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28, 2011

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除了生離死別什麼什麼的,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有時是一剎那間的感受。

例如坐長途車時肚痛。那一刻,真覺得痛苦不堪。哈哈!

還有什麼是當下感覺最痛苦,但回想起又覺得有點可笑的呢?

星期六, 8月 27,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4

誰是牠美麗的錯誤?

夜裡的白雲。

終於有人陪我看了。我也想回家。

友送的台灣手信。大大盒代表著厚厚的心意,唔使搵位袋咩?

不會忘記快樂的時光。已save在正能量那個胃,隨時拿出來反磋。

星期一, 8月 22, 2011

都是因為……

都是因為我太蠢、
太軟弱。

星期日, 8月 21, 2011

指甲油

有指又短又肥的我,很少塗指甲油。加上性格內斂(!),鮮艷的更沒塗過。

最近看到同事塗的很不錯,有天等人時便禁不住看起指甲油來,最後選了3支。其中一支就是圖中見到的粉紅色,第一次塗這樣鮮艷的顏色,塗完後,無論做什麼,手在動的時候禁不住留意到那粉紅,像在飛舞的顏色,感覺很有趣。

和一些人分享買指甲油的經歷。話說我是個很麻煩的人,選擇困難症,且想買一些特別的顏色,特別到自己都形容不了(到底世界上有那種顏色嗎?)。然後,選了良久,甚至叫店員小姐不用理會我這大煩人。店員小姐說我的指甲這麼細小,像孩子,選得謹慎也難怪,因為每次只用很少,如果買了後不大喜歡且用得少,很容易浪費。

當我覺得這店員還真健談和老實時,一些人卻不然。有說指甲油本來就很少會用得光;有說「慳返」。原來,很多人寧願咬定店員不懂得做生意,卻不願意相信店員真心與客人交流。這本很難斷定,反正就是主觀感覺。

我只是想,一個人的思考方向,是一個人快不快樂的關鍵。

又,我總塗得不好。同事說:顏色很不錯。……不過你塗出界。哈哈,對啊,塗指甲原來很難的。然後同事安慰說:加油,熟能生巧。哦,明白。

星期六, 8月 20,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3

這片天這片海,每次看都不同,怎樣看都不厭。

圓水菊花水,清潤。

大家都追著那隻船,忘了欣賞美好的雲朵。

它們也該剪頭髮了吧。

輕輕的來,悄悄的去。

星期五, 8月 19, 2011

投我以木瓜

送老闆特價美國車厘子,隔天她送了樹上摘木瓜給我。沒吃過形狀這樣肥的木瓜,十分甜美。老闆說,樹上熟的比在地上熟的甜,也特別貴。因為乃受贈之物,我就沒多買價錢了。

分享照片時,我提到《詩經.衞風.木瓜》: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友說:吃木瓜也吃得這麼雅……實非如此,才疏學淺的我,懂的不多。不過,有時候心血來潮,便打些關鍵字,搜尋一下詩句,然後發掘一些以前沒看過的,細細咀嚼,思考思考,充實心靈。

原來,從前的中國女子,會向心儀的男子投擲瓜果,以表示心意。然後,男子如對女子有意,就把自己的佩玉解下送贈。大概,這首詩所寫的,就是男女訂情的情況。

我喜歡的,並不是那種男女訂情或男女之情的浪漫。而是無論你給我的是怎麼樣的心意,我還是會把它視作瓊琚那麼珍貴,也希望把最好的給你。這不是很美好嗎?

星期四, 8月 18, 2011

ㄟ 可不可以買你的不快樂



買你 - 魏如萱(曲詞唱)

你總是說 我想回家 然後轉身 淡淡的笑
你總是說 好累好忙 什麼時候 我們可以聊一聊

ㄟ 可不可以買你的不快樂
只是想陪你吃飯 看你笑笑 聽你最近 好不好
ㄟ 可不可以買你的不快樂
我們一起坐車 一起散步 一起看電影 好不好

你都不說 都不理我 然後轉身 淡淡的笑
你總問我 你還好嗎 什麼時候 我們可以變更好

ㄟ 可不可以買你一個鐘頭
只是想關心你呀 要你知道 還有我在 好不好
ㄟ 可不可以買你的不快樂
我們一起唱歌 一起牽手 一起聽音樂

ㄟ 可不可以買你一個鐘頭
只是想關心你呀 要你知道 還有我在 好不好
ㄟ 可不可以買你的不快樂
我們一起唱歌 一起牽手 一起聽音樂 好不好

把你的 不快樂 賣給我 然後抱一下 好不好

===
在最初再遇時,k和我分享了這一首歌,我一聽便愛上了。

這首是很溫柔的歌。起碼,我們想買的,不是讓自己擁有更多更多,而是買走別人的愁煩。

然而,我們或早或遲地會發現,即使再富有,我們最想買到的,其實根本買不到。

又,很喜歡那個「ㄟ」字。

星期三, 8月 17, 2011

由姆明開始……

和同事m的無聊對話:

c:我想去芬蘭,睇姆明啊!
m:點解咁突然愛上姆明?不如你鍾意劉錫明吧啦……平好多。或者小明,去廣州ok
c:頂,我笑出聲……xx明(m的名字)
m:xx明仲平啦,車飛都唔使
c:……幾錢先?
m:er...睇下你想聽concert定係睇電視劇
c:……《功夫新星》果段楚留香,或者音樂劇……王祖藍既《唸你》
m:唔會,我會表演《新還珠格格》。
c:……「你滿了,那我就漫出來了」!!! 你要做埋d表情同埋有埋喘氣聲架喎!

星期二, 8月 16, 2011

有一種遺憾

有一種遺憾,是你以為你們分別從正與負的刻度走向零時,其實你們之間已變成零,她已悄悄走遠。


你以為即將相遇,原來卻擦身而過。

然後,____已死。

對,總有這種遺憾,而你只能唏噓不已。

星期日, 8月 14, 2011

髮型師

相信不少人會認同,要找一個合意的髮型師,並不是易事。

找現在的髮型師,不知不覺5年了。跟著他由連鎖店做髮型師,到自己在一家店內做freelance,再到現在和人合份開了一家髮型屋。

遇到合意的髮型師是一種緣份。話說那年我想電髮,朋友介紹她的髮型師給我,說他弄的不錯。周末walk in,結果那位髮型師放假,只有胡亂找一個來做,而這個胡亂找的人,就是我現在一直找的髮型師D了。

他很細心,會細細觀察你的需要。他見我看書,便幫我轉一個較靜的位置。而往後再去找他,他都會為我找個比較安靜的位置。他在適當的時候說話,有時我們會聊旅遊、宗教、生活等等話題,而他也展現出有個人看法而接納不同的態度。

通常他要同時間應付兩至三位客人,所以一些基本的功夫便交給助手處理。有一次,助手幫我把電髮連到機器後便走開,我便待著頭髮電好,一邊看書。突然,在遠處的D走來問:不舒服嗎?我看你皺著紋啊!其實是前額的頭髮掉下來,擋著我看書,不大舒服。於是,他便幫我把前額的頭髮夾好。然後,每一次弄頭髮,無論怎樣忙,他都會幫我把頭髮夾好才走開。

他不像一些為賺錢的髮型師,希望你多來、做很多很多項目,然後可以收多點錢。自從找上D後,為了省時,我常一氣過做剪髮、電/拉直和染髮,懶懶的我做好了至少呆大半年才再找他。曲髮時,他幫我做highlight,然後說:你這麼懶,highlight便好,黑髮長出來也不會覺得太突兀,就不用常常來了。最近,我再做負離子時,心裡掙扎要不要染髮,問問他意見,他就說現在還不用啦。

就這樣,我既放心找他,也喜歡找他幫忙。而且,還把他介紹給別人。現在,姐和v都是D的客人了。我常對D說,我快要抽佣了,哈哈。

星期六, 8月 13,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2

在未能預料的情況下,伸出頭來。

從未吃過這樣甜的車厘子。

太自我保護的樹。

這封面夠好,神秘又封閉。

只是,掛上的人快樂。

星期五, 8月 12, 2011

只能這樣

她關掉視窗。

她知道,她對這個他所做的,正是那個他對她那時所做的。

她深深明白那種痛苦。然而,她無法不這樣做。

真的。

星期四, 8月 11, 2011

無知婦孺的投資

最近港股急瀉,人人都在談論。某朋友連談天的心機都沒有,某朋友的老闆們急得天天開會,也難怪,身家在蒸發啊。

記得很久以前,一個朋友叫我千還別買股票,因為我這種無知者,買股票和賭(倒)錢沒什麼分別。然後,年紀漸大,特別又是仍然獨身,開始為將來擔心了。大概大半年前或是半年前左右吧,和同事談起內地銀行股,輾轉問過無數人,然後,我用我緊緊可拿出的機入了兩手建行。

由於我自知自己是個無知婦孺,所以這些都不敢亂來。要是那些錢一直放著,消失了也對我沒什麼影響,我就挪用啦。有朋友叫我,一有錢便入幾手建行,穩陣之選。近日,港股急瀉,而剛巧我又突然有一筆可以挪用的錢,便在6.17時入了建行。嗯,對,現在是5.23。有點可惜啦,但其實又不會太有所謂,我本身便沒有投資的眼光,不損手便可以。而我幻想建行在日後會像滙豐那樣,那我便發達了,哈哈﹗

對於股巿急瀉,雖然我有股票在手,但卻一點感覺都沒有。嗯,我想,對我這些打算長期持有而只持手那像一粒微塵那麼少的股票持有人,其實股票短期內的起跌也不算什麼吧。我完全計算那些錢現在由原來的變成多少了,可能是我對數字不敏感,又或是我真的不覺得自己其實是付出了,就像那些錢一夜消失了也沒什麼,只能嘆句倒霉。當然,其實我是不希望他們會一夜消失的哦﹗

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樣想對不對,我相信這是因為連我自己都知道,我這是比無知婦孺更無知的投資呢。

星期三, 8月 10, 2011

心思停留處

腦便秘情況持續,我知我知,我的心思一直停在同一個地方。
最諷刺的是,這心思是逃離現在落腳處的渴望。

星期二, 8月 09, 2011

雲一樣的甜甜棉花糖

某個下了班的時間,未到黃昏,走在外頭見到一片粉紅色的雲。

那片粉紅色的雲,讓找想起那一大團的棉花糖。

第一次見到那把長長的籤子圈得滿滿的棉花糖,是唸小學的時候。我們一家人到雲浮仙觀拜山,在那仙觀竟然有賣這些棉花糖的車子。顏色很繽紛的,有粉紅色、黃色、綠色等等。我們嚷著要吃,似乎都不是什麼貴價的零食,媽便給我們三姐弟買兩大棵。

我喜歡粉紅色的,從前覺得它又像一棵粉紅色的樹,又像一團雲,十分可愛。爸爸駕著車載我們回家,我們一路看著那用透明膠袋包著的棉花糖,很想快點吃。媽媽說在車內吃會惹蟻,便說下車才能吃。於是,一下車,我們便在車棚下把膠袋拆下,你一下、我一下的撕下棉花糖。漸漸,手指沾了口沫,那棉花糖都被我們搞得黏黏的,怪恐怖。吃了幾年,每次吃都覺得過份甜,但卻又禁不住想吃。

看到那片雲,想起這些,心頭一暖。

星期一, 8月 08, 2011

非關愛情

「越不在乎,越不會輸」,不適用於愛情。

她預約髮型師弄頭髮,任由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親吻髮絲。

經過來來回回的太多。那個星期五的晚上,她無論如何,也不想讓他知道她的想念。

因為她知道,在可以遇上的窗口邊遇不上,即便他不需遇上。

而他們之間,非關愛情。

星期日, 8月 07, 2011

木瓜奶的回憶

維記木瓜奶載有我和姐姐的回憶

有一段時間,一星期有兩至三天會和姐姐去喜來登那邊做gym。我們最喜歡做freewalker,手不擺動那一款,一邊做一邊談天,十分開心。做完後,我們最喜歡到對面的7-11買木瓜奶,買完即開,喝完便差不多走到車站。

可能是因為小時候被電視劇洗腦,覺得一般姊妹從小到大都無所不談,什麼貼心事少女心事都會互相吐露。然而,我和姐並沒有這樣。事實上,我們從不談什麼感情時。印象中,我們除了無聊話之外,其實沒談什麼心事。男女之事不談,不開心的事不談,讀書煩惱等都不談。

長大後,因為家裡的事,有時都會談一些錢銀問題,或者家裡的問題。每每談到這些,就感到大家很親近。印象中,關於工作煩惱也很少透露,唯一一次大概在從前說過,就是畢業後出來做的第一份工做得不開心,禁不住在姐面前哭了,而她又跟著我哭,就這樣子。有時候,我心裡還是有點渴望像電視劇那樣,兩姊妹忸忸怩怩的談心事。不過人長大了,就是不會。忸怩就沒有,倒是試過說起受引誘的男人這話題,哈。

我暗暗地很愛我的姐姐,而且十分信任她。很多時候,有一些我覺得是很重要的決定,我都會先向姐姐問意見,而且會告訴別人:我這樣這樣想,或我這樣這樣決定,是因為姐姐這樣提意見。像個群腳女嗎?我不在意,我只覺得和姐姐很親密,而且我相信她。

嗯,今晚買了木瓜奶,便想起姐姐,想起這些。寫得亂亂的,我只希望趁我們還有氣有力時,多點見面逛街血拼吃飯,然後老了後就逛公園耍太極什麼什麼的。

星期六, 8月 06,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1

粉紅色的雲,讓我想起那人手拿著會黏黏的棉花糖。

盂蘭聖會。

總覺得夜裡的巴士車廂特別詭異。

在小巴和巴士站則,車主趕忙得車還噴著廢氣便下車買東西。

他給自己一對翼。

星期五, 8月 05, 2011

勾不起。

星期日的下午,剛巧因工作要留在家中一整天。

很久沒浸浴了,便放一池水,下了薰衣草浴鹽,加了海洋味沐浴露換成泡泡,浸在水中或看書,或想事情。

看了一會書,放下來,想沉澱一下。泡在水中,閉上眼,想著像剛發生的事,卻怎樣都勾不起那些感覺。怎樣都勾不起。

就這樣。我期待有一天,閉上眼似是昨日。

星期四, 8月 04, 2011

上埋個蛋糕

和友慶祝生日,人數不多,買一個蛋糕像太飽,便買了幾件小蛋糕。

要避過壽星女,偷偷把蛋糕運進食店,有時也不是一件易事。壽星女早到了,我們在食店安頓好。本想著用方法調虎離山,但卻事敗。幸好,最後還是成功避過壽星女的目光(事後才知原來避不過),把蛋糕收好。

然後,食店的人大概想趕我們走吧。當桌面尚有幾碟還未吃完的餸菜,侍應走來……

侍:小姐,食埋呢幾碟好無啊?仲要上埋個蛋糕。
眾人:……
侍:唔好意思下﹗出面仲有人等緊,上埋個蛋糕快少少要交枱啊,唔好意思。
眾人:……哦。唔該晒。

壽星女:我好難扮無野架喎,講到咁明。

侍應對搞破了驚喜似乎表現得毫不知情。嗯,結論是:都唔知係咪扮野既!

無論如何,蛋糕很好吃,開心便好﹗

星期三, 8月 03, 2011

笑聲笑聲

之後,她躺著,發出陣陣笑聲,他卻摸不著頭腦。

他不知道,她為能讓他有孩子一樣的快樂感到滿足,也因著他那孩子一樣的想身邊人也快樂而樂透。

嗯,大概他是快樂的。她這樣想。

星期二, 8月 02, 2011

三家姐呢?

工作間,有個很有趣的工友同事。


一般同事,都會叫我們這堆officer做什麼小姐、什麼先生。他就叫我們一哥、二哥、三家姐……

好了,三家姐是我。然後,同事們一聽到那位工友同事叫我三家姐,便不停的問:三家姐呢?咁三家姐呢?

如果你是電視精,或者電視廣告精,一定會知道我在說什麼啦。

哈哈,三家姐呢?

無聊到死啊!

星期一, 8月 01, 2011

關於看書

因為我是唸中文的,所以很多人都以為我看過很多書,其實不然。我忘了從前有沒有聊過看書這話題,只是突然想起,便寫寫。


媽媽很喜歡看書,家裡有很多書,金庸、古龍、衞斯理的最多,也有紅樓夢、聊齋、金瓶梅等,還有零零星星的武俠小說。當很多人都推祟金庸小說時,我也想要看,但總是這樣,有些事情你想做,但卻一輩子也沒做過。對,我是一部金庸小說都沒看過的。小學時期看得最多的是衞斯理小說,那懸疑感對當時唸小學的我來說可是非常吸引的呢。雖然都是科幻類別的小說,但有時看了會造噩夢,可是我還是看了很多本。

中一、二時,申請了公共圖書館的證,是姑姑陪我申請的。那時候還未完全電子化,那證其實是三張小卡子,即是最多只可借三本書。最初期,我借得較多的是亦舒的小說,大概是有著很多少女對愛情的憧憬吧。後來,看了幾本覺得沒什麼特別,有像tvb劇集的公式,便再沒興味看下去。

之後看書不多,暑期要做讀書報告,懶起來只書底便能寫。認真看過的就只有高中要呈分的讀書報告時要看的書,例如《棋王》,那時同學間牽起了下棋熱,每個小息、午膳後都不停的下棋,十分好玩。另外,印象較深刻的還有《圍城》和《紅樓夢》,《紅》在上大學時又再看了兩次,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受。然後唸大學時,也因為學習讀了好些文學作品;閒暇時也有讀一些,但都不多。

事實上,無論多出名的鉅著、橋段多引人的故事、讓人有多省思的文字,我多時看的時候感受很深,但讀完便不大會記起。因此,我總覺得要不斷的看,讓自己的腦袋做做運動,開闢思考的道路。

我從前常提醒自己,書是一本歸一本的看,像有太多情人,會難以兼顧。幸好,搞錯了書的橋段,不會像搞錯和情人的回憶那樣難堪,哈。不是,這陣子心思不好,沒了堅持,就開了很多書的頭,然後有時隱約有了無所依的感覺。

這些年在不同時期在看卻又未看的書有:
幾米《世界別為我擔心》、幾米《我不是完美小孩》、高木直子《一個人去跑步》、Edward de Bono《6頂思考帽》、顧媚《從破曉到黃昏——顧媚回憶錄》、卓韻芝《誰有下次誰沒有下次?》、卓韻芝《你的心不是公廁》、村上春樹《1Q84》、大衞伊葛門《死後四十種生活》、馬奎斯《百年孤寂》、《打鬼戰士——世界末日求生指南》、楊絳《我們仨》、《傲慢與偏見》、也斯《記憶的城巿‧虛構的城巿》、王安憶《長恨歌》……

嗯,其實應該不止這些。

就像一個超級大的爛攤子。很多時,我會選擇把書從頭再看。嗯,我會檢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