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2月 28, 2011

關於醃肉

一個人住,開初半年還是喜孜孜的弄這弄那,學著煮吃。

後來,因為忙工作,又添了別的興趣,煮吃便放下了。不是和同事或朋友用膳,就是胡亂吃。

很久沒有買肉回來醃了,到超巿買了一件梅頭肉,回來切片,醃好。有時外出吃東西,都覺得肉片不夠軟滑。關於醃肉,家母是個專家。不單是平常醃什麼瘦肉、牛肉,因為住村,有時家裡搞BBQ,幾乎全部肉都由媽媽醃,而她醃的雞翼是超棒的﹗我站她身邊,偷偷學,有時又問問她。因此,神經刀地,我都偶有佳作。

可是,因為太久沒醃過肉,甚至連刀也少拿了。早兩天才發現那枝剩下幾滴的油已過了數個月的期,很恐怖。買了肉和油,上班前尚有時間,便戴上圍裙,慢慢的切,再下調味料醃好。

我很喜歡專注地靜靜地做這樣的事,合上眼也覺得周遭很美好。

又,後來煮了肉片米粉,肉片很滑呢,很開心。

星期日, 2月 27, 2011

一次

有些說話,只說一次便好,也只能說一次。
像水波,無論如何,一下只會存在一次。

討厭的,是除了忍不住說出口的話,
還有那裝作沒事沒看見的反應。

好的,最討厭的,其實是自己的心有不甘。
很醜怪。

星期六, 2月 26,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9

婚禮的祝福,每次都禁不住流下欣喜的眼淚。

周末,畫畫的男人,我多麼希望能加入。

風雨前夕會開的花,都垂著頭等待。

邪惡豬扒博士,如果最邪惡也只是這樣,多好。


亂亂的,看到一朵花。

星期五, 2月 25, 2011

深水涉新香園

突然,想起深水埗的新香園。

已經忘了是不是畫畫後相約去吃,還是特意的和V去。就是聽說很好吃,便想著去試。周六的下午,人很多,我們等了一會才可以搭枱坐。

點了一碗南乳豬手米粉,一份蛋牛治。我本以為是鹹牛肉炒蛋的蛋牛治,原來是用新鮮牛肉煎蛋夾在麵包中,蛋煎得外脆內滑,雖然是熱騰騰的難著也有點難過,但還是忍著熱一口一口的吃。南乳豬手米粉才10多元一碗(忘了是$14還是$16),2件豬手,分著吃份量正好,可以多吃半份蛋牛治嘛。豬手煮得夠軟但又不會散開,那膠質讓人吃得感動而不會感到太膩,但豬皮又夠爽口,十分好吃。湯又有淡淡的南乳味,很香。

希望有機會再吃呢。(哎,打完這篇便餓了。)

地址:深水埗桂林街38號A地下

星期四, 2月 24, 2011

一二一二一二一

罕有地,這夜他突然多話了。

隔著空,她終於儲夠勇氣,把那句話一字一字的打出來。

在快要按傳送的一刻,他下線了,勇氣也隨之消散。

到他再上線時,她想,還是不說好了。

明明是一步一步的走……但那只是一二又回到一,一二又回到一。

他大概沒真正了解。

星期三, 2月 23, 2011

想偷吃的貓兒太荒謬

想偷吃的貓盼望魚兒能自動游進自己的家。
想偷吃的貓盼望吃飽後剩下骨架的魚兒能自動跳進膠袋再綁好。
想偷吃的貓盼望膠袋綁好後剩下骨架的魚兒能連骨連袋的跳進屋外的垃圾筒。
這不叫荒謬叫什麼?

星期二, 2月 22, 2011

signature

他很愛那條牛仔褲。

那牛仔褲的兩側,在大腿的位置,有一條橙色的線。他說,那是那條牛仔褲的signature。

有一天,他心痛的告訴她,其中一邊的橙色線爆開了。她說,讓我看看,試試幫你弄。

她拿著針,一點一點,小心翼翼地想弄好。突然,手一抖,原來凸出來的橙色線再長了一點點。

他大聲哀叫一聲,然後說:那是褲的signature啊﹗你搞不好別再弄了,別再弄啊﹗唉……不用你來搞啊﹗

一條橙色線。他重視一條橙色線,多於一個人。

這個人又怎會懂得愛人?事隔大半年,她才這樣想起。

星期一, 2月 21, 2011

美麗的錯誤


美麗的錯誤,除了是那以為是歸人的過客,還有一碗通粉。

和友看展覽後,還未到看電影的時間,友陪我到星座冰室吃東西。

平時一般吃蕃茄牛肉通,又或加上撈蛋。友說起今天吃了蕃茄鹹牛肉撈蛋通,我心裡便想著又要試試。點了菜後一直談天。食物送上,拿著湯匙一搯,咦,是鹹牛肉嗎?是午餐肉來的。礙於餓著肚子,店員又忙得很,便感到沒什麼所謂了。

怎料,吃下那塊午餐肉,有驚喜﹗那午餐肉切得不厚不薄,湊近便有煎過的香味,咬下去表面有煎過的口感,裡面卻軟綿綿的,伴著茄蛋吃,十分美味﹗結果我把整碗通粉都吃光了。

錯誤,有時也可以很美麗。

星期日, 2月 20, 2011

錯過

友說:錯過了便會更小心。
我說:但太小心又會錯過。

星期六, 2月 19,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8

自家製湯圓,有我最愛的紅豆餡。

解釋不了,我就是愛長頸鹿。

難得留下的一點點少女感覺。

最愛洗澡後的清爽,重頭開始。


無論如何都抓不住變化。

星期五, 2月 18, 2011

速遞送花

今天是情人節,好些人送花來給我們的客仔。
有同事說起現在速遞有package啊,送花的package。

同事A說:可以做埋清明同重陽啊﹗
我禁不住說:唔會有囉,都無人簽收。

哈哈,很無聊啊﹗

星期四, 2月 17, 2011

當她寂寞又自私的時候

當她寂寞又自私的時候,她想要的是,夜半她想有一個人找她時,他就來。
到他急急到來,她告訴他:我只想睡覺。然後頭也不回地回房睡覺。
他沒事可做,便睡在她身旁,什麼都沒做便睡到第二天。
當她寂寞又自私的時候,她只想這樣,她看著天花燈的倒影想。

星期三, 2月 16, 2011

秘密


有些事情,你不害怕說出來,只是不能說出去。

星期二, 2月 15, 2011

沉澱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漸漸我們又遠離了自己多一點。
放一池熱水,灑一池薰衣草,雙腳著地。
沉澱,有時候就需要沉澱。
那麼,我才知道,那被說成事實的謊言,只能欺騙你自己。

星期一, 2月 14, 2011

張望

年初四,和友由東涌步行至大澳。邊走邊拍,走山路,是沿海的山路。
走至日落,那個彎彎的月亮遠遠張望著,天色是那樣的迷幻,讓我們禁不住駐足張望。
我們張望月亮,月亮張望天色,天色張望我們。
就送給大家。

星期日, 2月 13, 2011

一秒心動。

她知道這種心動最不該。

然而,當他說會為她心痛時,她的心還是抖動一下。

她的思緒紛亂,她了解自己只因太寂寞,只因太渴望被疼愛。

他只知道當下是他便可以,卻不知道那只是自欺欺人。

然後,那一下,就只一下,她還是心動了,無可否認地。

事情開始變得複雜,夜深了,他再回到別人身邊去睡。

星期六, 2月 12,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7

天邊的月光看天空的魔術。

波光粼粼,天上陽光灑遍地。

海天一色。

天空看樹和遠山的層次。

紅白藍天空。

星期五, 2月 11, 2011

關於麻雀

初一和家人上茶樓後,到姐家過年。每年過年都會陪媽媽和婆婆打牌,打牌實在是一項很能消磨時間和聯絡感情(輸到憤怒也是一種情感?)的活動。

今年呢,我一家贏三家啊,哈哈,很開心﹗沒法子啦,這個月很窄,不能輸喇。她們都遷就我,沒打很大,八番才$64元,說是不玩錢的不好玩,我倒不覺得。友聽說我贏了,都說是一年的好開始,但願如此啦。不過,玩了半天,讓婆婆和媽媽開心開心,已是最好的收穫了……雖然,我贏了她們。老一輩說新年無論如何都要開開心心的過,所以輸了也沒怒氣,還是笑瞇瞇的。

媽很喜歡打牌,記得在我小時候,媽不是到酒樓和人打牌,就是招呼人回家玩。幾年的小學生涯,每逢開學,媽如常的招人回來打牌。起初我和姐少不更事,拿著新書喜孜孜的著在麻雀桌上的媽:媽咪,包書啊﹗然後,當然是被粗口問候。之後幾年便醒目了,知道在媽打牌時千萬不能提包書。

我在小學四年級時便懂得打牌。雖然媽很喜歡打牌,但倒不是她教我們的。從前我們好奇的站在麻雀桌側看,總被媽媽罵:看什麼看?在她打牌時,我們經過她身邊還真要畏畏縮縮的。說遠了,以前每星期到爺爺家,叔叔的女朋友也一起住,她百無聊賴的,就拿一盒小小的旅行裝麻雀和我們玩。麻雀比平常的小得多,大概才一厘米乘兩厘米一顆,我們洗牌、搭牌玩得手指都快抽筋,卻仍樂此不疲。

中學時,我們由遠的西班牙式別墅搬到區內的唐樓。放暑假,媽便找我們三姐弟打通宵牌。那時候,小弟弟才一歲多吧,我們便迫弟弟用孭帶抱著小弟弟。如果四圈未開糊的人,便可以到樓下的7-11買375維他奶,由其他三人請客,算是一點安慰吧。打到餓了,便要弟弟到樓下買零吃,又或在零晨5時要他到遠一點的地方買蒸飯。

突然想到這些,便記下了。

嗯,我只喜歡打廣東牌,討厭台灣牌。

星期四, 2月 10, 2011

只是遊戲

各取所需
其實只是一場遊戲
一場玩不起
的遊戲

明知道玩不起
只是
沒正式上演過
你還心不死

心有不甘地按play
最後只能嘆氣別離
嘆氣別離

星期三, 2月 09, 2011

昨夜遺留的一句話

昨夜,她最後沒有對他說的話,在這裡:

因為沒有事便不找對方,才會讓人不開心。

她想要的,她不好說。

原來有些話在他面前還是那麼的羞於啟齒。

她不溫柔,只是膽怯。

星期二, 2月 08, 2011

我需要一些體諒

如你喜歡我,
可以體諒我的心情嗎?
我痛恨背叛朋友。
同時,我不想太討厭自己。
算是給我一點點保護,好嗎?

星期一, 2月 07, 2011

今天今天星閃閃


通常重唱經典歌曲也不會太討好,不過這首《夢伴》,我卻很喜歡。

今天今天星閃閃
剩下我北風中 漆黑中帶著淚

最近,李悅君的版本常常在我的腦海裡轉。

星期日, 2月 06, 2011

4條A

玩intagram玩得起勁,看到別人發起的字母遊戲#abc,便跟著玩。

之前也看過別人的網誌,在日常生活所見中找一些字母出來,想不到自己也跟著玩了。#abc發起人出的第一個字母是A字,就在這裡放我的4條A給大家吧。

各位觀眾,4條煙﹗

星期六, 2月 05,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6

這陣子,我嘗試在合併中看東西。
隔著看,又會怎樣?

同一的不同。

本要落下。本不要落下。時限到了。

討厭星期一。燃燒星期一。

無論怎樣變,你還是可親的。

星期五, 2月 04, 2011

假期原來這樣忙


能放稍稍長一點的假期真好。

本以為沒什麼特別事,結果還是把每天計劃滿滿。

年三十:
1時下班,做家務(洗衣、洗換床單、掃地拖地、洗廁所、收拾東西)、煮吃和做手作(意外地弄了一個頭夾給契女,和一條頸鏈)。

年初一:
向父母拜年和上茶樓,之後到姐的家過年。

年初二:
約好I小姐逛街,要去海防道吃魚蛋,和把The One的Lost & Found逛完,另外陪她買上班用的衫。

年初三:
上大同的家玩和吃火鍋。

年初四:
行山,由東涌行到大澳再去吃海鮮。

年初五:
到舊同事的家聚會,還有……嗯,暫時不能說。

怎麼排得滿滿的,不過幸好這幾天都能遲起床(但我平常木是遲起床的哦,因為上班的時間比人晚得多)。

現在是年三十啊,其實我還未掃地拖地洗廁所和收拾的,加油加油﹗(相信在年初一仍在做,哈哈﹗)

星期四, 2月 03, 2011

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你有沒有試過問自己:到底我做了什麼好事呢?為什麼我會得到這麼好的對待呢?

和V寫網誌認識,然後一起學畫畫,出席她和朋友的活動。然後,我發現她幾乎把所有親近的朋友都介紹給我認識了。我喜歡的友會說喜歡我,搞手設計活動時會顧念我,大伙兒希望我也一起玩。

本來搞手搞了往大東山看日出,很希望我能出席,可惜我因為胃痛沒法去。今次他們搞行山兼吃海鮮,我說要吃樹皮啦不去了。結果,給我發私訊邀我去的有,說包我底也想我的有,給我facebook留言叫找去的有。

我只是很想知道,我上輩子到底幹了什麼好事,修來這樣的福分啊?為什麼呢?我這麼悶的一個人,雖說交出了一顆心卻也是靜靜的,不懂得為大家帶來歡樂,功能也欠奉,為什麼呢?

我愛大家,大家也愛我。因此,我更愛大家。

Can't love you more.

星期三, 2月 02, 2011

恨意

早兩天和友逛街,走到the one的lost & found,看到很多新奇的東西,其中有這個針黹包。

嗯,雖然是噗一聲笑了出來,可是又想,如果對前男友這樣記恨,那是多慘綠的事情呢?冤冤相報何時了,況且,那個他大概也不知道你這般記恨,知道也不關心,何必何必。

放過他,本來就只是放過自己而不是他。

星期二, 2月 01, 2011

其實妳也有妳的美

那次,他的眉還未來得及皺,就說妳很醜。
我沒為你辯護,但我想妳心傷透了。
今天,我睜開眼,抬頭看妳,輕飄飄的,其實妳也有妳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