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30,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8

但願時常有這心思。

大手很想拉的小手。

躲不了。

很昂貴的甜品。

好奇。

星期五, 4月 29, 2011

約會

說起和剛相識的異性朋友單獨約會,很多友都好意地笑得不懷好意。


有位友提醒我,如對那異性朋友沒意思,便不要再應約了。到底初相識的男女單獨約會是否意有所指呢?

受朋友的告誡,我說:順其自然吧,想應約便應約啊。我當然明白友的苦心,是怕別人會錯意。我想的是,第一,那位異性朋友未必對我有意,可能也只想交朋友;第二,即使他心裡有意,但他從沒表達過,如果因為另一方應約便覺得人家也有意,到頭來責難對方,未免太幼稚了。男未婚,女未嫁,如果對方想多見面了解,看看是否找到對的人,他一天沒有表態,而活動吸引,我也不會抗拒。而且,也算是給自己一個機會,慢慢感受自己的感覺吧。

於我來說,男女單獨見面不一定有非單純友誼關係。當然,每個人的看法也可以不一樣。如果因為看法不同,到頭來出現錯摸以至怪責對方的難看情況,也很難做朋友吧。

星期四, 4月 28, 2011

為我

友問我喜歡吃什麼東西,就突然說起麻婆豆腐。我說我喜歡吃不辣的麻婆豆腐,他有點不解。


不辣的麻婆豆腐,其實是媽媽弄的菜式。我很喜歡吃豆腐,但因為我不大能吃辣的,從前媽媽弄麻婆豆腐,人人都高高興興吃,我就只能眼巴巴看。也有試過吃,但又覺得太辣。如果為了遷就我而減辣,大家又吃得不快意。因此,媽便想到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下辣前先給我搯一碟無辣的,然後才加辣。每次吃這菜式時,我總有私人的一碟。

除了這碟特別為我而設的麻婆豆腐外,在我心目中,媽弄的好些菜式,我都覺得是屬於我的。唸大學時,因為住宿舍,很少回家。每次回家時,媽都會給我弄我最喜歡的生炒骨。為了讓排骨更入味又鬆化,她會早一天醃好。熱烘烘端出來時,即使上面有甜酸汁,那件炸過的肉排還是外脆內軟的。

還有南乳雞腳和鹵水雞翼尖。爸和我很喜歡吃南乳雞腳,間中,媽媽煲雞腳湯時,會特意買多一點雞腳,預好時間拿起,再用來炆。晚飯時爸和我總是最後才離桌,然後一桌小骨山。至於鹵水雞翼尖,以前鄰村有一個嫁到香港的外國婦人,會推著一車子魚蛋腸粉雞翼尖,我們吃得津津有味,我特別喜歡雞翼尖。媽常說自己弄也很易啦,雖然本身那雞翼尖是便宜小吃,但自己弄便更抵吃,所以間中會為我而弄。因此,每次有雞翼尖時,我又是最後離桌的一個啦。

因為和友的一段短短的對話,而想起這些。媽媽真好,有媽的孩子像個寶。

星期三, 4月 27, 2011

夢幻。拼命。

陪我看我想看的動畫還幫忙訂了票;看戲前為我買飲品,買不到我想要的,便買了兩款讓我選;

我要到哪用膳都欣然接受;陪我大半天看printer、逛10蚊店(還被我冷落了);很少逛街巿卻陪我去了,還經過濕濕的魚檔;我說要吃frozen yogurt又說好,找不著說哈根大師又跟著去。這大半天很夢幻,完全不真實。

有時候,我會希望自己心裡想怎麼,都會有人來讓我,希望我快樂。

然後,我發現,原來我想要的,是我暗暗看在眼裡,然後遷就一個人,然後那個人走來摸摸我的頭,或輕輕的抱我說:真好。

於是,我明白自己為何總是拼了自己的命。

星期二, 4月 26, 2011

關於頭髮

+ 小時候,幾乎都不曾留長髮,因為媽媽不許,說是學校小朋友多,容易惹到頭蝨。心裡一直一直很想像別的同學有一把長長秀髮,夾可愛的髮夾,就只有小三留過一段短時間長髮,然後便到小六後苦苦哀求才可以留長髮。


+初小時,還是惹到頭蝨了(關什麼長髮的屁事?)。那時候老師會逐個點名字,然後用一把間尺撥學生的頭髮,看看找不找得著頭蝨或蟲蛋(這樣講得我很老呢)。我是被同學惹到的,然後回家再惹到姐姐,結果要一起到髮型屋減蝨。把不如什麼往頭髮上搓,然後要焗一下,痛苦到不行。

+第一次染髮是快要上大學。中五時同學都說考完會考要快快去弄頭髮瘋狂一下,那時候掙扎良久,又不想要中六上課時麻煩,便沒去染。然後,臨上大學時,媽媽竟帶我去染髮,哈哈,說是要轉一轉形象。染的是紫紅色,可惡的是那髮型師叔叔(媽的麻雀腳)把我的一頭長髮剪短了! 對我來說真的超大打擊,小器的我自此沒到過他那邊剪頭髮。

+頭一次弄曲髮是剛開始到學校工作不夠。因為我的人長得矮,那時候還有一點點娃娃臉,想得起來成熟一點,便弄了一頭曲髮。結果,很多人說我曲髮比直髮好看啊,便一直弄著。

+別人說三千煩惱絲,我最煩惱的是前額的頭髮。因為我的額很短,配劉海像傻瓜。明明小時候配劉海毫無問題的,到大二時禁不住一試,現在看那時拍的照片時,仍覺得慘不忍睹。真羨慕額高的女生。

+今年突然又想弄回直髮,沒考慮太多便弄了。後來看見別人把髮尾夾得鬈鬈的很可愛,便請教髮型師。受教後買了一個鬈髮器,自己試著弄。有朋友叫我別買啊,因為之後會懶懶的不再弄,到時便會後悔。事實證明我完全沒浪費過,都差不多天天在弄,很快很方便的,5分鐘內搞好。

+今天突然想試過再弄一點造型,便試著用鬈髮器再弄一點,試了一個曲髮,拍了照,感覺還好吧! 或許明天出街前又試著弄。

星期一, 4月 25, 2011

關於滑行


我的前世可能是一隻飛鳥,或一隻蒼蠅,或一隻蜜蜂。飛飽了,今世雙腳不能離地。

初中時,爸爸說如我在當天學會踏單車,便給我$500。結果,我當然是學不會啦,因為我是一隻飛飽了的飛鳥啊!而家弟呢?為了$50,一小時內便學會了。

今天,我做了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會去做的事——滑冰去。友生日,朋友為她安排了滑冰和晚餐派對。雖然我是一隻飛飽了的飛鳥(夠了沒有?),但知道親愛的友愛熱鬧,心裡還真希望可以整整一天陪伴她,那就決定要去。

早到,就站在滑冰場外看,各種各樣的人,就像場內已是一個小國度。有很多溫馨的場面,父母與子女的、男與女的,又有一些滑冰高手,做著不同的花式,十分好看。

穿起滑冰鞋,在場外站著是毫無問題的,但一進滑冰場便出。事。了。哈哈! 真的很難滑啊。有些朋友像飛鳥一樣,自由飛翔;也有一些抓著圍邊學著學著,到慢慢不用扶。一位滑得很伶俐的友嘗試教我,我也有認認真真的學著一點,他扶著我走,結果我也有過三、四下滑行的感覺。可是,很快便不行,真的累得很呢。

或許是我的好勝心不夠,意志力薄弱吧。在這些小小的事情上,我總覺得自己不是一個成大事的人。共滑了3-4個圈吧,接著便走到場外休息。休息時,我默默地觀察別人的腳如何的滑,身體如何的動,然後在朋友們都能順利滑行時,我就悄悄地在近出入口的圍欄位練習,練習一會,再坐一會;練習一會,又再坐一會。最後覺得心都累了,就乾脆到場外買飲品休息。

明明看起來完全不費力氣的滑行,我卻連自己的身體都不信任,還能倚傍什麼呢。

星期日, 4月 24, 2011

總把生活排得滿滿。某些時候。

越是情緒不好,越把生活排得滿滿。

復活節假期:
22/4:慶祝親愛的V的生日,平衡力零的我將會為她獻出我的第一次……溜冰(希望不會被輾斷手指)。
23/4:當值,要打掃、洗衣和床單、畫畫。如果在22/4前買到一些材料,會籌備25/4的晚餐。
24/4:友陪我看printer,買餸、預備(有點擔心時間不夠)。
25/4:下午拜山,晚上舊同事到我家聚會。

明顯地,這篇是在24/4前打的啦。

越要休息,越把生活排得滿滿。
越要活動,越把生活搞得空洞洞。
到底我為何要虐待自己?連自己都不明白。

總覺得自己私務太忙,忙得沒有時間。完。

星期六, 4月 23, 2011

如能令你幸福……

又到親愛的v生日的大日子,今年應該是第二年為她預備禮物?為這位小姐預備禮物最傷腦筋,她又愛驚喜又浮誇,一向低調的我,只能用我的一雙手,希望能讓她暖心暖心。

畫是按我為她拍的一張照片畫的,背景是沙灘。那天真的很累,可是,那辛苦過後和妳一起欣賞的風景,特別美。

相架一再構思,又經過失敗,最後弄了這樣的款式。配上新學懂的自製蠟紙(雖然用了普通的筆以至有點走色),希望妳喜歡。

生日咭繼續用波點,自己就覺得這設計很可愛了,不知她喜不喜歡。

那雲和入面那張相一樣大,其實位置也正正一樣,算是暗暗的details吧。嗯,還寫了滿滿的文字。

她那次看到鴨子頸鍊,說可以的話想為妹妹訂一條。嗯,就送你啦。


連包裝都加入波點的元素,真的很統一呢,哈哈!

v,如果能讓你幸福,我都願意為妳做。

我親愛的友,但願你不止生日,要永永遠遠的快樂!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7

我在站內看。

生活如此。不斷不斷。

下雨的星期天。但願她們有更好的地方。

嗯。印象中,這是我第一次看拉花?嚴格來說這也不是拉花?

很喜歡這種紫色小花,總有伴兒。

星期五, 4月 22, 2011

出事了

一向是個非購物狂的我,出。事。了。


近期,有點不可自拔地消費。人到底是否要到明知不可胡亂花錢的時候才會胡亂花錢?我想我在叫自己「不要胡亂花錢」的時候,只聽到「胡亂花錢」的指令。

花錢上了蠟紙班。花錢買了朱古力。花錢買了印仔和貼紙(我竟然在一星期不夠內花了500元買印仔和貼紙)。花了錢買衣服。

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要救救自己啊﹗我要做自己的主人﹗

又,雖然如此,還是很喜歡新買的裙子。

星期四, 4月 21, 2011

公司裡的chunky

大部分公司,都會有一個愛講是非的八婆狀人物。我的公司也有一個。

和這位同事不算是一team人,但因著一些特別因素,所以會有接觸的機會。事實上,我們見面的時候不算多。間中,我們會一起吃飯,有時是老闆組合的飯局,有時是他主動來找。

老闆組合的飯局,他就拿老闆不喜歡的人的是非來講;主動來找我們吃飯時,便是申訴別人如何不好不好,說完很快便復原,繼續講四周圍的人的是非。或許,他發現的、他說的,的確是事實。但四處張揚別人的負面事情,我絕不覺得是應該做的事吧。人的話題真的貧乏到這個地步嗎?非要說人家的壞話不可?然後還因著別人的醜事被張揚而獲得快樂,發出討厭的笑聲。

每每和這樣的人見面時,我心裡便自然的火滾起來,而其他同事似乎都若無其事。大概,是我道行不夠。

又,為什麼是chunky?因為他說人壞話後笑著的樣子,和chunky在上圖的表情一樣,有著做了壞事後快樂得很的樣子。

星期三, 4月 20, 2011

第一次看中醫

由喉嚨痛開始,到感冒,再到扁朓腺發炎、夜咳等,足足病了一個月。看了兩次西醫,還是好不了,於是便的起心肝看中醫去。

從前朋友都說我身子弱,應該看中醫調理身體。我這個不能吃苦的人,就是因為苦茶的恐懼,遲遲不肯去。知道有些開藥丸的,但又很貴,不會選擇。雖然我的確有百毒藏身(!)的感覺,但一想到苦茶,就卻步了。

然而,今次扁朓腺加夜咳之苦,讓我沒法好好的睡,最嚴重時辛苦到寧願一命嗚呼。於是,因友說要去看中醫,我便把握機會說一起去看了。
友說普濟堂的郭醫師不錯,看醫生是人夾人的,即管一試。我去的是普濟堂,在太子的,進去後見到有幾個掛了牌的醫師,就是郭醫師的門最多人,其他的幾乎沒有。我看其他的醫師頗年輕,友說是剛畢業或者來實習的醫師。 因為是閒日的早上,等的多數是公公婆婆,他們都靜靜的,眼光放遠,不知是在想什麼呢?
等了好一會,終於到我了,郭醫師是女醫師。在她的診症室內,後面拉著簾,正有人躺著做針灸。她問了我的情況,然後把了兩隻手的脈,看了舌頭,便說我是感冒未清,給我開了一劑藥。我主動要求要藥粉,因為一個人住,沖藥粉較方便。然後,就是拿到收銀處遞藥單等執藥。一包包的全獨立包裝,比較不環保,但又比較衞生。同時,我想到的是,一定拆到手軟了。
唯一得到的安慰是,三劑藥有三筒山渣餅,兒時最愛。可惜,拆出來有點碎,又或著黏著了。
十分壯觀吧,一劑藥要加這麼多東西。有熟悉的名字,有不熟悉的。總之就是拆到手軟啦。

友說,嘩,這樣的獨立包裝,一定很貴吧。其實很便宜,只是$129的藥費,免診金。即是說,一劑藥才$43,很便宜的了。至於藥效,吃完後覺得很睏,之後也真的止了咳,但聲線還是沒變回原來的,哎,很困惱。

星期二, 4月 19, 2011

吃豬手,賀榮陞

為賀友榮陞之喜,我們約定了到尖沙咀河內道的Biergarten大吃一頓。

早到了,就靜靜地等著,看那全德英文的menu。食物款式似乎不算很多,不過總覺得德國餐廳的菜式不用十分多,反正都是想吃那幾款。

友穿起西裝進來,讓我眼前一亮,哈哈,突然覺得他「靚仔左」。嗯,修正,是有型了,因為西裝沒有整容功效嘛。

另外兩位友還未到,我們便先點飲品。看那英文的drink list,其實大部分我都不懂,而我又不想喝啤酒,便故亂的點了一款芒果味的酒,也忘了那個有點長的名字如何串,連讀也是胡亂拼的。不過友為我點,我只要等著喝便可以。
飲品來的時候,另外兩位友已來了。當侍應小姐端上飲品,四人不禁同時「嘩」了一聲,很。大。杯。啊。而且是芒果沙冰狀的。我看那杯子本來不大,心裡有點擔心,要是冰溶了,便會很狼狽吧。整晚邊吃邊聊天邊監視著飲品,哈哈,但還好啦,沒想像中那麼緊張。味道很好,友說,這樣易入口的酒才容易殺人。幸好,這杯飲品沒讓我喝醉,連微醺也沒有,只有一點點累,就像喝了芒果沙冰,很快意。
大家最想吃的,是德國鹹豬手,大概是吃德菜的首選。從前很怕那些像脂肪的感覺,但近年都不再怕了,只要弄得不太膩便可。這家的鹹豬手沒有上次king ludwig的鹹,不會要時常喝水那樣。不過,皮沒king ludwig的脆。可能是我們待了一會才開始吃?沒有了那熱騰騰的感覺。整體來說,並不大吸引我,但還好還好。
接著的是德國腸。單看menu,似乎沒有我們想要的雜錦腸,再問侍應小姐,才知道在另一份小餐牌上。我們點了雜錦德國腸,味道還好,有一款質感就像……德國腸味的手打鯪魚肉,十分有趣。好像沒了我最喜歡的灰白色腸?總之我沒吃過。 最後點了德國風味的芝士意粉配炸洋蔥(不是加脆漿那款)。友吃了一口,問:這是意粉還是芝士?對,就是芝士味太濃了,令人誤以為意粉也是用芝士做的。整碟汁也是滿滿的芝士,夾的時候有時會黏者芝士絲。我最愛芝士了﹗汁是很好的,但意粉的口感偏腍吧,吃下去又有點……粉粉的感覺,真的不大像吃意粉。如果有人說是用芝士弄的,我會比較偏向說是用薯仔弄的。我想,意粉也是自己搓粉糰弄的嗎?有一種粗糙的感覺,不像機器做的standard,更有親切感。

整體來說,雖然整體是不錯,同時又總覺得小店會比連鎖式的更地道更有誠意,但我還是喜歡king ludwig多點。嗯,很想知道兩家店調節了多少來符合港人口味。

嗯,說起來,又想吃熱騰騰又香脆的鹹豬手了。德國菜,也是多人一點會更好,可以選多些款式。而且德國餐廳本身就予人熱鬧的感覺吧﹗

又,當晚我說「點薯蓉吧」時,友說:薯蓉很肥啊﹗雖說,吃充滿膠質的鹹豬手和芝士滿滿的意粉的同時,說吃薯蓉很肥是有點荒謬的;然而,我也在想,是時候再開始我的燕麥之旅了。

星期一, 4月 18, 2011

噩夢

造了半個月的連綿的噩夢,中間只造過一個快樂的夢和一個沒關痛癢的。

其中一個造了兩次。夢見自己睡醒了,然後打開房。洗手間和房燈都亮著,廳的燈沒有開。然後,大門突然慢慢地開啟。我記得自己一定有鎖好門窗才睡的……我很惶恐,感覺有令我驚懼的東西會在門後出現。就在門快要半開的時候,我知道自己在造夢。我彷彿將全身的力氣都聚在一點,要自己醒來。結果,我醒了,張開眼睛,但全身都不能動,惶恐不斷。直至我的力氣足夠成全掙扎。

友說,只有生活枯燥乏味的人才會造天馬行空或過份刺激的夢。我很想反駁說我不是,心裡很不舒服;然而,我想到合理的反駁卻是,我的生活從來都枯燥乏味,也不止是這半個月吧。

連自已都很迷惘,到底我要怎樣?

星期日, 4月 17, 2011

一樣

男人甲:這個周末有空嗎?來我處看電影。(她要加班。)

男人乙:老闆不在,午飯時間可以放任點見面。非辦公時間太危險了。

男人丙:不要在____ 說起那電影,她會看到。

男人丁:不要在我的facebook留言,不想讓她看到。

他他他他隱衷太多,她應酬不了。大概,她最好在應該出現時立即出現,或消失。

她只能跑回自己的世界,療傷。非關愛情的傷。

星期六, 4月 16,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6

有時,破損無礙它的精緻。雖然,一點都不好吃。 我總覺得應該有人在這裡。 可憐的文件夾,又狹窄又焗促。 這是我的夢,以為空無一人時,原來遠處有一雙腳。然而,無論怎麼走,距離還是一樣。 哀悼善良的蚊,總有生死。阿叔說是水蚊,不叮人,慢慢的飛。我總怕牠們受傷。

星期五, 4月 15, 2011

慢慢食

大約12:25pm,出現了一則我覺得很好笑的對話。

我對坐counter的阿姐說:我去洗手間。
她漫不經心地說:好啊,慢慢食。

我想,她以為我去吃午飯啊。好一個誤解,真有趣。

因為太急,所以沒多說便衝去洗手間了。可是,邊想邊覺得很好笑,竟然笑了出聲。

我真是一個無聊頂透的人呢。

星期四, 4月 14, 2011

黃枝記

和友聽完精彩的a cappella演出後,找地方吃晚飯去。

離開時已近11時,也沒有什麼好選擇。友說,那向蘭桂坊的方向走啦。起初打算去翠華,但其實如果有別的選擇,我是不會喜歡去翠華的。結果,我們去了黃枝記。

看門面像是一家老店,名字很熟,但卻沒吃過。後來向桌上的餐紙,像大有名堂地介紹麵食。我們坐得很近傳菜的位置,起初還以為店內養了雀鳥,後來發現是因為店裡有幾層,菜式都用專用的小電梯送到,食物送來時便會發出如小鳥在叫的聲響。
店的裝修以至logo都很有中國傳統的風味。雖然我問到澳式馬介休炒飯有多澳式時,年輕的店員答不上,只說好好吃,但態度還是很好的。
友點了豬手撈麵,這正好可以和深水埗新香園又或是好旺角比較一下。有點不同的是這是普通的炆豬手,新香園和好旺角的是南乳豬手。

肉的腍度:1st新香園;2nd黃枝記;3rd好旺角
汁的濃度與味道:1st好旺角;2nd新香園;3rd黃枝記(沒法啦,我較愛南乳)

至於麵呢,就真的不錯,軟硬度適中,容易入口,又不會太腍。雖然我已偏好較硬的口感,但好旺角的仍嫌較難消化。

其中,一位看來比較資深的肥叔叔侍應見我們分著麵條的狼狽相,拿來剪刀過來。我們立即縮起筷子,他二話不說便剪,然後什麼也沒說便走了。又酷又溫柔,哈哈﹗
這是侍應推介的澳式馬介休炒飯。我剛才說到的問題,不是要戲弄侍應,而是真想知道有什麼特式,還是那名字本和法蘭西多士一樣。

原來澳式是指加了一些澳門香腸,口感有點像臘肉。嗯,不過不失,我本身對吃炒飯方面不大有要求,因為可以選擇的話我都不會吃。只是被馬介休所吸引才會點。很喜歡馬介休為炒飯帶來的鹹香。
最後點了椒鹽雞翼,微辣,咬下去有汁的呢﹗又帶丁點酸酸的味道。除了熱氣和香口之外,不知如何形式。

整頓晚餐吃了約$140(?),大約吧,價錢還好啦。唯一要說的是,我想這裡的食物一定是狂下味精的吧。我這個吃慣味精、對味精異常遲鈍的人都大叫口渴,十分嚴重。

星期三, 4月 13, 2011

我沒事

如果我反覆告訴你:我沒事。那代表著連我自己也要用言語說服自己:我沒事。那時候,可以的話,不要問,伴在我身邊,給我一個深深的擁抱。這樣便好。

星期二, 4月 12, 2011

姐與姐夫

和家人吃晚飯時,和姐、姐夫的對話兩則。

===
姐:你覺唔覺得我瘦左?
我:……下?
姐:你覺唔覺先?我真係瘦左架﹗睇完中醫調理左之後真係瘦左少少。
我:……er……唔覺。
姐夫:佢比最肥果時瘦左少少。

===
姐:俾d野你睇﹗ (拿出一小樽糖果)
我:好靚喎﹗好似細個時食果d糖。
姐:係啊係啊﹗頭先0向樓下買架,澳洲野,即時整架(即係香港野?哈哈)﹗
姐夫:你估下幾多錢?
(大家估完一輪)
姐:係$99蚊。
眾人:下?$99蚊咁貴?
姐:咩啊﹗即時整架﹗好好味架﹗買黎試下好唔好味丫嘛。
我:試左好味再買?
姐夫:佢食完又買食完又買我真係唔掂。
姐:我唔會囉﹗……我買都唔會俾你知,我會換落另一個袋度呃你話0向第二度買既。
姐夫:係啊係啊,然後仲同我講好平渣但同果樽貴野一樣咁好味,係咪好醒呢﹗咁丫嘛。
姐:係啊係啊,哈哈哈哈。

===
姐和姐夫有時很搞笑,很喜歡聽他們說話。
又,送上$99的糖的照片一張。

星期一, 4月 11, 2011

星期日, 4月 10, 2011

潛水艇



看了《submarine》,很喜歡。

而早在電視前的一段時間開始,我就覺得自己是一隻潛水艇。

該如何?

===
又,喜歡alex turner的聲線。

星期六, 4月 09,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15

今次,我們看看人。 閒日的中醫診所,充斥著伯伯婆婆。 世界彷彿只有他/她。 我總希望能休閒一點。 午夜的翠華,是一齣電影。 多心的小丑,只為博你一笑。

星期五, 4月 08, 2011

苦海裡的豬仔


今天,人生第一次看中醫。醫師說我感冒未清,給我三劑苦茶。
你看,沖出來和廿四味一樣色,比廿四味好一點,略少點的苦味,再加點怪味。
但還是很。難。喝。

最近,我真不開心了。
我討厭自己變得不好相處。
對人少了耐性。
欠了包容。
和人見面時暗裡毫不享受。
容易浮躁。
得罪人多。

為什麼我會變成這樣?連自己都不知道。
我不要這樣的自己。
我不喜歡傷害別人的感覺,自己都跟著受了傷。

很想拋棄自己。

星期四, 4月 07, 2011

素描練習

素描班已上了5堂,現在仍未正式畫過一張畫。

老師教我們一些美術史,還有一些基本要注意的事,例如構圖、明暗、技巧等。明顯地,和上木顏色班時很不一樣。上木顏色班時第二堂便開始畫畫。然而,這於我又沒什麼壞感覺,了解多些基本的相信對打好基礎有很大的幫助。

這是上完第一、二堂合起來做的練習,就是塗格子,感覺一下力度和深淺,然後又分別用了紙筆和紙巾掃色。

我很喜歡那漸變的感覺。有時候塗啊塗像沒目的、悶悶的。可是,我很喜歡這種慢慢地、專注地經營的感覺。

世界就像靜了下來,畫畫能陶冶性情,說得一點沒錯。

星期三, 4月 06, 2011

佔有。被佔有。

女人喝過幾杯shooter後,步履浮浮,讓心愛的男人扶著走。

他們到了男人的家,兩個彪形大漢把她牢牢捉住,為她穿上太空衣,然後啟動儀器。

那透明的太空頭盔開始濛濛的,女人在掙扎,那厚厚的頭盔把她的聲音隔住,也變得濛濛的。她的呼吸越發急促,一下一下的呼氣打在頭盔上,她的臉目開始模糊起來,彷彿成了一個沒臉孔的模特衣娃娃。

加熱完成後,男人把頭盔拿掉,在女人的耳旁貼上一雙黑面白底的小狗耳型的絨布,那絨布和熱得半溶的臉黏在一塊。女人已沒有再叫喊,是任由宰割,還是叫不出聲呢?

最後,像神聖的儀式,男人為女人戴上像電單車一樣的頭盔,包住了頭頂和下巴,沒有擋著那小狗耳,完成了。不再痛了,那女人平靜如昔。而其實,她已由一個人變成一件尚會呼吸的物件。

有一種愛,讓人扭曲到不行。包括佔有者和甘於被佔有者。

星期二, 4月 05, 2011

甦醒。

C,

處理完一件與我無關的難過事情後下班,一個人走的時候,有說不出的痛的感覺。

我裝作沒事,甚至笑起來,心卻很痛很痛。

起初我無法明瞭,慢慢地神經一點一點的動,回憶甦醒過來。

我明白,因為她的痛,就是我不想再記起的從前承受過的痛,那花了近一年時間平伏的痛。

我很想將這痛一瀉而下,結果我找了你。

因為,我知道你不會擔心。你想你會明白我的意思。

我只是覺得很害怕。謝謝你給我的回覆,我好多了。

c

星期一, 4月 04, 2011

我不喜歡他們

我時常把我的心無價販賣。

把t和k的事告訴v。她說,我不喜歡他們。

我是知道的,你的愛,沒經販賣地給我。
而我的愛,也會無價地傳到你心裡去。

謝謝你。祝你兒童節快樂。

星期日, 4月 03, 2011

淺嚐上海菜。老店的人情味。

晚上9時半在會展看戲,難得晚上去灣仔,自然要約約灣仔之友了。灣仔之友介紹我們到這家上海三六九飯店,招牌的照片是吃罷才拍的,很喜歡。



小時候很討厭上海菜,覺得小籠包很難吃(只是因為第一次吃的很難吃),菜式很油膩。後來長大了,有機會到上海旅遊,吃過上海菜,有些菜式頗喜歡,間中一吃也就覺得很好很好。

今次是淺嚐,因為只有三人,不可能點不同的菜式。嗯,總覺得吃中菜要多人才好,又熱鬧,又能多點不同的。

小籠包,皮再薄些更好,不容易穿,湯汁亦很多。嗯,不錯。個人覺得可以弄得再小巧一點,那麼咬了一口後,湯匙也能盛載溢出的湯汁(很麻煩的食客哦)。

脆鱔。鱔我一般吃得不多,覺得細骨太多。脆鱔就不同了,可以整件吞下。第一次吃炸的,看上去像魚皮,吃下去像椒鹽九肚魚。和九肚魚唯一不同的是,咀嚼之下慢慢的散發出鱔香。可能有人會嫌腥,但我卻很喜歡。要沾甜酸汁吃,否則略嫌不夠味。

有一段時間很喜歡吃上海粗炒,雖然油膩,但卻喜歡吃那些椰菜,喜歡這樣夾在一起吃。媽媽能弄很美味的上海粗炒,但已很久沒吃過。而這一碟,除了油膩之外,我找不回任何回憶,不夠味。

一向對豆沙鍋餅沒什麼好感,就是不討厭罷了,嫌太甜。這份豆沙鍋餅出奇的討好,紅豆不太甜,恰到好處;鍋餅有滿滿的蛋香,友不甚喜歡蛋味偏重的鍋餅,但我卻覺得香口之極。

整頓晚餐$163,也算合理。

老店最讓人喜歡的是人情。當聽到有人點豆沙鍋餅時,兩位友雙眼發亮的想著要點,侍應叔叔說:現在啊?很快便弄好的……我們便說那稍後再點。吃著談著,不知時日過,當大家都忘了豆沙鍋餅時,那位侍應叔叔走來問:還要不要豆沙鍋餅啊?這麼好記性,想不點也難啦,真窩心。

又,頗喜歡今次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