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30, 2010

公平。不公平。

今天想,我在很小時候便知道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根本甚麼都沒絕對吧)。

初小時,媽媽為了鼓勵我努力溫習默書,說好無論是中文或英文默書,只是連續3次100分,便可以自選一份獎品。(ok,我知,讀書不應求獎賞。)獎賞制度一起,我便得了連續3次默書100分。當時我選了一盒扁鐵盒的廿四色蠟筆,媽為此感到高興,我想是覺得我搞藝術吧。其實,只是因為那個鐵盒很美,我才選的,她當然不知道。好,船撐遠了,我想說的是……

第二次出現3次100分,我們一家去選禮物時,經過遊戲機店。當時新出了game boy,是牛龜咁大的款式﹗我心裡在掙扎,因為知道那一定很貴,而且就像是玩樂的東西,大人一定覺得沒有益處。掙扎掙扎再掙扎,由於太想要,我還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氣,說想選遊戲機。沒想到,媽一口答應了。

才說好要一部不久,家弟便嚷著說要。媽說:這是姐默書100分的獎賞,沒你的份兒。弟便又吵又鬧的,煩得要命(他小時是皇帝仔,爺爺的第一個男孫,之前7個都是孫女)。結果,媽便買了給他。

當時,我心裡想:搞錯﹗我這麼努力溫習爭取這300分,結果你lur下地便得到相同的東西,真沒理由﹗不過,最終我沒作聲,原因有二。一,吵吵吵是沒用的,搞不好媽決定兩部都不買,便捉蟲了;二,媽買了一條雙打線。

大概,我們只能在可以的情況下爭取相對上的公平吧。因此,我又沒什麼,繼續玩我的俄羅斯方塊和孖寶兄弟去。

星期二, 6月 29, 2010

你們眼中的我們怎麼了?

以下含小量劇情,不喜勿看。

看《分手說愛你》,說的是時下年青男女的愛情故事。因此,除了愛情故事之外,就是時下年青男女。八十年在近年成為流行的一個標籤,現在還有九十後……到底在別人眼中,他們(我們?)的形象是如何呢?

在失去自我與建立自我之間游走

戲中,導演問joe想如何追回女友,joe說:沒想過。sunny問joe討女友的歡心,joe說:沒想過。阿花問joe想做什麼,joe說,做生意。花問:做什麼生意?joe答:沒想過。我想,這戲想表達的,大概是年青人見步行步的心態。在這個社會中,只要想生存(不是生活),是很難餓死的。這也是一個年青年失去自我的原因,是沒有那種動力吧。太多養料,有時讓他們不懂得尋找,就是有一步,走一步。然後,他們或未懂得自己想要甚麼;又或是有著一些沒有支撐的想要甚麼。

因為沒有,所以要建立,包括自我。在一個晚上,joe對阿花說起自己炒老闆魷魚的經過。本來只負責剷鑊(?)(像是在鐵板燒的地方工作)的joe,被經理指清理洗手間,他不從,所以決定辭去這散工。後來經理因缺人而請他留下,他說:「痴線既﹗」便離開。他問阿花:係咪好型先?joe的友sunny deep在影音器材店工作,常說自己是搞藝術的,打扮很有型,浮誇地展現自己。兩個角色都正正帶出年青人對建立自我的渴求。無論行為舉止想法成熟與否,他們想與別不同,又或是表現出很有勇氣、敢作敢為、有思想的一面。

就讓他們脆弱又轟烈吧

在編劇、導演的眼中,年青男女的愛情多麼脆弱,甜蜜時比蜜糖更甜,卻又因為芝麻綠豆的小事是鬧到天昏地暗,互不理睬。是因為思慮不敏、包容不夠,所以反反覆覆。或許,這種稚嫩成就了一些在他們眼中刻骨銘心、轟轟烈烈的愛情,但在局外人眼中,有時也不免輕嘆一句奈何奈何。不一定要弄到如斯田地吧?但社會變,人變,有誰可以說這經歷一定是多餘?我想,每個時代的人也有自己一代人的歷練吧。

作為人稱「八十後」的八十後(?),我也算是那種「唔知想點」的族群。不過,這篇無意坦護自己,也無意批判別人。不久之後,風水輪流轉,你們眼中的我們,將會看著我們眼中的他們……人一天不滅亡,自然就是沒完沒了。世界總是這樣。

星期一, 6月 28, 2010

我的羽毛球手

很久沒打過羽毛球,早陣子還住老家時,還可以相約小同打球去。現在呢,一個人住便難約。六月中同事相約打羽毛球,他們第一次約在我生日正日啊,所以我錯過了,這次就不能再錯過了。

懷著興奮的心情打球去,結果大部分人都放飛機,只有兩男兩女。本來只book了一小時的場,但之後沒人來,我們便繼續多打了四十分鐘左右。

因為太好玩,打得太狠勁,加上很久沒打過,便拉傷了。起初以為是肌肉疲累,後來周末時痛到不行,自己用冰敷了,敷完更腫……星期還是有點痛,便約了到姐的診所做免費治療。

第一次上姐這家診所,聽說老闆娘在行內頗知名,診所的規模不少,有8個診症間,拉綠色的布簾,就像是急症室。進去後姐沒怎樣理會我,有一個助理幫我敷冰,噓寒問暖的。

後來姐進來,幫我按這按那,又問這問那的,再在病歷上寫寫寫,寫了大半頁,像極醫生。我說:看一次病寫這麼多,那病人的病歷都厚厚的?她說:只此(第)一次。哈哈﹗她在我的手畫了框框,又打了交叉,說是受傷的地方,是拉傷了。再指示助理和我做3個治療,一輪咀的說,做的機、位置、時間等,而助理竟全記得,應該是訓練有素吧。
這個是激光,說是消炎,還有什麼(忘了)。
凍凍的啫喱放在手上……
是為了做超聲波,說是消炎和什麼(忘了)的,涼涼的,好有趣。
最後這個好勁,是用電來治療,有四個吸盤,調校了電力,便一收一放的。電的時候不斷的震震震,像極按摩,很舒服,說是促進血液循環。做完後有四個大印,像拔罐,哈。

搞好後,姐再進來按按拉拉搓搓的,有時十分痛,有時又沒什麼。我覺得姐姐很厲害,很會如何弄痛人(或不會弄痛人)。她一手在搓,一手用手指按著我的肉,威脅說,只要我拿掉這隻手繼續搓,你便會好痛,信不信?我答:你信不信我不把欠你的$700還你?嘿﹗

看時間,原來一次治療花了45分鐘……姐說,正常診金是$580大元。所以,我省了$580元呢﹗

要再看看治療後2天,如果還不好要再做一次treatment。過了兩天了,還是有動作做不好,其實現在已好多了,但還是約了明晚(24/6)和家人吃飯前再做一次,再看看如何。

助理幫我做機時,我忍不住說:我覺得姐姐很厲害啊,我感到很驕傲呢﹗

星期日, 6月 27, 2010

小蜜蜂好友

總有一些情景或事物,會讓我們想起一些人。可能是掛在衣櫃裡十年的頸巾,讓你想起不同住的母親;可能是一個砵仔糕,讓你想起初戀情人;可能是阿姆斯特丹,讓你想起哥哥張國榮。這隻小蜜蜂,讓我想起認識不夠半年的友。

他是我的同事,但我心裡認為他是我的朋友。小時候,總希望無論唸書或工作,都能和人好好結交,成為朋友。日子久了,便會發現凡事不可強求。因此,如果在工作間遇到可以交友的人,心裡會特別感恩。

作為同事,他認真工作,不介意分享交流(很多人是介意的呢),沒有機心,也會處處思考如何可以做得更好,我心裡十分佩服;作為朋友,他坦率真誠,能夠用心相待,喜歡與人交流,是位很難得的朋友。我想,能夠認識他算是我在這裡工作的一個收穫。

他高高大大的,但卻很喜歡去小蜜蜂夾糖。記得有一次,他說一個大男人去夾糖,感覺多尷尬。哈哈﹗他真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我說,那下次你要夾糖,我可以陪你啊。我心裡說:因為我會視你為我的小蜜蜂好友啊。

很喜歡和他一起去夾糖。和他去夾糖,我會覺得我們是好朋友,好快樂啊﹗是很白痴的想法,但有時,這樣簡單便好。

嗯,很喜歡和他一起去夾糖。

星期六, 6月 26, 2010

做好人

我的理性與感性互相作戰。

——蔡健雅《若你碰到他》

***

不愛作假,特別在這裡,我聆聽自己的心。

我得坦誠,我常希望自己能做個自己心目中的好人,不用什麼批判思維,就是我心目中的好人。我心裡知道什麼應該做,什麼不。然而,我的欲望、自私和貪心,有時會拉扯著我。

直至現在,出現過不少令我心動的人,包括他。有時我想,他不是別的人,不是一層迷霧;他本身是清清朗朗的讓我看得清,不是迷惑。我們沒有在一起,但我們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因為,他有一個一起十年的女朋友。

其實,我心底裡知道,我們不多不少都喜歡和對方在一起。可是,當我想到他遠方默默等待他的女朋友,便止住了,理性叫我這樣做。最後,我努力的忍著,少點接觸,拉遠一些。或許,只能嘆句時不與我。後來,他要走了,我便給他捎信,坦白了。

感覺像還原基本步,有時候,我會後悔,為何不為自己不走前一步,後果是如何,又如何?至少我為自己爭取過。可是,我又做不出來。

說不清的,有時候,這種好人心態的確防止自己做壞心眼的事;有時候,卻讓自己心裡生出點點悔意。人生,本來就是為種種人事物、種種情感拉扯著吧。


星期五, 6月 25, 2010

口腔大爆炸

收過友送的一份台灣手信,是在白朱古力內加了爆炸糖,感覺有趣。由於個人喜歡黑朱古力,所以便來弄個改良版。朱古力的模子在情人節前買的,本來就打算弄來送給同事,後來懶啊懶,便放到現在。
材料包括:
1. 1848的76%朱古力近3排
2.3小包爆炸糖,在元朗的士多買
3.朱古力模23個

其實份量可以隨意的囉,弄這麼簡單的食物,不用太計較。
色彩繽紛的爆炸糖,有提子味、士多啤梨味和橙味。開了放在碟子中,十。級。恐。怖。因為它不停進行小爆炸,而且極速溶掉,我用紙巾輕蓋著。
把朱古力啪成差不多大小的小塊。
座在熱水中,它便乖乖的溶掉,變成一碗朱古力漿。
把朱古力漿倒進模子,下一層爆炸糖,如是者做兩次,最後用朱古力漿封面,放進雪櫃裡,我想不用三小時,朱古力便成,十分快。

第二天送給同事吃,有一位同事說效果不錯,而其餘的同事事後沒什麼反應。早知他們這樣,我想我主要是想試弄又想弄給人吃而已。當然,如果他們有點反應,講講吃後感我會更快樂啦﹗

自己吃過,朱古力溶了後,爆炸糖便在口腔內大爆炸,十分好玩﹗

就是這樣,總喜歡在生活中弄這弄那的,為自己的生活添情趣。

星期四, 6月 24, 2010

長長的噩夢

造了噩夢,在夢中最後哭到心在痛,很痛很痛,哭得很激烈,結果醒了,眼角儲著淚了。

***
夢見自己在大學宿舍要搬房間,家人說來幫忙,一家人都來了,連表妹都來了。全部來到房間一看,爸說車在樓下,便全部人起到樓下到。我心裡想:哎啊,怎麼你們不幫我把東西拿下樓?這麼多呢,連衣櫃裡的衣服還沒有放進儲物袋裡呢。可是,難得一家人來幫我,我總不能要求太多吧,於是決定自己一點一點把東西拿下去。

感覺他們在飯堂,我便過去了。家人突然不見了,我見別人在點台式飲品,我又想點。走到賣吃(就是大學裡一列的賣不同類型食物的地方,即像是food court)的地方,我先見到小同lok,他先排在我的前面在輪著點食物,後來一堆人來了,看起來比我年長一點點的,和lok打了招呼,又不知怎的排在我後面。這時lok不見了,有一個男的反而排了在我前面。我問:你是lok的朋友嗎?他說是。然後廚師哥哥便問我們點什麼,他點了黑椒雞扒薯菜,我點了黑椒雞扒意粉。再走到拿飲品的地方,我點杏仁霜少甜,店員起初打趣說沒有,後來還是弄了給我。

不知怎的,我還在原地,但發現court買吃的入面,廚房裡站著一個傷我心的男子(沒看到樣子),然後我是合法地得到殺死他的權利,我不想親手殺死他,一來怕自己更傷心,二來怕血腥。於是,我找了一個女的幫我(是朋友,但又是沒樣子的)。她拿著菜刀,感覺上那個人站在木門背後,她大力的劈下去,刀卡在中間,她發現自己沒力氣,便找lok幫手。我很怕,不停的跑,跑進另一間房裡。

我一路用力的按著耳朵,感覺lok是要把他的頭斬下來(好暴力的夢),我很害怕聽到那人的慘叫。可是,無論我如何大力的按,還是聽到4、5下好恐怖的叫喊,使我不斷亂抖,心頭很重。

然後,有一班朋友陸續走到房中,大家在房中圍著圈圈的坐,都是大學同學。男同學坐到最入,我見到他們在竊竊私語,我對另一個女的說:噢,他們在談秘密啊﹗在夢中的理解是,他們是說港男港女問題,然後博士又講講他的感情煩惱之類。t態度很差的對我說:我們又不是說話你,你想講我們也可以講啊,(配合扭曲了很可怕的笑容)拿酒來我們再講你的事丫﹗哈,醒來再想,不明白為何要拿酒來。

我感到自己受了很大的打擊,然後默言,開始哭起來。我不敢太大聲,怕太張揚。我坐著角落哭,郭藹明(對,是郭藹明……大家一定知我昨晚有看《天地豪情》了。)在我側,輕拍我的肩,叫我別哭,別太在意他們的話。我一邊哭,一邊說:我很驚,我只想對他們說,我當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我以後如何能信任他們?我以後如何能信任他們?

我由無聲的哭,變為嚎哭。哭到心頭很緊,緊得幾乎呼吸不了,便醒了。

我想,我要調節一下自己,我看到苛索的自己。

星期三, 6月 23, 2010

卑微

無論多無稽的電視劇,又或是根本沒追看,只靠一些片段,我都有看得投入的能耐。一個人時,更加很容易看出眼淚,很誇張。昨天看無線的《談情說案》,其實我沒看超過3集,但看到楊怡和林峰分手一段,還是看得眼淚滴滴猛淌。

有看此劇的可略過這段。話說楊怡飾演的女警家住油麻地,算是小康之家吧,喜歡上出身富有之家的教授林峰。本以為大家距離甚遠,不會有機會,怎料林峰反過來說喜歡她,感覺就像摘到天上的星星一樣吧。可惜,林峰的家人嫌棄楊怡出身寒微,引起很大的衝突。最後,林峰飽受壓力,加上母親大病入院,在家人和愛人的抉擇下,他決定與楊怡分手。

這裡不是想說什麼愛情與親情又或出身與距離,只是看到楊怡為林峰決定由CID轉為文職,到最後遭遇分手,苦得哀求說什麼都可以放棄。聽下去,可以不做警察,放棄理想;可以離開家人,放棄親情。我不是要褒揚她愛得轟烈,或批評她撇下理想和親情;反正有些人到了這種境地在一剎之間,只要哀求成功,甚麼話都能吐出來。我想說的是那種卑微的感覺。

我不敢說所有人,我總不敢說。可是,我想有不少人,曾經為一段極渴望但又難以得到的或近於無可挽回的感情,拼盡了所有的勁。我們希望盡力改變自己,美其名是遷就對方,或盡善盡美,但實際上是迎合對方、討好對方。

努力想如何做一個討對方喜愛的人,好些改變是迫著自己做的,我們說服自己,為了愛甚麼都可以;日子久了,我們心裡泛起點點委屈的感覺,但我們可以忍;再過些日子,我們開始覺得自己好卑微,無能為力,失去方向,連哭也只敢躲在牆角哭。一天一天的過,我們厭倦了這樣的卑微,開始反問自己為甚麼,有時會決定多愛自己,但更快決定繼續卑微。清醒,卑微,卑微,清醒……沒完沒了。

這單向的愛,值得我們如此卑微嗎?當局者猛力點頭。當我們如此卑微,真能成就愛嗎?若真能使自己得到,這是真的得到嗎?而我們應當卑微一生嗎?那可是以卑微來換取的,一段關係就有了高下之分;而真正的愛,本無公平與否。當你感到自己卑微的時候,那就像尊嚴在沙漏的上方一點一點的漏走。沒有尊嚴之下,人如何支撐?愛如何維持?

對別人,打了一堆沒甚組織的文字,我說是不知所言;對自己,打了一堆自己思考過10萬遍的話,我叫自己好好記住。

《夢醒時分》,歌詞寫得不錯。

星期二, 6月 22, 2010

意外

這些字句,總像在意外發生後才被看到。
但願我們都能避過讓人受傷的意外。

星期一, 6月 21, 2010

my first mizuno

我說:願它賜我一對翼。
她說:mizuno =/= red bull。

我想,這大概是我的起心肝之作。越來越肥,是其次(真的?),就是身體變得越來越差。即使在討論熱底還是寒底時,也會被取笑為孱底。我想,跑跑步或許對我是件好事。

和親愛的e談起,她的男友可是個運動人,對跑步頗有心得,故此,對跑鞋也略有研究。為了陪男友一起跑步,e便和男友一起看球鞋。e男友說若持續跑步,便買一對專門為跑步而設的鞋,那會較好。和e多番的逛運動鞋店,愛美又新潮的e偏覺跑鞋都很難看,看了我想有2個月(?)還沒真的買下。

那天e和e男友陪我吃生日飯後,我說我也想看跑鞋啊,便一起到波鞋街。本身想去太子的東京(這句很弔詭),但因為買了戲票,沒法趕上便沒去。因為穿了brikenstock,心裡不好試鞋,即使勉強看到心水,還是沒試,心裡就想著遲下再多逛一會再決定。

最後,同一個星期的星期五,和友在早上約會分別後,一個人去了東京,看中的心水大減價,只售$299,但卻斷了碼。再到波鞋街良久,終於找到這雙合意的(上圖)。試好後,店員說有八折,我心裡歡喜。本已決定買,沒想到我心意已決,店員仍很好人地偷偷說:你說你是X的朋友,有七折員工價的。結果原價$570的跑鞋,用$399便買到了,很幸運啊﹗

本想第二天跑步,也很神心的6:30起床,但天色卻不好,下著雨,唯有放棄。一下便是幾天。v說我身體差,著我晚上才去運動場跑,別老早出去曬(我愛你﹗)。可我想,一早出去又近海,應該不會太熱吧。今天是公眾假期(端午節),運動場沒開,但因為出去交接點工作的東西,9時便出去一轉。天氣悶熱得很,我深信跑步的話,必會中暑。或許,我真應考慮V所說,晚上才跑吧。

明天約了同事打羽毛球,雖然是打羽毛球,但仍會試穿這對鞋,感受一下。

願我多多努力,願我身體健康﹗

星期日, 6月 20, 2010

身。影。

一但有了連繫
便像影子
狂奔到盡頭仍相連
光底下祈盼稍一遺忘
遺忘卻永不消亡
是個循環

太陽由東方升起
西方落下
影子由長變短到黏著腳底
再由腳底變短再變長

這是我
不是你

星期六, 6月 19, 2010

真朋友

之前托在銀行工作的友,幫忙搞基金的事,現在他都轉職了。可是,遇上問題,我還是找他。

致電應在工作的他,他錯過了電話,再回電。

a:喂c小姐,有咩幫到你?(無事不登三寶殿?大家咁話啦下。)
c:無啊,本來想問你bbs在旺角有冇分行(問一個與他的專業毫無關係的問題,我好懶)之嘛,但我解決左喇﹗
a:哦,原來係咁……
c:不過我又有另一個問題喎,blahblahblah……
a:咁我幫你check下啦﹗
c:你走左好耐架喇喎,仲check到架咩?
a:我做左咁耐,你當我流架﹗
c:哈哈,好啦,blahblahblah(經過一輪交涉)……喂﹗我生日啊﹗過左喇﹗
a:下?係咩?咁我請你返餐啦﹗
c:下?唔好﹗我本來只係想呃句「生日快樂」架渣﹗不過你咁講,就俾你請啦﹗(本以為他說:咁慳返啦﹗我真係一個小人﹗哈哈)
a:唔得﹗你幾時得閒啊?星期一啦不如……

他在不一會又致電給我,已查清我問他的問題,超有效率,抵他被人挖角回巢。

雖然沒什麼聯絡,也很少談天說什麼私事,但這位友,我總相信,朋友有難時(雖然我這次不是什麼難啦),可以幫上忙的,他都一定會做,是一位真朋友。

星期五, 6月 18, 2010

和生活有關的瑣碎事

有好些和生活有關的瑣碎事,我一直想做,卻又因為太懶而未做。

1. 買吸油紙和洗抽油煙機:後來是常藉口說都不大煮東西,可以先擱著。其實真的要洗洗啦。

2. 買拖地水:真的拖了半個月,想到藥房買卻一直未買,厚面皮的問阿姐借拖地水來用……而阿姐更想開一枝新的存貨給我。心想:我又未至於咁過份……

3. 買掃帚和地拖:掃帚的把子常常會脫落,我就硬塞回去勉強的用;地拖之前買了可以夾出水的一塊棉那種,想改用要用地拖桶扭水那款。

4. 重新整理一堆帳單:這瑣事最令人抓狂,一放下了一會,之後便亂得不堪。grant loan單、信用咭單、銀行存款記錄、新買回來的東西的單……各樣各樣,我最怕處理這些。

5. 勤力點敷mask:我有很多mask,有一半(甚至超過一半)是別人送的。有在美容院工作的小學同學,在上年(﹗)送我2大盒美白mask,共20張,我送了幾張給姐後,完全沒有用過。我想,我應該把它們扔掉吧,應該會過期。

6. 整理電腦內的照片:有天整埋了點,但還是亂蓬蓬的。同樣地,總感到有些東西一放下,之後便亂得不堪,極度影響整理的意欲。

7. 買一枝好的眼部遮瑕:想了許久,我現在用的很細枝,但竟然用了2年半了,明明只有12g……像會自動refill的。間中在用的時候,心裡也有一種「好邪啊」(﹗)的感覺。

當然有好些事情想做,但又不是非做不可的吧,例如畫畫、做手作、弄點吃的、看書之類。我想上面提到的7項在生活上較為迫切點,真想的起心肝完成(但我不可能狂敷mask啊﹗哈哈﹗)。

星期四, 6月 17, 2010

割裂。重聚。

有時
我看到每天的割裂與分離
但願我們也看到細碎重聚的美

星期三, 6月 16, 2010

檢討

當我看著facebook那如流水的生日祝賀話……

e:你同x都幾好喎,有keep contact啊﹗

我:無囉,完全唔熟啊,畢業後無講過野。

e:嘩,y都有同你講生日快樂喎﹗

我:嘩,z都留言俾我既,好驚啊﹗

而在當晚,e在我對面給我留了言,說祝我生日快樂。然後我回留言﹗十級無聊。

我想,有不少人是因為在facebook看到我生日,便給我留言。我這篇不是批評或探討facebook與人際關係什麼什麼的,我是想,我很少會這樣給人留言。

嗯,一個動作也需要力氣,別人為何要花時間做這本來可以省回的動作呢?感覺自己多麼的自大和冷漠。嗯,我想我應該檢討一下。

星期二, 6月 15, 2010

身處。處身。

站在前方時,我們怕看不見身後;
站在背後時,我們總怕落得太後;
幸好,我們會漸漸發現,我們總是既面向前方,也站在背後。
要調整的,從來只是自己的步伐。

星期一, 6月 14, 2010

自動行大運


生日周,本來以為沒節目,會躲在家或一個人出外走走地度過三天大假的我,結果把活動排得密麻麻。沒有男人?不要緊(別一輩子都沒有便好,哈);朋友不多,也不要緊(這倒是真的),有幾個待我極好的親愛的友為我張羅,也夠我忙著幸福了。

我心裡一直視為畢生摯友(雖然我的一生未完)的e由8/6晚上9時半左右到9/6的晚上11時半左右一直陪我著,超過24小時。哎,真讓我懷念著從前宿舍同居的時光﹗說回直題,e在灣仔的R66旋轉餐廳訂了位,為我慶祝生日。(又,真感謝他的男友張羅此事,很高興能和他見面。因為,我感覺我是看到友的幸福。)

很久以前在雜誌中見到這家餐廳的介紹,那時候感覺是很高級,一定很昂貴吧。想著不會有機會見識,沒想到我會在這裡慶祝生日。走到餐椅的區域,感到地面在慢慢的推進,十分特別。開始時,我們最左邊後側的位置是山,前面是壯闊的海景。本來在生日兼放大假的日子裡下雨,是一件令人很不爽的事情,但當看到這麼壯闊的景觀,即使天色再差,也會不由得讚嘆起來。我們就在這樣的環境吃東西,間中大家會說:看﹗快要到山那邊了……嘩﹗這麼快又回到從前的位置。其實不算太快,聽說餐廳叫R66,是因為以前是66分鐘轉一圈。不知是否被說轉得太快,現在是大約2小時轉一個半圈吧。

在閒日的下午吃自助餐,感覺自己像個旅客。對,這裡的旅客很多。如果只算旅客,我猜想有3成是外國人,有7成是國內的同胞。餐廳坐得不算滿,本來我後面的一桌是沒有人的,一個內地男子拿著攝錄機,站在近窗的位置良久,想是在拍片吧。剛巧有人要入座,但他卻站著不動,侍應禮貌地叫了他4,5次,他仍是毫無反應。而後來,侍應開始上前拍他的肩膊,他仍然毫無反應(﹗)。隔了10秒左右,大約是他拍完了,便關機離開。他是有向侍應說抱歉的,不過當時就是怪怪的啦。

食物方面,熱盤真的較遜色,可以說是中下級,選擇少,也不是很美味。海鮮方面有小龍蝦、青口和蝦,有人聽後大叫沒有生蠔很惋惜,我倒沒所謂。甜品的選擇相對上算多,西瓜和蜜瓜十分甜,還有一個朱古力噴泉,朱古力和西瓜是一個很好的組合,有機會你們要試試啊﹗到尚有25分鐘時,e的男友一說,e和我想到還未開始拿甜品,便拼了命,結果飽到上心口,哈﹗

這次真是一個有趣的體驗,中午的自助餐約108一位(印象中),用信用卡還有折扣,真的十分便宜,想想這個價錢,食物算是不錯的了。不過,聽說晚上的價錢是中午的一倍,那便太昂貴了。

一邊輕鬆吃午餐,一邊行了一個半圈大運。嗯,連行大運都可以自動,這餐生日飯還真特別。

星期日, 6月 13, 2010

神。奇。U。S。B。 (叮噹tone)

大部分時間外冷內熱(間中可愛)的老爸又出招了。

今天(6月11日)回家,對,我這衰女終於回家了。回家後,回房休息,先是媽敲門給我紅封包,說:拿,生日啊,步步高昇(拜年?),快d嫁人啊﹗

然後關門15秒不到,到爸敲門,用低沉的聲音說:睇到5000幾個台, 試下。(沒有尾音的囉﹗)我再看看,是一隻usb,插進電腦後便自動彈出一個軟件,可以看很多不同的電視台或聽到不同的電台。

哈,老爸真是,動作和語氣有著極大的落差。不過,隔了一會,他還是興致勃勃的走來問:看到嗎?

即使是外冷內熱,其實老爸還是很可愛。

星期六, 6月 12, 2010

花花世界

同一天,我收到清雅又低調的紫色鬱金香,和冶艷高調的紅玫瑰,都是女生送的,哈哈。

無論如何,你們對我的愛,深深打進我的心內,謝謝你們,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位友。

星期五, 6月 11, 2010

愛心手動搾汁器試用報告

小時候很喜歡喝果汁先生,那時候,媽媽會在特價時才買,一大瓶很快便被喝光。近年,果粒橙在香港流行起來,我便轉喝果粒橙,感覺比較新鮮。到後來,友介紹我喝tropicana,從前一定不會買,因為太貴了,但現在自食其力,有時也會想獎賞自己,便買來喝。

上個月,我告訴友,哎,橙汁很貴啊,這個月錢不夠用,所以要禁喝一陣子。她打趣說,那我送個手動榨汁器給你。結果,她真送了一個給我作生日禮物,還附送3個甜橙。

說好了,要交試用報告。
小時候,婆婆常弄鮮榨橙汁給我們,可是我一次也沒動手做過。看來很簡單,但從我切橙的方法看來,我是個白痴,一會你便知。
把切了一半的橙放上去,拿著手柄左右左右的轉。
橙汁都流在坑上,十分方便。 不過,發現那些渣都不像平常喝的橙汁那樣細碎細碎的。因為……
應該橫切啊﹗這樣能更快弄出橙汁,渣也細碎的,又慳力。
3大個橙弄出來的份量,如友的爸爸所言,原來手動榨橙汁,真比買回來貴得多,哈哈﹗

不過,橙很甜,心更甜﹗我有空會再弄的﹗我愛你﹗

**記於友工作得心情不爽時。嗯,對,我當時立即跑到廚房弄橙汁。

星期四, 6月 10, 2010

時光機

她最喜歡劉以鬯的《打錯了》。她失戀了。

說好分手後,她一直在想,是不是她不夠好?到底是哪個動作、哪個神情、哪句說話、哪件事促使他們分手?是那次連續打了三通電話給他嗎?是那次在街上鬧情緒嗎?

如果有時光機,她想返回最初,待他更好更好。

在一個睡不著的晚上,她還是睡著了。就像只睡了五秒,便醒來了。天很光,她看看鬧鐘,已是九時半,她嚇得立即起床,看看窗外,總感到有點不尋常。踏出門口,她猶疑了,再退回去,看到近門口的月曆,二零零八年六月……她揉揉眼,沒錯,是二零八年,她看看電話上的時鐘,沒錯;上網看看天文台的網頁,沒錯。她回去了,就在他們開始一起那天。

她改掉壞習慣,多體諒他,不輕易鬧情緒。她避過一次又一次從前發生的不愉快事件,享受了兩年的快樂時光。時間再次走到分手那天,她深信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以讓這段感情得以長存。

然而,那一天,他說要分手。她失戀了。

這到底與從頭開始無關。《打錯了》的打錯了,又豈會時時生效?

星期三, 6月 09, 2010

瘦的百分比

早陣子,s到醫院剝智慧齒了。

坐在咖啡廳,s點的鮮奶抹茶還剩大半,a的凍咖啡已到底了。話是有一句沒一句的,那麼的幽幽。大部分時間沉默著,除了偶爾a撩動飲管時冰的碰撞聲外,一切就像靜止著。

s瘦多了。a想,她瘦的部分,有多少百分比是因為智慧齒的原故,有多少是因為失戀。

a輕把手掌放在桌上s那緊握的拳頭。

星期二, 6月 08, 2010

天地人三十歲生日會


開玩笑說,天地人三歲加起來,我今年要過30歲生日了,要搞個天地人30歲生日會。結果,30號晚,v偷偷的為我張羅,又約了我們的朋友(嗯,是我們的),為我搞了一個快樂的生日派對。

看,咭子上花碌碌的,那些心心、那小小的長頸鹿、那朵笑臉小花……我看著我頭頂上的小皇冠,感覺友如何的把我放在心上,好窩心……

我一向是一個沉悶的人,3位友人遠道而來,我這主人家招呼實在不好。大家就只坐著談天,看v切哈密瓜。v知道我喜歡吃哈密瓜,竟買了一個近50元的,真的破費。又,知道我想吃切粒的夏日水果,便真的把哈密瓜切粒,而過程也讓我們很快樂﹗哈﹗

多謝你們,陪我談天、看電視、吃飯、吃水果和吃蛋糕,或許這夜對你們來說太平淡,但已讓我感到無比的快樂。友當中,和你們認識的時日最短,沒想到你們為我做這麼多。特別是其中兩位本來就是v的友,心中感覺像是隔了一重,但原來不是這樣的﹗所以……我就是特別的感到幸福。

由於這份幸福無人能搶走,我也不怕四處放,包括放在這裡。:)

我真的好喜歡你們﹗

發文這天才是我的生日正日啊。

星期一, 6月 07, 2010

心灰

好想說,
有時候,
我會想起你,
然後感到很心灰。

像太空人,
飄流的時候多,
著地的時間少。

我是冥王星後的第一億八千九十二萬個星體,
連冥王星都被離棄時,
地球怎看得見我?

星期日, 6月 06, 2010

雷。雨。

即使雷聲多大
我還是希望雨點小小
因為有你在旁
即使身在外面
我也不怕

星期六, 6月 05, 2010

六月上旬行事曆?

0601:和同事吃晚飯
0602:和同事吃晚飯
0603:和友去深火埗賣豬仔燒烤
0604:同事結婚飲宴,在心中
0605:...?(結果HEA了一天)
0606:...?
0607:友兼舊同事飯聚
0608:v和我慶生日(+飲野)兼e和我吃宵夜/飲野(食食食?)
0609:e和我玩一天
0610:和p吃晚飯兼看bb
0611:和s吃早餐,衰女晚上終於回家了
0612:小同慶生(如果搞得成?)
0613:中同午聚

記於0603。

星期五, 6月 04, 2010

VIIV

星期四, 6月 03, 2010

開始為樣子年輕而沾沾自喜的年紀

和同事吃晚飯,他給我一張優惠卡(註),托我幫他到另一層買奶茶和麥旋風(同時他吃了一碟飯加餐湯再來一杯中國茶,真是人神共憤)。回來後,我和同事的對話如下:

c:喂,頭先我後面個女仔問我借你張咭黎用喎﹗

a:係?咁都得啊?

c:係啊我諗佢都係窮苦學生果挺喇,佢問個侍應奶茶同咖啡幾多錢,然後知道奶茶平2蚊,便點了奶茶。過程中又見佢面有難色啊,又左度右度,又睇下個銀包咁(但其實可以飲水?我好沒人性)。

a:嘩,飲杯野都要咁計﹗

c:咁可能佢真係好窮嘛,只係學生。仲有啊,佢頭先呢……嘿嘿,問我讀咩系啊﹗

a:哦,得啦,明晒,你講咁耐都只係想講呢樣野jei﹗

c:哈哈哈,係啊﹗

a:等我仲咁留心聽﹗

小時候,希望做大人,為自己的一臉稚氣困惱;長大後,希望做小孩子,為自己長得年輕而沾沾自喜。噢,我真不能說自己還未長大﹗

星期三, 6月 02, 2010

星期二, 6月 01, 2010

情感遊樂

快樂盪鞦韆
慌張和迷惘在迷宮世界的兩個角落
悲哀與喜悅是碰碰車孖寶
迴旋木馬上傷心迴旋
惶恐飛越過山車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次,憤怒跳樓了
最後
他們走上不停站摩天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