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31, 2010

love is...


男性友人說:love is not lust.

從前他不懂如何分別,現在他想到了。當你發現無論何時,和對方在一起的時間總會過得很快,那便是愛了。

是像一起坐tum tum轉那樣嗎?髮絲在飄揚的時候,那圓上流動的時間,真會比地面上的走快一些嗎?

和你在一起的時候,總像坐在輕柔的tum tum轉上,就是走快了一些。

星期六, 10月 30, 2010

水晶球裡的大海

對著螢幕,她用手指說:你是水晶球裡的大海。他喜歡透那比喻。

水晶球晶瑩剔透,讓人愛不釋手。生怕弄花球面,但又知道那重量、那穩固叫人安心。

大海就藏在球裡,是另一個世界。你只看見那浩瀚,卻永不知道那深度。只是,無論大海泛起微波,還是驚濤駭浪,也讓人渴望探探擁抱。可恨的是,大海永遠是無從抱住的。

那麼,就輕輕的、珍重的抱著水晶球吧。

星期五, 10月 29, 2010

剩女

和兄弟姐妹飯聚中,未來新郎友人突然揶諭一句:宅女……唔係,係剩女﹗

全場靜了,隱約聽到新娘子(也是我的友)拍打了友的手一下,輕聲說:喂啊﹗

與此同事,其他人「嘩」完一下全部噤聲。

大家也在看我的反應,但剛巧我在讀電話的訊息。

說實在,我並不因為被叫剩女而惱。反而,我聽說剩女是指「高學歷、高職位和高薪金」的,我暗暗叫苦,因為我全不符合標準。唯一符合的,大概是年紀漸大仍然獨身吧。

在這個標籤的世界裡,即使這次被標錯了,也應該高興被看得起嗎?

星期四, 10月 28, 2010

海洋公園哈佬喂

+ 第一次和朋友去海洋公園哈佬喂,共6女4男,有5人是不認識的。

+ 我們沒有買至尊票,應該是因為太遲才買票的關係吧。不過,大部分的鬼屋都沒有太長的人龍,只是在《喪屍反擊戰》那間等了兩小時。對。是兩小時。雖然那間鬼屋完全不驚嚇,但拿著槍射擊喪屍,頗有趣的。

+ 我們第一間去的是《童眼》鬼屋,OK,我怕得要死,幾乎把V的腰扭斷了?至少是搣瘀了吧。真的很驚啊﹗

+ 那些鬼真不易做,有全晚不停躲起小小的空間再彈出來十萬八千次的;有穿著很重的衣服裝成騎著怪獸又反覆說同一兩個指令九千八百六十五次的;有穿著護膝(﹗)不停在地上滑出火花的(一定很傷呢﹗);有果在透明膠箱瘋狂大力拍打膠箱一億次的。

+ 我最喜歡鬼婆婆,帶那放滿眼球的盤子,拿著一串眼球在街上走。當有人走過時,她會十級突然地湊上前狠罵:唔賣俾你啊﹗哈哈﹗一見到她便笑到不行。

+ 我和P沒膽量玩《一人火葬場》,加上走得極累,便在小食店買了魷魚,坐著吃著談天,很好﹗

+ 因為我膽子小的關係,和一兩個男的混熟不少。天﹗他們不是保護我,而是不斷的從後嚇我,先我腹背受敵。

+ 有個男的裝作不害怕,但怕得要死囉。他一邊小心翼翼的走,一邊拍打那些木門、人形面具,看看有沒有人躲著,十分惹笑。

+ 其中,我和友一直走著時,我突然回頭一望,一個男的臉部微微向下,狀甚恐怖的走來。我嚇得尖叫,OK,叫完後我才知那是其中一位同行者,而他並沒有嚇我的意圖。

+ 那些鬼有時真悶夠了吧。當同行者對鬼說:好似周杰倫(﹗)啊﹗那隻鬼鬼聲鬼氣地答:我都知,好多人都咁講。又有一隻鬼口齒不清,我們問了他幾次:你說什麼?結果他沒好氣答:唔聽書既同我快D走﹗

+ 在最後一間鬼屋,我和V一邊行,一邊談天。然後其中一隻鬼咆哮:入到黎仲傾計?再過一陣子,我說:其實我看到鬼不害怕啊,只怕他們突然彈出來嚇我。不夠一秒,在側邊的鬼便彈出來,偷聽鬼﹗及後,不到10 秒,他竟然走上前翻嚇我﹗頂﹗後面的人還因為我極度驚慌的樣子而熱烈鼓掌,那隻鬼贏得太徹底了吧?﹗

+ 到最後,後面的友已不斷的拍打我的肩膊來嚇我。乜。事。先?是不斷的拍打。

+ 臨離開時,大家仍為我的驚嚇模樣津津樂道,叫我收到friend request別嚇到彈起。

過了一個很快樂的晚上﹗雖然,我真的累壞了。我愛我的友。

星期三, 10月 27, 2010

誰的世界

周日,和友看舞台劇去。

劇中多人反覆說:這是我的世界,你為什麼要跌落我的世界?

嗯,我的,你的。

我想,說這句話可以有三種心態:

一、不能接受別人的批評。

二、根本就想別人敲自己那緊閉著的門。

三、一加二。

其實,世界很大,沒什麼我的你的。

星期二, 10月 26, 2010

我討厭自己的不知足。

一夜。兩女子。

這一夜,兩個女子幾乎要談半輩子的話。
伴著的,是兩顆心一樣的暖湯和軟軟的牛油麵包。
事情總要發生的,那我們就乖乖的學著走。

星期一, 10月 25, 2010

夢一場

自從事情發生後,偶爾我會造回家的夢。

每個夢境都一樣,事情像沒發生過,你們表現得沒兩樣,彷彿我的狐疑是場場疑心病。

然後,昨天我夢到你們坐著。你依舊的態度依舊不變;妳卻板起了臉。我只敢低頭說:我走了。

我不想承認自己的著緊,但我知道,我實在著緊。

那本是根。

星期日, 10月 24, 2010

蛋白過敏

急救老師說:你們知道嗎?女性有可能對某些東西過敏的……

有同學急忙說:精子。

急救老師說:對,精子內有蛋白,如果女性對此敏感,接觸了便有機會出疹、呼吸困難和腫起來。你們聽過代母嗎?……blah blah blah……

那一刻,我想,幸好我沒有。

星期六, 10月 23, 2010

上臂並著上臂的感覺很好。

她常常暗暗等待他把手肘放在桌上,然後並著,輕輕的,傳導暖的感覺。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堅持,那種悄悄的含蓄的愛的堅持。

星期五, 10月 22, 2010

我發覺,我時刻惦記著你

「當初枉我未拍拖 曾這樣講過
外遇那些女主角 遲早惹出禍
誰料那個是我 又能如何恨我
沒法面對自我 其實最痛楚」
——容祖兒《一拍兩散》



最近,我的確常常惦記著你,特別是在聽歌的時候。
除了之前的《無人之境》,今天有這一首。
我知道,你有苦欲訴無可依,我都知道。
或許,做什麼事情,快樂的,不快樂的,到最尾最尾,我們都得一個人承擔。
我只希望你的淚水別太猛,把自己弄得太痛。

我知道你的,因為我也總喜歡把自己割傷,然後痛著卻不敢哼聲。
當別人說你自討苦吃的時候,你點頭,然後深深嘆息。

星期四, 10月 21, 2010

張海迪姐姐怎麼了?

很久以前看到的,在舊的網誌內找到,卻找不出連結。

+++++++++++++++++++++++++++++++++++++++++++++
一道題目要求把以下四句話用關聯詞連接:
  1、張海迪姐姐癱瘓了;
  2、張海迪姐姐頑強地學習;
  3、張海迪姐姐學會了多門外語;
  4、張海迪姐姐學會了針灸。

正確答案應該是:
“張海迪姐姐雖然癱瘓了,
但頑強地學習,
不僅學會了多門外語,
而且還學會了針灸。"

結果有一個孩子寫:

雖然張海迪姐姐頑強地學會了針灸和多門外語,可她還是癱瘓了。

又發現超多更猛的孩子寫道:

* 張海迪姐姐不但學會了外語,還學會了針灸,她那麼頑強地學習,終於癱瘓了!

* 張海迪姐姐之所以癱瘓了,是因為頑強地學習,非但學會了多門外語,甚至學會
了針灸!

* 張海迪姐姐是那麼頑強的學習,不但學會了多門外語和針灸,最後還學會了癱瘓!

* 張海迪姐姐學會了多門外語,學會了針灸,又在頑強的學習癱瘓!

* 張海迪姐姐通過頑強的學習學會了多門外語和針灸,結果照著一本外文版針灸書
把自己刺到癱瘓了!

++++++++++++++++++++++++++++++++++++++
看著笑到不行啊﹗

星期三, 10月 20, 2010

分享。不能說的秘密。

和友為了再聚一會,在街上亂逛,然後在海港城的citysuper看到這個。和我相熟的朋友都知道,我特別喜歡長頸鹿。因此,看到這個便不能自拔。

75元的一小包lego,其實於我來說是頗奢侈的,奢侈在於不是必需品,花費這些來買一件小玩意。

無論如何,有時候,喜歡便好,不是嗎?做人有時候放鬆點就好了。

***
我有點抓不住飄忽的自己,有時候,我樂於分享,樂於分享到令人啞言的地步。就像早陣子和朋友說起自己的經歷和擔心的事情,大家都聽呆了。然後,有時我不後悔,有時我很後悔,有時我很害怕,有時我感到再坦然無懼。我抓不住這些有時的長短……

說了一大堆,連自己都有點不知所言。其實,有一件事,我收在心裡良久,很想說出來。然而,無論如何,我找不到任何人說,也不能在任何地方說。可能因為是性質上的問題,且內容是連自己再回想都感到羞恥。這感覺怪難受的,希望我餘生都不會有太多這樣的體會。

就是這樣。

星期二, 10月 19, 2010

論斷與資格

和同事午飯時,提到年輕男女的轟烈愛情,其中提到掌摑。

同事甲:我0向旺角見過一次,個男既高高大大,ok既;但個女既就好肥既。然後睇住個女仔一巴咁落個男度。我心諗,佢咁肥,個男既都ok丫……竟然……
同事乙:咁個男點啊?
同事甲:可以點,唔通打返佢咩。

我發現這位同事每次說到這些男女情事時,都很輕易便標籤女性為港女,更甚是為了突顯事情的不對勁,往往指出女的如何醜陋,身型何其差,憑什麼這樣那樣。

在我看來,事情是這樣的,一個人掌摑自己的伴侶,是一件羞辱伴侶的行為,更何況在大街大巷,羞辱的程度更甚。如果要論斷一件事情或一個行為動作,不是應該單純地看那件事情行為動作嗎?被身材好的美女掌摑,被羞辱的程度會被一個肥女人掌摑淺嗎?那麼,美女摑俊男呢?美女摑醜男呢?醜女摑醜男?傻男摑美女?俊男摑醜女?醜男摑美女?醜男摑醜女呢?

資格,有時不是他人可以隨意論斷的。把這些主觀、片面的看法強行覆蓋在事情之上,有時不單無助了解事情,反會礙著我們思考吧。

星期一, 10月 18, 2010

在乎。不在乎。

往往,我們嘴裡說毫不在乎,但心裡早就有個想要的結局。
那句毫不在意,像是說給別人聽的話,實情是為溜進自己的耳道,傳入自己的大腦。
而越說不在乎的人,拳頭原來握得越緊。

星期日, 10月 17, 2010

認識燒傷

急救導師說到燒傷/燙傷一課。

hea hea的救生員同學在後排打牙骹。

「今個星期係咪BBQ啊?」
「係啊﹗」
「拿,叉件豬扒燒到表面熟熟地就係第一程度燒傷。」
「燒到裡面都熟埋就係第二程度燒傷。」
「查完蜜糖燒到金黃色就係第三程度燒傷喇﹗」

他們夠了沒有?哈哈哈﹗

星期六, 10月 16, 2010

她的相冊

晚上,當我打開facebook,我嘗試代入你,代入你看那個他為她開的相冊。

你心頭很苦,指尖在顫動。

你蠕動著嘴唇,輕輕的用聽不見的聲音說痛,躲起來眼淚默默在流。

你不知可以對誰說,也介乎想說和不想說之間。在別人眼中看是一個錯,所以不敢說;那根本不是一個錯,所以你很想說。

我代入你,舌尖沾上無忘花的味道。

星期五, 10月 15, 2010

無題

在那千分之一秒中,她眼角看到他在看她。
她有時候給他一個回禮,有時佯裝不知道。
她嘲笑自己的主觀願望的同時,只想自己變成一千噸氧氣。

星期四, 10月 14, 2010

多餘

或許
患得患失
是剩菜殘羮
多麼的多餘

星期三, 10月 13, 2010

餅咭與人格

兩位親愛的大學同學要結婚了,是由中學到大學到現在的戀人啊,直令人覺得世界好美好,人性總有光輝的一面(我在說什麼?)。

某夜,我們在兩位的家待著,然後其中一位友要先走。因為那位友很忙,平常很少見面,主人家便先派帖啦。

e:可以立即拆嗎?
新娘:拆啦﹗
e:嘩,兩樣都有啊﹗
c:咦?係咪男既就利是,女既就……
新郎:女既兩樣都有﹗所以會由我派俾你。
c:頂丫,(拍新郎肩膊)你係邊個啊?我唔識你架喎﹗你係新郎啊?恭喜晒。
新郎:……
c:好野,兩樣都有﹗其實呢,我地識你地兩個,係咪應該有2封利是同一樣餅咭架呢?

哈哈,一張餅咭看人格啊﹗

喂喂喂,兩位親愛的友,恭喜恭喜﹗

星期二, 10月 12, 2010

急救二三事

公司提供培訓,就是免費學紅十字會急救,我視為福利之一。

急救老師教得一點都不夠計劃,這裡說點理論,那裡又教一會手掛,第二天才教出血處理。幸好有同事之前學過,老師沒有提到的細微處便立即發問,我有疑惑的地方也問:老師,止血是否要將手提高於心臟?老師說:啊﹗對對對﹗同學記得止血時要提高。真是我的天啊﹗我會努力看那隻dvd的了。

老師開著圖片教我們,教至哽塞的時候,看著一個人隻手放在頸上的圖,他便說:國際都認為,這個動作代表哽塞。當一個人受硬物哽塞時,便是這個樣子,簡稱「哽樣」。我和同事不禁說:鋪墊了這樣久,就是為了說這個gag吧。

和我合作的是另一個部門的同事,工作十分忙的樣子。第一課便嚷著想早點離開,否則不夠時間工作便得加班,第二課更在下午缺席。看她的樣子似乎會因為不夠出席率而未能參加考試,那我怎麼辦呢?而且,沒法和partner好好練習也是一個問題。

班上有幾位救生員,說是考過無數次,有人常自誇自己考了13次,熟練到不行。老師或許因為這樣,教得很粗疏,但我們並非全都是考過13次的救生員啊﹗到第二課下午,來代堂的老師和我們練習,認真多了,和救生員的銳氣挫到近乎零點,哈哈﹗

學心肺復甦法,第一次學的時候,我花了好些時間才把公仔吹漲,而且老師說我按得不夠深,累死我了﹗練習完後被左手按著的右手手背紅通通的。

星期六晚播《賭神2》,當賭神手臂中槍的時候,我心裡想的是:嗯,要落大手掛。答對了﹗後來朋友急急說,中槍應該骨折,要加橫闊帶。我說:哎,未學到啊﹗哈哈﹗中毒了。

學員唸台詞時都很有趣,有些大聲得震耳欲聾;有些靦靦腆腆的;有些創意十足。「波點小姐,請幫我報警。」(我穿著波點衫。)「先生,你個頭爆晒喎,係咪得罪人啊?」(這裡然是由輕浮的救生員先生說的啦。)

很多人羨慕我們可以整天上課,但實際代價很大,沒時間工作,只好當天加班,或周末拿回家做好了。無論如何,希望考試合格啦﹗

星期一, 10月 11, 2010

我想去的地方

原來
我有很多想去的地方
例如你的心

走進去
我坐在小船
隨隨飄流

我躺著
聽你噗通噗通的心跳
說著想說的話
任由它的回音
來來回回

星期日, 10月 10, 2010

鸚鵡的一生


半夜,本來想吃糖水的我們,因為太多人了,唯有轉場。

談著談著時,一對父子帶著一隻鸚鵡進來。

我說:啊,不怕牠會飛走嗎?

他說:有鸚鵡的羽毛會被人剪去一兩根,那牠們便飛不高。嗯,看﹗這隻還被縛著的呢。

那一刻,我的心顫動了一下,有點痛。

星期六, 10月 09, 2010


友說到愛的供求,愛人之餘,也要讓對方感受到你也需要愛、也需要他付出愛。

只是……有人選擇不去愛,有人卻不由自主的愛下去。

而我,有時像半溶的蠟,膠著。

星期五, 10月 08, 2010

一則對話

她說她的友在廿六歲,就是上年,第一次和人交往,然後明年要結婚了。

他說那樣真好,單純而沒比較。

她呷著一口壽眉。

星期四, 10月 07, 2010

身體

她赤裸裸的站在鏡前,仔細端詳自己的身體,一吋又一吋。

到底身體是什麼?在那個衣不蔽體的年代,在那個穿衣的年代。她在看。

她想,大抵當自己不羞愧於自己的身體,她就能真正的愛自己。

而那時後,她會在某個靜謐的下午赤身在叢林間嬉戲。

星期三, 10月 06, 2010

你。我。

有時我想,你的回覆,是否已是一種遷就。
對這種種,你本來就什麼都懶理。
可是,我抽身了。

星期二, 10月 05, 2010

外面的世界

友問我去不去海洋公園哈佬喂。

從前覺得這些票很貴,捨不得買,而朋友們也沒有一個曾邀約過。當編輯那一年,公司每人派一張票。那時候,有位同事想和太太一起去,我沒所謂啦,便把票送了給他。因此,今次受到邀約就說好。而其實,我平常是連鬼片都不看的呢。

和友聚會時,突然,友問到:如果我們嚇你,你會不會惱啊?會不會哭啊?然後大家此起彼落地討論,說要害怕才好玩,又說誰能使我發怒或最害怕就算贏云云。

其實我不在意蒙在鼓裡的感覺,也不是很害怕;只是,感覺自己像個異類,有點被排除在外。排除在外。

我知事實不是這樣的,但這陣子的我真的太難相處了。

我會檢討一下。

星期一, 10月 04, 2010

我暗暗的浪漫

浪漫
是微風吹樹葉下的一口草餅
可惜、可惜

星期日, 10月 03, 2010

落坑筆記。自動落坑掣。

和親愛的友慶祝生日,下午去了打保齡。

HC:你知唔知啊,日本出了一本筆記,叫落坑筆記。
C:下?真架?
HC & W: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竟然問得咁認真﹗
C:係喎,點解我會信你架?

……
W:咦,V身上有個自動落坑掣,啊,唔係,佢個掣長著架喎﹗

……
HC:C,知唔知點解你落坑丫?因為我寫左你個名0向本落坑筆記度﹗

夠。了。沒。有。我狂笑不止。

===
落坑筆記進階facebook留言版

話說生日晚飯拍的照,因用了閃光燈,結果面油處處。

C:面油人生日會。
V:個名好衰。
C:所以你記住執走D面油
V:執面油很沒趣﹗可唔可以淨係執主角同我的?
C:你咁愛我,我知你會執埋我既。
V:你咁講我唯有執埋你。
M:你記住執埋我,唔係我整本面油筆記俾你嘆架﹗(好毒啊)

星期六, 10月 02, 2010

我對____說

我對桌子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風扇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地板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地拖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馬桶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燈泡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沙發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相機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相片說,我好喜歡你。
我對肚臍說,我好喜歡你。
我好喜歡你,就是不能對你說。

星期五, 10月 01, 2010

Runaway


那天,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我們走在小巴總站上,你突然遞來一個銀行的小小的袋子。

打開看,是The Corrs的CD,淺綠色的封面。第一首歌是What can I do,第二首是So Young,那時候感到音樂很震撼我的是Dreams,令我百聽不厭的是Runaway。天天聽。

你知嘛,時日長了,記憶模糊了。

我知,人總不能輸打贏要。然而,還是但願一切美好的都像微風,間中輕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