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3月 31, 2010

願你如和煦陽光灑片地


那天,你看我們兩個大個子玩tum tum轉咔咔笑,溫文的你靜靜看著。不一會,你拉著祖母走來,我們停下來,讓你坐上去。

你先是握著扶手,然後一路慢慢轉著,你低頭微微笑。我要和你握著手,你悄悄的把手遞上,看著我,依舊微微的笑。然後轉得越來越快,雖然沒有笑聲,但我感到你的快樂。我問:怕不怕?你搖搖頭。我問:我們要快一點喲。你嘴角再一翹,快得幾乎看不見。你就這樣一直微微笑著,吹著風,看在轉動的世界。

你知嗎?你是一絲和煦陽光,映照那片地,溫柔得讓我掉進你的搖籃裡。

願你繼續如和煦陽光灑片地,也繼續溫柔地發亮。而你,再無所畏懼。

星期二, 3月 30, 2010

雜貨店

逛街巿,我最喜歡的便是雜貨店那一行,因為地面乾爽,感覺企理多。

雜資店看似把東西都堆得滿滿的,其實很有條理,放醬油的地方、罐頭區、乾貨、醬菜、吊在上面的炸竹、枝竹和腐竹片……東西都很廉宜,有時還可議價,相熟的話,店主甚至會主動降價。

想來,雜貨店有很多我喜歡的貨物。甜梅菜用來蒸/炒肉碎/絲、圓肉乾吃或煲湯、南乳、磨豉/麵豉、腐竹煲糖水、炸竹弄吃的特別入味、極愛吃的粉絲、爽口的雲耳……真的數不完。

有一段時間,我每天放學後要打電話給媽媽,然後記下要買的東西,先到街巿買菜,再回家去。漸漸,和街巿的人便相熟起來。其中一家是雜貨店,那裡有一對很年輕的夫婦,一見我來便很親切的問:阿妹,今日買咩啊?心裡很喜歡他們,平凡模樣,每天一起努力營生,相親又相襯。新年的時候,還會收到紅包。因此,新年時就算不用買菜,也硬要拉媽進去走一圈,很貪心,哈哈。

後來,入大學,住宿舍,很久沒到過街巿了。在唸大學的其中一年,再進街巿,他們竟然認得我。他們年紀大了不少,老闆娘有點發胖,老闆看上去還是一臉文氣。當然,再過幾年,他們都不認得我了。

每次經過雜貨店,我都會想起那對夫婦。嗯,我想,我喜歡的除了店舖,還有那份情味。

星期一, 3月 29, 2010

上夜班的人

小窗口的流動風光,是一夜螢幕。

***
上夜班的人會寂寞嗎?

夜發出它獨有的聲音,大概是夜裡空氣流動的聲音。他一坐便是二十年,每晚看著小窗口,播著聲音不大不小、又不夠覆蓋夜的聲音的電台節目。其實他不是在聽著……就是默默地,看盡各試各樣的人,當然,有好些他是認得的。

他看把變化看在眼裡,你卻看不見他的變化。

星期日, 3月 28, 2010

手製鈕扣吊耳環

在一個需要專注的晚上,我再次拿起我的手作夾和小零件。

想著各種方法讓鈕子吊起來好看些。現在的還不是最好的方法,弄好後又想到另一個改良的版本,下次弄來送人。

鈕子是在牛池灣街巿天橋的地攤買的。一包廿多顆,只售2元。婆婆有生意,笑逐顏開。

弄好後第二天立即戴。

星期六, 3月 27, 2010

tum tum轉

我很喜歡去遊樂場。

小時候,每星期去爺爺在流浮山的家,中午在冰室吃過東西後,便和姐姐弟弟一起到附近的小公園玩。那裡沒有很多的遊樂設施,地面也沒有那些防滑膠地墊,只有兩個鞦韆。我們三姐弟要輪流玩,有時又推推對方的。

除了鞦韆外,我喜歡tum tum轉。印象中玩tum tum轉的機會不多,取而代之的是,人肉tum tum轉,即是自己狂轉,轉至不能好好的站,腳步浮浮的跌跌撞撞,然後爆發出充滿童真的笑聲。如果有tum tum轉,便喜歡一個推著,一個坐著,推那個變得極度瘋狂,坐著的便緊緊握著扶手,看著狂轉的世界,發出朗朗的笑聲。到tum tum轉停下來,便吃力的站起來,努力控制自己,迫自己站得穩,像醉酒漢。

那天,我又坐在tum tum轉上,你用力的推啊推,一邊推一邊跑,然後心跳要撞出身體那樣。我吃吃的笑,我很喜歡自己像孩子一樣的笑聲。

有機會我們再一起玩,讓我來推,讓我來聽聽你的笑聲。

星期五, 3月 26, 2010

就是要你知道

你大概不懂我對你的想念。
我就是要你知道,
我十分想念你。
暴烈又溫柔。

星期四, 3月 25, 2010

讓我復原再循環

漸漸
我發現
我會用自己的方法磨難自己

拿起薄刀片
如劃破長空
血微微的滲
有時候
急不及待的咬牙抓破

然後
待它復原
輕撫輕撫

再循環

星期三, 3月 24, 2010

給我那位討厭香港討厭得要死的友

今日,當我坐响starbucks,感覺你在我身邊擦過再離開既時候,我諗左好多野。

ok,我知你睇中文慢,我知你要消化,但我仍然決定一大段仲要唔落標點咁打。世事唔係樣樣野都咁easy,唔係乜都人地幫晒你就當解決左個問題。有時候,要成長,要踏步,是要誠意的。如果你有誠意既,請你用心睇。

我慢慢覺得自己於你黎講好似一個避風港你有咩唔開心有咩失意有咩難題就黎搵我我好樂意幫你但慢慢我開始疑惑我咁樣去幫你係幫你定害你到底你有冇真係解決過你既問題呢我承認我係有d私心不忿覺得自己好似俾你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我明啊我地一齊既時候我都開心過丫嘛我點會唔明呢呢d係咪叫做避風港既快樂我唔知道我唔係怨你因為我明係咩一回事大部分係我真係擔心你咁樣落去真係唔知點我時刻都想關顧你感受明白你瞓唔到好多煩惱前路茫茫每日都想訂機位一走了之我好想令你好過但另一方面當我每次見到你忟忟憎憎既黑面樣加埋响香港乜都睇唔順眼電視台少選擇地鐵d人係咁迫你坐小巴隔離個男仔瞓左挨身挨細旺角好迫好嘈空氣好差响香港無乜朋友過得好悶响屋企瞓得唔舒服姑姐唔識同你溝通唔夠體諒你其實唔夠體諒既係邊個其實當你失意既時候你會唔會對全世界都變得唔夠體諒啊香港唔係罪惡城請你諗下你當初做乜事要黎香港然後積極d諗下點做而唔係日日怨三怨四遇到問題既時候諗下自己可以做乜唔係一味企响度怨左佢有朋友幫就朋友搞掂便得啦咁要自救啊搵唔到中南响邊你行到兆萬咪圍住兆萬外圍行個圈再四圍望下囉再唔係旺角咁多人路在口邊咪問下人囉我想你樣樣順利無障礙所以我可以幫你時我好願意幫你但唔係時時都可以幫到你你咁大個都要學下點樣解難架你真係逆境商數同情緒商數都超低啊老實講見到你個忟樣我真係想打鑊你咩事先依家我走過黎幫你搵埋路你仲要um um尋尋咁爆粗我知你忟啊但唔係咁架囉控制下你自己啦你可以話無人叫我幫你如果你真係咁諗既ok fine我收聲我有諗過做咩jei老奉咩你再問我野我唔會再理你你話想黎我會話我唔得閒我可以咁但我覺得咁樣唔係朋友所為我今日下午真係有d深深不忿我唔知你係咪感覺到所以9點幾send個msg黎多謝我帶路come on如果你開竅識諗既我唔使你多謝我我都好開心囉唉我講完喇你肯睇就睇幫到你諗下野就最好啦如果你覺得好un耳既nevermind因為我只打算講一次最後我想講每個地方都有佢既特質你眼裡看到什麼有時便是什麼香港呢個地方有時都可以好可愛講完

星期二, 3月 23, 2010

失敗了的酒煮雞翼

很喜歡吃酒煮雞翼,不是花雕浸雞翼那做法,而是有汁的、熱熱的。媽弄這道菜弄得很好,而我則是神經刀。

側田叫我講講做法,我便談談我吧。沒有份量參考,因為我是隨心弄的。

1. 醃好雞翼。
2. 開鑊,加點油,爆香薑蒜,煎香雞翼表面。
3. 下酒(喜歡的話,whisky都可以),加水,再下糖鹽,試味,再調至慢火煮一會。
4. 覺得差不多便調至大火收汁。
5. 那個汁收得差不多,有的話我喜歡下些胡椒碎炒一下,那會很惹味的。

上圖為忘了收慢火的樣子,汁都幾乎消失於世界上,看起來只像普通的煎雞翼。不過,吃下去還真夠酒香。

下次再努力。

星期一, 3月 22, 2010

小牛蛋的啟悟

她坐在沙發上,曲膝,那包嘉頓小牛蛋彷彿有了倚傍的放在她的大腿上。

她拿起一小包,拆開,取出,分四口,把一個吃下。

她拿起一小包,拆開,取出,分四口,把一個吃下。

她拿起一小包,拆開,取出,分四口,把一個吃下。

喉嚨和胸口怪難受的,立即拿起早已預備的水,骨碌骨碌的一口氣喝下。

她想著,以後只為自己想,不要再為別人一次幹掉第二天便過期的三個小牛蛋。

星期日, 3月 21, 2010

沒有走樣的suzuki

提起suzuki,一般人多是想起某飲品廣告中那個走了樣的男生。而我由上星期日開始,會想起suzuki cafe,鈴木咖啡店。 早年開始流行fusion菜,很久以前一直想到這西日菜的店子試試,卻又想去又無去(人生不就是經常這樣的嗎?)。 因緣際會,和v上畫班後喜歡漫步至旺角。我想,就是想步行……通常到旺角再找吃的。因為大家都累,想找坐得舒服的店子,最後終於選了朗豪坊的suzuki cafe。

我們是第一桌客人,店子靜靜的,環境真不錯,樓底很高,坐得頗舒服。吃到一半,開始有別的客人,便略嫌大家坐得近了點。

侍應給我們添水,瓶子內放的是一顆草莓,不知何故,讓我想起一個blogger的照片。
當我們正在研究桌上小盆栽是真是假(是假的,但眼看卻真到不行)的時候,侍應便端上餐湯。點菜時,侍應說是蕃茄湯,其實就是羅宋湯的樣子,或是蕃茄雜菜湯的名字比較恰當。味道酸酸而不過份,十分開胃。
我加$15元點了榛子鮮奶冰抹茶,上面有幾顆小小的榛子碎,喝下去鮮奶味很清新,不是平常喝那種濃郁得過份的口感,和抹茶合起來真登對。
另外,我點了軟殼蟹明太子忌廉汁意粉。我用叉挑了一小口明太子吃,有點辣,而平常我是很少吃辣的。忌廉汁看上去像浸著意粉稀稀的。當我將明太子和忌廉汁混在一起時,發現忌廉汁其實不稀,反而夾雜著明太子,乖巧地黏在意粉上。吃下去,很creamy,沒有辣的感覺,多吃幾後又有明太子餘下的惹味留在口腔裡。美中不足的是軟殼蟹頗鹹,失色了點。這意粉售82元左右。

對於一向慳儉的我,花百元吃午餐,算是十分奢侈。不過,能在一個舒適的環境,待在那種簡約的風尚,和友一邊閒聊,一邊享用美食,間中一次也不錯呢﹗我們都要待自己好一點。

有機會要再來。

星期六, 3月 20, 2010

害怕

你知道嗎?
我多麼的害怕受傷。
連單車都學不會。
很少時候,我鼓起勇氣,
說完我所想,便立即蓋上耳朵閉上雙眼跳進小小蝸牛殼裡。
很多時候,我只敢想,說都不敢說。
因為,我一點都不豁達。
好害怕。



v給我拍的,
十分喜歡。

謝謝你。

星期五, 3月 19, 2010

好奇偏執害死貓

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或想法,我心扎住良久。

我明白,那是事實,知道和不知道,無助於改變事實。然而,我還是一隻好奇又偏執的貓。扎住扎住,忍著忍著,最後還是禁不住開口。

例如,我們現在算是怎麼樣的狀態?

明知道開口後惹人反感,何必將別人不以為然的事情化為別人要思考的問題?然而,我還是問了。

我說,你是自我的;我又何嘗不是?

我一再犯__。可惜,我打開的盒子不是潘朵拉的,連希望都沒有。

星期四, 3月 18, 2010

求籤般的期待

維他慶祝70周年,設計了一系列的新包裝,於我來說,就是一個成功的策略。

其實我大可到超巿買大盒裝的回家飲,但我沒有。每天都到飲品機按一盒,為的是看那個封面。於是,我每天都期待著,到底會抽到哪一個封面呢?雖然,我看過好些封面,例如大玩黎明金句的「空肚吃早餐論」,但自己抽到又是另一回事嘛。

就像求籤一樣,好興奮。生活有這些小事,讓人感到很快樂。

又,我竟抽到「 恭喜你終於嫁得出﹗」的封面。呃人既﹗哈哈﹗

星期三, 3月 17, 2010

莫望報

有說:施恩莫望報。

總有些時候,我們以為自己待人好,別人便應該待自己好。

然而,當中還有好些未解開的結。例如:

1. 所謂的好,是否真的好?
2. 你覺得的好,是否等於他覺得的好?
3. 你待他好,他是否真的要待你好?

或許,我們真不應想得太多,始終,能待人好已是一種福氣。

色情

上畫班,開始學畫人物。老師要求我們帶一些照片回去,然後選一張作畫。

心心相印女同學(她的男友陪她報這畫班,一起上課)帶了一張雜誌模特兒的半身照,沒穿衣的側背對鏡頭,大半個光滑的背,然後手遮著胸部。老師看到大悅,然後說畫畫這些人物很好。然後他竟然拿起照片,看著我說,你應該拍這些照片(﹗)然後畫畫看。說完後,他竟走過來摸摸我的手背﹗呆了﹗我笑說,你做模特兒讓我影就可以。他說:有機會讓你影。這還不是最爆的事,最爆的是……

v帶了自己5、6歲時的照片,清純的白色背心及膝連身裙,背對著鏡頭,然後按著牆,頭步半轉向鏡頭,十分可愛。在她起稿時,老師和我調笑(﹗)後,突然對v說,條裙畫短一點,露一點底褲仔(﹗),這樣才夠性感。明顯相中小孩是走純真路線的啦。想。點。先。

由於老師的話實在太震撼,我禁不住大說了一句:老師,你好色情啊﹗

然後全班大笑……老師還辯解說這不是色情,是情趣,像他旅行時見到前面的小朋友露出半邊屁股,他也會拿出相機拍照一樣啊。可是,老師說底褲仔時,加上他的笑容,我就只聯想到色情兩個字,哈哈﹗

隔了一會,v說:你用色情兩個字,很有趣。嗯,對呢,我沒有說「鹹濕」,而是說「色情」。……總之,感覺很色情啦﹗

下節課會變色情畫班吧?哈哈哈﹗趣事分享完畢。

星期二, 3月 16, 2010

選擇與容納

在飲宴間,主人家播了不少流行曲。和席上的友便談起從前喜歡的歌手,其中一位友說自己喜歡鄭伊健,引來大家一張張不屑的嘴臉。

a:我鍾意鄭伊健把聲喎,我覺得好聽喎﹗
b:下?鄭伊健喎﹗唔識唱歌架喎﹗
a:唔係喎,我真係覺得佢唱歌好聽﹗
b:佢唱歌好難聽喎,阿c,係咪先?
c:哈哈,我都覺得佢唱歌好難聽﹗
b:咪係囉﹗﹗﹗佢唱歌難聽係一個事實﹗
c:咁我又唔係好認同喎,唱歌好唔好聽都係主觀感覺。你覺得難聽,但人地可以覺得好聽既……我覺得你鍾意鄭伊健係無問題的(拍拍a的肩),雖然我都覺得佢唱歌好難聽,嘩哈哈哈﹗
a:其實你地講咩都唔會動搖到我鍾意鄭伊健把聲架囉﹗

我們應該感恩的事情是,我們可以堅持有自己的感覺,和容訥別人的感受。

星期一, 3月 15, 2010

等待

我發現,好些時候,我不願睡,就一直坐著,像在等什麼。
然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等什麼。

星期日, 3月 14, 2010

一個開始。一個終結。

她沒關門便把褲子拉下,坐在馬桶上。

拉著廁紙,對摺,一抹,便是一抹混濁的啡紅。

上一次月事在上星期剛完,她看著那片血良久,掉下。藥很猛,她心悶著。很久沒這樣過。

她呼一口氣,輕得連自己都不察覺。

再沒關係了。

星期六, 3月 13, 2010

細節

(如你看得見)落花惹人憐。
+++
我總為有關與無關的細節著迷。

想到要寫的片段,然後把有關與無關的一呼一吸、一動一靜、一舉手一投足都寫下來,冗長冗長的。如你看得見,我願你看得見,你在內裡找到的或我或只有你才能意會的節奏和暗示。

星期五, 3月 12, 2010

連自己都不明白

為什麼我待你這麼好?

和同事吃晚飯時,同事多拿了牙籤,離開時就掉在桌上,我竟然把它們收在口袋裡。

我想起家裡沒東西吃了,於是我到百佳買了好些乾糧。

為什麼我待你這麼好?而我完全沒有要佔有的感覺。

大概因為我想保住這段____的關係。又或者,我想花點心思在一個人的頭上。

你懂得嗎?

你懂得她有多懊惱嗎?

當你躺下拉著她冰冰的手時。

你懂得嗎?

她的身體裡,住了兩個自己,就如天上出現兩個月亮。

星期四, 3月 11, 2010

貨架上的……

和同事吃過晚飯……

a:陣間你地去唔去百佳啊?
b:好啊,想去行個圈。
a:巡視下,幻想下自己成為貨架上面既紅酒啊?
(話說很久以前,有同事打趣比喻另一位同事是百佳貨架上的紅酒。)
b:哈哈﹗
a:我只係貨架上既朱古力渣……
c:我係貨架最下層最側邊既瑪利餅添渣。
a:哈哈﹗瑪利餅雖然平,但賣極都有人買架,歷史悠久,唔係咁差﹗
c:係啊,雖然身價唔高,但至少有人需要,都幾好丫﹗

星期三, 3月 10, 2010

但願

但願我的溫柔常存

星期二, 3月 09, 2010

遊樂場的身不由己

站在那個圓
一隻腳立在地上如長竿
撐一下一下一下……
看著世界急流轉
既享受著迷幻飄飄
又惋惜於看不清你
那閃閃眼波
就這樣一直拉扯著

星期一, 3月 08, 2010

問起你

那一天,他問起你。

然後我先是語塞,再說:大概他不會再來。

複雜的心情,就像九龍灣地鐵站有地鐵行走過的聲音。

星期日, 3月 07, 2010

在難以入眠的晚上,我想起你。

在難以入眠的晚上
我想起你

到底是怎麼樣的力量
將你重重推倒
到底環境有多惡劣
情況有多糟糕

我看著你的背
被推倒的一刻
你有否用身體表示控訴

我想像你的抵抗
半蹲的身體
無形的力還是無情的
一下一下把你推下
不能細數

你由吃力以雙手撐著身
到雙臂抖動傷痕滿佈
我隔著玻璃輕撫你肩
除了如哭喊般的打氣
還期望我能細細如輕軟藥布

星期六, 3月 06, 2010

一秒波濤

她以為那種情感、那種反應,只有在劇情中出現。

她走到廚房,關好雪櫃,正在喝第一口橙汁時,他在廳中拿著水杯向她說:早晨。她吞下那口橙汁,嘴角輕輕一翹,說:早晨。

就在那句「早晨」之前,千鈞一髮之際,她正在思考,她應如何反應呢?上前給他擁抱?冷淡回應?問他睡得可好?還是……?

她那一刻才知道,原來在一秒間,腦海波濤可翻百次,捲起千重浪。

星期五, 3月 05, 2010

老地方見

幾位阿姐下班,進辦公室打咭。

阿姐:都係x叔手勢好,張梳化俾佢整一整就搞掂,依家靚仔晒。
阿叔:得喇﹗今晚果餐我既,大家樂等。
阿姐:哈,好啊,老地方見啦。
阿叔:大家樂夠唔夠老?

間中聽到這些對話,為工作增添不少趣味。

星期四, 3月 04, 2010

199個活窗口

有時我會想,到底是甚麼因由,讓這麼多人閱讀我。

我既不風趣幽默,又不聰明多想頭,竟然有199人願意訂閱,或時時來訪,或無聊時一讀……這個數字,對平庸、枯燥乏味的我來說,實在好厲害啊﹗

到底誰會是我的第200個訂閱者呢?(還會有嗎?)

其實我間中會看看,訂閱者多了,心裡飄飄然,哈﹗為著大家願意花這點點時間而快樂。

很多時候,我不會說的話,都會寫在這裡,然後舒一口氣。

真好,我有199個活窗口。我要加油。給你們一個抱。

星期三, 3月 03, 2010

其實,我很想知你的想法。

其實,我很想知你的想法。
我知道,我受過教訓,明白有些事情根本不應該問,不應該說。
因此,我今次就忍著,別說太多,別問太多。
可是,我還是溜了口,說了一點點,是我有欠自制吧?

其實,我很想知你的想法。
對太突然的事情,你有何感覺?以後會怎樣?你快樂嗎?你擔心嗎?你有沒有想過?你會否不想去想? 沒有下次?下次繼續?不想煩?
我真的很想知道,雖然,我不知道自己知道來做什麼。

其實,我很想知你的想法。

怎麼我就是這麼討厭?但我只讓自己在這裡討厭。

星期二, 3月 02, 2010

堅強的骨子

c:我有堅強的骨子。
C:其實你是軟弱的。
c:但在危急關頭,我總能堅強的走過去。
C:這個我相信。

共勉。

星期一, 3月 01, 2010

抓背

你走來拉拉我的手說:噯,背很癢。

我作抱著你狀,伸手為你抓抓背。

你說:上一點、向右向右,下一些……對對對,就這裡。呼﹗

我笑說:我們活像猴子啊﹗

但我還是我作抱著你狀,伸手為你抓抓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