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31, 2010

我可以做的

但願我的雙手能給你一點點幸福
一點點就好

星期日, 5月 30, 2010

情緒


討厭突然的情緒波動。

討厭。

嗚,好想哭。

星期六, 5月 29, 2010

突然,我想

突然,我想……

1. 認識新朋友
2. 離開居住的地方至少一晚
3. 看《交響情人夢》,或輕鬆的笑片
4. 按摩 (其實是想鬆鬆肩頸和腰,但我從前完全不做按摩)
5. 在舒心後重拾閱讀
6. 弄好第一本手造書
7. 消除黑眼圈(苦笑……哈哈﹗)
8. 有一種張開了的感覺
9. 和朋友見面、閒聊
10. 拋開工作一下
11. 享受優質睡眠
12. 再遇筆神
13. 對合適的人唸唸書
14. 合適的人給我唸唸書
15. 拍照
16. 唱K
17. 跑步
18. 吹吹涼海風聽浪去
19. 吃切好粒的夏日水果

星期五, 5月 28, 2010

生日願望

又快到生日了(不用祝我生日快樂,未到啊),加上天地人,我今年要過30歲生日了,近日頻頻被稱中女(中女咪中女囉,怕你有牙?)。

小時候,最有印象的一個生日會,是媽送我一條白底花花背心連身小短裙,再加一條短袖的鮮橙色短身外套。ok,描述起來一點不吸引,但那時候穿感覺還真可愛,像個小公主。這個生日會有爸媽、姐、弟和媽的麻雀腳。印象中是吃完蛋糕,拆完麻雀腳姨姨的barbie禮物(後來被弟弟肢解了),生日會便隨著麻雀聲響起而終結。雖然如此,但感覺幸福。

又,那時候,十分羨慕人家可以到麥當勞開生日會,和一大班小朋友一起玩。而這個麥當勞生日會之夢,始終沒有實現過。多年來的生日,大概只有2、3年不是和家人一起過,就是吃吃飯。有幾年生日,媽特意買了燒鴨髀回來給我吃,感覺好粵語殘片,哈哈﹗

近年呢,生日不渴求收到什麼禮物,只想和家人、朋友見見面。早兩天,我對朋友說:喂﹗我。就。黎。生。日。喇。好想約大家去玩。 今年大家都在忙,大概計劃的大同深圳之旅都是不能成行的了,有點失望(太孩子氣了吧)。朋友冷語:年年都有生日架啦﹗

其實,我知道。只是,這些年開始,我只想在每年這個紀念出生的日子或附近,享受和重要的人共聚的時光。我發現,我要的不是生日禮物,也不是生日會,只是大家。
喂﹗我的生日是6月8日啊(從前覺得講俾人聽唔知點咁,現在死都要講俾人聽)。

星期四, 5月 27, 2010

生熟蒜娃娃菜絲肉碎炒年糕

星期日閒來無事,便弄點吃的。

早陣子在taste買了袋裝切片上海年糕,再加上娃娃菜絲和肉碎,弄了生熟蒜娃娃菜絲肉碎炒年糕。

憑感覺的做法:
1. 肉醃好,娃娃菜切絲。
2. 水滾下年糕,煮至浮面。如不放心,試吃一片。
3. 不知過冷河會否令年糕更爽,便試了。
4. 下油和生蒜蓉,再下肉碎炒至近全熟,再下娃娃菜絲。
5. 加調味,才許糖鹽和一些生抽,再加年糕。
6. 「讚」點酒,再加老抽調色,試了點味。
7. 味道好了便加點熟蒜炒一兩下便上碟。

其實我不知應該何時加年糕進鑊才好,但現在效果還可以。到底有沒有法子令年糕入面都可吸到調味呢?可能要用濕炒的方法,讓年糕待在汁裡吸收吸收才行吧。

無論如何,炒完很有滿足感。

又,不能吃太多,我吃完胃便不大妥當了。

星期三, 5月 26, 2010

夢斷不成歸

星期二, 5月 25, 2010

蜜蜂小蟹

我是沙上的小蜜蜂
從地球深深處一直走
堆出一個又一個沙球
砌成一朵又一朵落花
你們肆意大腳一揮
把我的花埋在沙堆裡
我吃力揮手說不
揮得其中一隻都丟失了

星期一, 5月 24, 2010

勤力的女人

很多人說:世界上沒有醜的女人,只有懶惰的女人。看看近日的台灣化妝(喬裝?)女便知了。

今天和兒時暗戀我的小學同學吃午飯,他對我說:最近看《飛女正傳》,覺得janet bin很似曾相識……原來,她未變身前很似你﹗

哎,我知我知,其實我還沒她那麼好看啦。時常說要的起心肝做運動,結果還是沒那樣的決心。所以說,有因有果,這是自找的﹗

何時才能勤力一點啊?

星期日, 5月 23, 2010

寫字

很久沒寫字了
當真要為自己寫寫字時
拿起筆桿冰冰的
但願我重拾暖意

星期六, 5月 22, 2010

百花蛇舌草

愛喝涼茶,有朋友勸說不要喝涼茶(忘了原因),但我還是愛喝。

小時候,媽弄的是五花茶,有時候叫我到藥材店請老師傅執那五種花,我每次都問媽媽是哪五花,但奈何無次問完都記不清,哈哈﹗

後來,到中學時,有一段時期媽愛煲夏枯草,說可以去濕,但我卻很討厭夏枯草的味。可是,我家可說是軍令如山的,媽叫喝,不得不喝。後來,就是習慣了。

早幾年,媽煲另一款涼茶,名字像武俠片的草藥,叫百花蛇舌草。我媽買回來,一堆草的……像在山邊胡亂採下的東西,媽說是一些老婆婆在山上採下來賣的,人家一看便認得,只有我這輩才以為是雜草一堆。煲出來,加了一點冰糠,清清爽爽的,十分喜歡。

上次回家,爸弄來一個好看的紅酒瓶,然後添上媽弄的百花蛇舌草涼茶。瓶子好重,但心意更重。

星期五, 5月 21, 2010

潮童歲月

不少人在年少時,總有個時期,以為自己打扮得很好看,很突出,很「亮點」(最近才學會,嘿﹗)。而同時,那個當時你以為自己很型很靚很好看的時期,往往是你日後不堪回首的時期。

看著這對鞋,我想到的是抹車和醒獅。大概,我不再年青。

又,許些年後,不知這隻鞋會否成就她一段不堪回首的潮童歲月呢?

星期四, 5月 20, 2010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每一次都是這樣
為甚麼
我還要讓每一次
出現
快走吧
狂奔吧

星期三, 5月 19, 2010

其實我不開心
但當我張開口
發現
我不應有期望
我不再有期望

星期二, 5月 18, 2010

我要如何灑脫如你

我有一個缺點
就是太在乎別人的看法
害怕被討厭
討厭被討厭

於是
我覺得委屈了
我含著一泡眼淚
扁著嘴一下一下

一些時候
我多麼想有一個人抱著我讓我放心哭
大部分時候
我多麼想像你

星期一, 5月 17, 2010

荒漠中的綠洲

咫尺之間
遇上綠洲
我只管往前走
原來
那只是我在千里以外踏足過的
蜃景

星期日, 5月 16, 2010

浪花後有你和我

聽著紫藍的空氣
看著沙沙的鹹味
嗅著靜態的你

星期六, 5月 15, 2010

樹的犧牲

c:唉﹗

v:乖乖不要唉,連樹葉都掉下來了。

c: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

c:連唉都無得唉我真係會鬱死

v:好吧,為了你

v:我們犧牲樹吧 XDDDDDD

親愛的,我真的好愛你﹗

星期五, 5月 14, 2010

赤子

當你失意的時候,真正的朋友就像一碗行山過後享用的豆腐花,在適當的時候送上慰問,清甜不膩。

如你不明白,為何無論你怎樣跟從、怎樣學習,你都無法像他那樣討人歡心,那是因為他以一顆赤子之心待人,而你沒有。

沈東東,謝謝你﹗能和你做朋友真好。(第一次在這裡撻人朵添﹗)

星期四, 5月 13, 2010

時日長

然後,你說,你感覺怪異。

這陣子,我空閒時便思索,關於你的,關於我的。

時日長了,空氣給我答案。

星期三, 5月 12, 2010

角色背後

最近,認識了一位友。和他只見過兩次面,一點不相熟,但心裡有點感受。

第一次見他,是在一個派對中。我很少參與這類派對,即全場只認識三兩個人,然後是喝酒跳舞狂歡再狂歡。我的友怕我悶,細聲叫他照顧我們(還有另外一、兩個人)。於是,他大部分時間都在逗我們,提議著玩遊戲,希望我們快樂。

第二次見他,我們到西貢燒烤。燒烤場外有一個小小的沙灘,我們嚷著去玩。後來,他幾近推著我們的叫我們去玩,他留下來看守大本營。我說:不啦,一起玩啦。他說:總要有人在這裡嘛。燒烤時,他就為我們拿食物啊……什麼什麼的,照顧周到。又送友一副遊戲牌,讓大家玩得不亦樂乎。

後來,我給他發訊息,其間感謝他為大家帶來歡樂,說著他那麼的照顧人,也希望他不要過份忙於照顧他人而忘了自己。他說:朋友堆中總要有這樣的角色。

想起在第二次見面之前,我發現我和他是有mutual friend的,我的小學同學是他的中學好友。和小同談起他,小同把他的遭遇告訴我,真的聞者心酸。遭逢種種遽變的他沒有自怨自艾,就是努力讓身邊的人感到幸福,實在讓人不得不敬佩。

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笑臉背後的種種或會惦記著這些?他是那種多麼讓人放心的人,同時,他就是那種多麼想別人放心的人。於是,大家開始依靠他。「有xx便好」、「他會想的啦」……

雖然我和他一點不熟絡,但我心裡,會一直想他幸福快樂。

在我們得到的同時,我們真應該思考是什麼成就我們所得。

星期二, 5月 11, 2010

I wrote this I wrote this for you

不知從何時開始,或由一開始,我努力的待人好,有時甚至發了瘋的待人好。

走兩三趟每次數小時買材料,然後連夜趕著弄小手作;一個人偷偷跑到觀塘的工廠區買材料,然後弄好朱古力;忘記第二天要上早班吧,陪需要朋友的朋友;和友談到零晨然後不睡待到朝早叫醒他;即使多自閉卻鼓起勇氣做搞手約我不認識的人,希望友能過個快樂的生日;忙忙忙找食譜、試煮再弄一大餐給友吃;手寫40多張不同的心意咭……

我無意吹噓,這些的確並沒什麼了不起,但總要花力氣。我這人又自閉又天生懶惰又自我,但不知何故,我明知這樣會好累但仍是一股勁兒的做,不單一股勁兒的做,更是不斷的做,做完一緊接二再到三、四、五、六……如果我停下來,就是我開始害怕你嫌我太煩,又或嫌我變古怪。

說到底,我害怕,人生無常,有一天我們不再熟絡,不再見面,我不能再待你們好,所以要抓緊每個待你們好的機會。

寫完後再看,感覺自己好自大,或是做少少事便以為自己好偉大,像為自己賣廣告、誇自己。我不能寫出刻骨的文字,其實我只想說,我十分在乎你們。

星期一, 5月 10, 2010

簡單煮意:煙三文魚凱撒沙律

一向喜歡吃凱撒沙律,之前因為house warming找來凱撒沙律的食譜,發現原來這道沙律的弄法十分簡單。我弄的是煙三文魚凱撒沙律,現在分享一下。

醬汁:
蛋黃醬 2湯匙
橄欖油 1湯匙
黑胡椒 1湯匙
巴拿馬芝士粉 1湯匙
喼汁 1茶匙
蒜蓉 1茶匙
檸檬汁 1茶匙
*注意:這醬汁份量夠3棵生菜,可以開party了,哈。我用的生菜是nature's reward的romaine hearts,一包3棵,價錢約$36-40,十分爽甜。

麵包粒呢,我是買零食的那種蒜蓉多士,十分方便,但要自己弄也很簡單。不大仔細講,就是把麵包切粒,用橄欖油、牛油和蒜蓉炒香,再放進焗爐烤一下便好。

切好和洗淨生菜後,可以逐點加入醬汁,然後攪拌。我喜歡再加些芝士粉,另加巴拿馬芝士碎(喜歡的話可以買一入的自己刨)。凱撒沙律完成了,可按自己的喜好加其他食材,例如我愛吃的煙三文魚,再不然加雞柳塊或大蝦也不錯哦。

夏日吃吃沙律都幾爽啊,希望大家喜歡。

星期日, 5月 09, 2010

關於手作


喜歡弄點小東西,自從開始做手作,間中都會敗一敗家。其實敗得不多啦,真正去買或訂東西不過10次。

弄手作,當初就是想打發時間之餘,就是弄點小禮物送人。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我相信自己動手一針一線的縫、挑選小配件搭搭襯襯,就是物輕情意重,盼望收到的人窩心窩心。

說起來也臉紅,自己弄的東西其實很怕別人不喜歡。雖然朋友總會說:只要是你弄的,有著心意便一定喜歡。可是,若真的沒眼光、沒品味,又或是收禮者的品味和自己截然不同,即使對方說著歡喜,但實質把收到的東西放在抽屜,心裡也會覺得可惜。

有過一些經驗,就是例如送電話套給友,最後發現友從來不用,想到自己連夜密密縫,心裡便有點婉惜;當然,也有試過弄了耳環給友,她歡喜得幾乎每次見我都戴,使我幾乎掩蓋不住心裡的狂喜。

最差的經驗是,友看見我弄的手作,表示想要一個,我便到巿場精心挑選布料,連夜趕製,就是怕過了氣。完成後,心花怒放的想著友會如何驚喜和期待。結果,問對方拿地址已花了好些時間,寄去又打回頭了,友說派人來拿,後來又沒了影踪。看著那個放禮物的公文袋,真讓人心痛。就是那種料想友不會再要,又恐友遲下來問而不好拆出,拆出來自用又恐想起這經驗而不忍,簡直是現代雞肋一件。

又,好些友見到我的手作,都叫我不如拿出去賣啦。嗯,我一開始時並沒打算把這變成一門生意,就是想送送手、過過手癮,但想來,如弄出來賣又有人買的話,那滿足感是錢不能給予的。可是,做一門生意不簡單,要有一定的作品、有個人風格、一個好的名字、好好的成本記錄……真是起頭難難難。自問作品並未合格,而且作品零星的毫無個人風格,可見未有充足的準備。

或許,有一天我會嘗試把這興趣變成一點小生意賺賺外快。我想,我要多點動力和時間。

星期六, 5月 08, 2010

熱鬧。最近。

上星期開始,好想去飲野。

其實我沒什麼心事,也不想買醉。只是想和幾個人去飲野,或許是有音樂的地方,聽到有人唱歌,或看人跳舞。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聊,不用傾什麼心事。

或許是我悶得慌了,又沒動力做事。前陣子發了瘋的享受著好些事情,都是一個人做的,例如做手作、寫作、畫畫、看書和聽音樂;這陣子我又沒了這些興頭,又想和人聚聚。其實我的話不多,只是想一起喝著東西hea一hea,輕飄飄的享受共聚的時光。

上星期六便和友一起到一家德國餐廳用晚膳,店裡有三位性感女郎唱著歌,餐廳內的人鬧哄哄的。間中能在這樣熱鬧的氣氛中待著,有時像跳進了另一個空間,感覺真好。

這陣子寫作都沒頭沒腦的,十分意識流,但卻有一種我要寫下去的感覺,寫到不知如何完結,就完結了。

好,說到這裡吧。

星期五, 5月 07, 2010

你的大口仔

親愛的,

那晚不斷翻閱你的大口仔在facebook的照片,對,真的很像大口仔。

看著他的半帶傻氣又有點cute(﹗)的笑臉,我知道你這陣子過得很幸福。

我想起那晚你在診所雙眼通紅的樣子,瘦弱得可憐。

你一定會知道,我多麼的為你高興和慶幸。

親愛的,願你永遠幸福。你是值得的。

c

星期四, 5月 06, 2010

蜜麥啤一啤:king ludwig

本身我不大喜歡喝啤酒,總覺得好苦,但常聽人說德國麥啤,就是一直想試試,會不會比平常喝的好喝呢?麥啤是否很重的麥味呢?會帶甜的嗎?為友慶祝生日,有人提議到尖沙咀的king lugwig吃鹹豬手、喝啤酒,於是,終於一償我嚐麥啤的心願。

現場燈光昏黃,影相時沒下閃光燈,於是也昏昏黃黃的。環境很不錯,分了幾個區,我們的桌子在距離地面高約半層的位置,有些情侶的半圓軟沙發位,也有普通的桌椅。我們的位置在最出,可以看到下半層的盛況。有bar和一個小舞台,舞台上有三位艷女和小樂隊在演出,另外有好幾行長桌、兩側又有其他4人或6人桌。這樣一說,便知道餐廳裡的人很多,也很熱鬧吵嚷。

看著餐牌上的啤酒,我全不認識。於是,只好請教侍應,侍應介紹我喝Maisel's Weisse,餐牌上也寫了是wheat beer,會較易入口。後來,我們看見人家點桶裝的,我們索性點桶裝一起分享。一桶等於15罐可樂,我們7個人,平均每人2罐多。

我並不大懂得欣賞和分辨,聞上去,和一般啤酒沒什麼分別;喝下去,真沒有平常啤酒的苦澀味,十分易入口。友說,喝下去不止易入口,大口一喝還有一陣甜味。可是,對我這位不大好啤酒的人來說,實在談不上好喝。

薯蓉,因為不是我點菜,所以我不懂菜式的原來名稱。就是感到有洋蔥蓉和cream,吃下去綿綿的,稀稠度適中,味道不會過濃,我頗喜歡。少吃多滋味,否則會太膩。

這薯仔是涼涼而酸酸的,十分醒胃,是用酸忌廉或醋來弄的吧。

農夫麵包被肢解後才拍,配芝士香草和牛仔肝醬。麵包外皮好脆,略嫌硬了點,只是中心部分才夠軟。芝士香草醬清淡得來又不失芝士香,一流;牛仔肝醬雖然不差,但鹹香不足,不大合我和友的口味。

這碟德國雜錦腸(我作的),有約4-5款香腸,我實在不能清楚記起每一種的味道。其中一種紅色的有很濃的芝士味;另外灰色幼身的,則像漢堡扒;在鏡頭最遠的白色粗身腸則淡淡的,有丁點像扎肉,哈哈;另一種紅色的就和普通的腸差不多。有一兩種腸的外皮很韌,彷彿是德國腸的標記。

cabonara,即是芝士忌廉蛋汁煙肉意粉,是友的最愛。吃下去有淡淡的蛋味,忌廉和芝士的份量恰當,或許有人會嫌弄得太稠?我不知道,但那稀稠度正合我意。美味美味﹗


嘩,不得不講的一定是德國鹹豬手,是壓軸出場的食物。侍應在我們桌旁用純熟的手法切好豬手,放在碟上。看著豬手,想到是鹹的,真的未吃已生津。豬皮很脆,在侍應切的時候已聽得很清楚。吃下去,肉的鹹香剛好,中間夾著一些膠質,不知是肥肉還是軟組織,嘩,rich到不行﹗真的不能多吃,頗膩。豬手皮方面,原來比想像中硬,有點難切,半脆半硬的,同樣地,吃一些便好。

我們另外點了焗千層蘋果批作生日蛋糕,味道不太甜,我這個不喜歡吃蘋果批的人都覺得可以一吃。現在的band還會為客人唱生日歌,就是那三位艷女。其中一位艷女和侍應預備好蘋果批,悄悄的走到壽星女後頭,大家在壽星女身邊唱生日歌。我想,她一定很開心;不過,如果是我的話,我一定受不了。天﹗在歌聲中我真不知可以做什麼,尷尷尬尬的。

這頓飯花了$1344,如果要平均計的話,每人也不過200元,算是個很合理的價錢吧。很喜歡那裡的氣氛,喜歡看足球的有個大螢幕在播,喜歡聽歌的有live band。她們唱了三次nobody,還唱了老鼠愛大米,哈哈哈﹗

很快樂的一晚。

(有人說我十年才寫食評,我決定快一點post。呵呵。)

星期三, 5月 05, 2010

爺爺

願你看到尋常中的不尋常

***
父親那邊是一個重男輕女的家族,女孩子除非生得非常伶俐,否則不會得寵。


母親懷著我時,到醫生處檢查,查到我是個男的。到現在也不知原因,大概頑皮的我伸出小手指,所以檢查錯了。知道我是個男的,爺爺十分歡喜,狂買補品給媽媽,把媽照顧得無微不至。到我出生後,竟發現是個女的,就只在我的滿月酒時看過我一眼,便不甚理會。

我有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弟弟,是爺爺家的長孫,爺爺把他寵到上天。小弟弟橫行無忌,常常欺負我。試過有一次,他沒原由的差點把牙籤插進我的眼中,我嚇到要死,到爺爺處投訴。怎料,爺爺不單沒有責怪弟弟,反正罵我惹事生非,我實在無言以對。在那時起,我深深覺得,爺爺一點都不愛我。

到爺爺臨去的一兩年,那時我還是個小學生,每個星期日都會探爺爺。爺爺會先帶我們到冰室吃東西,在那一兩年間,爺爺喜歡拖著我的手和我一起走到冰室,就讓姐姐和弟弟自己走過去。印象中,爺爺會問我:「讀書辛苦嗎?要乖乖啊﹗」這樣子。我喜歡緊緊拖著爺爺,像要吸回過去沒吸收過的愛。

直至現在,我間中會想,為何爺爺會有這樣的轉變呢?無論如何,每次想起爺爺,我還是會很想念我們由爺爺家步行至冰室的一段路。

愛總在生活間滋長,那怕只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或一句輕描淡寫的家常話。

星期二, 5月 04, 2010

饅頭的吃法

饅頭,除了讓我想起魯迅的《藥》(註),還想起饅頭的吃法。

小時愛吃香口的,上酒樓愛點炸饅頭蘸煉奶。現在嘛,太油太甜的不大喜愛,反而愛最普通的蒸饅頭。一個人住,窮到發慌時,超值牌饅頭能成為最佳良伴。蒸好的饅頭,表面有一層衣,這是我最愛的部分,總喜歡慢慢的撕下來享受,再用手把饅頭撕開一小塊一小塊的吃。一樣的饅頭,這樣吃,和一口一口咬下去吃是不同的。

嗯,本來是一樣的東西,不同的演繹方式,感覺便不同了。

我想,這便是我的生活情趣。

註:我唸書時的高中文學課程的其中一篇課文,魯迅的《藥》透過寫平民百姓用死人血沾饅頭來治病,諷刺人的迷信愚昧。

星期一, 5月 03, 2010

第三幅(應該都係)星星作


選了姐和我的兒時合照,十分喜歡這張相。經老師指導後,自己尚算滿意。

看似姐姐的藍衫小孩是我。我想,那時我一定很羨慕姐姐可以穿小白裙,襯得那麼好看。對,小時候總有一種家人疼姐姐多於我的感覺,有點傻。關於這種想法,延伸到不同的事物上,包括一碟焗豬扒意粉。

每次到西餐廳,家人都點焗豬扒意粉給姐,而我則吃黑椒牛肉炒意粉。那時候,心裡總覺得側邊那碟焗豬扒意粉一定較美味,橙色的汁包著炸豬扒,十分醒目好看。而我的呢?啡啡黑黑,雖然惹味,卻總像比不上焗豬扒意粉。每次都是牛肉意粉先送來,因為焗的食物要多等,心裡不覺悄悄的為那碟只有看的份兒的豬扒意粉而期待。曾經有一次,我對媽說:「我想吃焗豬扒意粉。」媽說:「家姐點了啦,別點相同的了。」結果,我以後沒主動說要吃。其實很傻,那時為什麼不和姐姐互相分享食物呢?

長大了,倒再沒這種家人較疼姐姐的感覺。是成長了吧,不會再只記掛著或幻想自己不被疼錫,反而學會了反省和感恩,平衡一下。我想,這樣大概大家都會過得快樂點。

又,畫班完了。因為不舒服,所以缺了最後一次課,未取回風景畫和這人物畫,又錯過了未來一期的素描班。哎,遲下一定要取回這些畫作。

星期日, 5月 02, 2010

膠袋裡的生命

和友閒逛,走到金魚街。大大小小的魚缸、膠袋,各式各樣的魚。人在看,魚在游,每天如是。

我想起小時候看卡通片,日本小孩子撈金魚,心裡好羨慕,很想玩。造過撈金魚的夢,用薄薄的網撈金魚,只有三個網,撈穿了網子便沒有。在夢中,我一條都撈不到,而魚池中好些金魚被傷害,割破眼睛的,身體破破爛爛的……中學時,弟弟還小,有一天在外面跑回來,拿著一個小膠袋,放著5、6條小魚兒,說是撈回來的。第二天,魚死光了,一條不剩。

到底魚有沒有感情?我沒有查考過。我想起《知魚之樂》,我喜歡中國人這種將感情投注在物上的想法。從這個方向出發再想,魚兒這樣被困著會快樂嗎?膠袋裡的生命,多麼的令人窒息。

我問,我們憑什麼?到底要如何,我們才能成就他人的幸福?

星期六, 5月 01, 2010

Oh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

8.Wonderful tonight

作詞:Eric Clapton
作曲:Eric Clapton

It's late in the evening
She's wondering what clothes to wear
She puts on her make-up
And brushes her long blonde hair
And then she asks me,
Do I look all right?
And I say Yes, you look wonderful tonight

We go to a party
And everyone turns to see
This beautiful lady that's walking around with me
And then she asks me,
Do you feel all right?
And I say Yes, I feel wonderful tonight

I feel wonderful
Because I see the love light in your eyes
And the wonder of it all
Is that you just don't realize how much I love you

It's time to go home now
And I've got an aching head
So I give her the car keys
And she helps me to bed
And then I tell her as I turn out the light
I say,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
Oh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

+++
詩有詩眼,歌詞有歌詞眼,就是那一個詞語,或一個詞組,或一句,深深的打入我們的心靈,震撼著我們的靈魂。

友和我都很喜歡《wonderful tonight》,而我們都很喜歡方大同的版本,那種軟綿綿而又不會過份甜的感覺。友說,他最喜歡的是「oh my darling, you were wonderful tonight」這句。

於我看,這首歌沒有歌詞眼,是一個整體。不用看MV,一路隨著音樂,跳進歌詞,也順著歌詞,走進一個如夢似幻的故事。人物面貌都是朦朧的,女人溫婉漂亮,男人深愛女人……多麼的美妙﹗一個又一個連貫著、缺一不可的片段,成就一段充滿love light的愛情,真真浪漫到死。

噢,閉上眼,聽著聽著,溶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