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30, 2010

我的衝動

這陣子有很多思考,越思考,越無助。

我想,路走到差不多時候,便要頓一下,像狂牛一樣不知衝動哪裡去,再調回步伐。

於是,我突然的決定再遊台北,我很喜歡的城巿。

而不同的是,今次我一個人去,而且去六日五夜。我想在這個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停留一陣子,閒著沒事那樣的過。

嗯,十一月中,當完友的出嫁姊妹後,隔一天便出發。希望快點到十一月。

星期三, 9月 29, 2010

祝福

我想分享一個故事,是從《死後四十種生活》看到的。當然,經我說出來就是會有點點不同。

人死了之後,張開眼睛便發現自己走進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那裡有很多軟綿綿很舒服的座位,每個座位面前有一個電視螢幕,48吋之餘還要是高清的。你被安排到一個座位上,在電視中你見到你剛剛離開了的世界,桃花不依舊,人面也全非。你的想法在腦中游一圈,畫面便自然的走到你想去的地方,讓你見到你想見的人。兒子在嘻嘻哈哈的踢足球、愛侶坐在咖啡店裡默默地喝他最愛的鮮奶咖啡、父母結伴去旅行、女兒結婚了、朋友聚會中大家笑意盈盈的懷緬和你相處的快樂時光……

你餓了,心中想著要吃什麼,就會有一個侍應把餐點送上。看得睏了,座位便會自動變成床,有個保護罩保護著你,你也不會受外間的騷擾。閉上眼便像一夜睡在軟綿綿的草地,在造著最甜美的夢。

突然,有一天,你再張開眼睛,發現自己不再在那個地方,而是被排除在門外。你看見四周的人垂頭喪氣在踢著地沙,最後無奈地向著遠處最光的地方走去。

你很想繼續看你的兒女生兒育女,看著孫兒長大,看社會如何進步。你不斷拍打大大的鐵門,用盡全力的推門,但還是徒勞無功。你開著咀咒把你排除在外的___,為什麼那麼的不公平,讓其他人受祝福,可以一直看下去;而自己卻被隔離,不能繼續。你拍門拍得手累了,開始和別人一樣踢著地沙,無助又沮喪。

你不知道,在房間裡繼續看電視的人,將控制不了畫面,看著愛侶受病魔煎熬、子女一事無成、朋友一個沒把你記住、社會衰敗、天災處處……

你不知道,其實你才是被祝福的一個,而遠遠的光芒正在等待著你。

===
這是我第一時間很想和某人分享的故事,可惜卻一直沒有。

星期一, 9月 27, 2010

親愛的,生日快樂﹗

珠頸斑鳩小姐:

親愛的,生日快樂﹗
希望你以後都幸福快樂。

不知為何,和你一起很開心。
做最後一個在你生日(再三)送上祝福的人。
我愛你。

your good friend,
c

關於巴士


很久沒坐過巴士了。

小時候難得和家人坐巴士,最喜歡坐上層第一排的窗口位。一坐下,無論車程多長,我都能安靜地一直看窗外的風景,不會睡著,也不會吵嚷。嗯,我是一個很安靜的寶寶。

我想起那段我們唯一一次一起坐巴士的時光。我刻意睡著要倚著你的肩膊,細細又悄悄嗅著你的氣味。

在最忙碌工作時,以摩打手的高速把測驗卷放在大腿上,改啊改。

在最疲累的時候,頭不自控的撞到窗上,很痛但沒法醒起來,醒後只見旁人看傻了眼。

我喜歡看著風景聽音樂,一路的風景活起來,情味無窮。

當別人說著坐巴士如何討人厭時,總有個小人兒在我心裡跑動。

你實在無法估量一段車程帶給你多深多廣的回憶,思憶飄到太平洋。

星期日, 9月 26, 2010

could have been love story


來來回回的敲打
節奏是隱喻
你但願把抖動的心傳我
我但願送你一張微紅的臉

星期六, 9月 25, 2010

What if God was one of us?



最近聽到一首歌,叫《one of us》。雖然我沒有信仰,但這陣子失落時,我的腦海便會飄起這幾句:

What if God was one of us?
Just a slob like one of us?
Just a stranger on the bus
Tryin to make His way home

在我如憤怒的波濤,或是哀傷的漣漪時,願我能保守自己平靜的心。

星期五, 9月 24, 2010

你當我什麼

在零晨一時四十二分,她收到一通短訊。

「睡了?」

「哎?發錯了?」

「沒有,在街外,想找個人聊聊,不好意思吵到你」

「沒有的事,未睡」

「打不到給你,明天再找你吧」

「床邊接收不好」

「沒什麼,剛才不開心,現在好了。遲下再找你吧,晚安」

「嗯,保重。如你想,明天再談,晚安」

他之後沒有找她,她心裡擔心著,又給他發了訊息問好。沒有回覆。她討厭自己連安慰也像乞求。

星期四, 9月 23, 2010

秋天的童話

在朋友家留宿一夜,回到家裡。本來是很累的,但一邊洗衫,一邊看《秋天的童話》。從來都沒看過,第一個感覺是鍾楚紅很美。

故事說鍾楚紅到紐約唸書,由在外地的遠房親戚周潤發接機和打點住宿。除了唸書,鍾還一心希望可以和在外地的男朋友陳百強過甜蜜的拍拖生活。怎料,她發現男朋友變心了,傷心欲絕。而一直,就是比他年長10歲、貧窮、又吃煙又愛賭、粗鄙、學識不多的周陪著他,愛情也因而慢慢滋長。

記得其中一幕,紅說:有一種男人,你喜歡他,喜歡和他在一起,卻不想和他結婚,他們本是兩個世界的人。然後,在發生日的一夜,雖然紅不知道發生日,但還是舉辦了一個派對。在派對上,發一直被誤為侍應。紅邀他跳舞,他暗暗自卑起來,一直推辭。及後,強來了,發更以為紅一定會和強走在一起,悄悄離開。經過一輪誤會,紅決定移居當褓姆的家,臨別時,周和紅互送了禮物。紅把一直珍而重之的錶玉送了給發;而發竟又大花800元買了紅很喜歡的錶帶送她。

若干年後,紅帶著照顧的小女孩旅遊,重返當年和發逛著的海邊。發實現了當年許下的願望,在海邊開了一家餐館。電影就在一句「table for two?」之下終結。

這算是一個open ending。我想,曾經鍾愛但分別,這結局直讓人覺得他們應該會走在一起,不能再錯過彼此。然而,當初的所謂兩個世界,到現在有何變化?這樣的想法,我不想延伸太多,實在是立時變得不浪漫了。膚淺如我,唯有努力演繹為,愛把強化玻璃都打破了吧。

又,秋天來了,秋天應該是戀愛的季節。

星期三, 9月 22, 2010

歸零

你躲在透明的瓶子裡
浩瀚翻騰
捉緊
看著變色的手指

心理書告訴我
這是快樂的自虐
你卻一直不言語
我只管默默喝下去

心裡有數
數著沙漏上層的沙粒
那總比眼睛走得快的
空空如也

星期二, 9月 21, 2010

為痛楚而快樂

在牙醫診所中,一對夫婦帶著一個小男孩到診。在等待期間,小男孩一直鼓著腮,一臉害怕。

父親說:一會兒不用怕,爸爸陪著你,牙醫姐姐會很小心的把你的牙齒裡壞東西拿走。

小男孩十分擔心的樣子。

父親說:是會有一點點痛的,但你知道為什麼我們要有痛的感覺嗎?

小男孩不解地搖頭。

父親繼續說:痛是身體的警號,讓我們知道身體有毛病,要快點處理。就像你現在牙齒痛,就是身體告訴你,牙齒有毛病了。牙醫姐姐幫你和你牙齒裡的壞東西打仗,打勝仗了便不會再痛。

小男孩似有所思。

父親說:所以,我們要為自己仍有痛楚的感覺而快樂,因為如果我們沒有痛的感覺,便一直受傷也不知道。

星期一, 9月 20, 2010

教訓。傷害。


這痛
彷彿一場不潔身自愛的教訓

傷害自己最深的人
往往不是別人
而是自己

完結了
仍得把玫瑰的刺折下來
插好
未敢忘記

星期二, 9月 14, 2010

休息

喜歡寫,一直希望自己能保持寫作的習慣,心裡更為自己訂下一日一篇的目標(雖然有時候是一天寫很多篇,一直在排隊)。

這陣子發生很多事,讓我失望。感到自己一事無成。感到被誣蔑。感到被欺壓。生活無力。想逃,卻無處可依。

我看天。今天真覺得累了,要休息。

待我腦袋有空,可以再吸收咀嚼再展現時,我會回來。

等我。

星期一, 9月 13, 2010

聯想

塗了甲油的腳趾,總讓我想起萬聖節或鬼節。

星期日, 9月 12, 2010

熱菇熱菇

熱菇熱菇,並不是指煮熱了的冬菇,而是我今天才學會的日文。嗯,大部分男士都該懂得?

今天,和另外一男一女同事先上茶樓找位子,坐好點了食物,男同事A便發訊息請男同事B著同事快點到達。

後來,同事B回訊息曰:熱菇熱菇。同事A便給我和另一位女同事看,我們大惑不解,但同事A卻笑著不肯解。後來同事B說:熱菇熱菇是coming coming的意思。嘿嘿,難怪同事笑得衰衰的。

是日整天上training,英姿凜凜的女導師收到電話,說是另外的同事找,要預備的東西預備好,著我們可以隨時到現場學習。於是,導師便回訊息給同事。我細細聲對同事A說:嗯,她可以打熱菇熱菇啊﹗

同事A立即說:你不要這樣對人說啊﹗我吐吐舌說:說說笑嘛,我不會對人說的。

哈哈,熱菇熱菇,我好想教別人。不過,因為我喜歡的同事說我講不好,我以後不講了。

星期六, 9月 11, 2010

果子的勇氣


應否記念
人生最勇敢的一刻
一刻最不願承受的空氣
應否記念

無論樹榦多幼
果子或並蒂而生
或左右伴隨
落在地上不情願
不得已
不能怨

星期五, 9月 10, 2010

閉著眼的我的一剎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秋涼的時候
蘆葦送我們清新的空氣
天空正藍
我們坐在湖前的木長椅上
笑聲跳到湖心
好快樂好快樂

和你在一起的時候
我閉上眼的一剎

星期四, 9月 09, 2010

晚上的你和我

肥肥的晚上
失意的我
窩心的你

愉悅的晚上
無知的你
默禱的我

星期三, 9月 08, 2010

荒謬的愛


願我遠離怨恨,
願我懂得愛人。

那種愛,
就在血裡面,
流轉流轉。

星期二, 9月 07, 2010

碎碎

我只想窩在一個安心的懷裡大哭一場。

好想逃。

可我知道,這對現況起不了任何作用。

願我遠離軟弱。

有你。在。

在我失意時請我吃糖水
在餘下半程車坐前排的你旁的女子下車後你的移動示意我坐在你旁
在我吃下一人一顆芒果班戟
在我們分享著薯條和雞翼

我想起我從前的呼救
甚麼人才會二話不說的走到跟前
我決定不再在意那些本來不應在意的
謝謝你

星期一, 9月 06, 2010

海星


看著
我覺得既驚喜又神秘
很想觸碰你
卻又怕經歷不起
結果
我用指尖輕碰
指尖變麻痹
我才知道
是時候放棄
有些人事物是那麼的貪戀不起

星期日, 9月 05, 2010

貝貝的蝸居


我的家和南生圍很近,貝貝還在南生圍的時候,我沒看過牠。倒是八月尾時和友遊濕地公園,有機會看看貝貝。

那天我們先到米埔,再到濕地公園,也因此而完全感受到濕地公園的人工模樣。友一進場便奔到貝貝之家。

咦?貝貝呢?我們怎樣找也找不到,良久後才能看到牠的丁點如手袋的背部。一心來看貝貝的友感到有點敗興,但仍然四處逛逛。折返時再看看,見到貝貝的嘴巴,已感到興奮莫名。

其實,貝貝的家很狹小,每天在這麼小的地方生活,是蝸居啊,實在很委屈。我們還要期望牠每天走出來和我們say hello嗎?

嗯,喜歡到動物園的我,感到好矛盾。

星期六, 9月 04, 2010

窗外。珍惜。


一程車上,婆婆跪在椅子上,較新款的紅白藍袋子就放在側邊。
她好安靜,一直默默的看著窗外流動的影畫。
我沒有問:婆婆,你多久沒坐過巴士了?
就只讓她貪婪地把所見收在眼裡心內。
但願有限的我們都能珍惜窗外的風光無限。

星期五, 9月 03, 2010

一些現在的孩子不會有的回憶

上周末和家人上茶樓,談起家弟的銀行提款咭,我的思緒又飄到老遠的回憶海裡。

剛升上中一,還是個大孩子的時候,每月的零用錢是一千塊錢,用來坐公車和吃飯。媽媽會把整筆款項交我,然後為免亂花錢,我便開了一個銀行戶口。目的和現在的學生不同啦,現在的學生要一人一戶來交學校的費用,我們從前是不用的。

好了,開了戶口,便計劃每個月都先留100塊錢,然後存900塊入戶口。第一個月,100塊用完,便心裡自豪的在午飯前告訴同學,我一會要先到銀行取錢啊。那家銀行就在學校附近,是寶生銀行,現在像是結業了。拿著紅簿仔排隊,然後向銀行職員說:拿100塊,謝謝。哈哈哈,現在回想起來,多麼的搞笑。自以為已是大人,但一定給銀行職員臭罵吧。這還不夠好笑,最好笑是我明明開戶不久,但第一次取錢便簽了10次名以上,最後銀行職員沒好氣,便給我照存摺上的簽名,讓我照著簽。

想不到談起這個,姐立即雀躍不已。原來,我們都有相同的經歷。現在說出來,人家看了便感到我的老?我的紅簿仔時代已過了,現在幾乎人人都用銀行咭,哈哈﹗管他呢,這回憶美好得夠我微笑不語。

星期四, 9月 02, 2010

色彩與亮度


有時候,我們會不自覺的落入想做好人的圈套。
即使世界不是非黑即白,我們也不理會,就只想當白的,連丁點灰都不願承認觸碰過。
慢慢,我想,只有能承認、面對自己的黑,才能好好的調節我們的色彩與亮度。

星期三, 9月 01, 2010

假期。方式。

暑期快要結束的時候,和大學同學去了南丫島。這次是我們第二天去南丫島了。

記得那一年,我們剛畢業,到離島玩玩就計劃著要做什麼做什麼的。總之要把節目排得滿滿,要到街巿買吃的,然後要去沙灘玩。在沙灘上又要想好些遊戲,數字球、獎門人那些無聊遊戲……晚上燒烤,回屋後繼續玩,玩「非洲話事啤」、「心臟病」之類,我直懷疑因為這遊戲一個game很快玩完,好容易便有大懲罰,所以大家樂此不疲。

畢業五年,重遊舊地,人少了,但還是懷著期待的心情出發。其中一個同學帶著寶寶和幫工,到達後入屋換片、餵奶。然後坐著休息了一會,便打算外出走走,還走不了幾步,便找地方坐著喝東西談談天。天氣那麼熱,晚上找間餐廳吃晚餐,回屋後輪流談心。

我想是隨著成長,大家都改變了。其實和朋友一起這樣的過假期,是我喜歡的方式。不用再編排滿滿的行程,就讓幾個人漫無目的的坐著,說不著邊際的話。唯一沒變的是,大家都很珍惜相聚的時間,明明已幾乎暴斃,但仍談天談得不願睡。

我想,我們需要的,實在是心靈的解放,多於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