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10

沉澱台北。第三天。國立台灣美術館。

距離回港日子快一星期了,記憶都快糊掉,幸好那份感覺仍藏在心中。

天空正藍,走到美術館,那偌大的廣場,清朗得讓我很想大字型的躺在正中英。遠處有些草地,一些人在坐著談天,又有一堆白色如雪的草(這樣說不很明白吧,我用菲林機拍了照,有機會讓大家看),美美的排在一旁。這樣一看,便覺得香港的藝術館特別的委屈。始終,有足夠的地方,才能成就更好的規劃。

進去後,首先是看了台灣美術雙年展。我這個附庸風雅的,對藝術本無研究。不過,我覺得藝術動人的地方,是它給人的思考空間;不同人有不同的啟發,更是其好玩之處。我沒好好記下藝術品和藝術家的名字,倒是對兩組作品特別深刻。

第一組是用剪紙的方式併合成畫,紙是選用雜誌的吧,每幅畫有不同的主題。例如剪了很多女人的臉孔再併合成春日的風景,那花、那枝葉;又有用很多月餅(弄的時候是近中秋節吧)的圖,併合成另一主題的圖畫。很美很美,我想,我也要給自己弄一張。

第二組是和歷史、考古有關的。我一直順著看,看到一個在台灣的古文明被發現,有一個錄像播著一個學者在解釋發掘過程和對該古文明的認識,然後展示著很多古物。奇怪呢,為什麼不是在歷史博物館展出而是在美術館的呢?我很認真的一一細讀介紹的文字,再一直看那些古物。後來,便發現有點奇怪,為什麼那些石碑上的文字像電腦的亂碼?再看看一些古物,是遊戲機手掣的化石,連最新款的wii都有……哈哈﹗被騙了﹗這個實在好玩,也令我想到很多。歷史,可以創造出來的嗎?以前中國由史官記載歷史,會不會像開會時老闆說一句別人的是非,然後叮囑秘書不用記錄呢?如果歷史可以創造,那麼,世界會變成這樣?我們認知的,又是否事實?

另外,看了安徒生的特展,之前說過了,不贅;還有抽象畫展,走走停停,有興趣的才駐足看看想想。

在美術館消磨了一個上午,腿是有點累的,但心靈卻很飽滿。

星期一, 11月 29, 2010

沉澱台北。第三天。台中與高鐵。

龍山寺(住處)-->板橋高鐵站-->台中高鐵站-->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勤美誠品綠園道-->五權路-->20號倉庫-->逢甲夜巿)-->台中高鐵站-->板橋高鐵站-->龍山寺(住處)

這次旅程有不少突破,包括第一次一個人旅行、第一次去台中和第一次坐高鐵。

從前覺得坐高鐵啊,那麼貴,我想我也不會坐。今次是第三次去台北,在計劃時,發現雖然已訂好了台北的住處,但還是很想到其他地方走走,最後便決定即日來回台中。

在抵台那天已訂好高鐵票,因為只有一天的時間,都時間不長,便訂了8:05的票。因為板橋站較近,而由住處龍山寺往板橋才數個捷運站,便選由那裡出發。回程則訂了22:05的票,一來怕時間不夠,二來有九折。那一天,我在6:45便起床了,梳洗收拾,最後再看看帶去的旅遊書,抄低很想去的地方的地址(這不是應該之前做的嗎?我不知道),然後便出發了。

到板橋高鐵站,還沒覺得什麼的,在車上起初是貪婪的看沿途風景,後來就是睡睡醒醒。大約45分鐘左右,便到達台中,下車後,真的嘩嘩嘩,不得了﹗車站大堂比機場禁區外還好看,落落大方啊﹗有不少店,又有starbucks (機場的要在第一航廈才有啊),等車時可以喝著咖啡看書了。在大堂有好些員工叔叔,就像人肉指示牌,指示你坐接駁車。

我的第一站是國立台灣美術館。本以為在遠一點的sogo下車,再走路過去。原來,竟在美術館附近有車站,真的超。幸。福。等了約10分鐘便有車,司機給每個人發代幣卡,大概是用於統計人數吧。然後,安安靜靜的坐著。高鐵站離台中巿頗遠,就像桃園機場和台北巿的縮短版,就是要經過長長的高速公路才抵達。

在土庫停車場站下車,附近都是修理電單車的地方。不遠處便有一個大大的指示牌,我便往那方向走。一直走啊走,都是一些民居,好些日本風的居所,也開始有些如香港的低密度住宅的豪宅。我想,這句應該算是台中的一個繁華地吧。

走了大約15分鐘?還是更多呢?忘了,就到了國立台灣美術館。大概是9:40左右吧。

高鐵的餐桌底面,真的善用空間啊,十分欣賞。又,中間會有像空姐的小姐賣飲品。
無論是這種代幣卡還是什麼,就是坐台灣的公車,都只有一個出入口,出入都得拍卡。司機叔叔會先叫上車的人稍等,然後看到要下車的人都下了車,再讓人上車。嗯,在香港的話,大概會被埋怨無效率吧。
沿途見到的日式小屋,很有風味。另外,兩邊建築物之間,是馬路,而馬路的中間,又有一條很闊的路,有些地方種樹,有些則成了小公園,小朋友在嬉戲、老人在做體操,很和諧的感覺。

再續。

星期日, 11月 28, 2010

浪漫,只因躺在雲上

一個人帶著小包包,像台北人那樣爬捷運的扶手電梯。

靠右發著呆我的,前6、7級分別站著兩個男子。你和友在一起,你站得和我較相近,打扮優閒,淺藍直間恤衫,印象中是深色還是灰色外套,配杏色褲和波鞋,手拿著一餅茶葉,斜背著一個大的腰包,就是腰包在背上,而腰包的拉鏈並沒拉好。

我走上前,你拿著像是無印的schedule兼記事本,大概是來觀光吧。拍拍你的肩,你帶點不解地轉過頭來,因為我說得不好,我就輕輕拉你的腰包,然後說:你的包包啊……你連忙把腰包移到身前,發現沒有拉好拉鏈,下了電梯便連忙整理,然後對我說謝謝。

我點點頭,就走到鄰邊的候車處,和你們是一門之隔。等車的時候,每當我轉頭看你時,你也總在看著我,帶著笑意,然後我又笑笑。車到了,我們走進車廂,你仍時不時的看我,而我又何嘗不是?

可是,我們沒有走近,沒有交談。到台北車站時,我便下車了。老實說,我多麼想你走到我跟前和我說話呢。

不過,這樣的結局不是更好嗎?

浪漫,只因躺在雲上飄啊飄。

星期六, 11月 27, 2010

星星之火

同事說起,有一位美國朋友,唸書時在香港交流了半個學期,便深深香上中國文化,然後決定來港工作,學會廣東話,會說會寫。這一年,在香港唸完了法律,而其中一個試還要寫中文的呢,通通過關,快要執業了。另外,他還會打台灣牌,計番比不少香港人還要精明呢。

同事間都說,要到很愛很愛的地步,才有這樣的決心吧。

我問大家,到目前有沒有一些人/事/物,是你覺得很愛很愛,一輩子都不能沒有他/她/它。大家都沒說什麼。

我說:我想我仍沒什麼是一輩子不能沒有。

他們異口同聲說:不是手作嗎?

嗯,我總希望能保存住星星之火。

星期五, 11月 26, 2010

沉澱台北。第二天。沒帶電話的一天。

龍山寺(住處)-->忠孝敦化-->忠孝復興-->迪化街永樂巿場-->華西街夜巿-->龍山寺(住處)

這天9時才起床,梳洗好便出門。鎖好房門,走在大門才發現自己忘了帶地圖(已印成2張紙),於是折返,取回。然後,在往捷運站中途,又發現自己忘了拿iphone。基本上我是靠它來拍照的,但也決定不再回去了,很麻煩嘛。看﹗我真的論盡到不行﹗

今天計劃主要在忠孝那邊走,第一站是去鼎泰豐。天哪﹗10時多,一個女子點了10個蟹粉小籠包當早餐,還吃光光。本來想點普通的,一籠10隻才$190。可是想想,不如豪一豪,吃蟹粉啦,$330。結果吃,我想我會較喜歡吃最普通的吧,雖然蟹粉也不錯(像很囂張的話,哈)。

吃完後,本來想去一家叫lego wear的店走走,像是全亞洲唯一一家lego衣飾店什麼的,我也不肯定。只是因著兒時的lego情意結,很想一看。可是,找了個多小時仍找不到,放棄。然後,走回東區粉圓吃東西,點了愛玉、紅豆和什麼,忘了。很好吃啊﹗有幾個香港人在吃,她們離開時,看了看我和另一個人,然後說:呢度d人真係當早餐咁食都得架喎﹗我也樂於做別人眼中的台灣人啦。事實上,同一天我被2個人問路、1個人要求我做問卷呢。我都只能簡單答「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或「對不起,我聽不懂」,然後對方才恍然大悟說:你是香港人。

吃完後,慢慢我走到敦化187巷,想看看那賣tote bag的店。可是,原來該區的店很晚才開。到了tote bag店的門前,見到租約期滿大滿貨,心想:可能執到好貨呢﹗便再逛逛,打算最後再走去看看。在一家店子買了一件厚褸,很合意。我本沒有厚褸,只有兩件簿簿的。聽說今年天氣冷啊,買了便好。入面的毛毛背心可以拆下,帽子的毛毛邊和帽子也可以拆下,很好。

走得累了,去了一家叫yofroyo的乳酪雪糕店,吃了chocolate chips芒果乳酪,很美味。看似店主的男人和我聊了兩句,他說他懂得哪裡有好吃的東西,不是旅遊書介紹那些,我吃東西後可以再聊。後來我見他努力訓練店員,也沒打擾便走了。再逛了一會,那店還是沒開,便放棄了。

之後,由敦化往復興方向走,途中經過一家店叫「繼光香香雞」,買了些來試。(不停的吃吃吃﹗﹗)很香脆,但有骨的。(雞不是有骨的嗎?)其實呢,我不會特別喜好台灣的雞了,因為沒有去骨的啦。我知我是很難服侍的。吃罷又慢慢的走到一個叫「頂好名店城」的地方,主要目的是幫v的媽買護膚品。

買完後,另一站是微風廣場,有一點點遠的樣子,但實際上還好。經過蜂大咖啡,本有想過買些咖啡豆給小蜜蜂,後來想想,還是不要了。可能他怕麻煩,不會自己沖呢。到微風廣場,其實是想看看Dean & Deluca,是個賣食材和廚具的地方,像很有名似的。在旅遊書中看見那tote bag很簡單,不錯的樣子,又似乎不貴,便想去檢便宜貨。最後,原來一個中型袋要$790,ok,我還是自己弄一個好了。離開時,4時多吧。

坐捷運回台北車站,然後轉的士到迪化街的永樂巿場,車程短,但走路的話會較遠,天黑夜易迷路。坐了約$90多元便下車。永樂巿場是個布巿場,想來應該是愛弄手作、造衫造袋的人的天堂。布碎很便宜,可是真的很細小,想來用途也不算很大,所以只挑了3小塊。另外買了很可愛的粉紅波點防水布,想著弄一個袋子。再買了皮帶子、不織布(還有一塊是波點款的呢﹗)和拉鏈一條。呼,夠了夠了﹗

坐的士回台北車站,這次只花了$70多元,我想是因為之前較繁忙吧。

走了一整天的路,本來打算晚上到西門町,但因為太累了,便決定改行程。到住處附近的華西街夜巿逛幾圈,買點吃的,然後回住處hea著吃,看綜藝節目。

一個人的旅程便有這好處,放棄行程、改變行程也不用知會別人,自自在在。

這天真的走得很累呢﹗

星期四, 11月 25, 2010

我的眼睛關了燈

忘了何時開始,
我覺得自己無人要,
非指愛情。(雖然現在也是)

我總感到所有人眼裡都散發光芒,
然後追逐著。

而我的呢?

我覺得自己很無用。

我只是要個窗口放下這些話。

我問自己,放了一個長假,去了遙遠的地方,
有沒有快樂了些?
我想,或許我最需要的,不是一個假期。

星期三, 11月 24, 2010

沉澱台北。第一天。士林夜巿。

離開住處時已7時,帶著小皮買,放了購物袋,便出發到士林夜巿。

不知為何,今次坐捷運感到很自在,就像坐地鐵。捷運是相當方便的,然而,人在異地,以往都總是小心翼翼的看路線。今次倒是有點得心應手的感覺。

到達士林夜巿,其實不用懂得方向。特別是星期天,只管向著人潮走便是。以往很少在那個巿蓋的夜巿裡溜達,太迫人了吧。今次走進去走了一圈,很多玩遊戲的地方。我看到有釣蝦的店,我沒釣,就只要了鹽燒蝦串。老闆說$30一枝,$100五枝。我說我要2枝便好了,一個人吃不了這麼多啊。然後我們便談起來,他說我一個女子出外地逛很勇敢,又教我下午可到花博走走。後來我問他,隔壁那家店沒有人,不好吃嗎?他說:對啦,只有不懂的遊客才進去(無人喎,遊客都應該不敢進去吧?)。然後教我到「阿婆之家」,說那裡的蚵丫煎最好吃。

到「阿婆之家」點了蚵仔煎,然後叫店員教我唸。原來蚵仔煎,是唸「鵝丫」煎的。甜辣醬下得少,但味道還不差,有香脆,也有qq的,蛋香十足。我覺得蚵仔煎比蠔餅優勝的地方,是有菜。另外,又到另一家店吃了炸魚餅,qq的,邊炸得很脆,超愛﹗可是吃不下這麼多。那些小黃瓜不太酸,涼涼的正好。


之後,到另一邊的街找青蛙下蛋,已記得那小車子在哪了。買了後便邊喝邊逛,買了一些小東西。買了一個包包,不大是我的style,但很好看,才$290,是台幣啊﹗
拿著東西,走累了便打算回住處去。可是,我越走越遠,走到不知方向。問路上的阿姨,原來我已由劍潭站那邊走到士林站,累得很。在士林站側有一家豆花店,便店了一碗布丁豆花,加了紅豆、黑糖啫喱和另一款什麼的(忘了),吃飽飽後便坐車回去。嗯,味道還好,但豆花嘛,我還是喜歡原味的。

在住處附近的7-11逛一圈,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像尋常百姓嘛。然後買一些當地才有的屋仔飲品,有柑桔愛玉和什麼仙草的。回住處後放進冰箱,開著電視發發呆、洗澡、看看第二天的行程和上上網,結果1時多才睡呢﹗

星期二, 11月 23, 2010

朋友。傷害。

有一個朋友,有一段時間我們過往密,就是指大家談得多、談得深。

近日,我越發覺得這些日子,可能是近年、或近一兩年,我也不知道。只是感到自己不斷地被他言語攻擊,攻擊的內容不外乎是體型或無人要/港女/剩女之類。像每一刻、稍有機會便被他攻擊,心裡其實不好受。

起初,我覺得他要開玩笑,但當越發嚴重的時候,便讓我想起和他相識多年的另一位友。因為另一位友是非當人情、扭曲事實、說話他,令他十分失望和不高興。因此,他從不留手的以言語反擊。沒有因此而斷絕來往,只是毫不留手的以言語攻擊。

經過一段時間,我開始懷疑,我是否有什麼令他不滿,才讓他不斷攻擊我?我真的太港女?我真的讓他看不順眼?我的品格有問題?

我得承認,我是一個很容易受人影響的人,特別受我重視的人的影響。

我決定少說話,謹言慎行,別惹人討厭,又或自閉一陣子。

說真的,我很重視這位朋友。只是,為什麼?

其實,我受傷了。

星期一, 11月 22, 2010

安徒生的選擇

這次旅程去台中,其中一個最令我期待的地方是到國立台灣美術館。今期有《童話大師—安徒生世界特展》,真配合我這個夢幻的旅程。

小時候常聽安徒生童話集,但到底安徒生是個怎樣的人,我從沒考慮過要知道。原來他是個丹麥人,10多歲便開始四處旅居,並將經歷化為童話故事,很快便出名起來,到處受人招待。可是,他在丹麥反而遲遲未被認同,使他對自己的故鄉生隙。他享受的,不是單純的名與利,而是背後的認同感吧,讓自己變得重要和獨特。

看他的故事,以前倒沒太在意,反正是童話故事便聽嘛,不會理是誰的童話故事。今次在展覽中走一圈,便會發現安徒生的童話故事有時候和我們心目中理解的童話公式不大一樣。有時像交響樂在高潮部分倏然停下,有時也沒有大團圓結局,例如《飛箱》。感覺很有趣,反使我更有興趣讀他的故事。

又,安徒生到處遊歷時,常被王官貴族招待,讓他在子女前講故事。他喜歡一邊剪紙,一邊講故事。在講故事時,他和小孩子保持著距離,即使是再小孩子也一樣。他會坐在桌子前,小朋友圍著桌子安安靜靜的坐著。在他講故事時,他討厭別人發出任何聲響,如果有一咳嗽或稍稍有移動的聲音,便會讓他非常憤怒。嗯,很霸道。

安徒生一生沒結婚,只有過一些在旅途中認識過的紅顏知己。要選擇,他選擇名成利就,而放棄定下來建立家庭。他有很多朋友,但卻孤獨終老。或許,這成功於他來說,便是他最大的幸福。

如果要這樣來換成功,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成功吧。

無論如何,這展覽總讓我想到一點一點,很好。

星期日, 11月 21, 2010

沉澱台北。第一天。住。

桃園機場-->台北車站-->龍山寺(住處)-->士林夜巿-->龍山寺(住處)

印象中,我去旅行都不大會認真的在BLOG上寫遊記。不過,今次一個人去,就當寫寫,留個回憶。長篇大論,有膽你就看﹗哈哈﹗

上次提到錯過了飛機,幸好還是順利的到台北了。很快便有客運,才不到5分鐘便開車了。到台北車站時,有點點迷路的感覺,不過很快便找到了,也買了悠遊咭(像香港的八達通),到龍山寺站時已6時。本來今天預定先去天母看看巿集,再到士林吃東西,最後決定放棄不到天母。

來接我到住處的是一位年輕的小姐,她帶著我走,又叫我要認路。
一路上有很多佛像店,播放佛教歌曲,對面又看到龍山寺。雖然如此,感覺卻沒有很安詳,哈哈,感到這裡像有點複雜,近剝皮寮,聽說就像香港的九龍城寨。

小姐說見到左邊小巷有「西園歌坊」(中圖)便要轉進去。well,歌坊?是夜總會嗎?還是那些阿姨唱台語老歌的地方?只有我一個人,否則真想進去見識一下。再轉左,便是左圖的地方,看來真有點偏僻,住處就在van仔側入口上去。

小姐交低鎖匙,說:你應該不會外出吧?我說:會啊,才6時多。她反覆著我一個女生去旅行要小心,又叫我回住處時要用防盜鏈。我心裡一沉,問:這裡很危險嗎? 她說:不會,這是老人聚居的地方,但一個女的總得小心點。
住處和網上看的照片一樣,感覺頗有格調,設備也齊全。洗手間的木架有點塵,毛巾內夾著一條長長的頭髮,幸好我一直都自備的。洗手間側有個大窗,外面用的是黑色線的簾子,像love hotel的單人房啊﹗不過也方便邊洗澡邊看電視啦。

房內有一條cable,可以上網,但如果線長一點便較好,那時是勉強可以在床上上網。電視的角度校到很低,睡在床上看便一流,洗澡時就勉強看到。
牆上有可愛的鳥和樹的圖案,起初以為是牆貼,原來是塗上去的呢﹗沒有衣櫃,但牆上預備了兩個掛衣服的地方和木衣架。

我想,房間設計很好,但未算一塵不染。住5天才HK$900,想點?不過唯一不好的是,住處在5樓啊。平常走上走落沒什麼,重點是,我上去的一刻已為離開而有點惆悵。哎,管它呢﹗玩完才算。

MSN和姐報平安後,出發去了﹗

再續。

星期六, 11月 20, 2010

Piece of Cake

沒預太多時間計劃旅行的我,唯有急吞旅遊書,其中看上一家店,叫Piece of Cake。旅遊書的介紹,大多很商業,未必真的那麼好。然而,因為我太喜歡吃卷蛋,說是手造的,便想著一定要試試。

下午的人不多,我見到一對香港情侶在我身後,原來也是找這家店。店然在小巷中,但極近中山站出口,很快便到達。

店員穿同一顏色的tee,靜靜的,沒有站在你身旁催你點菜。本來想吃紅豆綠茶卷蛋,但賣光了,才下午2時啊﹗

結果點了原味布丁卷蛋和抹茶鮮奶。卷蛋軟軟的,嘩﹗軟綿綿,中間還有布丁呢﹗另附朱古力小米通,很好吃。雖然未至於會像《伙頭仔昆布》那樣跳上空中,但真的很不錯。另外,抹茶鮮奶不大甜,鮮奶增添飲品的幼滑感,合我口味。

平常下午如能這樣靜靜的吃著卷蛋發發呆,多好﹗

地址:台北巿大安區南京西路64巷6弄19號 (中山站1號出口在捷運大道右轉入南京西路18巷4弄,直行右轉便可)

星期五, 11月 19, 2010

純真


在中山捷運站走到地下街那段路上,有一個小型的攝影展。

其中,這張的標題是《純真》。純真嗎?

星期四, 11月 18, 2010

不寒而慄

因為有朋友想我找「含笑半步癲」爆炸朱古力給她,所以我便去了菓風小店。
在選朱古力的時候,一對香港情侶在我側在選那四四方方的朱古力,女的一直用林志玲那種嗲聲說話。

女:咦,我想要果個啊……哎啊,我要埋呢個「a」字。咦,我點解無架﹗
男:「加油」都幾好丫﹗
女:咦……好衰架,點解我想要果個「thank you」無左架jei,咦……
男:(拿了個藍色盒的「thank you」)呢個咪係囉﹗
女:咦,that's different,you know?果個係女仔架,粉紅色架﹗
男:是但啦﹗
女:咦……好bad囉……

女的一直用嗲聲加上中英不自然的夾雜,我忍不住,「接」了一聲。因為實在忍不住,又不好意思(其實是怕被打,人家兩個人,我單拖),便裝咳起來。可是,男的一聽便看了看我,我禁不住無聲地笑了出來。

真的令人不寒而慄﹗

星期三, 11月 17, 2010

失落的電話

今天坐高鐵到台中,這暫時不說,想說的是在台中的一個經歷。

在台中暴曬和狂走的情況下,累到不行。因為距離下一個想去的地方有一段距離,便坐的士。因為沒在意,就把電話放在褲袋裡,然後到達後便付錢再下車,走到想逛的手作雜貨店。

對,劇情就是我把電話遺在的士上啦。走了一段小路,在小店留了好一會,買了些東西後,走到門口去。突然很想看看時間,因為我沒帶手錶,就是靠電話看時間,便找起電話來。找找找,找不著。當時想,哎,一定是在的士了,怎麼辦?

以下是我的心情狀況變化:
一、十分灑脫的想:沒關係啦,反正想換電話嘛,回香港就買新的。
二、十分貪心的想:咦,可以claim保險嗎?但要怎樣證明呢?
三、十分惆悵的想:哎哎哎,不是喎,我這天拍了很多照片啊,全沒了,好想哭。

然後,這時候,我聽到一把粗鄙的男聲說:「喂小姐﹗」

我還沒看清楚,只見一輛的士駛到我身旁。

「你碰到我,你走運了﹗你要給我200塊啦。」

原來是剛才的司機叔叔,他把我的電話還給我。

「我一直在找你啊,你又不打電話來,我又不懂用iphone。我為了找你連客人都沒載啊,你要給我200塊。」

「真的要200塊嗎?」

「真的啊﹗」

「那好啦,真謝謝你。」

就這樣,我拿回自己的電話。嗯,用50元來當報酬,其實算不錯啦。那司機大可收起電話賣出去吧。

嗯,原來,我最關心的只是我的照片。

又,我不會再把電話放在褲袋的了。真對不起自己啊﹗

星期二, 11月 16, 2010

我凝視天空
天空彷彿凝結了
連同時間凝結了

===
那是由桃園機場往台北巿區的天空。成就這個天空的,是我的大意。

本來上機的時間是11時20分,那提早兩小時到機場的話,就是9時20分;而由住處往機場的話,大約預1個半小時。我就預算8時40分出門,想著自己還提早了。然而,我計錯了,我應該是7時40分出門的,我少算了一個小時。

實際出門的時間是8時50分,我想著沒關係啦,反正時間是足夠的啦。結果,等巴士時計算著,才發現自己少算了一個小時。嗯,我想,變為提早一小時也可以,是緊張點,但勉強可以吧。

結果,等車等久了,有一段路有點塞車,結果我到達機場時是10時45分。地勤小姐說:10時40分便停止登機了,著我12時50分才去看看有沒有候補座。在機場買了一本雜誌,吃了brunch,輕輕鬆鬆的,因為本來就是為了relax嘛,我總不相信我沒法到台北(最多咪買多張機票,但拜託不要啦)。

幸好可以坐下一班機,還有窗口位座。可是那架飛機很小很小,我記得之前坐的都不是這個樣子,這架機焗得要命,可是我還是累得睡了。

到下機後,坐車時已近4時了,一路上,太陽已往下走了一點點。在公路上,看不到高樓大廈,所以能看到那個走下了點的太陽。

嗯,是假期,無論有什麼意外,還是美美的。我就記住那陽光。

又,我是絕不會錯過回港的一班機的﹗

星期一, 11月 15, 2010

沒了

她吃下一塊菜,說:沒了你便慘。

他說:怎會?從前還不是沒有我。

她一邊咀嚼一邊想:沒有分別嗎?

他不理解,有變沒有和一直沒有的分別。

只有擁有過,才害怕失去。

星期日, 11月 14, 2010

假期的心情?


最近的我有點恍惚,沒有心事,但心不知飄到哪。
生活細碎事情很多,工作的事記得太多,自己的事情便不願記下。別人問起日子,我老在想,像已有約,但又記不起約了誰。而很搏打的是,我完全沒打算記在行事曆裡。
根據友的說法,我懷著的是放假的心情。想想是不是,我說不上,只是覺得記這記那很累人,只是不想動,讓日子hea hea的過,時光如天上的雲輕輕飄。
有時候,我不喜歡計劃,同時我是一個要點計劃去安心的人。
對了,如果我是懷有放假的心情,那就對了。因為,我真的在放大假。儘管還要工作一下,但那是一連十三天的大假。
我帶上小小皮包,穿上碎花飄飄裙,踏著胖胖的鞋子,放假去了。

又,距離出此文的時間,尚有大約12小時,我就在天空發著呆,但願我有一個窗口位。

星期六, 11月 13, 2010

請別迫別人以你自以為尊重的方法尊重人

和喜歡的友到和民晚膳,第二次了。

第一次,負責招呼我們的侍應,在我們點菜時跪下來。對,那是我第一次到和民用晚膳。不不不,第一次坐BAR桌,所以侍應沒跪下來,因為跪了下來應該很難點菜吧。那時候,我看傻了眼。友說:不知道這個嗎?我真的不知道。只是心裡怪難受的。我不喜歡別人這樣跪我啊,又不是坐在他他米。

第二次,我心裡祈求著:別跪下來啊別跪下來啊。可是,那侍應還是跪了下來。或許是當下心裡太渴望他別跪下來的原故。有一刻,我的聲音竟然顫抖起來,有點想哭。我當自己是悲劇女主角嗎?我不知道,只是有一下想哭。

或許侍應都沒有負面感覺,真的感到自己在尊重客人,或許不。然而,我不會因為別人跪下來點菜而感到被尊重。更甚的說法是,我不會因而感到有優越感。如果要用這種方法得到優越感,實在可憐/變態。

請別迫人以你自以為尊重/優待的方法尊重/優待人吧。

其實只是小事一則,是我想太多吧。

星期五, 11月 12, 2010

typical

他說特別不喜歡和typical的女孩去旅行。

她問:什麼算typical?

然後,她心裡量度著,她到底是不是typical的女孩。

原來,她那麼的介意。而介意的,並不是那內容,而是那載體。

星期四, 11月 11, 2010

沒有人可以演繹得比哥哥更好,每次都讓人動容。即使是歌喉再好的張學友,那靈魂,就是無人抓得住。

歌手:張國榮 | 作曲:Dick Lee
填詞:林夕 | 編曲:George Leong

這一生 也在進取 這分鐘 卻掛念誰
我會說 是唯獨你 不可失去
好風光 似幻似虛 誰明人生樂趣
我會說 為情為愛 仍然是對

*誰比你重要
 成功了敗了也完全無重要
 誰比你重要
 狂風與暴雨都因你燃燒*

#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
 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
 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
 原來早不缺少 Wo...
 有了你 即使平凡卻最重要
 (只得你 會叫我彷彿人群裡最重要)#

好光陰 縱沒太多 一分鐘那又如何
會與你 共同渡過 都不枉過
瘋戀多 錯誤更多 如能重新做過
我會說 願能為你 提前做錯

REPEAT*##

有了你 即使沉睡了 也在笑

星期三, 11月 10, 2010

假期計劃

開始放大假,一直懶懶的,現在不願睡便想想這段日子的計劃吧。

9/11:
和V在灣仔午膳。尖沙咀試裙。回去工作。小休一會。晚上再工作。

10/11:
最遲2點起床。工作(list+case)。有時間回office收拾。中同用晚膳兼探病。

11/11:
中午工作,最後整理(list+case)。初步預備收拾行李。洗衣及打掃。早點睡。

12/11:
大同出嫁姊妹。

13/11:
和父母上茶樓。購買旅行用品。交代工作遺言。早點休息。

14-19/11:
人在台灣

20/11:
未定:找表妹/約小同

21/11:
必須呆在家裡。打掃。讀讀書。弄一頓好吃的晚餐。

剪指甲

早陣子,和爸有些事鬧得半翻了。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也沒打算翻開肚皮讓人看。只是,兩個月沒回家。別擔心,因為我在剛過去的星期五已回家吃晚飯了。

我想說的是一段回憶。歷歷在目。

在我還唸幼稚園的時候,我們住在元朗的舊屋,三層的西班牙式別墅。我們住下層,連一個小花園。我記得廳很大,有一張藍底配很多色彩艷麗的花的布沙發。白色的高高的櫃,沒有門哪種,一格一格放著不同的東西,電視、雜物、唱片……

爸爸常常叫我張開雙手給他檢查指甲,然後說是長的,要剪;而我總怕得要死。他到白色櫃拿出大剪甲鉗,坐在花布沙發上,微微張開腿,要我坐在中間。然後是小心翼翼的剪。爸爸很喜歡把指甲剪得很深,這是我怕得要死的原因。一下一下,很清脆的聲音。有時剪得太深流血了,我的小手禁不住縮一下,他就連聲說對不起。剪好了便滿心歡喜,檢查我的小手,滿足的說剪好了。然後拿掃帚來掃走指甲。

因為爸爸的原故,我很快便學會剪指甲,目的是為了避免血光之災。而直至現在,我的指甲還是小小的,別人看了都會笑。可是,我暗暗的為我小小的指甲而快樂,那一段美好的時光啊。

我知道,我們都很愛大家。我突然覺得,爸爸老了,爸爸有時會為我添一些旁人不能理解又為我憂心的麻煩,我卻覺得不能失去他。

後記:連自己也為著自己所寫的感動到眼濕濕。

星期二, 11月 09, 2010

眼神

那一天,他們飯後分別。

他們習慣在那一點上說再見,有時說再見前,各自向要走的方向走上幾步,然後還是轉身說幾句話。

她忘了那天他們說過什麼,只記得離開前,他那一個一剎而帶點詭異的眼神。

到底,他在想什麼?

星期一, 11月 08, 2010

私密

友提起第一個有意識的記憶。我不能確定哪一個才是第一個。

幼稚園的時候,每天回到學校,老師便要我們把書包放在一個櫃,然後在特定的位置拿地膠,是可以拼合起來那種。

那天,我穿的是裙子。如常放好書包,選了自己喜歡的地膠,然後放在地上,一班小朋友一排一排的坐。那是一個感覺不錯的早上,一個男同學坐在我側,老師一直沒完的說話。突然,我感覺有人從後把手伸進我的裙子,鑽入我的內褲。我本能的拉開他,然後先沒說話。

待老師的話說完,大家起來把地膠放回原位時,我跑到老師跟前,向老師投訴那同學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老師很震驚,然後喊那位男生,說他絕對不能這樣做。

其他的事情,忘了。

那時候,我覺得很醜。為什麼呢?到底是哪時候開始,我懂得這個?

星期日, 11月 07, 2010

夢。欲望。

我夢見抵不住自己的欲望。

明知道是被踐踏,明知道行動會被蔑視,下一秒便會尊嚴盡失,我還是行動了。

有很清晰的思考,夢裡的時間和現實的不一樣,思考的時間比原來的多出幾倍;然而,要抵不住的,還是抵不住。明知代價之大,還是衝了出去。

這是一個內心驚慄的夢。

星期六, 11月 06, 2010

投入

和友吃大閘蟹後,到聰嫂買糖水,再到友的家聚。沒事做,見到有《多啦A夢之人魚大海戰》(應該沒錯吧?),嚷著要看。

看了甫10分鐘,其中一位友對我說:和你看戲真開心,才看了開場片段便像在看高潮部分。

我知我知,這不是讚美的話。可是,看戲的時候我特別投入,易哭易笑。因此,總感覺自己看戲比別人看的更值回票價,哈﹗

我想,如連看戲也不投入的看,生活可如何的過?

嗯,只看了20分鐘左右便要離開。哎,我很想看完它啊﹗﹗﹗﹗
如果有一天,突然收到《人魚大海戰》的郵包,那多好呢﹗(發下夢都得卦)

星期五, 11月 05, 2010

我一點也不勇敢。

當我感到委屈時,我只想逃避,只想永遠地離開。

我真的很害怕,像面前的兩條路都很難走。選擇留下,比離開更艱難;然後,選擇離開,卻要承受孤獨的苦。

當我感到委屈時,我很想說話,卻只能張開嘴,無聲言語。

我很想向一些人訴說,但卻不想再在一些人面前展露可憐相或絮絮不休的醜態。

或許,原來就不是這樣苦,只是我太不勇敢。

盡可能,我要自己別流一滴淚,因為早已夠累了。

星期四, 11月 04, 2010

要人關注的小朋友

友說:其實你和我一樣,是個要人關注的小朋友。分別只是,我是一個會出聲要人關注的小朋友,而你是不會讓人知道你要關注的小朋友。

我說:不,我更煩。我是不會讓人知道要關注而極要人關注的小朋友之餘,還是一個不喜歡做焦點的人。

我真的很難服侍。

星期三, 11月 03, 2010

希望在那幾天能見到你。

不知你有沒有看到這裡。

那些年的提子


早陣子在超巿看到巨蜂提子,我是從沒吃過的,價錢甚便宜,便買來試試。同事說,好的巨蜂提子有一陣酒味。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吃下去真的有點酒味啊,很神奇。弄了巨蜂提子鮮奶spelt flakes。

事實上,我不大吃提子。應該說,我不大吃有皮有核的提子。這樣說很奇怪吧,提子不是連皮吃的嗎?不,在小小的我的概念裡,提子是每個星期日會吃的水果。吃的時候,爺爺會選我們比較喜歡的皮略帶紅的黑提。然後一顆一顆的給我們去皮去核,放在盤子上。他一邊剝,我們一邊吃。爺爺剝得慢,我們吃得快,搶著吃,笑嘻嘻。然後大嚷:爺爺、爺爺,吃光了、吃光了﹗爺爺一直掛著笑臉,依舊專心地剝提子皮。

你大概會皺著眉,覺得他實在把我們寵得太厲害了。可是,每當我回想爺爺為我們剝提子的一幕,還是心內暖暖。

星期二, 11月 02, 2010

愛。傷害。

站在不同的點上,我們看到的月亮會一樣嗎?

親愛的,在你仍愧疚於無分對錯的事情而無發張聲時,
我似乎在誘使心懷不軌的小勾當快快發生。

到後來就會發現,很多事情沒有對與不對,
只有傷害不傷害。
而這又非我們可以胡亂斷定。

我並不是別人眼裡的窩心小小姐,
我只是一個太愛自己的人而已。

星期一, 11月 01, 2010

我們的眼睛


我有很混亂的思緒。

那天,我看著大家在背後不懷好意的笑臉,我跟著笑。
對,我竟跟著笑。
然後,我覺得我們都很醜陋。

我們要如何才能剪破自己的狂莽自大,走出驕傲的重圍呢?
我們會不會把自己看得太高?取笑別人,然後打趣說不要對某某心存期望云云。
直接講,是好港女。我很少說這詞,也不覺得要解釋。那是我聽回來的港女的其中一種特質。
對,也就是說,那一刻我也好港女了。我覺得自己做了幫兇。

大概無人願意承認,但我只是不喜歡這樣。這是態度問題。我們的態度,讓我們的眼睛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