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28, 2010

男人,是否都一樣?

我心裡突然哼出這一句……
男人,是否都一樣?

未來的路,似乎又增添一個迷思,
或回憶。

王家衞style?

友:你眼唔眼瞓啊?
我:我唔想瞓,但我想瞇埋眼瞓0向度。
友:你講野咁王家衞既?

星期六, 2月 27, 2010

想聽

我說,其實我本來就沒話說,但聽聽聲音便好。

你問,你想聽我的聲音嗎?

後來,你就給我打電話。

一些時候,我會說一些蠢話。好些時候,我沒什麼話說。

我想告訴你,我聽到你的呼吸,你聽到我的嗎?

星期五, 2月 26, 2010

那一段躲在咖啡廳的日子

我突然想起,有一段時期,情緒不穩時,便告假,然後把工作一併帶去starbucks做;又或是下班後便在那裡繼續工作。

那時候去的是沙田的starbucks,新城巿聽說是全港(還是全球?)人流最多的商場。因此,那裡的starbucks其實並不寧靜。不過,走進去後就像由一個空間跳進另一個空間,舒心一些。

不大能喝咖啡,會胃痛。我喜歡點熱情果加芒果frappuccino,再加一件蛋糕。吃一會、做一會,帶同macbook,聽著歌工作,盡量讓自己不感壓力。

偶爾做得累了,便發發呆,看看四周的人,也曾經遇著一些奇怪的事情,例如請求我輔導一下她那正在耍性子的女兒的女人。人潮漸散,有時候我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客人。

間中,我會想念那一段躲在咖啡廳的日子。

星期四, 2月 25, 2010

相信。體諒。

我想,有一天我會不再相信你。
而其實,我只是迫我相信你。
而其實,我只是迫我相信相信你的我。
而其實,我只是迫我相信相信你的我迫著要我相信你的你。

有時候,我想這一天快點泊岸、停留。
可是,它只是間中隨風略過。

***
日子久了……

有時候,我會恨自己的不夠體諒。
何苦因一己自私,迫大家都在荊棘滿途中繞圈圈?
願我真正懂得大愛,而當中由體諒暖暖包圍。

***
這時候,我特別想念你的擁抱。
不用再說話。

星期三, 2月 24, 2010

千言萬語

我的千言萬語,都躲在一句晚安裡。
你就知道,我不會說話,只會隔相空氣伴著你。
但願我的溫柔常存。

我愛茶餐廳

已很少光顧茶餐廳了。和友沒預先安排地跑進茶餐廳吃午餐,感覺卻很好。


小時候不大喜好去茶餐廳,公仔麵嫌普通,炒粉麵不便宜,意粉不及西餐廳的好,食物又油膩。我較為喜好上茶餐廳的時段是下午茶,可以吃炸物,吉列豬扒配薯條,什麼什麼的,但沙律大都弄不好。

在一段時間沒光顧茶餐廳之後,真感受到茶餐廳實在是香港之寶之一。絲襪奶茶不在話下,吃個常餐選沙爹牛肉米還真不錯。嗯,總覺得茶餐廳的沙爹牛肉很美味。

運氣好的話,會喝到菜味很濃的西洋菜蜜,很快樂。

在茶餐廳內,即使電視聲人聲很吵耳,環境不光鮮,但感覺很好,很踏實。

星期二, 2月 23, 2010

這一天

D90 賣了,交收時竟忘了帶充電器和保用証。就相約在初七人日,和買家再約,補回那些給他。哎,我真是個論盡賣家。

約了友下午3時半,交收後還未到1時半,我一個人走到starbucks,買了frappacino和菠菜芝士酥,吃完便讀讀書。時間到了,便出發找朋友。好了,這兩段都不是本篇重點。不過,愉快的,何不記下?

正題。轉人稱。

到了深水埗站,你打電話給我,我的老毛病又出現,就是眼睛太大,連你站在前面都看不見。你待我傳送一個重要電郵後,再陪我到臨時布匹巿場,你問我鴨寮街在哪,我說:大概是這條街的朋友吧。然後我們走到巿場,只有一家店子開了,沒比較之下,結果你算是陪我白走一趟,空手而回。

然後,我們去了你很討厭去的旺角,為的是到西洋菜街,那裡有一堆電訊公司,我幫你拿好些單張。你實在被人潮搞得頭昏腦漲,我是知道的。拿到單張後,你說口渴,我們到家樂的starbucks,但人多得恐怖,沒有座位,還有好些在等位的人。於是,我說:就到隔離的green box吧,不擠擁的房間、飲品、坐得久。於是,我們便去了,在k房揮霍3個小時。

然後,我們去找吃的。我思量你會喜愛名店林立的又一城,原來你沒去過。我們去了foodcourt吃東西,你看過我的單據,便說:早知去EXP啦。我們談著談著,談你的家人,談你的去向。

吃完東西,我們閒逛了一會,我只想有人陪著我。我們又坐車到尖沙咀,在海旁一直行,那條我們以為走不完的路。你心裡有點煩躁,我除了拍拍你的肩,我不懂得可以做什麼。

我們還是找到那家我和大同去過的店,我喝了一杯不知名的雞尾酒,有cranberries,味道苦苦的有一種新鮮果皮的味道,又帶有消毒藥水的感覺;你喝了兩枝啤酒。我們像交換心事,說到後來,莞爾一笑,不提不開心的好嗎?好的,那有什麼開心的可以談談呢?沒有喎。哈哈﹗

我們又沿路的走,買了點飲品和吃的,再坐車回去。你第一次來訪,說著我的家還算不賴。然後你上網,我洗澡去。你洗澡後,我們坐著用電腦看《hangover》。可能有期望,不覺得十分好笑,但還可以吧。看到後來我們都累到不堪。

天氣太冷,我們睡在一起,然後不知怎的,就背對著,有一句,沒一句的說無聊話。你說從前很方便便可坐船看鯨魚。我問你鯨魚有多大啊?有沒有把船吞掉?雖然……船應該不好吃。你笑說沒有,只是有人被鯨魚不小心吞掉,掉進胃裡,沒有死掉,但再看不到東西,皮膚都溶了。我們提起一些日子,你說十二月,我說是八月……然後你問了我好些問題,我先是語塞,然後說著一堆我也不知道的話。

迷迷糊糊的,便睡去了。我夢見你拉著我的手,輕輕的。這夜,因為身體不適,我睡得好差。

謝謝你。這是愉快又神奇的一天。生日快樂。

星期一, 2月 22, 2010

嘗出誠意:北海道十勝豚丼

星期日和友上畫班後,最愛慢慢的由佐敦走到旺角。這天,我們走到通菜街,想著找吃的,便找到這家北海道十勝豚丼。


旺角的食肆質素參差,本來我就沒什麼期望,但也因為這樣,所以更見驚喜。全店都是吃豬肉的,我點了網燒豬肩脥肉套餐。我不知豬肩脥在哪,大概既肩部吧。

食物端來,有前菜、飯和麵豉湯。
原來豬肩脥肉很軟滑的,脂肪夾在肉中間,很平均,而且不覺得太肥膩,像是雪花肥牛的豬肉版。網燒汁很香,如果能多加點更好。又,不喜歡那堆生蔥絲。
麵豉湯絕對是誠意之作,有不少蜆肉,喝下去便沒有乾喝味精湯的感覺。
前菜是豆腐加了不知什麼醬,忘了......本身喜歡吃豆腐,涼涼的加醬汁的酸酸,很醒胃。
只花了38元便吃到一個套餐,算抵吃吧!
又,聽說尖東也有另一間呢。

星期日, 2月 21, 2010

身教

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身教在家庭教育當中十分重要,這老掉牙的道理,人人皆曉,但能做到的,又有幾多?

早陣子和友到燒烤場聚會,吃到半途,職員突然敲鑼,大聲著客人排隊拿水果。很多人立即衝出去排隊,人龍有4米長吧。然後一個胖小孩跑近人龍,然後見到職員在派橙,便很大聲的說:車,橙黎架渣?

我們禁不住笑啊,這孩子實在有點欠教養吧。當我們以為他要離開時,他走到職員身邊說要橙。職員答:你排隊先啦,你唔排隊我唔會俾你架﹗然後他一直站著,央職員派給他。直至排到他的媽媽和妹妹,職員先派給妹妹,再派給媽媽。那位媽媽叫職員多派一個給他的兒子,職員說:佢無排隊我唔派得俾佢架﹗

你猜想孩子的母親如何?她見說了兩次不果,便把自己的橙交給孩子,然後要職員再派一個給「正在排隊的」她。職員雙手各執一橙,她再把職員本來派給下一位的橙都拿去了,再給女兒。 強盜啊﹗

這樣的身教,真恐怖。

星期六, 2月 20, 2010

車上

在公車上,一路上晃晃蕩蕩。

她戴著隨身聽,坐在小巴單人座的第三個座位,雙腿微微屈曲,抱著自己的黑色大包包。

她想,或許,她的美妙的一天,是他最糟糕的一天。沒有衝突。

她看著窗外流動的景致,微微向下垂的眼簾,嘆了一口氣。

星期五, 2月 19, 2010

我的理性與感性互相作戰

早在聖誕說好要約大同聚會,且十分期待。可是,因為要當值,而大家也在忙,所以便錯過了聚會,心裡好難過。

今天,朋友t 傳我msn訊息。

t:我們尋晚聚會啊。
c:我知道。
t:你要當值。
c:對。
t:可惜。
c:我好想來。
t:我知,聚會好開心,嘿嘿。
c:其實我真的有為不能出席聚會而不開心的﹗
t:哈哈,恭喜發財、身體健康、學業進步、快高長大……
t:新年返工真係好無聊,無野做。
t:你使唔使返工?

本來不想再理他,但又覺得很沒禮貌,結果我在10分鐘後答:要。

我。心。裡。真。的。好。難。過。啊。做乜事先?為什麼要這對我說?嘿什麼?你明白我何等想出席嗎?我很不開心所以想和大家見見面紓解一下你知道嗎?於是我心裡很不開心。

然後,隔了一會,我想,為什麼要氣呢?t沒有錯吧。我為何要生他的悶氣呢?很不該、很小器。

然後,隔了一會,我想,咩事先?我又不是聖人,我係唔抵得﹗係嬲他明知我不開心還是嘻皮笑臉懶得戚﹗哼﹗我係要嬲啊﹗

真像個愛慪氣的孩子。

ok,我好多了。

星期四, 2月 18, 2010

感應

近幾次回家,爸都問我:返工有沒有不開心啊?

每次我心裡都流淚,不是說工作很不開心什麼的,只是我近來的情緒真不好,有很重的無力感。然後,和爸爸見面的時間不多,但他總像能感應我不安的心(當然,亦很可能只是打開話匣的說話)。

然後,我會對爸說:還好啦。

爸聽了便像舒了心一樣,說:開心便好。

爸爸,對不起。

星期三, 2月 17, 2010

二人餐

很久沒看舞台劇了,早陣子和友去看三角關係x彭秀惠的《二人餐》。

印象中,除了很多年前看過的《綠野仙蹤》外,我幾乎是沒看過本地音樂劇的。《二人餐》從吃切入,講戀愛的種種。

男女主角的「出前一丁」情緣(不是公仔麵),那緣起令人的劇情讓人失笑,散發青澀的味道。到二人相戀,這一段場內笑聲此起彼落,為什麼?大概是太嘔心了吧……只有情人的世界,會是這樣嗎?你我在局外看,看得受不了,但如在局內,我們又會怎樣?也是這樣甜得恐怖嗎?就我自己來說呢,我就會說不,至少不會像彭秀惠演的女角那樣吧……像個傻婆。

單講二人的關係,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倒是二人分手的時刻。我屏住了氣,淚都幾乎要掉下來(我看見友在側偷偷一瞥)。甜蜜到底有沒有期限?每一段關係都不同,我們控制不了。只是當中講得很對的是,當甜蜜不再,我們選擇沉默,然後一點半點聲音也變得騷擾,甚麼都變得不順眼。當這樣的時候,大家都無能為力,或是讓一段曾經甜蜜的感情溜走。看到這裡,心扎住了。

說到演出,三角關係的跳脫表現不用說,我在《快樂無罪》早已見識過。第一次看彭秀惠,個人不太喜歡,可能是聲線問題,覺得她有點嘈(其實是好嘈)。特別是甜蜜戀愛那部分,我想她是刻意營造出來的,但實在太恐怖了,個人不喜歡。

歌曲很好聽,有讓人捧腹的,也有抒情的。原來是和anida合作的,那麼那天在台上的女子便是anida吧。很喜歡她的聲線,我想起《travelling home》,好羨慕啊﹗

星期二, 2月 16, 2010

第一幅星星作

畫班的第一幅畫作算是完成了,老師給了分數,還得到一粒星星(全班只有三個人有,好虛榮的感覺)。

想來愛慪氣的我,平常總把老師氣個半死。嗯,常說把老師激死的v,似乎比我還好一些。老師選的我不肯畫,死都要選兩張光面角度不同、大小比例不合的東西來畫,這只是其中一例。不過,我將這視為我和老師的相處方式,否則課堂實在死氣沉沉。

很久沒拿過畫筆,選些簡單的圖,對我來說是個不錯的開始。至少,可以多花心神去改善,然後不會很糟,為自己加點信心。

現在在畫第二幅,是風景圖。我選的圖比較困難,主要是色彩方面,帶點迷濛,然後是黃昏時分,天帶點粉紅和橙,映照在地面,再加上不少樹枝……今次是向難度挑戰吧,努力﹗

享受畫畫的時間,無論在班上或在家中,將整副心神放在畫中,去思考,去感受,然後一筆一筆的畫,彷彿世界凝住了。在課上,像一回頭,下課的時間便到了,太快了﹗

星期一, 2月 15, 2010

告解

有想過,就往肚裡吞。不想變成傷春悲秋不知感恩令人作嘔的女人。

每天過著自己和自己鬥爭的日子,很累。而這刻,總算是其中一個我戰勝了一回合。

這陣子,彷彿迷失了方向,彷彿比沒自信的自己更沒自信,沒原由的失控,又或是那原由本就是水底裡的沉積。

曾經,我掙扎良久,我吃力呼救。到底是被輕視了呼救,還是我該是有空時才一看的電影?看來一點不重要,反正,我就只和自己戰鬥。

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

我心裡叫著。起初我想,覺得(感知到)有問題,其實還不算很有問題。從前,我總告訴自己,會好起來的。直至今天,我開始懷疑。可是,我不敢對人說,不想變不普通。

我和自己戰鬥,我努力叫自己別輸。這是一向的我。

可是,我已站在邊緣。

星期日, 2月 14, 2010

大年初一

大年初一。

從小開始,我家的慣例是子女要早一點起床(指11-12時左右),然後梳洗更衣,再一起走進爸媽房,向爸媽拜年。

從小到大,我不大喜歡說「恭喜發財」,總覺得不知怎樣的,怪疙瘩。不過,我不會吝嗇一句又一句的「身體健康」。

雖然現在的農曆新年對我來說,只是多給家用,沒什麼節日氣氛。然而,還讓我在這裡祝大家「身體健康、幸福快樂」。

星期六, 2月 13, 2010

團年

年三十,是吃團年飯的日子。

小時候,年三十時,我們會舉家到祖父母家吃團年飯。那時候人很多,一點不假,祖父有四兒二女,那時三個兒子已成家,每個兒子都有三至四個孩子,人多得孩子要另坐一桌。

因為人大多,媳婦會和祖母早一點一起預備晚餐,另外就會在家附近的酒家點菜,侍應會把餸菜送到家裡。大魚大肉,好不熱鬧。我最小的叔叔很疼我,印象中連續幾年他都夾大人桌上的雞給我,但每次他都誤將雞屁股當作切下來的雞腿塊給我。我湊近雞件要吃,嗅到一陣騷味,便大叫:好臭啊﹗大家笑了幾年,都說叔叔連雞屁股都不懂分(我相信他不是耍我,哈哈﹗)。吃完飯,一堆小朋友,至少都有8、9個,便窩在一起玩無聊遊戲,例如猜皇帝。回想起來,好快樂﹗

後來,爺爺過身,有些堂姐妹移民海外,加上母親一輩的一些兄弟姐妹不和,祖母後來又住老人院,便再沒有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吃團年飯了。我們開始改到婆婆家團年,和婆婆、舅父和舅母一起吃飯,後來還多了小表妹。婆婆弄很多菜,媽媽也會幫忙,每次除了原來的桌子,還要加開麻雀桌,否則容不下這麼多食物。又因為桌子併起來很長,於是好些食物都分兩碟,然後左邊一碟、右邊一碟,方便大家。飯後,媽會留在婆婆家打牌,然後吩咐我們回家要立即洗澡,趕在11時前用柚葉水淋身;又要把掃帚收好,再將糖果放到全盒內。

到近幾年,大家都懶得煮了,便叫盤菜,一家人圍著吃。其實,我是極討厭吃盤菜的,每次吃完都會胃痛,而且合我口味的食物不多,和從前的大魚大肉實在相距太遠了。不過,如果大家不用辛苦,又能聚一聚,那便吃一次半次吧(但如果今年可以不吃便好了,哈哈﹗)。

年紀越大,大家都分散了。大弟弟搬出去住,工作時間又難遷就;姐結了婚;我因工作而搬出(我這衰女對上三個星期都沒回家,連門匙位都不認得我,不讓我進去),大家實在很少一家人齊齊整整的吃飯。因此,我實在很期待今年的團年飯﹗

又,我相信我會偷偷地在初一晚洗頭(真的好難忍啊﹗)。

+++
後記:媽今天打給我,問我明天(11/2)能否回家吃團年飯。哎,要當值……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年沒有團年飯吃。

星期五, 2月 12, 2010

我的農曆新年

11/2:家人吃團年飯,我要當值。
12/2:上班,晚上在自己的家大掃除。
13/2:回家吃晚飯。
14/2:和家人上茶樓,晚上未知。
15/2:沒事做,晚上回自己的家。
16/2:當值。
17-19/2:請不到假,要上班。
20/2:和大同的聚會泡湯了。
21/2:不用上畫班,沒事做。

突然覺得……心情沉甸甸的。全世界都在忙。哎。

星期三, 2月 10, 2010

Sugar Doll Award

無端的得獎,是雲給我的Sugar Doll Award。到底要怎樣才能成為sugar doll呢?為什麼我是sugar doll呢?頗有趣,有時候,我也想知在不同人的心目中,我是個怎樣的人。

這陣子情緒低落得很,無意中發現雲寫了這樣的一篇,還說不回的話會很傷心。難得她惦念著我,我又怎能不寫?

1. 我想呢,就性格而言,如果把我掉進口裡,我應該是淡淡的,低糖,有點像麵粉的味道。不是沒性格,只是我屬比較溫和的一類人。

2. 我不喜歡太甜的食物,現在都不大吃糖,喝朱古力、阿華田和好立克要走甜。

3. 我希望因著自己隨心而發的做一點點事情,然後讓人感到快樂,那是我的幸福。

4. 我是個沒事找事煩的人,胡思亂想,例如現在正處迷失期,不知道自己想怎樣。

5. 笑點和哭點都極低。爛gag王和我一起會自信百倍,因為全場結冰的位我都會哇哇笑。常常自己躲著哭。

6. 外表女性化和斯文,常被人說我像教書先生。其實有時我也想wild點囉,但wild便不是我了。

7. 對於一窩蜂做的事情,總提不起勁,不是清高、不隨波逐流的樣子,只是心裡覺得好迫,一窩蜂的行為讓我有點不能呼吸的感覺。

8. 一個人住,喜歡打開門洗澡。

9. 常為一些有關或無關痛癢的事情耿耿於懷,想著自己應該如何如何。現在學會放開些。

10.喜歡攝影、畫畫、煮吃、做手作、唱歌、擁抱,開始覺得自己最適合做的是家庭主婦。

不大喜歡tag的玩意,所以不tag別人了。再次謝謝雲的惦記。

星期一, 2月 08, 2010

心坎

連自己都想不通
時輕時重
無所依從
我又怎能渴望你會懂
當你真的懂
你便會明白我多麼的想消失於風中

星期日, 2月 07, 2010

polarized

I polarized my heart.

點算?

點算?

星期六, 2月 06, 2010

小雲和小吉

姐在很小的時候便要戴眼鏡,還記得她那副眼鏡有大大的框,是從前流行的金絲大框眼鏡。留著長直髮時,姐看起來很想小雲。於是,我便是吃鐵的小吉。

因此,我對小吉可說是有一種情意結,但我從來沒有擁有小吉模樣的物品或擺設。

印象中,小吉就是天真無邪,有時會把iq博士的東西吃掉的小機械人。在天空中飛來飛去,闖了鍋也不會被罵,被罵了也聽不明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一副快樂模樣。

星期五, 2月 05, 2010

總有天使在身旁

一看到郵包,便知道是妳。
***
這陣子心裡一直難過,就只想躲起來,心裡煩悶得要命。很少這樣的不妥當,連從前很會收藏的我都收藏不了。說實在,我討厭自己這樣。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影響到別人,我並不希望別人活受罪,明明就沒做錯嘛……

然而,我的友實在愛我,悄悄的為我預備,然後傳我小東西,又給我寫了長長的兩頁紙書信。你知嘛,我不懂說,只是我總為我本不該得到而又得到的……有著不可言喻的感覺。如果有因果,只能說我從前在不知道時種了因,現在收到意料之外的果,份外感動。

得意時,失意時,也要相信,總有天使在我們的身旁。

小巧精緻的心口針。我想起很久沒做手作了。

星期二, 2月 02, 2010

梳理自己

我發現,我無法梳理複雜的自己。

抑或,過份不複雜的自己。

星期一, 2月 01, 2010

其實,最近有說不出的鬱悶。

我知道,我的情緒經期又來了。
搞不清楚原因,真的,心像被掏空了,空得很不安。
心裡在唸:怎麼好?怎麼好?怎麼好?
只能等待,待到心能靜下。
哎。

+++
大概,要停一下,包括這裡。

給我一個抱。好嗎?
+++
後記:沒想到把情緒帶到星期日,不在狀態不在話下,我很討厭自己那張臉。從來不覺得自己心情不好是大過天的,但今天實在怎樣都提不起勁。對不起,我的友,希望別讓你覺得受氣了。
我今天在完全沒backup的情況下restore了自己的iphone,別問我原因,別告訴我其實應該如何如何做,天知道我今天搞什麼鬼?
你斷不知道,夜裡,我終於把扭不出水的毛巾扭出水來,積存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