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31, 2010

英文名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遇過這些情況。小時候,新學期開始,你回學校見到第一個同學,於是你上前和她打招呼,「Mimi﹗」「啊,xxx,我改了名,現在叫Kiki啊﹗」


我的英文名是在小五時定的。記得那時候,英文老師要求我們改英文名,到下一次上課時便用。姐和我唸同一所小學,都要改英文名,於是,媽和我們一起翻字典。印象中是牛津字典吧,入面列了很多英文名,又有英文名的含意。後來,媽為我們選了兩個起首字母相同的英文名。我的英文名的意思是漂亮的女子(﹗),姐的英文名是花之女神,哈哈,聽上去蠻有趣吧。

從前呢,我不算特別喜歡自己的英文名,因為我心裡有更喜歡的嘛。我想過叫Cecilia,但媽媽說夾著姓氏一起不好聽;也想過叫vivian,因為周慧敏嘛,但媽說不好聽,後來自己也覺得太庸俗;想叫karen,但同班已有2個……後來就是取了媽的建議。

那時候我們還一起設計簽名,簽上來像很有型,很有風格。中一時,第一次開銀行戶口,用了那個簽名。可是,第一次到銀行提款,簽了10次都簽不好,櫃枱姐姐禁不住給我照出原來的簽名呢,真是汗顏。

現在呢,覺得自己的英文名其實很普通,但身邊就是沒什麼人和我相同。又,因為我的英文名和某女歌星一樣,大家時常叫我唱她的歌(﹗)。隔離飯香的心態,小時候時常想改名字,但名字卻一直用到現在,和友談起時,還滿窩心的對人說:媽媽改的呢。

星期六, 1月 30, 2010

屏住了氣

屏住了氣,
電影中的她生怕被疆屍找著;

屏住了氣,
我生怕一刻的感覺留不住。

星期五, 1月 29, 2010

畫室裡

畫室中,他叼著香煙,瞇著眼。她站在他側,談著。

「我沒畫油畫,都畫別的,怕麻煩啊。」

「哦,不要緊。對了,你一個人來?」他用右手夾出含在口中的香煙。

「和朋友來,不過她先走了,之後或者會再……」

「不要緊,進去,我們再談。」他輕拍她的肩,示意她進另一間房。

然後他單手拿著兩隻幾乎都喝光的紅酒杯子,朝她走的方向走。

人很多,都在看畫。

星期四, 1月 28, 2010

專注弄。懶惰有時。

喜歡弄小手作,這陣子學著雕小印,要做得精細,真的要一雙巧手。所以嘛,我的並不精細。看見人家弄的,不像我的凹凸不平,我想我還是要好好練習。

喜歡小貓咪,便試雕了一隻洗臉貓,然後弄張小咭子。

我喜歡這樣的情趣,專注專注的弄,靜靜的送人,不打擾。

看看誰會成為咭子的主人,哈。

星期三, 1月 27, 2010

畫具筆袋

為自已弄的畫具筆袋,買來的布料總希望能善用,這布質地又薄又軟,拿上手就想往臉上擦,像貓咪。只用兩顆小啪鈕扣著,中間鬆鬆,但東西又未至於掉上來,用一下再考慮要不要補加鈕扣。

看著它,感到很快樂。

***

一直以來,我感覺很抽離。這種感覺不知如何言說,近日就是比從前有更強的抽離感。像明明站立著,卻感覺不到著地點。心裡很彷徨,像小人國的小人在有限的腦空間急走,來來回回走。

很久沒聯絡的友對我說,看你近來很快樂。都是從facebook看到的,煮吃的、手作、畫畫……的確,我的生活充實多了,想來也是件好事。上畫班的感覺還不錯,專注細細畫,心境又像平靜的湖面。做這些事情,讓我專注起來。我很喜歡專注起來,讓我忘記世界,甚至自己。

可是,我還是感到很迷失。

星期二, 1月 26, 2010

抹頭髮

洗澡後,我把毛巾搭放在我的肩,頭髮一直在滴水。

我坐在床邊,胡亂的抹過頭髮,又把毛巾復放在肩上。呼一口氣,好清新啊,然後捲著身子在床上想事情。

本在上網的你一皺眉,走到我身旁,把手鑽到我的頸下,像不費勁地扶起我。你說我頭髮濕濕的很易有頭風,我笑你土氣像個老媽子。

你先是輕輕軟軟的用毛巾擦拭我的頭髮,然後用整頭毛巾蓋著我整個頭,稍微用力的胡亂搓,我像孩子那樣笑咔咔。然後當我透不過氣,便捉著你雙手,翻看毛巾,毛巾又復繞著我的頸。我握著你的手,你捧著我的臉,按著,幾近把我的臉按扁。

你一放手,便從桌上拿著密齒梳,坐到我後頭,輕輕替我梳頭髮。你常說,這樣梳一下,頭髮很快便乾。你專注得沉默起來,又總提示我﹐弄痛了要張聲,但你從來沒弄痛過我。

我很喜歡這樣梳抹頭髮。

星期一, 1月 25, 2010

死亡預告

我夢見自己快死了,就是知道自己快死了。

我躺在床上,身邊有很多小朋友。我和他們說話,像秘密地道別,不能讓孩子提早體會生死傷痛,用日常對談的家常話、分享來悄悄和他們道別。其中兩個小朋友不知說了什麼話,我打趣說:我不理你們了。別過臉去,他們拉著我的衣袖說:不要啊不要啊。然後我心想:遲下沒機會再和他們談天了,我又何必裝模作樣呢?

然後,小朋友不見了,身邊有幾個朋友。我告訴他們,我快死了。我努力的在找保險的東西,像是分散放在自己的家和父母的家,我很困惱。朋友說:你何必這樣著急?我彷彿聽不到:不得了,給我紙和筆,我忘了要寫下強積金的戶口資料,哎,一定要寫清楚給姐知道。

星期日, 1月 24, 2010

比較

友告訴我,他的友身在海地。他比地震發生早四個月到達,去做義工。與其居所相鄰的三幢居所都倒下來,大家的心情都很差。

每個地方都有每個地方的難處。

我說,嗯,香港某程度上是個福地。如果要選擇,我寧願通過高鐵撥款也不要一晚死幾萬人。

又,要這樣相比,聽起來不是更悲哀嗎?

星期六, 1月 23, 2010

天崩地裂時

我不能確定自己站在哪,也不確定身邊站著什麼人。


我眼角看見碎石像零零星星的雨粉,然後那些石灰是白濛濛的如飄雪。眼前是一片海,海浪很大,大得感到搖搖晃晃。遠處見到有人墜落,連掉進海裡的聲音都聽不見。是世界末日嗎?我像看電影,卻又確切知道自己就身在影畫中。

我見到一個穿著白色背心的男人,滿身白灰,然後從高處掉下。他沒有掙扎的意思,就閉上眼,如下一秒便可享受安靜的一夜,然後雙手蓋著臉,沒入海水中。

我問:為什麼他們不掙扎?他們就這樣放棄嗎?

一個人說:是啊,他們覺得沒法子,已經放棄了。

我喃喃說:真的那麼沒希望嗎?

所有生物都放棄掙扎,選擇默默承受。我見到毛毛兔,牠的身子軟下來,像支撐著身體的骨都不見了,軟趴趴的餘下一層皮。然後,牠的頭側側的,倚著自己的皮膚躺下來,閉上眼睛,沉睡,像沒事發生。

連兔子都放棄了。

***
這是我造的一個夢。

星期五, 1月 22, 2010

平凡好吃

好吃的東西不一定是相對珍貴的食材。
簡單如一碟火腿炒滑蛋,也叫我嘗出生活好滋味。

星期四, 1月 21, 2010

孩子的價值觀

原來,供樓和學芭蕾舞的費用,是比醫治爸爸的傷患重要的。

星期三, 1月 20, 2010

搓湯圓


我喜歡吃煙煙韌韌的東西,特別是湯圓。

小時候,媽媽弄湯圓,沒有買特別的餡料,就只用糯米粉和片糖,我們就坐著看,覺得像在變戲法。

大一些時,媽便編派我當剪片糖女工。對,湯圓不是別人喜愛的芝麻、花生什麼的餡料,只是片糖。片糖好硬,拿著剪刀吃力的剪,剪得手都癢癢的,紅了一片。媽搓好粉糰,我們便一起包。那些候,媽總說我包的不好,會穿洞,像在搗蛋。

再長大些,中學時,晚上說起想法湯圓,媽便讓我弄,讓我搓粉糰。我很喜歡把粉狀搓成粉糰,覺得很厲害,而且由硬硬的變軟,搓啊搓,好好玩。後來呢,我喜歡吃紅豆,巿面很少紅豆湯圓。我在街巿內找到賣紅豆蓉的豆腐店,便買來試。

弄湯圓對我來說,很有家的感覺。早陣子天氣寒冷,我一個人待在現在的家。I之前弄糯米糍餘下點紅豆蓉,我又買了糯米粉,便獨自弄起湯圓。水下得不夠多,粉糰吃到最後有點澀口。之後再弄過,改善了。

嗯,真的好溫暖。

+++
後記

新鮮人知道我弄湯圓,就叫我遲下在網誌寫寫做法。嗯,其實很簡單。

1.糯米粉加水,搓成粉糰。搓至滑滑的不乾身,又不要黏著碗的太多水份。
2.預備餡料,掐一小粉糰,在把餡料放到中央,再搓成湯圓。建議放湯圓的碟子要放些糯米粉,否則湯圓會黏在碟上。
3.燒一煲水,水滾便下湯圓,煮至浮面。
4.另外預備一碗凍水,把煮好的湯圓放進去。
5.拍一塊薑,再加片糖煮好糖水,味道夠便下湯圓,煮滾便可。

這是我的做法,只是憑印象煮啊。

星期二, 1月 19, 2010

回復

他坐在不大的客廳的正中央的地面,看著四周。

她把買回來的鬱金香插入空的ice wine瓶,他坐著像孩子一樣地看。

他坐在不大的客廳的正中央的地面,看著四周。

她把櫃上的相架、書本、CD……一一取下,放進紙箱裡。

他坐在不大的客廳的正中央的地面,看著四周。他想著想著,還有什麼不一樣,還有什麼不一樣。那本《挪威的森林》、《活著》……都放回去;那隻《情書》、《cashback》……都放回去;還有什麼不一樣,他的眉越皺越緊。

他開始後悔從沒為以為會擁有一輩子的東西拍照,他多麼想拿出刀子割開頭皮,翻開腦袋,尋回以前。

雖然他知道,即是一切回復原狀,一切都不能回復原狀。

他坐在不大的客廳的正中央的地面,看著四周。

星期一, 1月 18, 2010

邏輯

四哥說:原來好多人都食過好漢養生精架,咁即係佢好好啦!

***
某連鎖家品店廣告提到:只要你細心d睇,就會睇到我地既細心。
ok,即是「唔細心d都睇唔到啊,你唔係expect我要細心啊?」。

:p

無意間在電視看到。

星期日, 1月 17, 2010

暖在心火鍋

星期四,打電話給媽媽,說著星期六回家吃晚飯。

我:不如吃藥材火鍋丫﹗
媽:下?又打邊爐啊?我今個星期打左三晚喇喎﹗
我:嗯……但我好想食啊﹗
媽:你下星期三返唔返啊?你家姐生日食飯喎,佢又話要打邊爐。
我:我要返工啊,返唔到黎。
媽:做咩無啦啦想食藥材火鍋啊?
我:你整得好味丫嘛,同埋我要補下囉。(這陣子一直手腳冰冷。)
媽:補就唔好食藥材鍋啦,咁燥﹗燉野食啦﹗
我:……嗯,我真係好想食啊……算啦咁。

星期五,媽媽打電話給我。

媽:係咪星期六返黎食啊?
我:係啊﹗
媽:幾點返啊?
我:你預我7點啦。
媽:打邊爐啊。

星期六, 1月 16, 2010

野孩子

周末在家,一邊做家務,一邊聽歌,聽到其中一句:


「許多旁人說我不大明暸男孩子,不受命令就是一種最壞名字......」
《野孩子》楊千嬅

不禁會心微笑。

我想起某一個夜,和一班人聚會。其中一人提起,X很討厭港女,因為他的女朋友不是,他的女友在他的10多位朋友面前被他奚落身材差也全沒反抗。

我不禁會心微笑。
***
此文無意批評港男/港女,亦沒將港女定義,只是生活記趣。可能是以偏概全,但這樣聽下去,真覺得頗有趣。

星期五, 1月 15, 2010

我畫

中學時,因為貪懶,所以會考選修了美術,像少唸一科似的。一班女生吵吵嚷嚷的又一課,每課一邊畫,一邊和老師談話,說這說那的,好不快樂。那時候,除了素描是必修,我們可選painting或design。我選了後者,因為我畫畫不好嘛。會考成績並不好,只拿得個D,但沒相干,我想是賺了兩年快樂的時光。

近日,就是想充實人生,找點東西學學。有想過學語言,但又貴,又想著遲下唸普通話;想過學書法,但自己連拿筆都拿不好。最後,決定學畫畫。人家一般是學油畫、粉彩什麼的,我選了木顏色。我想,還不錯啊,比較乾淨的模樣,而且有機會拿著筆出外畫也挺方便。

找到v和我一起學,我們的老師是一個鼎鼎大名的畫家(他在第一堂花了半小時說的)。其實他有點像羅家英演的唐僧,嘩哈哈﹗不過上了兩節課,我心裡對他又愛又恨。他為人極自大,說話刻薄得很,有些同學已很受不了他;但我覺得他其實是個脾氣古怪點的老伯吧,要人讚,要人朝拜他,他的意見還真能幫助學生呢。

他著我們在第二課帶3張圖片回去,但他說我選的太簡單,要我用v帶來的cupcake,但下面有一塊紅白格仔布喎﹗超。級。難。我不斷反抗﹗大概煩氣如他都耐不住我的喃嘸喃嘸,便放過我,讓我畫小盆栽加一個蘋果,抗爭成功﹗
第一堂的功課,十二色環練習。還有對比色練習,沒有拍,兩張都貼堂啊﹗好開心﹗不過我是有頭威型,第二堂被老師喪鬧,哈哈﹗
這是第二張了,第一張其中一塊葉畫得差,又補救不了,便從頭再畫。

我決定要比老師更煩,煩到他買我怕。哈哈哈﹗這個老師真好玩﹗

又,很開心可以和v一星期見一次,過著像上中學的美術課日子。

星期四, 1月 14, 2010

風流與下流

有人對我說,蔡瀾先生講過一番話:


風流和下流的分別是,前者是到處留情,後者是到處留精。

這話我不評論。
我會說:自命風流,有時是虛偽的下流。

星期三, 1月 13, 2010

電子鏢靶的啟示

和友談起,說到玩飛鏢。

話說友受邀到pub玩飛鏢,當她發現鏢靶是電子版時,覺得既新奇,又帶點失望。她幻想的是傳統的鏢靶嘛......她的友聽到,就笑她old school,不屑的說現在沒有地方會再用那種鏢靶呢,都給淘汰啦!

友告訴我時,一臉忿忿不平。當然,那是鬧著玩的啦。我說:你為何不告訴他,如果人人像他,就再不會有人搞保育啊。

近日鬧哄哄的討論,有反高鐵,也有八十後。將八十後解讀為八十年代出生的人,那我就是八十後了。抱歉我是一個政治冷感,也很少寫有關政治的話題。然而,洗澡時回想起電子鏢靶,延伸下去,竟讓我想到近日的事。

先不提高鐵的作用和成效,「發展大於一切」的想法,是怎樣來的教育?再者,用669億來發展什麼?發展某些人的荷包?

一個社會容納聲音的量度,是否越來越窄呢?不認同「發展大於一切」、期望打倒不公義的人,便是激進、搞破壞、衝動不用腦。你以為他們好得閒嗎?得閒為何不打打機、上上網?

一個社會有不同的聲音,包括對不公義say no的聲音時,我們大概應該珍惜這些聲音,也應該問,為何會有這種聲音的出現,而非指罵所謂八十後教壞細路或需要再教育之類的話吧。

星期二, 1月 12, 2010

假期尾聲遇上我喜歡的……

假期尾聲,我邀請了我的友來個「c竇聚」,就是招呼大家來我家吃喝玩樂啦。

屎滴v送我一個神奇花瓶和一枝鬱金香。我從來沒對她說過,我一直想在家放一枝花;也從沒對她說過,我最愛的花是鬱金香。因此,收到的時候實在很震撼。

我愛你。是你為我的生活為我的家添知趣。

又,很久沒玩過層層疊,嚷著要玩,屎滴v便帶來最老式的層層疊。

一邊煮東西,一邊玩,看這半危樓,還未算最高的一次。層層疊實在太好玩了﹗

要不是大家到來,我不可以弄幾款食物,喝喝酒吃海鮮;要不是大家到來,我不可以玩層層疊;要不是大家到來,我不可以像和一家人鬧哄哄地看《超級巨聲》……

這天過得很開心﹗謝謝你們﹗

+++
距離聚會已過了一個多星期,你們仍能憶起當天的歡暢嗎?

星期一, 1月 11, 2010

遠距離。近距離。

大概,在朋友中,你我身處之地的距離很遠。
而其實,你我的心可以很近。
謝謝你,我親愛的友。

星期日, 1月 10, 2010

深圳快樂遊

突然想看看上年自己是如何由一年跨過另一年,於是翻看網誌,發現原來上年是哭著過的,哈哈。今年和友到深圳玩,可說是hea玩,沒緊迫的行程,沒有特別的景點,就是亂逛一通,一起快快樂樂的過。

+ 台北有西門町,深圳有東門町。步行街和西門町的很相像。難怪人家說,內地最真的是假貨。

+ 友說,內地的地名改得好,一聽便知有甚麼,例如春風街和向西街。

+ 我們住戴斯酒店,團友s說:我們去die's喇!但其實人家是Day's囉!此厚面皮的人說那是保加利亞還是什麼的口音。整天便在分聲說:Have a good die's...Welcome to die's...惹得我們笑到不行!

+ 晚上在團長房談心。團友s坐在團長的枕頭上放毒氣,團長大叫:張床係我架﹗團友s立即連珠炮發:張床你架?聽日拎埋走丫?個電視係咪你架?張椅子坐左幾個鐘喎,拎埋走丫﹗完全示範了什麼叫人渣。

+ 第一次吃小肥羊,不吃辣的我,竟覺得麻辣湯底很惹味,還試著吃。幸好早進場,離開時見到大約有100人在等吧(免費啊?派米啊?)。羊不太羶,還好啦。點了羊肉串燒變了羊肝,羶到想死。

+ 到底男人和女人,哪個會加價?答案是女人,因為Lady Gaga。Ok, you win.

+ 只有我吃了街上的小吃,是魷魚串燒,很辣,但很美味。

+ 酒店在晚上有化妝派對。有人會特意來酒店開party,還化妝嗎?

+ 唱k十分便宜,還有neway加green box的新歌。團友s瘋狂跳舞至胃痛。

+ 團友s在唱《國王的新歌 》時,忘我地姣扭身體兼自摸,我想我永遠忘不了服務員目瞪口呆的樣子。

+ I小姐抽到我的禮物,是虎爪按摩棒。其實我們之前一晚怕會送出,所以說要狂用﹗結果還是帶回家。

+ 團友s送出《李居明攻守通勝月曆》及《龍虎豹》,大家搶住翻看後者。

+ 收到含笑半步癲一盒,包裝精美,是有爆炸糖的白朱古力。同時,在比較下,是我最想收到的一份禮物,很開心啊﹗

+ 在書城買書,大家買了的是文學、曆史、文化、經濟、政治書籍,我買了一本幾米和幾本手作書。第一次去書城,真的十分近,日後要再去﹗

+ 你最想要叮噹哪個法寶?我現在想要「如果電話亭」了。

+ 團長無端被人捉著面試,希望他真的好好加油啊﹗

+ 晚上開始鼻塞,極辛苦。遲下真要再買點蜜糖來吃吃。

+ 一位團員病了,臨出發前看了醫生。第二天,團員病好了;團長病了。

+ 今次的新成員是I小姐,希望她真覺得快樂。

+ 甲:「星期二有2nd in。」乙:「咁問左你咩問題?」甲:「都未in。」眾人:「……1st in 啊﹗」

+ 團長不斷被人折磨,無話題?團長啦﹗下一站?團長啦﹗團長話事啦﹗團長永遠是對的﹗團長去邊我去邊……今個旅程好relax啦,夠晒hea,因為團長啦﹗嗯,其實呢,我倒是感謝團長幫我們訂酒店的啊,謝謝﹗

今年人數較少,上年十人,今天六人,還有一個是新加入的。聖誕?新年?節日從來只是藉口,願來年我們可以繼續相約去玩。

謝謝你們帶給我快樂﹗

星期六, 1月 09, 2010

多我一個唔多,但總在某個角落

早陣子網友對我說:原來你個blog咁出名架!他指的是不少網誌都有這裡的連結。 出名?我都想,我很貪心的,我想要出書的虛名,我想要贈品喎(乜都好啦)﹗ sorry,什麼都沒有囉。

三年了,在這裡留下片言隻字早已成為習慣。看過不少網誌,認識了不少人。突然,覺得自己像經歷了很多(當然不是啦)﹗

從前沒想過會和blogger見面,現在回想,倒是見過不少人。最初一大班人bbq,現在都四散了,有的像是有事不咬弦,有的不寫了,有的已寫得很少。然後又認識了另一堆人……

世界還在轉或步向滅亡,不會因一些人停下來。我總覺得自己像不怎樣改變,先是與世隔絕狀,blogger筆戰(罵戰?糾黨?)甚麼甚麼的我不知不理;然後還是默默的寫,還是沒進步,寫的東西還是悶悶的沒性格(正面說是部分內容都尚算溫暖)。

其實,真的多我一個blog唔多,亦多我一個唔多;但是,我總在某個角落,喃喃自語,或是化成一對聆聽的耳朵讓你說話兒。

嘩,何解要新一年才開始回顧?而其實我根本沒有新一年的感覺,日子還是照樣的過。願每天都充滿期盼,不用待到年尾或年頭。

胡言亂語一篇,純粹想講,有人以為我很出名,我很虛榮啊﹗哈哈﹗

星期五, 1月 08, 2010

善忘的人別講大話

善忘的人別講大話,
一次、兩次、三次,
我還會追查;
四次、五次、六次,
我知我已分不清真假。
慣性口水花亂灑,
有無關痛癢的事都要作假,
以為世界在你掌心中真實與虛幻任你玩耍。
可是你逃不過善忘的關卡,
真相不知不覺如看到透明沙漏沒有沙。
你要不是心理有問題的強迫症lier,
就是講完大話都不記得的人渣﹗

+++
家長指引:記性好都不應講大話啊﹗不過記性不好就更加別講啦,好樣衰的。哈哈﹗

星期四, 1月 07, 2010

某個晩上

你的方向感比我好,你自己走來,我在家裡等你。


你來到的時候,還是背著那個黑色大包包,穿著那雙鞋子。穿著圍裙的我給你倒了一杯水,著你等一下。我繼續在廚房埋首,在切配料的時候,你走到我的背後,貼著我,嗅我頸上的氣味。我輕輕說:很快可以了。

我有點害怕,怕我煮得不夠好。你吃著那肉碎炒西蘭花和煎雞翼,我給你點點粟米湯,你吃著吃著。吃罷,你陪我洗碗,其實我們話不多,就是聽到水聲和抽氣扇的風聲。然後,我給你弄了梳乎厘,暖暖的。我側坐,雙腿屈曲放在沙發上,把你當著椅背。放著音樂,我們談著對一些事情的想法。

累了,我們便去睡,我幾乎沒有說話。

第二天,我送你出門,看著你變小,再消失。

星期三, 1月 06, 2010

聖誕驚喜襪中襪

平安夜當天起床,打開房門便發現有隻聖誕襪,還伴著可愛的聖誕樹,多麼的好看﹗

雖然急不及待,還是仔細端詳一下,手工真的很精巧。說不出最喜歡哪一部分,雪花啦、那不著痕迹的手工、那聖誕樹的小毛球、彩帶…… 都喜歡到不行。

拆開看,嘩,窩心至極。

話說我在半個月前嚷著要買船襪,卻遲遲未買。結果,襪中有襪,很喜歡﹗

其實我一早知道你要弄東西給我,是嘗試過弄紅色的東西嗎?哎,你把一枝連著紅線的針放在沙發上(﹗),哈哈,好一個冒失鬼﹗

無論如何,那是我想像不到的禮物,謝謝你陪我瘋,給我做一份讓我難忘的手作﹗還送上暖意洋溢的聖誕襪。

星期二, 1月 05, 2010

選擇

最近我發現一個內情。

有種男人,表現得很專情,又向其他人訴說另一半的不是,表現出沉甸甸的無力感。然後,他背地裡卻做了很多動作,建立一個冠冕堂皇的profile。

一個人,從來不在facebook內顯示自己add了什麼人(異性?)。然後有一天,他add了一個女的;同時,和女朋友的合照卻不見了。

那麼,女朋友的照片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嗎?會,當其他吸引的機會沒了時吧。

我開始明白,為何他的女朋友那麼的精神緊張。

為此,我感到既憐惜,又惋惜。不忍啊……


有時候,當內情不再是內情時,多醜陋﹗不知他會不會明白我們生疏的因由,只是,每個人也有自己的選擇。

星期一, 1月 04, 2010

家傳秘方(?):醬爆骨

有一次回家,媽用煲仔煮了好些排骨,大家吃得津津有味,我便嚷著要媽教我。原來十分容易,讓我講講如何弄,大家有空可以試試。

1. 買一字排(即金沙骨),一磅大概有兩條,我買了一磅,醃好。
2. 預備醬料,將兩湯匙磨豉醬和兩湯匙茄汁混在一起。個人覺得磨豉在街巿雜貨店買較佳。
3. 預備薑和蒜,蒜頭拍扁便可。
4. 加油,炒香薑蒜,然後煎排骨,煎熟表面便可。
5. 加入醬料,炒一炒;再加一些紹酒,再炒。
6. 加入適量的水和糖,水大約蓋過排骨面便可。
7. 調至細火,讓它慢慢的炆,收汁便成。

我想,也可以嘗試加洋蔥,效果或許不錯呢﹗

這道菜十分惹味,味濃。這麼簡單,如喜歡的便試試吧。

星期日, 1月 03, 2010

荒謬

那一夜,看不見月光。

她喝著,一杯又一杯,知道名字的,不知道的。人聲嘈雜,卻像活在廢墟。

那頭象走到她身旁,很近,很近。牠一點不笨拙地用那不太粗的象鼻,繞著她的身子。然後,變成一條大蟒蛇。

冰冰的身軀因著距離和空氣變得微暖。就這樣。

星期六, 1月 02, 2010

最大的幸福

近日真很喜歡弄手作和食物,都送給別人。

我真覺得,對我來說,最大的幸福是別人因自己的點點付出而感到快樂。

嗯,我一定是位很好的太太(賣廣告,哈哈﹗)。

星期五, 1月 01, 2010

願你生活如荷包蛋

20091222 @iphone

願你的生活如這荷包蛋,煎得剛剛好,外圍少少脆,蛋汁多多夠juicy,幾滴美極醬油顯鮮味,再加炒飯托底吃得飽飽!喜歡的話可以蛋汁混飯吃,口感好有層次,美味美味!

願你的生活如這荷包蛋,煎得靚靚的!

+++
又,上年寫了超過365篇,超額完成每日一篇的目標!也願靈感如蛋汁多!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