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31, 2009

一年一度

20091024。iphone。台北。
很喜歡和一班同學出門,我指的是共聚超過一天。
畢業之後,除了暑假會相約去一個長期一些的旅行外,大學同學都總會在一年找一次出門2-3天的機會。試過在我生日時去澳門,也試過在聖誕或新年時到其中一個同學的「五星級的家」。
今天,就在這天,我和另外五位同學會出發到深圳。玩什麼呢?我不知道。可是,我實在太享受和這班從前一起唸書的友出門吵吵鬧鬧,胡亂說話、胡亂吃、胡亂逛的時光。
今年,有友要拍拖,也有人要出門,也有人不知要忙什麼。很多人都羨慕我們在畢業後仍能一大班人這樣的去玩,我想,到底畢業後這幾年是否賺了呢?我已預想到,由這年開始,大家會很難相約出門玩了,真唏噓。
這是人生必經的階段吧。
無論如何,謝謝一路上陪我走過的人,祝新年快樂﹗我去玩了﹗

星期三, 12月 30, 2009

今天工作時聽到阿叔和阿姐的對話。

阿姐:呢d係咪要碎左佢?
阿叔:係啊﹗
阿姐:咁你仲有冇野碎?
阿叔:無喇﹗
阿姐:你個心碎左未?
阿叔:我個心一早碎左啦﹗

哈哈﹗真的好無聊,但我禁不住狂笑。

星期二, 12月 29, 2009

匪夷所思

有人說,只有遊客才會做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為,包括買一些當地無人會問津的紀念品。即是你見到遊客買會笑他戇居,但自己做遊客時又會若無其事地買。

有一個加拿大來的自稱肥水魚在機場買了這個紀念品給我,他說那是當地人不會買的東西啊﹗哈哈﹗
謝謝我的友,這罐子我很喜歡。

星期一, 12月 28, 2009

紅螞蟻指定菜式

很少去紅螞蟻,第一次去要數三、四年前吧。那時候相約大學同學見面,我點了香草蟹膏茄子肉碎扁意粉(好長的名字﹗),吃過真覺得滋味無窮,於是之後去過的一兩次,都會點這意粉來吃。其實紅螞蟻的水準很一般,質素可說是沒保證的,我指有時很美味,有時只叫能入口…… 今次友自加拿來回來,我們相約吃飯。他喜歡逛商場、服裝店,我之前又去九龍灣ikea,於是便相約apm。在紅螞蟻吃晚飯,我又點了這意粉,今次味道還不錯,但卻是鹹香不足,油膩點了。不過,我想我再去還是會點,真不能解釋。

這個炸雞串什麼,是推介的食物,ok,頗難吃。用類似香茅插著,我不大喜歡那陣味。可能吃了一整碟意粉,所以幾乎都吃不下。我們拿起那麼香茅,不消一會,香茅便軟下來,友取笑那是老人家的……哈哈﹗

點飲品時,我在掙扎點fruit punch還是西瓜汁……
我:你話點fruit punch 好定西瓜汁好呢?
侍應:fruit punch啦,矜貴d(?),西瓜汁咁普通﹗
我:er……咁fruit punch丫,唔該。
fruit punch來時,有西瓜粒和木瓜粒,真的矜貴些呢,哈哈﹗不過其中一粒木瓜是苦的,哎,可惡﹗
和友吃了一頓快樂的晚餐,真好。

星期日, 12月 27, 2009

布鈕耳環

20091222
*****
第一次試造耳環,效果還不差。

這個扣布鈕是上次在巿集買東西時dakiki送的,之後再去spotlight看,已找不到同樣的鈕了。我試買了底是膠那種,但發現極難扣進去,花費良久時間,還是搞不好。最後,只好用dakiki送我的最後兩顆鈕子。

遠看還不錯,近看便發現布的花樣不同。嗯,沒法子啊,只餘下丁點布。弄好了鈕子便要把鈕和鈎連在一起。本來打算用小銅圈,但發現不行,鈕子會面向地下;然後改用銅線,仍是難以固定,這樣一搞,便搞到零晨1時半。我便是這樣,即使明天上早班,還是心有不甘的要做好。累到不行,又怕明早沒精神工作,想到不如用縫的方法,便想著第二天試試,睡覺去。
今天午飯,匆匆吃過便開始縫製,效果竟出奇地好,真感恩。趕著今晚帶回家送給姐姐,否則要過了聖誕節才能見面。
嗯,我真的好有情趣(讓我自我陶醉一下吧﹗)。

星期六, 12月 26, 2009

勿當奴

真的哪麼難?

星期五, 12月 25, 2009

笑聲

聽得多假笑聲,
自會珍惜此刻情景。
*****
普通的笑臉也變得難得又神聖。
祝你聖誕快樂﹗

星期四, 12月 24, 2009

安全感

iphone。旁若無人有時是情侶的專利。
+++
唸大學時的男友很喜歡在公眾場合和我親熱。我的性格比較內斂,一直都很抗拒。後來因著找抗拒,他表現不悅,就是覺得我不夠愛他。而大家這樣撕撕磨磨,漸漸地我便順應了他的要求。在地鐵、在商場、在街上‥‥‥想起便臉紅。

現在回想起來,我想那是一種佔有的表現吧。就像五豐行的豬(!),要蓋印。在街上不斷的蓋印‥‥‥告訴別人這隻豬是屬於自己的。

我認為做什麼都好,最重要是雙方都願意,否則那只是虛假的安全感,擁有了也不快樂。

星期三, 12月 23, 2009

10分鐘純手作:毛毛球鏈子心口針

在spotlight買了些材料(嗚,扣布的鐵鈕被搶光了﹗),連同之前零零散散地買的,花了10分鐘弄這個毛毛球鏈子心口針。
簡單容易,啡配灰的毛毛球,比較容易襯衫吧,希望朋友喜歡。

===
最近把這些小手作的照片都放在facebook,一些友看,反應都差不多,就是說:嘩,你咁得閒整呢d小手作既?

嗯,其實最近反而是工作上很忙。不過,能在忙碌的工作過後,做點自己喜歡而又有滿足感的事,還真不錯。又,三分鐘熱度的我,興趣來的時候,可是十分認真的,買來一大堆工具、配件、甚麼甚麼的……因此,趁這團火還在,我可要努力一些,多作點手作。

願我這興趣會持續下去啊﹗

星期二, 12月 22, 2009

不用關心的一些人

後來,我發現,有些人是不需要關心的。

有些人,我總不覺的想關心他;而其實他不需要。

於是,我開始想他不好過;而通常他仍會過得很好,這世界到底不是圍著我團團轉的。

對,我有時候就是心腸不好。

星期一, 12月 21, 2009

布面相架

星期六和小同聚會,和其中位同學說好交換禮物,禮物價值在五十元至一億,哎,我犯規了!我的禮物超過一億,哈哈!


這是我親手弄的布面相架,第一次試做,效果還算可以。面的字樣是用塗改液寫在布上去,感覺還好。第一次做,我想已算不差,可以放3R照片。

希望收到的人會快樂吧!

星期日, 12月 20, 2009

超人打怪獸發表會

鏡頭拉近,一堆人圍坐在圓桌,聲音由小變大得驚人,都是超人的聲音。


「佢地真係無諗過我先係主角架喎我向住怪獸1號直射輻射死光,佢仲唔死……咩啊﹗見到我佢地註定既人生無運行架啦……blah blah blah ……」
「佢地真係無諗過我先係主角架喎我向住怪獸2號側射輻射死光,佢仲唔死……咩啊﹗見到我佢地註定既人生無運行架啦……blah blah blah ……」
「佢地真係無諗過我先係主角架喎我向住怪獸3號從後射輻射死光,佢仲唔死……咩啊﹗見到我佢地註定既人生無運行架啦……blah blah blah ……」
「佢地真係無諗過我先係主角架喎我向住怪獸4號由上射輻射死光,佢仲唔死……咩啊﹗見到我佢地註定既人生無運行架啦……blah blah blah ……」
「佢地真係無諗過我先係主角架喎我向住怪獸5號掉佢上天再從下射輻射死光,佢仲唔死……咩啊﹗見到我佢地註定既人生無運行架啦……blah blah blah ……」
鏡頭拉遠,見到有人不斷點頭,有人埋首吃發表會上的茶點,有人呵欠連連。
鏡頭一轉,見到半人獸在冒汗。當超人死不斷氣、噴著口水花地談及在怪獸樂園的戰績時,半人獸坐在一旁,不敢讓超人知道,自己實情在另一個怪獸樂園打工。搵食啫﹗然後他笑角微微一翹。超人的聲音由強變弱,直至什麼都聽不到,畫面仍見到半人獸似笑非笑的臉。
完。

星期六, 12月 19, 2009

地鐵公德

早陣子地鐵加入愛心座,我心裡感動。我想,一個能彼此關愛、扶助有需要人士的社會,會讓人感覺溫馨一點。

然而,硬件是配備,軟件才是中心,我就是說用家,即是人。如果人能彼此禮讓關愛,所有座位都會變成愛心座吧。

坐地鐵,可以看盡人生百態。而在地鐵內讓我討厭的其中一個行為,如上圖所示,就是一些人把整個身子倚著扶手柱。我平衡力不好,在地鐵內抓著柱子便不放。因此,見到此行為真恨得牙癢癢。有好些人更離譜得本來有人扶住柱子,也可以大條道理的倚上去。我可不想和你有身體接觸呢﹗有時遇到這些行為,我會很幼稚地用指節位頂著對方,就是不想讓這種不為人設想的人舒舒服服的倚著。

我完全支持加入愛心座;然而,公德這回事,畢竟靠人自覺。

星期五, 12月 18, 2009

生活中的一點樂趣

這是我手縫給同屋主的電話套。

早陣子同屋主陪我去手作巿集,看到幾上一個綠色小袋,希望用來放電話。怎料,袋子太小,放不好。於是,我心裡會興起做一個電話套作同屋的聖誕禮物。

到深水埗的布匹巿場買布,逛了差不多兩小時。原來,要找一塊綠色而同屋又會喜歡的布,是那麼困難的事情。

買好了,然後得趁同屋不在意時拿電話來預計大小;趁她在睡覺時做電話套。雖然讓我累到不行,但心裡卻很愉快。裁布、燙布、入綿花、縫起......最後做出來,很擔心會放不下電話。等了一天,一直很心急,後來便是趁同屋上洗手間時,試套一下。嗯,結果是很迫啦﹗不過總算放得下,而且意外的好處是緊得一定不會掉出來(這是自我安慰的話吧)。

急不及待送給同屋,哎,希望她真的喜歡。

原來,我不是做了、滿足了自己便算,也會希望別人合用啊﹗

星期四, 12月 17, 2009

介紹

我想打從前年開始,友便開始要介紹男人給我認識。


第一次,我就是感覺怪忸怩的。友不斷的說那個男人怎樣怎樣好,然後說不如交換msn談談嘛。後來談過一段時間,約會吃飯。印象中那個男人很喜歡吃東西,常嚷著帶我吃東西。又,為了投我所好,寫了好些以為浪漫但肉麻得很的短訊。他還半推的要我陪他看《功夫少女》,哈,想起便汗顏。他於我有心,只是感覺不對,到最後就是推了他的好意......

第二次,好友介紹一個愛攝影的男生予我認識。我們還算談得來,也一起看過電影,就是不過電。我們算是談得來的朋友。而其實,他喜歡的是我的好友(﹗)。我有時會為他心灰,因為我知道好友不會喜歡他,只能加以安慰(咁邊個安慰我?)。

時間過得很快,我沒和人交往快四年了。對自認為戀愛動物的我,又竟不覺得太難過。有時候,我享受一個人的時光;也當然地,有時候會寂寞難過。後來嘛,就是慣了一個人,有點怕自己受不了兩個人那種承擔感。早陣子,幾乎要展開一種不需要承擔的關係,但就是還未算開始便泡湯了,又或是沒有維持吧。

最近,友又嚷著要介紹男人給我認識。那個男人,我想是個好人(別問我如何定義),我們的興趣大概相似,也算談得來。朋友很落力地製造機會,真搞得我不好意思。而其實,在第一次吃飯之後,我便知道對方不會看上我。

和另一位友提起,其實我未必預備好。他說:你......這年紀也應該找個伴呢。我還是矛矛盾盾的,我不是不渴望找到合意的人,但又害怕改變現狀。

我心裡感激朋友,聽到我和不知什麼人弄糊塗,會為我心痛;又嚷著給我介紹人,怕我心底裡寂寞不愉快。我知道他們都愛我,想我快樂。只是,只能隨緣吧,我的緣薄啊。

星期三, 12月 16, 2009

我願來生化作樹。

20091213。iphone。我願來生化作樹。

***
喜歡坐由清水灣到彩虹的一程小巴,看不同姿態的樹,好美好美,直讓人覺得這個世界最美的東西就是樹。

有時候,我想,不如一直走出去,走到累為止。

將來有一天,我要離開,我想我會很捨不得這一路上的綠。

星期二, 12月 15, 2009

積木的斑紋

在享受著簇新、快捷的同時,其實我喜歡有經歷的地方。

這裡像我兒時玩過的一桶舊積木,痕跡處處如斑紋,都是充滿回憶的。
而我們嘛,在新簇簇的世界中,總有一桶舊積木留在心中。

星期一, 12月 14, 2009

手心的溫度

零晨四時多,我禁不住打電話給你。

你來到宿舍時,已經五時多。我不知你如何避過保安走進來,只見你拿著微暖的蜜瓜荳奶,一隻手握著我的手,一隻手把荳奶輕輕的貼放在我的臉。我曲著身子輕聲說:胃很痛﹗

你扶起我,我倚著你的身,喝過荳奶,然後再躺在床上。閉上眼,你一直坐在我身旁,讓我的雙手握著你的手。我的手冰冰的,使我感到你的手份外暖。

星期日, 12月 13, 2009

窩心話

「這麼久沒見面,你的香味還是沒變……」

多麼浪漫的說話﹗

早陣子回從前任教的學校探望學生,其中一個學生對我這樣說。雖然只是一個小女生,但同樣窩心。

這群孩子,就像繽紛的旗熾,隨風飄揚。

星期六, 12月 12, 2009

手作



除了小印子,這可算是我的第一個小手作,只完成了一半。

剛過去的星期日,和友結伴到數碼港,為的是逛逛手作巿集。由看la belle epoque的網誌開始,再走到不同的網誌,我驚嘆這麼多人默默耕耘,這麼熱誠的做手作。一直都有做小手作的心思,只是沒有實行,看到這群人,又讓我燃起心裡的火,想著真要實行實行。

一直想學做印仔,知道手作人dakiki會即場示範,便想著去看。買了一個製作包,送了兩塊小布加一些鈕扣;我又在另一個攤子買了一米lace布,終於製作了這個小手作。

聽友說,深水埗有不少賣小材料的店,我打算稍後再找點小材料,把這個弄成心口針送人。

又,聖誕節快到,我邀請了同事到家來個聖誕聚會,計劃著製作小咭子作禮物。

製作這些,有時我想,我不是為別人快樂為主,而是為滿足自己,哈哈﹗希望這個興趣能持續下去吧。

星期五, 12月 11, 2009

病。


咳了兩天,昨夜滿身骨痛的睡不好。身體在哭訴,我不得不屈服。趁今天上夜班,中午看醫生去。

吃過藥後,靈魂彷彿飄了上天花板,整個人浮得很。病的時候,人變得特別軟弱。我四處張望,伸手抓到的是空氣。晚飯後,我呆躺在沙發上。我想,我變成天花燈。

突然,變得很無助的樣子。我不喜歡這樣的自己,軟趴趴的裝可憐。

星期四, 12月 10, 2009

尊重與自重。失儀與失禮。

有人覺得尊重是對外的,即是尊重尊重自己的人。
我覺得尊重是對自己的,即是我們說的請自重。

有人覺得自重是為免失儀,即是尊重自己是為了不要失去儀態,貽笑大方。
我覺得自重是為免失禮,即是尊重自己以免作出不合禮的事情。

有人以失禮狹意為失儀;有人以為自重為免失儀,因此他們大都忘記了尊重是為了甚麼。

+++
此篇非道德重整,也非大義凜言、批評時弊什麼的;只是洗澡期間的胡思亂想,隨心而寫。

星期三, 12月 09, 2009

漸變和層次

我看到的是漸變和層次
由實在
到虛無
指尖輕碰雙腿
化為游魚
大海有想像不出的包容
相連的天空予我溫柔粼光
就這樣吧
就這樣吧

星期二, 12月 08, 2009

一直都在

我轉身,bibe不見了。

bibe是媽送給姐的生日禮物,是一頭約瑟爹利bb。

那年我才唸小三。

看著牠如一頭迷你的小狼狗,到毛髮長長,由黑至白至金‥‥‥

媽懷孕那年,決定把bibe送給姐的同學的姐姐。同學的姐姐帶bibe去海洋公園玩,bibe走失了。

那時候開始,我不時覺得bibe就站在我身後,有時就像見到牠的身影,轉身便不見。

星期一, 12月 07, 2009

溝通

甲:我想去聽下星期果個演奏會啊﹗
乙:我岩先做完個大project,無啦,做返自己應該做既野囉。
甲:嗯。

這叫溝通。

星期日, 12月 06, 2009

爸爸

在淺灘上,遠遠是海,中間夾著水窪和沙石。


我手握魚排,小心的避免被八爪鈎勾傷,然後拉出魚絲,拉了2、3米便不能拉。我擺擺手,盡能力將魚絲拋到最遠,但卻落在離岸很近的水窪。

幾乎不見有魚。我想,如不能把魚絲拋到遠遠的海,是沒可能釣到魚的。我對爸爸說:魚絲這麼短啊,拉到盡了,怎可能釣到魚?

爸以一貫讓他來搞好的樣子,不慌不忙的走到我跟前,輕易的把魚絲拉呀拉,竟拉到好長。然後,他按一下魚掛上的制,收回魚絲,說:你再試試看吧。然後走開。

我再拉,魚絲仍舊拉至2、3米便卡住不動。我想再叫爸,但媽說要動身離開了。

+++
這是我的夢。我想,我多麼的需要爸爸。

星期六, 12月 05, 2009

一切看似簡單的事情

那夜我們吃完炭爐火鍋,走到轉角的水果店喝鮮榨果汁。

有時候,我會想躺在各式各樣的水果裡,肆意地吃,忘記糖份讓人滿身黏黏,感覺像在水中暢泳。

殷實的老闆不多話,四人點了四杯雪梨汁,老闆挑幾個雪梨,切開,榨汁。老闆媽媽遞上一杯又一杯。友喝了幾口,老闆伸出手要我們手上的杯,原來還有雪梨汁,結果四杯中有三杯可以添飲。

老闆低沉的說:不用浪費。

我喜歡這裡。

店子在油麻地,應該在咸美頓街或是碧街附近?我記不起,斜對面是7-11,經過也買來喝喝吧。

星期五, 12月 04, 2009

事後

事後,她坐著床上,忍著撕裂的痛,一邊看著抖動沒停的左腳。


他到書桌拿紙巾清理自己,然後遞了一張紙巾給她。

她緊按胸口,半喘的說:我的左腳不斷在抖‥‥‥

他輕按著她的左腿,說:沒事的,沒事的,一會就好。

星期三, 12月 02, 2009

血泊

二伯死後那段日子,我的腦袋時常浮起一個片段。


我在海鮮街一直跑,由爺爺的家跑向海,在海鮮檔前見到一片血泊。

就像倒帶,我見到二伯的後腦開了一個洞,倒在地上,血流如泉。

就像我親眼見到。

星期二, 12月 01, 2009

係佢推我先既!

「哎啊!」


黃老師剛巧在門口走過,見到小明推跌了小強。

黃老師問小明:點解你要推小強落地啊?

小明露出倔強的眼神,說:係佢推我先既!

事情的真相,除了小明和小強,沒有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