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31, 2011

突如其來的關心

突如其來的關心,像一點燭光,暖意在無人察覺時悄悄擴散。

晚飯後收到N的一通電話。上次見面大約是在一月,再之前是超過大半年吧。一月那次還是我找他的,請教一些財政問題。

C:咦,經理搵我咩事啊?
N:係啊C小姐,上次聽你講見工果度點啊?
C:哦?你打黎只係關心呢件事?我覺得其實你打黎係另有目的架喎﹗
N:我真係打黎問你見工見成點架渣﹗
C:哈哈,仲以為你有其他目的添。見工?你講XXX果份……(下刪數百字)
N:喂,唔同你講住,約左班FRD打邊爐。
C:哦,牙簽時間啊?
N:痴線﹗特登打黎架﹗我唔好聽多幾首歌?

說實在,N在多方面都比我富足得多,又有什麼目的可言呢﹗只是他幾乎都不會主動找我,讓我感到十分稀奇。無論如何,收到他的來電,讓我感到心暖暖的。

身邊總會出現小鹿般的人,我也悄悄地愛大家(嗯,含蓄嘛﹗別吐﹗)。

星期三, 3月 30, 2011

還未

就像還未犯罪
卻被定性為罪惡本身

就像還未被愛
卻被沖上被翻騰撕磨後的對岸

多難堪

星期二, 3月 29, 2011

我很可愛


友說,看你的文字總像很憂鬱,要開心點才可愛。

我說:其實我超可愛,你都不知道。

我想,近年我越發變得開朗。平常遇到開心的事,總禁不住BLAHBLAHBLAH的與人分享;笑點又低,一點無聊小事情都夠我笑個沒完。平常開心的對外分享得太多,自然較少以文字形式分享。我想,開心事情10件只有2、3件會在這對分享,要說是委屈了來這裡看我的人嗎?真對不起。

讓人憂鬱的悶悶的事情嘛,雖說近年都開始懂得與人傾訴,但總是不喜歡絮絮不休像祥林嫂那樣。故此,我只能向著自己的肚臍眼當祥林嫂,在這裡用自己的方式抒發抒發吧。對,這裡從來都是我的肚臍眼,放下我的心事或怪念頭,或不敢與人分享的寫作練習等。

因此嘛,其實我很可愛。哈,很不知羞恥呢。哼,但是真的……可愛啊。

你看我是漆黑無光的隧道,我實在是那柱子上的彩虹。

星期一, 3月 28, 2011

借屍還魂

他討厭她對男人打招呼的眼神,那樣的曖昧,像小腿被輕撫的騷癢。

就在大街上,那個男人走過後,他責難她說:你幹嗎總對別的男人拋媚眼?

她皺著眉頭說:我沒有。

他提升了聲線說:明明就是拋媚眼,你很喜歡和別人搞曖昧吧﹗為什麼偏要在我身邊向別的男人這樣不可?

她壓低聲線:別吵鬧好不好?怎麼你總要搞得這樣難看?

她甩看他拉著她那漸漸用力的手。她想:別硬生生把你前度的靈魂放進我身體,我不是屍體。

他的前度總是借屍還魂,出現在她、她、她的身上,他不知道。而她,其實也不自覺的討厭他如她前度一樣神經質的質問。

她是屍體,也是靈魂;他是靈魂,也是屍體。

星期日, 3月 27, 2011

這園地的一片雲


這是我的文字雲。

看側田的〈從文字認識你〉,心裡立即哼起那一句。再看看下面那圖片,覺得很有趣,便依著玩。

我不知道準不準確,當我心裡以為最大的會是「自己」,原來是「我們」。然後,我決定我以後要多想念「朋友」。我想,唯一是我可以預料的,是時常出現的不是連接詞,就是沒有意思的字詞,我總喜歡加無關痛癢的字詞放進句子中,長長的,是我分散注意力的技倆?我不懂,我只是喜歡文字的節奏,而我即使不是最長的電影,也可能是最長氣的植字者吧。

我想,幸好,我的「寂寞」小得你找不著。

喜歡的話也玩玩吧:http://timc.idv.tw/wordcloud/zh/

===========
自從病好後,嗯,算是病好了,都沒睡好過。

每晚都造噩夢,感到受委屈。

有時是日常的人,有時是一個像電影橋段的故事。是我選擇不歡而散,我奔走逃離,然後一直哭,哭到心翳痛。

醒了,心仍在痛,像真的狠狠哭過一場。我用手指輕拭眼角,一滴淚也沒有。

但願噩夢快點遠離。

星期六, 3月 26,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3

繽紛不樂。

本來是一樹粉紅色的花,現在拍下來顏色都被偷走了。

我看到那隻小小小小鳥。

家常。


不知是誰的兒時玩偶,誰都不肯認,好可憐的小玩偶。

星期五, 3月 25, 2011

乳酪雪糕

在香港,不難見時時轉的飲食潮流。

章魚小丸子、台式雞排、綿綿冰、珍珠奶茶……還有流行了好一陣子的乳酪雪糕。除了珍珠奶茶外(我只愛珍珠卻不能多喝奶茶),其餘的我都會吃,但不那麼狂熱,也很少吃,就是很喜歡很喜歡乳酪雪糕。

我想起在大學時,有一段時間間中和男朋友買阿菠蘿的哈密瓜乳酪雪糕,雪糕裡有雪得凍凍的哈密瓜粒。十多元一杯,當時對我來說是頗奢侈的甜品,間中一吃便覺得好快樂。想不到,現在竟成了潮流,還有很多變奏。

喜歡和I一起吃乳酪雪糕。到自助機一起弄一大杯分享,又或是到一些小店坐著吃。我喜歡吃偏酸的口味,感覺開胃,加朱古力粒粒、椰果、水果、蘆薈……很多很多選擇。我喜歡吃涼涼的東西,無論任何季節,吃著便覺得很幸福。我們還發現不少乳酪店會以繽紛的匙來作招徠,十分有趣。我們曾說好要儲齊某度的七色匙,當然只是說說,要儲也不是易事啊,始終只是間中一吃,實在很難實現這個目標。不過,又可見這招數的成功。

又,最怕人吃一口又要想著很肥啊、吃一口又說很膩啊什麼什麼的(吃一兩口便膩,麻雀胃麼?v是麻雀胃的囉,哈哈)。越發覺得吃東西最重要是開心。既然不是天天吃,間中一吃,不如開心點,享受那酸酸甜甜的帶給我們的時刻吧,太顧忌倒不如不吃好了。

到底,這股乳酪雪糕的旋風要到何時才停止呢?我想,無論如何,我還是很喜歡吃這甜品呢。

星期四, 3月 24, 2011

關於大象

這篇沒放到「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系列。只是,近日想起關於動物園的象的事。

聽友說,大概是在番禺動物園還是什麼的,有一頭會站起來的象。為什麼懂得站起來呢?這頭象本是來自馬戲班,馬戲班的人為了訓練象能站起來,用盡種種殘酷的折磨方法。現在象被送到動物園去,有時還是會反射反應地做出站起來的動物。動物園裡有一個牌子勸人別拍手鼓勵大象站起來,說這一下大家以為很好玩的動作,其實有血有汗的慘痛經歷造就的。

我很喜歡到動物園看動物,看他們的形態,那和自己不同的身體。然而,有統計顯示,動物園的動物比野生的壽命短得多,因為牠們一生都不快樂。

大概,我們最應該被關起任____觀賞。

星期三, 3月 23, 2011

Doctor Richard

看完一次醫生,吃了藥沒有痊癒,反而越發嚴重。已三天沒感受過熟睡感覺的我,人乾似的再去看醫生。

朋友叫我看中醫,但決定多給醫生一次機會。對,我看回原本的醫生。早幾篇應該提起過,那家醫務所規模很大。等的期間,發現有兩位外國醫生,其中一位風度翩翩的,有點像Richard Gere。

和同事閒聊提起,同事立即問:你在哪看?

我說:在尖沙咀漢口道啊,我可以告訴你,但他不是我們的network醫生呢。

話題中止。

星期二, 3月 22, 2011

熱的教訓

大概,是因為吃過一次教訓的關係,他說他怕了。

對,雙手無意放在熱燙的杯子上,灼傷了,便不可有下一次。

然而,她知道後,感到再無所畏懼。

最近,就像不同的熱燙燙的杯子在她身邊旋轉。

她明明喜歡凍飲。她在喝熱茶。

星期一, 3月 21, 2011

自家製老火湯

很喜歡喝湯。

記得唸大學三年級時,在家取了一個真空煲回宿舍,常常煲青紅蘿蔔湯,貪它簡單又好喝。後來不知為何,真空煲不見了,到近日想用,在家遍尋不獲,真可惜。

後來,媽說給姐的電煲白給就是白給,姐說平時上班不敢獨留煲湯在家中,便一直沒用。媽說我由辦公室回住處那麼近,可以拿去用。拿了回去,歡天喜歡地對同事說,我可以給你們煲靚湯了。早兩天打開煲子看看,才發現容量很小,到坑口的TASTE找找,又找不到便宜合用的真空煲。

買了所有湯料,便決定以一半份量下煲,分兩次煲吧。沒用過電湯煲,是紫砂,電湯煲,不知道應該如何。從前用真空煲,要先明火煲45分鐘左右。現在呢,我就胡亂來了,豬"月展"還是出了水待滾才下,其餘的就一次過放進煲子裡。

煲了約3小時吧。因為很久沒煲,忘記了材料的份量,下了5粒蜜棗和好些圓肉,湯偏甜,但還是覺得很好喝﹗就像舊日,煲了湯可以煮些米粉伴著吃,又一餐了,感覺真好。

很喜歡很喜歡喝湯呢﹗暖在心。

星期日, 3月 20, 2011

等待被餵吃的象

我是剛從雪櫃被拿出來
等待被餵吃的大象

穩穩的身體
平均的鼻息
看起來一點不脆弱

你們喜歡時便來餵吃
不喜歡時便著我等待
別擔心別著急
我們都願你好
是怎麼樣的好

等待被餵吃的象
龐大又卑微
尊重都失落了

等待被餵吃的象
也會抓狂

星期六, 3月 19,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2

很美的藥丸,在細細欣賞時,發現上面寫的是:bright future。

我說想喝喝紅酒,但都不懂。朋友叫我試試這枝,順理成章,成為我的第一枝紅酒。聽說要2-3天喝完……所以一直未開。

這是誰的宇宙呢?

看不到魚兒的快樂,但蠻平靜的。

我以為誰在踏著枯葉沙沙響,回過神來才知道那是自己。

星期五, 3月 18, 2011

失戀之前

我無法言說
我的心
就像感冒時的喉嚨
那樣敏感
骨碌
吞一下口水
痛得入心

星期四, 3月 17, 2011

無題

明明應該為那持守高興
偏偏傷心莫名
有意思是多麼的沒意思
你永遠不懂

不該被拆穿的
不該被拆穿
你懂我嗎
我們有的
是配合起來的共識

那麼
只能等待那
不被留戀的來電顯示
待電話變成化石後
在泥土裡閃閃發亮
而落花才掉落流水沒多遍啊

我是個勇士
說尖銳討厭的話
破壞自己的勇士

尋找。發現。


你嘗試拼命的找
那失落的

那失落的
就在不遠處

你遠遠的看
才發現
你不再擁有
甚或不曾擁有

如真相無可避免地殘酷
又如何

===
唔開心

星期三, 3月 16, 2011

撕瓤瓣

關於吃橙的方法,她喜歡用剝皮那種,多於切件。

晚飯後或晚上空閒的時候,她喜歡靜靜的坐在沙發上剝橙。小心翼翼的去掉橙皮而不會弄得橙汁溢出,又細細的撕去橙的瓤瓣,撕得幾乎都沒有,才慢慢的吃。

後來,她很驚訝,原來很多人會把瓤瓣吃掉,說是纖維啊,對身體好,那麼花時間撕才像怪胎。

她還是默默地撕,默默地。撕好後,橙是那麼的橙,滿足地吃下。即使吃到酸酸的,還是覺得能享受撕瓤瓣的時光就值回票價。

她一邊撕瓤瓣一邊想,如果要她沒完沒了的撕,就這一輩子,到底是快樂,還是悲傷?

星期二, 3月 15, 2011

嬉水。單純地。


有些時候
讓意義失落吧

捧著一片檸檬
跳進紅茶裡暢泳
下半身浸在茶裡暖暖
上半身露出水面涼涼

嬉水吧
我們

星期一, 3月 14, 2011

$15,至少有一包使立消

很少感冒,但今次被感冒打敗了。

這次作病作得很慢,星期一、二覺得累到不行,星期四開始喉嚨痛得要死。星期五本來告了假進行特別任務,也因為病魔纏身而告吹了。

既然任務告吹,但又告了假,便先找朋友用午膳,再看醫生。在漢口道騏生商業中心11/F看醫生,醫務所叫Dr. Vio & Partners。進去才發現醫務所的規模很大,我想隨時有20個護士吧。除了診症室,還有心電圖室、小手術室等。病人來自五湖四海,而每位護士是兩文三語皆精的,十分厲害。搞不懂我像在為醫務所賣廣告呢﹗哈。

因為是公司的network醫生,所以$15大元便可看症,3日藥。醫生說是感冒,淋巴腺有點腫,給了藥,叫我多休息。取藥時發現,喉糖是使立消一盒。正確點說,是一盒(12粒)加3粒。嘩,才$15便有一盒喉糖,抵到爛。(但我可不想常常利用這種福利呢。)不過,還附有我最討厭的顏色的咳水。回去吃了,有薄荷味,和以往吃的不同,還好還好。吃完才一小時,便睏到立即睡去。

又,友請客,到了一家西餐廳吃飯,點了喜歡的RISOTTO。可惜因為病了,胃口不佳,只吃了一半,十分浪費。午餐來說,對小薯仔的我已是十分奢侈。謝謝友請客,希望再有機會(是見面啊,不是被請客)。不知有沒有機會見到你人面獸心(!)的一面,嘩哈。

星期日, 3月 13, 2011

看不懂的符號

在還未有文字的時候,人類一度用圖像或符號來表達意思。

很可惜,一些人類連符號都看不懂。這到底是誰的錯?

我真的很討厭擋在車門前門的人。

星期六, 3月 12,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1

今個星期,我們一起坐車去。
上班忙,下班在車廂繼續忙。

車上眼神悲傷的木馬。

我在車站看另一端的你。

車窗的膠邊老了。


貨車與鞋。

星期五, 3月 11, 2011

再出發。我畫。

久違了。未來的每個星期日,再次投入畫班的懷抱。

應承了老師上完木顏色班便上素描,結果拖了近一年。剛過去的星期日上了第一課,老師還是那個模樣,就是古怪老人家一名。和朋友約好一起到課室,結果他遲到了,趕趕忙忙的過去。幸好人還未齊,老師站在後樓梯不知在想什麼,我見到他立即上前叫他。幸好他還認得我,入課室後又著前頭高個子的男同學和我調位,有特別優待,哈哈。老師還說,他展示我的貼堂畫時,有同學說在網上看過呢。

為下一課做預備,買了各種畫畫的工具。嗯,我這人有些時候最不切實際,哈哈。昂貴的畫具盒和畫簿。嗯,管他呢﹗至少我快樂得很。

希望遲下有機會在這裡放放作品吧。

星期四, 3月 10, 2011

關於衣物

聽到有人說衣物越來越多,要考慮收納的問題了。

我想,相比很多女士,我的衣物絕對不多。除非有一個超大超大的衣櫃,否則很多人是要另外收到非當季的衣物的,一般是分夏冬兩季。而我呢,就是把所有衣服放在一個大衣櫃內便可以。
一般來說,我的衣物是以上面的方式收納。間中或會搞得極亂,然後又得收拾一番。雖然對很多女性來說,我的衣物並不多,但自己再看看衣櫃,快有放不下衣服之勢,便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

關於穿衣,我發現幾乎每一季都會覺得要買衣服了,正確點來說,是一年大概有3次覺得沒有衣服啦的感覺。夏天很熱前覺得要買清爽的、秋季前要買些薄薄又長的、冬天又不夠衣服了。其實每年一個循環,自己又不要什麼注重潮流的人,為什麼仍會有這樣的情況呢?照常理,可以穿回上年的衣服啊。身形一般不會變化到完全不能穿吧(雖然有時都會,哎)。可是,就是會買。

然後,每一季我穿的衣服也差不多是那些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就是局限著穿那10多件之類。換句話說,之前買的衣服可能是10件有8件都不會再穿。又有一些是很久的明明都穿不下的,但仍留在衣櫃裡,一度幻想自己可以再穿回,而這當然只能是幻想。友說,他聽說人大多只會穿衣櫃裡10%的衣服。

有時,心裡會想,不如把那些真的不會穿的衣物捐出去啦,一來不會礙著空間,二來又可以幫助別人。當想著要挑選時,又會覺得:啊,這不如留下……噢,那件應該有機會再穿的……結果又沒選好。

關於這些,其實我只是想,放下一些欲望,只擁有需要的,別把那麼多堆在自己的身心。當那麼的輕輕的,我想會快樂一些。

有時,想得到更多的話,不一定是佔有更多。

星期三, 3月 09, 2011

E.X.H.A.U.S.T.E.D.


這陣子,總是覺得很累,只是想放空,想睡覺。
是真的累,不是撒野,真的很累。
為什麼呢?明明已睡了十小時,卻累得想死。
連自己都不解。

星期二, 3月 08, 2011

妳把我灌醉

我親愛的讀者:

你知嘛,你的回來,讓我多麼的高興。
送你一曲。

妳把我灌醉
妳讓我流淚
扛下了所有罪
我拼命挽回

今天才知道黃大煒是那麼的好。

到見面時,我想,我會像沉默的……(羔羊?哈哈)。
很想見到你。

星期一, 3月 07, 2011

太鹹的飯

周末,約了姐見面,到金鐘的cova吃下午茶自助餐。

在不遠處有兩個中年男人在用膳,狀似內地暴發戶。他們邊吃邊談,言談甚歡的樣子。突然,其中一人皺起眉,招手叫侍應。

男人:(十分不滿的樣子)碟飯好鹹喎,鹹到食唔到﹗(但明明就吃了大半碟)
侍應:很鹹啊?對不起……(拿走碟子,招手請經理幫忙)
侍應:(指著食物對經理說)好鹹。
經理:先生,碟飯好鹹?
男人:係啊,鹹到食唔到啊﹗點解咁鹹架?
經理:先生,唔好意思,需唔需要換過另外一碟俾你?(我想是因為他已吃了大半,所以經理便這樣問。)
男人:(點頭)唔。
經理:咁先生你想要返同樣既飯定要另一款食物?
男人:意粉。
經理:咁要同樣既由飯轉意粉定要另一款意粉呢?
男人:唔……有咩意粉?
經理:不如肉醬意粉?(最便宜?)
男人:好啦。

如是者,經理便再為他預備了一份肉醬意粉了。

天哪﹗怎麼可以這樣貪心的呢?討厭這樣的人,用這種手段去奪取更多。

於是,想起最近看到(不敢說是讀)《老子》: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

星期日, 3月 06, 2011

涼宮春日的憂鬱

我不了解《涼宮春日的憂鬱》的故事,只是一個沒睡意的晚上,扭開電視時無意看到。

《涼宮春日的憂鬱》,不知道是本來是這樣,還是譯名問題,聽起來有點悲涼。

可是,看了一點片段後,只見涼宮春日繃繃跳兼停不了口的說話,滿臉喜悅,毫不吝嗇地告訴別人,自己要這樣,自己要那樣,好一個活潑模樣。

然後,我想,有一種憂鬱,大概就是這樣。

(把所有和影像有關的都放進電影標籤去吧。)

星期六, 3月 05,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0

我看最醜的朱古力新地。

同事的大阪手信,超。美。味。

稠得像樣本的節瓜排骨煲。

喜歡和民的沙律的芝麻醬,和胖胖的粟米粒。


男人喜歡吃的長腿。

星期五, 3月 04, 2011

派錢

有人說「集體發窮惡」不在「集體」,也不在「窮」,而是在「惡」。

今早上班,公司的阿姐們第一句都不是打招呼,而是說:有錢派啊。我什麼都不懂,只是在想,到底如何才算真正幫得其所呢?沒有真正得到應有的效果或目標,又得不到好的呼聲,搞成這樣,也夠難看了。

事實上,雖然可以說是很切身,但這陣子已夠忙了,沒怎樣留意新聞。看了《明報》報導一則,說是18歲以上可按意願提取六千元,但詳情則未議。講到錢,講到計算,什麼都精精準準,提問一籮籮,18歲的定義、什麼人才有資格、是否要親自領取……

我覺得,事情失焦了。而我不想解釋這句說話。

===

關於派錢,我有另外一個回憶。

在做編輯那一年,公司是某大家族旗下的小公司。而我們公司的辦公室,是和大老闆的辦公室相連的。平常倒沒什麼瓜葛,他那邊工作的人像很醒目,聽說是做些收購,將一些公司又買又賣之類。我說遠了,只是感覺把兩個世界連在一起。

大老闆在外面有頭有面,為人其實脾氣壞透,稍有不滿,不分男女,一視同仁的粗口問候。幸好,一年和他接觸才不過3次。第1次是介紹全年計劃,到我匯報的時候,他突然有事要先有,避過一劫;第三次時正好是我的最後工作天,死都不進去啦,下午4時才開始,聽說全公司的人被他罵到晚上8時多。

第二次呢,就是農曆新年了。農曆新年假期完結,大家都如常上班。我們的director突然叫我們集合,因為要向大老闆拜年。於是,大家在大老闆辦公室的門口排著隊,一個一個的進去說祝賀的說話。說實在,怪忸怩的。不相熟,不討厭他但卻沒有什麼好感,在沒有感情基礎下,大家排著隊像在從前有錢人家的家門輪饅頭,就是不喜歡。結果,不情不願的排到去,說:X生,新年快樂,身體健康。領取$100元利是一封。

到底是要提高士氣,還是要自我感覺良好?還是兩者皆是,結果卻只收後者的果效?

星期四, 3月 03, 2011

分享秘密的下午

這幾個月是我的禁買月,財政拮据(歡迎大家請我吃飯,哈哈),連吃也是極度節制。

結果,才過了大半個月,剛出糧,便決定要吃一頓好,好好對待自己。嗯,一頓啦﹗剛巧問姐借東西,又有禮物送姐,便相約星期六吃下午茶。不斷強調要「食好野」的我,令姐哭笑不得。後來姐說不如去cova吃下午茶啦,她和客人開會後也差不多到下午茶的時間了,時間正好。我沒到過cova吃下午茶,聽說是毀譽參半。也沒相干啦,對要吃公仔麵、米粉,甚至餅乾的我來說,什麼都是「好野」啦。

姐在金鐘上班,就相約在pacific place那家見面。從地鐵站走出去,在pacific place偌大的空間,一個黑人滿有情感的在彈鋼琴,人來人往,不知為何,我就是感到這畫面太優美。能在假期看到這樣美好的畫面,人的心自然地安靜下來。
到達後,人不多,有不少空著的位子。我被領到一張四人桌,靜靜的等著姐姐。桌上放著很漂亮的花,不知道是什麼名字的花,就是很漂亮。

自助餐由下午3時到5時半,包一杯果汁和一杯咖啡/茶。點了一杯西柚汁,充滿果粒。
食物的款式不算十分多,但我覺得下午茶來說算是很不錯呢。大部分的食物都不過不失,三文魚加魚子多士很美味,完全感覺到魚的鮮味,十分甜美,是全餐之冠。因此,四個回合中有三個回合也有它的份兒。 巴拿馬火腿配酥餅棒也不錯,熱食一般都好吃,只是菠菜批的批身較厚,略為失色。

甜品方面,有3個放在冰堆中的小杯,我都一一試過。以為是焦糖燉蛋的,裡面是泡狀的酒味十分濃的不知是什麼的東西,十級難食;以為是甜的,原來三文魚醬,偏鹹,但相信夾麵包會是一流的;唯一比較正常的是朱古力慕絲。蛋糕方面,一般都很RICH,不多談了,都是那些啦。不是很美味,但不差。$188元一位,任吃兩個半小時,不錯啦。

不過,整個下午茶裡最一絕的,相信是這件蛋糕。起初我以為裡面是那些榛子蛋糕之類,原來,這是個不折不扣的麥皮蛋糕。我吃了一口,立即叫姐姐試吃。OK,不難吃,但……不會想多吃一口。就像是把麥皮煮得稠到可以堆成一個蛋糕,就是這樣子。吃著,我們除了笑,都不知做什麼好了。

雖然不好吃,但多謝這個蛋糕,給我們帶來好些歡樂。

全天其實我只吃了這一頓,吃得真飽﹗和姐姐邊吃邊分享彼此的秘密,這個下午真好。

星期三, 3月 02, 2011

HKIFF與古天樂

又到電影節了,大家應該忙著選電影吧。嗯,其實是應該選完啦。

我很遲鈍,比別人慢了步,又沒有拿本子,就是在家中看網頁看到幾乎盲了眼。其中看到一套《Rubber》,名為《轆地魔》的電影。

朋友說,看英文的簡介精準得多。我沒多研究,因為我這樣的英文水平,當然是看中文的簡介啦。看看《Rubber》的中文簡介,好親切哦﹗連古天樂都放了出來。

也放放英文版本給大家比對一下。嗯,作為香港人,還是喜歡中文版多點呢。嘿。


星期二, 3月 01, 2011

小小的心

輪子上的倉鼠
由起點跑到終點
再由起點
跑到終點

鏡面膠紙的另一面
什麼你都看得懂

可小倉鼠連氣息也沒感覺到
漸漸累得無法再跑
滾到雜草堆
氣吁吁的看星星

小倉鼠常常
不想再回到輪子上去

少則得
多則惑

牠早已為一再輪迴疲憊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