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31, 2011

爸爸的facebook

不知何時開始,我們一家不再那麼鬧哄哄。

每人一間房,除了吃飯便躲起來,各自在房中上網、看書、看電視什麼的,連父母亦然。後來,姐嫁了人,我和弟搬了出去,家裡只餘下父母和最小的弟弟。話談得很少,沒有不和、沒有不愛彼此,就是大家都很習慣獨立生活。有時看到朋友一家何其親密,無話不談,心裡羨慕,然後又想想,如果自己的家變成這樣或許反而會不習慣。

早陣子,爸爸開了facebook戶口,加了我們,世界彷彿不同了。他常在我們的照片上留言,已有不少朋友說爸爸風趣幽默。嗯,感覺上,像隔膜又打破了一點點,很好。

又,有一天,無意按進了爸爸的主頁,發現他加了「最緊要正妹」的網,以及狂看裡頭的照片,還給評語。哎,感覺有點怪怪,但還是覺得好好笑。

上次吃飯時,連媽也說想開一個戶口,嗯,不知她會看什麼呢?

星期日, 1月 30, 2011

氣度

讀《挪威的森林》。
放過自己,不止要勇氣,還需要氣度。

星期六, 1月 29,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5

到底多少保障才足夠?

晨光下我看我彎彎的頭髮。

泥似的朱古力,我卻覺得很美。

玫瑰果凍,美得捨不得吃。還是吃了。

人對拉扯的迷戀,還是以不同的方式展現。

星期五, 1月 28, 2011

未預備的

千萬別迫著未預備的行走
例如未預備好結婚的男人
迫著未預備的行走
結果以為是一朵花
原來那如夢魘的影子才算真實

星期四, 1月 27, 2011

明知道的拉扯

漸漸,你會知道,
有些拉扯你是懂得的。
你沒有避免,
因為連你自己也覺得太美了。
因此,你寧願痛。

星期三, 1月 26, 2011

生命不能承受的輕

紅葉的生命走到盡頭,身體便變得脆弱。
有時候,未變成啡色,便漸漸瓦解。
它本身是一個網,盛載著自己的一生。
到後來,誰也不願相信,
盛載的一生如此地身不由己的化成灰。
而我們的人生也是一樣。
這是生命不能承受的輕。

星期二, 1月 25, 2011

清醒點吧

活著。我們會變得麻木?
活著。我們的底線開始模糊?
是不是我的經歷,讓你安心,讓你以為我就像會沉落海底的大石,墜落一剎,然後永遠無聲無息?
你不知道,那和時間無關。一秒一世界。
別再挑戰我們的友誼。如你珍惜我。
我知道,我們根本經不起考驗的。

我不會再提起這個。
儘管這如何的被拿來猜度、取笑或懷疑。

沒有便最好。

又,暫時為止,我為自己是一個正直不柯、待友忠誠的好朋友而驕傲。

星期一, 1月 24, 2011

假象。

有時,我們無可抵抗地,看到事情的真象。
即使如何的與你不相干,即使如何的不被承認,那到底是真象。

我只是不喜歡見到別人為自己建立的假象,多麼的累。

星期日, 1月 23, 2011

紅葉。無數的離開。


和友到元朗大棠看紅葉。

葉子早就知道有天要與母體別離。leave,是離開;leaves,是無數的離開。

聽說,葉子是在天氣急變才會轉紅。那麼,紅葉的出現,是一場美麗的意外嗎?假若美麗卻短暫,你會寧願它從沒出現嗎?

紅葉,如何的耀目艷麗,卻又是它溫柔的告別。

星期六, 1月 22,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4

生活是……

第一次吃暖暖的麵包布丁,外脆內軟。
偷偷對比別人比我大得多的指甲。
傷痕纍纍的葉片。
既像墜落又像紛飛的紅葉。
看戲後深深不忿的要重讀原著。

星期五, 1月 21, 2011

秘密

大部分時間,和某一人擁有共同的秘密,我會感到快樂,像大家變得親密。
然而,部分時間,卻只有惻隱。

欺瞞全世界,有時並不好玩。
至少,我有一時半刻對空氣有所懷疑。
當單純變成不單純,便只能容下惻隱。

長路漫漫,情何以堪?

星期四, 1月 20, 2011

八哥

和友到大棠看紅葉,期間遇到一隻小狗。
全家都很喜歡八哥,我一直不明所以。
皮皺皺的,一點也不好看。
可是,這天看到這一直吐著舌跑步的八哥,卻覺得十分可愛。

星期三, 1月 19, 2011

關於忠誠

忠誠是看不出來的。
惟人生走到盡頭前的一刻,忠誠才能被證實。



有時候,我慶幸自己對一些事情有所持守。

星期二, 1月 18, 2011

你有陰謀

「你有陰謀」除了讓我想起舒淇之外,還想起一個同事。

這個同事和我份屬不同組,但我的「客戶」常常要聯絡她借用場地。她常常思疑我們的客戶別有用心,ok,他們的確形象不好。然而,卻因而常令我困擾非常。因為,她總會致電給我,以一種打聽小道消息的口吻向我查問,如「你知他們何時舉行會議嗎?」、「有人報料說有些客戶打算怎樣怎樣(當然是指一些不容許的事情)……」有時候,有些事是我不會知道及無需知道的;更多時候,那些所謂報料其實與我的客戶無關。

一些小小的行為已觸動她靈敏的觸覺。例如,在飯後,二老闆走到經理身邊耳語兩句,她便在背後煞有介事地和我們講,然後便說:不知他們有什麼話呢?總像說他們有什麼秘密任務那樣。

這個人,人品沒什麼,就是太陰謀論,陰謀論到神經質。我想是自我保護的意識太強了,總害怕自己要背黑鑊。做同事還好,做朋友真讓人吃不消。

我想,適當的自我保護是需要的。然而,這麼陰謀論的人,處處得防範別人,一定很累,會活得快樂嗎?

星期一, 1月 17, 2011

小事鬧不快

友對我說,她和他鬧得不快,痛恨自己為小事而不開心。

我心裡想,那的確是一件小事,因為那小問題鬧不快,也實在荒謬。可是,天哪,你憑什麼去判斷哪算荒謬呢?在自己生命中的荒謬,在別人生命中卻可以是件大事,又或有其需要堅持的地方。

說遠了,我想啊,到底那時候,我有沒有因為一些小事而和那個他鬧不快呢?想了良久,卻想不出來。明明記起流的淚很多,卻想不出有什麼小事。大事我能記起,但總不成天天有大事吧(真的話我可能死了或殺了他算,哈哈)。

只記起眼淚的鹹味,卻忘記了因由,大概已是件幸福無比的事了。

星期日, 1月 16, 2011

間中的醒悟

這不是我想要的痕跡
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如何留下的
我駐足看了一會
走了
頭也別回

星期六, 1月 15,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

在泰國菜館,看起來滿懷舊的瓶子。

在元朗的街巿外,舊籃子放著的蠔豉。

上年收到,未舊便破了的絲襪。

舊時,祖父母最愛吃的薑糖。

奔流依舊。

星期四, 1月 13, 2011

我只是不想回去。

雖然我早知道,
只是,沒對你說。

接納

如果真有上一輩子,能和e做朋友,相信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份。

這番話,並不是因為她救了我一命,只是單純的因為能和她做朋友。

早陣子我們談起近日興起的毛毛風,嗯,穿了像熊人腳的鞋子。才說完沒多久,我們約了兩位久違了的同學見面,其中一人穿著一雙毛毛鞋。

我:(悄悄說)嘩,她穿了動物鞋啊﹗
e:我也看到啊﹗
我:像半人獸啊﹗哈哈﹗
e:對啊對啊﹗哈哈﹗

後來,和另外兩位同學分別後,e問:如果有一天,我身上出現一件你覺得很難以接受的東西,你會告訴我嗎?
我:嗯,我想像不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啊﹗你不會那麼離譜啊﹗
e:我也這樣想,我們的想法相似嘛。我覺得在你身上也不會出現我接受不到的東西呢﹗……那豹紋呢?
我:豹紋很難襯啊,不過我覺得你穿得好看(真心﹗e穿衣真的很好看)。

當然,距離一般和不能接受是有中間的。例如逛街時,我們互相問意見,遇到不合意的,一般是說:這個不對我的口味啦,我較喜歡這個(拿出自己喜歡的,再就兩者發表意見)。

有時候,遇到心裡覺得不合意的,想分享一下,就會先問對方覺得怎樣。如果對方覺得不錯,便說不對自己的口味;如果對方也覺得不好,就一起blahblahblah的彈三彈四。哈哈﹗

我喜歡這樣的相處。每個人都是不同的,喜好也不同。雖然我們也有自己的一套,但這樣的溫和,不會洗腦式再三強調自己的喜好,不因意見不同而說出令對話中斷的話,不強迫別人接受,也不加激越批評,我相信是讓我們那麼要好的原因。

我喜歡e,是因為她的胸襟。還有,我們都懂得坦誠而不虛偽的語言藝術。

(為了讓e早一點看而提早兩小時出文。祝e的台灣姊妹之旅順風﹗)

同款


就算是同款
不同就是不同
終於知道
不可能買來拼湊

還是知道了

明明是同款
只是同款

星期三, 1月 12, 2011

和幾個中學姊妹相約聚會,晚膳後轉去甜品店。

在頗擠擁的甜品店中,友w分享最近的感情事,結了婚的友a大表偉論,示範了如何在人群之中爆起來。

a:(超大聲)雖然我唔係見過好多男人……
w:0殊﹗你唔好大聲d?
c:無理由架喎﹗周街都係男人。
w:你0向女兒國移民過黎架?

之後,a的老公來電。
a:(超大聲)我教緊佢地溝仔啊﹗
……我瞄到周圍有人望過來。
我和另外兩位友:……你可唔可以細聲d啊?

哈哈,很尷尬啊﹗但真的很好笑﹗

這夜真快樂﹗

星期二, 1月 11, 2011

我想永遠留下的一些片段

無意中看到別人的文字,提到如果死後可以留下七天的回憶永遠永遠,那你會選擇哪七天。

嗯,我想想,活至今天,有哪些片段是我想永遠保留的呢?

# 由爺爺家步行到冰室的一段路。從前重男輕女而不大愛我的爺爺,那年開始牽著我的手走那段路,輕輕的囑咐。
# 他把我的手放握著貼近他的胸膛的一刻。
# 那個在堤壩上看星星的夜晚。
# 在一年最後一天那個深深帶一點點力度的擁抱。
# 躺在床上一時一時地談姐妹貼心話的一些晚上。
# 和爸媽姐弟在尖沙咀吃自助餐時,外國女人對小弟弟的一聲「SHU」。
# 看小蟹留下的沙洞。
# 那一口微風中的草餅。
# 看達文西的畫。
# 把書都放進新買的書櫃時。
# 打保齡。

還有很多很多……

有時候,我心裡疑惑為什麼每個人都活得這麼好而自己卻像很糟,這想法才顯示我何其的糟。原來,讓我感到幸福的,不是轟轟烈烈的片段,不是燈紅酒綠的日子,而是平平淡淡的一點點。而這一點點,卻那麼多。

星期一, 1月 10, 2011

始終。方便。


工作的地方有很多樹。我很喜歡樹,因為它們堅忍,因為它們沉實,也因為它們悄悄的多變。

和一位同事走著,看見一棵幾乎光禿禿的樹,上面有好些乾了等著掉下來的小花粒。我說:噢﹗很美啊﹗同事說:不是吧?美嗎?

事實上,工作的地方逐漸捨棄栽種這些樹,希望以常綠樹來取替。原因很簡單:容易打理。可以省回掃樹葉的工夫,大概連招聘的人數木可減少吧。為了方便,越來越多人事物減少的減少,消失的消失。

我心裡說:你不懂它的美,因為你不懂,在由始至終這過程中,都各有美態。

星期日, 1月 09, 2011

想念。

她想念一個不想念她的人,卻對拒絕思念產生了抗藥性。

於是,她讀她很喜歡的小說。
她看那部叫座的喜劇。
她吃一頓豐富的晚餐。
她弄那一直想弄卻沒弄的蛋糕。
她跟著唱片大聲唱那首百聽不厭的歌曲。
她跟著最複雜的風景照畫啊畫。

她知道,這最不該,卻自然而然。

星期六, 1月 08,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2

不常拍的角度。照片送你一點風。
不常拍的角度。高空觀察乳酪雪糕。
不常拍的角度。新一年第一天用新衣子。

不常拍的角度。給鳥兒一大片天空。

最後給大家送上很多很多顆心。

星期五, 1月 07, 2011

童年事。童年是。

一月一日,我在友的家中發現兩道彩虹。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人像我這個年紀,看到牆上地下的彩虹還會如此雀躍。

我慶幸,我還有我的童年事。

童年是
牆上地上發現的一抹彩虹
錶面的反光
小食部的牛仔片煙肉戒指圈和紫菜
校巴旁賣冰菠蘿和益力多冰的士多
拿著爸爸的電話扮水壺
偷偷轉放在唱機上的黑膠碟
抬頭向天上的飛機的一聲嘩
鬥快撕日曆
放學一放下書包便看卡通片
12月26日才能拆的禮物
在校車上唱的聖詩
拿著大紅花當毽子
躲在衣櫃玩捉迷藏
把家用手提電話拿出街外用
露台玻璃的聖誕噴雪
祖父母拿著的炒粟子
祖母煲的湯中的好好笑的大山地
每晚的上下格床
偷偷擲到同學褲腳的痴頭芒
歌詠團的mamemimomu
雪糕車的音樂

星期四, 1月 06, 2011

節省。雙贏。

節省就是這回事。
這大概是雙贏的示範。
===
一月一日訪友,兩個女子一桌子食物,吃火鍋也。
眼闊肚窄,結果剩下了不少蟹柳和獅子狗卷。看來,這成為友未來一星期的糧食吧﹗希望她不會患上蟹柳獅子狗卷恐懼症。
晚餐後幾乎要捧著腹看電視。不久,友端出雞蛋布丁。嘩,很可愛呢﹗之前在台灣見過這類型的雞蛋布丁,現在香港也有了。布丁滑滑的,拿著蛋殼吃,逗得人滿心歡喜。香港那家店子叫「五代同糖」,有幾家分店,有興趣可以一試。
用來弄布丁的蛋拿下,保存蛋殼,然後把布丁倒進去當盛器。生活就是這一丁點小事,已讓人感到美好。

星期三, 1月 05, 2011

愛的決心

她的手指。他的名字。

坐車時,無意看到她和他。她的手輕輕放在他的手臂上,兩人站得很近,四目交投。車上的人很多,我就站在他們側邊。看著,她的無名指紋了他的名字,是沒有實體的戒指。

很多人打趣說,千萬別紋情人的名字,將來分手了便尷尬。可是,把情人的名字刻在自己身上,感覺就像是廝守一生的勇氣和決心。

一刻,已不少。

星期二, 1月 04, 2011

這是一篇日記

從沒以日記形式在這裡寫過文,2010年12月31日是個讓我快樂而值得記念的日子,我就好好的記。

12月31日。晴(中午熱得要死)

之前一天晚睡了,結果睡至日上三竿,大約1時半才起來。本來打算先去藝術館走一圈,看羅浮宮雕塑的特展,結果因為沒法起來而沒去。梳洗更衣,搞這搞那的,趕著出門,明明聽到家裡的電話響起,我還是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出門時很冷,折返取了一件大褸;怎料,到尖沙咀時卻熱得要命,不得不脫下大褸。

V在海旁等我,見面時我心裡很愉快,因為一年將盡的時刻,能和親愛的友見面,實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睡飽了,肚子卻很餓。我們沿海旁走,打算到星巴克吃點點東西。由於太多人,我們只好放棄,再步行到尖東,在科學館對門的街找吃的。很想吃魚蛋,但V說有一家很好的乳酪店,我們便決定吃乳酪雪糕去。我們都喜歡酸一點的味道,但這家的乳酪卻偏甜。沒相干啦,我的人很隨和,選了朱古力汁和蘆薈(超愛蘆薈),邊吃邉談。V說她不能把一杯乳酪吃光,太飽了,還顯得很有罪疚感。嗯,她的胃是鳥兒胃嗎?我沒能想像,能吃下一頓飯的胃不能容下一杯乳酪。大概是飲食習慣不同,相比之下我會被說成是大胃王吧。

時間差不多,我們便到科學館會合W,看達文西特展。第一次使用博物館証,十分方便,要把未來一年定為文化年,哈哈哈﹗附庸風雅一番,總有點得著吧。達文西真是一個天才,我想,他會是一個風趣默的人嗎?除了《蒙蘿麗莎的微笑》和《最後晚餐》之外,看展覽之前我對達文西幾乎一無所知。看他種種的研究或發明,心裡嘖嘖稱奇,防止敵人爬梯的點子、皮製的水泡、潛水時的呼吸方法、飛行研究等,讓人奇怪怎麼一個人的腦袋可以放下這麼多東西。再看看繪畫的部分,雖然是複製品,但看著仍讓我感到很震撼,怎麼能畫出這麼真實的圖像呢?彷彿大風一吹,畫中人的髮絲也會隨風飄揚。看畫看得太久,V和W就在外面等著。

我們去了鏡子世界,我很喜歡的地方。我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有童真,玩得不亦樂乎。第一次是中學時來看展覽,第二次是帶表妹來玩,已是第三次了,還是令我興奮莫名。我們拍了好些照片,像孩子一樣的笑著鬧著。玩完後,W約了人要先走,我和V繼續遊走科學館。記得中學時因為玩那動感快車已遲到集合,被老師罵了一頓。上次和表妹看時沒開動,今次也沒去看。我們做了輕功步行、量血壓、眼力等等測試,搞這搞那的。玩到六時多才離開。外面天氣冷了,我穿起大褸,說:看我穿了大褸多像個雪人。V說:似雪人不是因為大褸,而是因為你的身型……說笑而已。而我深信這句衝口而出的說話是發自真心。

接著,陪V到日本城買膠紙,隔著電話祝V媽媽新年快樂。V有一個很溫馨很會與家人間表達愛的家庭。買完膠紙,我說,我還是很想吃魚蛋,便在之前吃乳酪的街買了辣魚蛋,魚蛋頗彈牙,讓人感到很滿足。吃完便步行到火車站,出發到又一城。

V說幫妹妹交了學費,所以有很多cash dollar,可以到delifrance吃一頓。因為未餓,我們先逛了一圈,去了H&M走走,然後才去餐廳。很多人在等位,我們要等14個號碼呢﹗我們站著等,中間一個疑似(而已?)追求v的男人打電話給v,約我們唱k去。我禁不住說:就不到我也不要緊啊,反正最想見的不是我。哈哈,那男的聽得清清楚楚。也沒什麼啦,讓他知道也好。

多得32至36號票的人,我們可以提早入座。點了兩個餐,有一羅宋一忌廉餐湯、煙鴨胸沙律(有好吃的蜜桃和難吃的火箭菜)、肉醬千層麵、龍蝦汁帶子蝦扁意粉、兩杯巨峰提子梳打,十分豐富﹗吃得滿飽的,我們坐著東拉西扯地談話。坐夠了,想逛一逛。結帳時,帳單是HK$8.2,我禁不住問V:我好不好給你?

到log on,結果,買了一部小菲林機、一條頸帶和一個小相機包包。
我看著頸帶問在另一邊的v:喂,你果邊有冇衫啊?(嗯,後來說是比作頸巾更貼合)
v:無喎,但有褸啊﹗你睇下﹗
c:嘩,件褸仲有兩隻色,好靚啊﹗

我們拿著相機包包看,站在側邊的女子禁不住笑。最後,血拼成功﹗在店將要關的時候買了,然後滿足地離開。在九龍塘站先來個深深的擁抱,分別了,我乘車回去。

回家,累得攤在沙發上,幾乎什麼都不想做。不過,還是急不及待的拆開買回來的東西。嗯,決定在1月1日用這個新的相機包包。

雖然沒有和一大幫人一起,沒有去很特別的地方,沒有吃很昂貴的食物,但今天的我覺得很幸福。我想想,似乎忘記了這一年不快樂的時刻;再想想,就覺得自己這一年其實過得不錯,值得感恩。

星期一, 1月 03, 2011

絮絮

自聖誕假期開始,一直在放假。

假期很好,獨自窩在家裡,在平常不會的時間找找朋友,或一個人往外走走。小時候家教很嚴,同學都往外跑的時期,我羨慕熱鬧的花花世界;近幾年,反而開始結歡平日人不太多的街道,好讓人清清朗朗的走。

一個人的旅途上,我找到紫色的葉子。我沒見過這形態的紫色的葉子,像是紅葉的變奏。是外星來的葉子嗎?聽說,人也可能是由外星來的。我們的祖先像種子一樣,被播送到地球嗎?

最近,我問了很多人,你想將來人類會移居第二個星球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那時候,會是地球快要完蛋,起初大家會像《2012》一樣花幾億來買太空船票嗎?到後來,人類搬到另一個星球,為另一個星球起名字,一代傳一代,直至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從地球移居過去。然後,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後,又因為沒法住下去而再搬往別處。

說到底,心態不變的話,我們只能當我們不知道的遊牧民族。

我知道,這篇很意識流,沒抓緊重點,其實沒什麼重點可言。對了,有時候就讓我絮絮不休地說下去。

星期日, 1月 02, 2011

假的機會

讓沒機會的人以為可能有機會,是一件殘忍的事。

有些人為了做好人,間接送上假的機會;有些人為了保留別人對自己的愛,每次都留下尾巴丁點丁點,由人追逐。我想,前者就是需要表態的勇氣;而後者,我只能說,不付出卻強行保留別人的愛,使別人失去尋找值得的愛的機會,那不是真正的愛吧。

看到這些,我心裡隱隱作痛。

星期六, 1月 01,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

新一年,希望給自己一些新希望。

看世界,永遠看不完。只要你願意,即使是同一樣的事物,或如何微小的事物,總能給你不一樣的感覺,或更深的思考。這大概就是生活的感動。

這天是個好開始,一年之始,讓我在每個星期六放這個系列,選五張喜歡的照片,用圖像告訴你五個按下快門的理由。 被選的照片仍有機會在別的文章中出現,管它﹗這系列自有其意義。

作為這個系列的第一篇,選了幾張有相同特質的照片,不知你看到沒有?我們時常追求眼界闊大,宏觀顯視野;可是,願來局部也有它令人著迷的地方。

這陣子,我在學習欣賞局部,看它的內容,感受它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