗」。當自信鬼以為自己是救世主,而得不到認同感,很容易便會走向「明明因為我!」的境地。他們會忿忿不平,覺得別人不會感恩。他們的心會變得很敏感,別人稍一不認同,便認為對方想整治自己,又或是對方的心態有問題;別人沒有支持他,他就覺得對方不認同他。我指的是,他們開始走向負面的極端,因而沒看清整件事,容易惹起與別人的衝突。

自信讓我們敢於踏出我們的人生路,也有機會毀掉我們和別人的關係。

自信便是自信,而自信鬼其實就是自大。很多態度,往往只是一線之差。

星期六, 11月 07, 2009

魯肉飯之旅

對台北,其中一樣令我念念不忘的,一定要數到魯肉飯。幾年前,和舊同事去,三天內吃了四次魯肉飯,今次同樣,三天內吃了四次。

其實魯肉飯真的很肥膩,把魯肉和飯拌好,全都是油。魯肉中又夾雜著肥肉,如果太大的肥肉會挑開,但後來已不理,大口大口的把飯吃光。

魯肉飯在台灣大概很普遍,真的隨處可以找到賣魯肉飯的店子,而且價錢都很便宜,就是20-50台幣已有交易,有些店又有分大的和小的,真不錯。為了可以吃得更多,我們每次都只點一碗,哈哈﹗這是在士林夜巿吃的魯肉飯,惹味香口。團友上次到台灣遊沒吃過,今次吃過後都大聲叫好。
到菁桐,天氣太差,大部分人向左走,我們便向右走,走進一家小店。難得的是,那店很有懷舊風,牆上又滿是塗鴉,真有特色。點了魯肉飯,老闆禁不住說:一碗便夠啊?我們得留肚子呢﹗這碗飯比在士林吃的有鹹香,上面又加了一片酸蘿蔔,十分醒胃。這是全個旅程中最好吃的魯肉飯。
團友喜歡吃麵,於是我們說著拜訪度小月。除了擔擔麵,我們又點了魯肉飯。味道是好的,但飯太多、魯肉和汁都太少,實在有點失色。
最後一夜,我們逛完書局街,我感到又餓又累,嚷著到飯店樓下的街邊小車子買魯肉飯。嗯,原來台北也有不好吃的魯肉飯啊﹗淡而無味,只是飯量多……失望失望﹗

無論如何,再去台灣的話,我仍是會吃魯肉飯啊﹗

+++
原來這裡的瀏覽量已超過10萬了,謝謝各位來訪啊﹗

星期五, 11月 06, 2009

九份的肉腸阿姨

上次遊過九份,今次去就為了買買手信。

天公不造美,平溪一行遇雨,結果不能多逛。反而,在本來為買手信而去的九份多花了時間。

一別三年多,心裡其實最期望見到的不是茶館,不是看悲情城巿什麼什麼的,而是看看肉腸阿姨還在不在。很高興,在遠處已看到很多人圍著肉腸阿姨,她的打扮搶眼,而且表演慾極強,一邊在賣肉腸,一邊搔首弄姿的,十分可愛。她的身上掛上一個牌子,寫著「拍照不加錢」。我上前拍照(而我是無幫襯的﹗),她立即很合作地擺pose。我真的很喜歡她﹗

總是很喜歡這類大情大性的人,可以毫不顧忌地作喜歡作的事。

星期四, 11月 05, 2009

不負我望的豪大大雞排

記得第一次去台北,在士林夜巿中見到黃得發光的招牌,就是豪大大雞排。當時十二億分想吃,但同行者卻嫌熱氣,不想吃。一個人又怎能吃光這塊大雞排呢?吃完便什麼都不用吃了,所以只得放棄。

想不到,這次在台北車站地下街見到豪大大雞排的分店,便想著一定要吃啊﹗於是我每天都像催眠勞動專員一樣,天天都說要吃雞排。最後,我們在旅程的第三天買來吃了。
看﹗真的如人的面一樣大啊﹗十分誇張。關於這塊雞排,可說是毀譽參半,有朋友叫我一定要吃,也有一說不大好味。

由於我是極愛吃煎炸食物的,所以我一定要試。如一張臉大的雞排,熱騰騰的送到我們手上。咬開,其實炸漿很厚,且和入面的雞排是分離的。一咬,煙便向上飄,十級熱啊﹗雖然炸漿厚,但與雞排合起來卻是很惹味。另外,雞肉很滑,外脆內軟的感覺很好。

台北車站地下街,這麼顯眼的店,一定不會錯過。
和團員買完後,本想著邊走邊吃,但實在太大塊,而且太美味,我們禁不住站在近出口的角落,輪流一口一口的吃。
第二天要離開了,還是想再吃。可惜太早了,店子未開呢﹗香港也有一家店子說是仿台灣的大雞排,但實在差太遠了。下次有機會,我一定會拜訪啊。

星期三, 11月 04, 2009

環尾狐猴

你們常常笑我滑稽,
卻不知我愛整潔。
我只是不想身體沾上食物而已,
有錯嗎?
為什麼你們不問問我……

星期二, 11月 03, 2009

蜀道難?

這是你在職場上的寫照嗎?

+++
你會否感到工作時事事不稱心,人人都像偏要與你作對?又或自己被人整治?自己一直都用心做好,但往往不得要領,所有熱誠總付諸流水?你有否覺得真真委屈?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你離職吧。工作得這樣委屈,又不得釋懷的話,有時我心裡會問,為什麼?在舊公司遇過這樣的人,負能量可以浸滿一個泳池,同時又像一個宇宙花灑。我想,這心態實在令自己生出病來,是心病。沉沉鬱鬱啊、不得志啊……

遇著好老闆,我們為他賣力(賣命就太誇張了點)。否則,就盡自己的本分完成任務。再差一點,真覺得做得委屈,人家欠了你,你又何必留下?工作受閒氣,呻一次半次,這很正常,大部分打工仔也試過吧,但當你覺得無論做任何事情都不被欣賞,每每做對都無端被指做錯,鬱著悶氣來,見了我也於心不忍,何必呢?

當然,我不是說一有何委屈便要走。人貴自知,我要點出的是自省。因此,我常覺得謙卑的心很重要,讓自己能退後一步想事情,別被忿忿不平所蒙蔽。否則,你心裡早預設自己做什麼都不得要領,自然就產生負面影響,然後出現惡性循環。永遠覺得人家欠了你,看事情便不會看到整個畫面,視野只會越來越窄。

如果覺得真委屈了,就另謀高就吧。蜀道雖難,但世界之大,我們堅忍的走著走著,總有容身之所。

+++
記得散亂而膚淺,只為一時感觸。
又,從前以為自己毫無原則,但原來,隨著日子,我們總有我們的堅持。

星期一, 11月 02, 2009

我們都穿越了時間

轉眼已到十一月,轉職已四個月。其中一件讓我很感恩的事情,是在這裡我認識了我的好同屋I。我們認識了半個月,她已和我共住。我們都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間,同時享受共處的時光。


我想我不是一個好的同屋主,瑣碎的事務總讓我抓狂,而同屋主總會挺身而出。讓我絮絮的說‥‥

飲食篇
+在我要吃樹皮時,I總是默默地想要支持我,例如買我說過好吃的蕃茄米線。
+她吃喝都很慢。比如說,她買了一盒橙汁回來,那盒橙汁是可以喝一輩子都喝不完的。而我吃喝都很快,特別喜歡喝有味道的飲品,結果買回來的飲品有大半都被我清理了。可她還是喜孜孜的買,一點不計較。
+她知道我喜歡吃洋蔥,但在超巿買的話份量太多。於是她在每次外出時,總會在街巿買一個洋蔥回來。
+我說晩飯吃烏冬,她毫無異議,但其實她午飯時已吃過,就只是遷就我。
+每星期三,她上完甜品班,總會先讓我品嘗。
+遊台北時,我要吃什麼什麼,她就是陪著我。找了九條街的邊田庄(籠包店子),最後發現休午巿,我還要到鼎泰豐,她就是陪著我。
+唱k前陪我吃章魚丸子。
+煮米線給她吃,她吃得「suet suet聲」,像讚我弄得好吃。

日常生活篇
+我喜歡坐在電視前的位置,一邊上網,一邊看電視。茶几的位置只能放一部電腦,她就讓著我。
+第一次洗衣服,因為我在上班,我著她把我的衣服拿出便可,我自己晾。結果,回頭她全給我晾好了。
+說好了星期六大掃除,她在星期五吃過晩飯後,在我回office工作時,掃了地、拖了五次地(殺了人要毀滅證據嗎?)和洗了廁所,只是短短的兩個多小時。
+很睏仍會陪我到西貢吹海風。
+對著蟑螂屍體也會發抖的我,多得她的保護。
+對瑣碎事會抓狂的我,說很想快點拿一條超長的lan線用,她一直記在心,然後在office找給我。
+我說想到台北,她明明在2個月前花七天遊台灣,但仍陪我去,遇一手包辦預訂機票和酒店的事。她不怕我會走數喎,又幫我處理這些瑣碎事!
+遊台北時,我拿相機拍照。她總是讓著我,幫我拿東西、管錢、買車票、拿傘子、讓座給我,實在是個不折不扣的勞動專員。
+她喜歡問我事情,我的過去,帶著一份關心,讓我有個窗口,說說話。
+洗頭水、護髮素、沐浴露,懶懶的我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買,又要她代勞。我真的很怕瑣碎事。

個性篇
+她是個很大頭蝦的人,在atm取3000元,也可以取了咭便走。
+她的脾氣很好,幾乎都不會發人的脾氣。
+她勇敢,幼年舉家移居加國,這年離開家人、離開親厚的友,隻身回港工作。
+她有很堅毅的性格,不斷的忍著不睡來工作。
+她不懂拒絕,結果為工作通了幾晚宵,頗為委屈。有時我真怕她有事不說,結果我委屈了她。
+她性格很急燥,像衝鋒車,這從她的步速已知。亦因此,不夠沒有心思熟慮,常常撞板,例如常常走錯路。但她只是心急幫你的忙。
+她個性直率,例如說我真人比官方相肥得多,以及齊齊的劉海「很mainland」。但總比虛偽的好。
+如你是她的友,她可以為了你忘記自己,也因而讓人掛心。
+對於心事,她很內斂,有時真怕她把自己的心壓壞。

有時候,她像滿有心事,但我知道她是個不愛說心裡話的人,就不問。其實我常常想知道,想她快樂點,可又不會迫她,我們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間啊。本著尊重她的想法,我沒有查問什麼。然而,看到她像有心事,我便揪著心。

她工作不順,不斷的在找機會。我想,距離同居生活的結束不遠了。然而,如果她能快樂些,又何妨?我已賺了很長的時間。

十一月初到了,她要回加拿大的家探望家人,我又要過一段時間的獨居生活了。

親愛的,我會想念你啊。

我們像穿越了時間,那麼的親厚。謝謝你,謝謝你待我的好。

星期日, 11月 01, 2009

creamery creamery creamery

同行者和我也是極愛雪糕的人,在台北車站見到一家cold stone,大家想著沒試過,一定要吃吃。

某個累到不行的晚上,我們走到店子裡買雪糕。一看到薄荷朱古力便發狂的我,一看到便要吃這個。

嗯,先說說購買的程序。先選脆皮,可選普通的或如圖中所見有朱古力的(底部還是只有脆脆);然後選雪糕的份量,有4oz、6oz和8oz,再選雪糕的款式。

再續,見到薄荷朱古力會發狂的我,立即點選這個,還以為6oz濕濕碎,又貪心的試了朱古力圍邊的脆脆,罔顧吃了很多東西的肚子,說著要吃。店員先把朱古力脆脆放在杯子裡,然後取雪糕,迅速地把雪糕放在桌子上,壓平,倒上朱古力醬,放上一塊oreo,再壓碎、攪拌,放在脆脆中。

哎,中招了,吃下去,雪糕甜且黏口,十分膩。朱古力加上脆脆上,使脆脆變得很硬,要弄碎來吃,變得有點狼狽,而且滿桌子是碎片。6oz的份量實在多得可怕,吃得我幾乎想投降,哈哈﹗

在嫌雪糕太黏口時,再看看,人家說creamery啊﹗不聽書的壞孩子,真是自受惡果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