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29, 2011

給路過的留下證據

總是想著自己從前為何不好好讀讀書,讀的書太少。

早陣子一直想,要弄一本簿子給自己記下那些路過的想抓住的文字,但卻欠缺行動力。有天午膳時在書店一走,看了一本小簿子,甚為合意,便買回家。後來仔細看,本子的pattern我是很喜愛的,但本子上下的小文字卻破壞了美感。於是,便拿喜歡的紙張剪剪貼貼的,給它弄個新封面。

這樣感覺更好,用我的心意,包住那些路過的文字,留住曾感動心靈的證據。

星期三, 9月 28, 2011

周日出走之必要

打從上星期便突然想到赤柱走走,只是沒朋友伴著,便沒行動。而其實,我本想著自己一個人去也是一件好事,可以靜靜的找個地方讀讀書。只是一個人嘛,就是欠了點動力。可是,這陣子實在需要出門,遠離煩惱,便想著還是出門吧。

周六晚上至周日出門仍躊躇著,天色不大對勁,不知好不好出門。突然想到,下雨也有下雨的好心情吧,於是便出門去。
喜歡到近海的地方,明明深不可測的海,不知怎的總讓人感到安心。天色的確不大對勁,幸好下車時沒雨,沿著赤柱大街走,遊人不算太多,風有點大,但還是讓人心裡快樂。

在這裡,我是一個旅人,放下所有膠著的人和事,靜靜地走。
先到巿集那邊走,給契女買了一件可愛的牛仔恤衫,然後胡亂地逛,看衣看畫看袋看人。走得餓了,便回赤柱大街找家餐廳吃東西。
我坐在室內最近室外的地方,正好可以看海和大街上的人,好一個旅行的氣氛。

想起幾年前和友在這家餐廳吃過薯條,十分好吃。但看著餐牌沒有,又因為十分餓,便點了fish and chips。薯條依舊美味,魚的醃料太多吧,香草味和胡椒味蓋過了魚味,是因為用雪魚的關係嗎?

吃完東西,把人和海都看夠了,便靜靜地讀書。在這樣一個地方讀書,比待在家中看書的感覺更好,心靈感到很飽足。

看得久了,打算不如離開時,抬頭一看,外面下著不少的雨,沒法離開。嗯,既然如此,便吃甜品吧。點了心太軟,伴著香草雪糕和一顆草莓,原來這麼配。朱古力很濃,但如果再少點甜味便更好了。因下著雨,外頭更冷,吃著暖暖的心太軟,感覺無與倫比。

等待停雨的我,看著外頭,途人的雨傘都被風吹得歪歪的,甚為狼狽。我靜靜的看著,就覺得雨把自己封鎖在店裡,想起了張愛玲的《封鎖》。如果只是短暫的眼色,我還願意和人交換嗎?

過了一個逛得飽、吃得飽、讀得飽的下午。心靈放鬆不少,身體卻累到不行。

無論如何,還是喜歡這樣過日子。

星期二, 9月 27, 2011

周末晚上不願面對現實的放肆

很久沒去過許留山。


記得小時候,難得和家人去許留山,小朋友吃豆腐花,大人吃龜苓膏,是很幸福的回憶。後來,許留山開始賣飲品,以芒果為主,價錢相宜,很喜歡買來喝。只是後來越賣越貴,而且芒果吃得多又肥又濕,便沒多喝了。

周末晚上,和喜歡的同事相約晚飯,然後捨得不回去,不停的遛達。四圍的店都關了,突然,我們一起想著,不如到許留山喝點東西。我點了最愛的粒粒芒果蘆薈爽,同事點了芒椰蘆薈爽。然後,看到有特別的心太軟,我們又點了蜜桃心太軟來試試。很喜歡蘆薈爽那青青的味道,但心太軟便不大好了。看到圖中的心太軟拍得不大清楚嗎?因為同事不斷的在搖碟子,讓它一抖一抖的,很低能,哈哈。
看,流出來的東西是什麼呢?我不知道,裡外的味道都人工得很,即是很假。不推介,而不推介的程度去到……看到後來者點吃,會有想勸諫的衝動,哈哈。

周末晚上不願面對現實,就這樣放肆一下,然後捧著肚子走。

星期日, 9月 25,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8

殘忍程度僅次於煲仔飯的hello mimi杯麵。

自家煮,意粉失敗了,魚卻很香。

黑蟻搬白蟻蛋,不是在national geographic,是在我的辦公室。

不一定要珍饈百味,這樣簡單便好。

分享甜味。

星期五, 9月 23, 2011

煞停

那不如說,

當我失望的時候,
就再沒有轉回去的餘地。
即使你後悔,
也沒有轉回去的餘地;
而即使你不後悔,
也不相干。

星期四, 9月 22, 2011

內。外。

有時候,我會覺得全世界也在忙。

有時候像自己站在玻璃門外,有時候覺得自己獨獨和別人的顏色不一樣,無論如何伸手,感覺還是很抽離。


走在街頭,我覺得有點暈眩,像不適應另一星球的空氣。然而,我知道我更不應就躲在自己的窩中一輩子。

即使還是有點寂寞。

星期三, 9月 21, 2011

臭罵

很想把一個人臭罵一頓,很想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劣行。

每次攻擊都是有原因的,旁人卻不知曉。

我承認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你暗裡做的事情,別以為我不知道。

在這個秘密花園已不秘密的時候,我無法清楚說明自己的委屈。

把怨氣發洩在我身上時,還大條道理。其實你才是最雙重標準的混蛋。

當你勾起我的傷痛時,我告訴你,我已因著你的幼稚而痊愈了,即使我不會把事情和盤托出。


記仇怪!!!

星期二, 9月 20, 2011

看不起

我看不起那些心懷不軌,既不肯承認,又以聲聲現實、現實作扭曲心態的擋箭牌。


我最看不起。

星期一, 9月 19, 2011

檸檬可樂

某天,和同事用午膳,驚覺飲品部的阿姐和公司旗下酒店的保安員是同一人。嗯,世界難撈。

不知怎的,雖然我連這個阿姐的稱呼也不知,而她也只懂叫我經理,我卻很喜歡這位阿姐。她每天上完保安員早班,下午換好衣服便接著到餐廳工作,工時極長。

早兩天,她記得某位同事的愛好,見到他在排隊,便預先給他沖了凍奶茶少甜。我打趣說:你真偏心! 然後,她笑笑,著我先付錢再取飲品。原來,她給我的可樂加了四片檸檬,真的很窩心。今天,和同事用晚膳,她又故技重施。

當我拿著放食物和飲品的餐盤回座位時,恐怖的事情便發生了! 我一不小心,整杯檸樂倒了,弄得同事一褲子可樂,滿桌子椅子和一地都是可樂,尷尬都不行。清潔姐姐弄好後,我說要給同事買飲品謝罪。這時,保安阿姐向我招招手,原來是給我們兩杯免費的檸樂呢﹗

一切並不是因為那杯檸檬可樂,而是一杯子滿滿的愛。

星期日, 9月 18, 2011

弔詭

我印象中,大學時期上第一課《文學概論》,老師教「弔詭」的讀音。感覺上,像學了以後,我們之間間中也會用弔詭來表達對某些人事物的感覺。

我喜歡和這群大同談天,因為往往會有佳句。當中,最能展現出弔詭的語句,莫過於:有道德包袱既人渣。

有道德包袱既人渣,真的好好笑。

星期六, 9月 17,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7

中秋節翌日的清晨,拖著疲累的身軀,滿足地回家。

我看到歲月的痕跡。


友的簽名,跟他的樣子沒兩樣。
在不知道的空間,成為不知道的人。


太子站沒太子。

星期一, 9月 12, 2011

有你真好


我是個不能吃苦的人。

早陣子再看中醫,希望調理身體。醫師給我七劑藥,著我之後再覆診。啊,七劑苦茶,七筒山渣餅。

一開始時,我幾乎把所有山渣餅都吃光,苦茶還未喝完。到現在,我大約在三至四口內把苦茶喝光,還剩下不少山渣餅。大約是習慣,喝多了,連苦也給磨平。

無論如何,感謝山渣餅。即使我如何能磨平苦味,也要有山渣餅在我身旁。

如同即使我如何能磨平生活的苦味,也有大家在我身旁。

生活是……即使有多沮喪,也要感恩。

星期六, 9月 10,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6

感謝讓我看到球場上那線光,剛好的溫柔。

誰在玩?誰被玩?
但願我再有踏步的動力。

和姐合力弄了個不好吃(難吃?)的蛋糕給家弟,但他說那是全世界最好吃旳。

姐姐家中有一摺手抄的食譜,她真是一個很好的太太。

星期五, 9月 09, 2011

過去。現在。將來。


夜闌人靜,腦裡突然浮起一句:「童年時 我與你家鄉中相見天未亮」。然後找到這片段,聽到幾首寫得很美的歌。

但願人沒變/願似星長久/每夜如星閃照/每夜常在……

最近,感覺自己放棄了不少自己喜歡的生活,寫作、閱讀、思考……但總沒法子。

願有天能走出困局。

又,哥哥張國榮,讓人喜歡的一個人。那獨有的唱腔,意綿綿……你扮得到,卻永遠不是他。
從來,不是你創造的,就不是你的了。

星期四, 9月 08, 2011

Mc Lovin's Tavern: 跳進異域的美好一夜

這陣子工作讓人發瘋,假期好想逃跑。和v很久沒見面,也很久不能快意地msn。然後,突然約好了星期六見見面。


她陪我在上水做點事,然後再到旺角買東西(話說我是一個熱愛工作的寶寶……),再到尖沙咀取訂了很久才有貨的指甲油。現在想來,真的像勞役她似的,要陪我四處奔波。到終於可以停下來,她帶我到尖東的Mc Lovin's Tavern用晚膳。

其實我不知道bolognese sauce即是怎樣的味道,就亂點來試試。吃一口,v問我怎麼了,我說:肉醬意粉,比大家樂的好一點點。不過,那肉碎不是完全的挆得爛透,就是有一點點連著連著的肉,可以咀嚼咀嚼,很不錯。

這是v推介的whisky chicken wings,有很多隻。吃下去,我說啊,很香口的炸雞翼。至於whisky,我只能吃出點點酒香,但我倒分不出是whisky或是紹興酒。看,我這個粗人,不大懂得欣賞食物吧。不過,就是好吃。我超愛吃雞翼的呢。

已是第二杯cocktail。是這樣的,開始時,v點了黑啤,我則點了一款較簡單的cocktail,叫love for sale。吃著喝著談著,然後開始看見有人走上台上預備,試著樂器。不知怎的,我對live music有種沉迷,聽不聽得懂也好,就是喜歡待在那兒聽。

因此,見到有人在預備,心裡便十分興奮。我對v說,我們要等啊,如果他們的音樂留得住我們,便多點一杯。然後我們便一人點了一杯cocktail,叫around the world,比較多不同種類的酒,v問我怕不怕醉,我倒覺得沒相干,反正一次半次地坐的士回去也不過份。

音樂很大聲,很多時我們都聽不到大家在說什麼。然後我們跟著歌者扭動身體,打著節拍。菲人有很強的音樂感,歌聲很動聽。男主音不知怎的,讓我想起gaspy廣告的人物,扭動身體時凸出肚腩,十分有趣。女的身材撩人,唱歌時投入的扭動身體,性感而自然,讓我們好不羨慕。v對那bass手很著迷,說他留著鬍子很性感,我則幻想他像那些喝醉了回家會打老婆的燥狂人;但的確,他的鬍子留得好。

有一個漂亮的外國美女和她的朋友點了唱,還不時走到台前跳舞。她真的十分漂亮,而且跳舞時極好看,外表斯文內裡open的模樣(啊,不是貶義),總之好玩。我們間中也被歌者拉出去跳舞,就胡亂的跳。我不是常玩的那種人啦,但只管放任,大家都樂在其中。

我們點了唱,我點完才後悔,因為他們根本沒可能唱a moment like this這類讓人屏息靜氣的歌吧。可惜是v點的you're beautiful也沒被唱出。後來者點的lady gaga則很受歌者的歡迎,大約是已練得滾瓜爛熟吧。嗯,最多我下次點avril lavigne吧。

無論如何,這晚和v過了意外地比美好更美好的一天。在壓力重重的日子裡,能像跳進了別的世界那樣,實在太美。我要儲起這種美好,慢慢用。

星期日, 9月 04, 2011

止。

原來,甜也是一種毒。

她停吃兩星期,毒癮總算止了。
隔著櫉窗那雪糕,已無法吸引她。

因此,她把那種心癮埋好。
埋在她不能輕易觸碰的地方。
那麼,有一天,她便不會再掛念。

星期六, 9月 03, 2011

五個我按下快門的理由。35

很喜歡榛子味,冒著胃痛的風險試了榛子latte。沒胃痛,沒什麼榛子味,附送可惡的焦糖。

懷舊懷舊,不要到舊了才懷念。


宋嫂魚羹,第一次嘗到,不錯。喜歡這綠色。
小時候渴望有套在手上的娃娃。突然想念兒時那套在手上的小鱷魚。

一樣的小狗,一樣的老虎。

星期四, 9月 01, 2011

良藥。苦口。



再次的起心肝看中醫。

這段時間開始返夜班,早上看中醫,然後在外頭吃個午飯就最好。近來鼻敏感越發嚴重,內熱情況亦然,總之覺得渾身是毒,早就想調理身子,卻又動力欠奉。早兩天和上次和我一同看中醫的同事說起,她也正好不適想看醫生,便相約去了。


把脈時,醫師問:經期不準吧?然後同事說醫師問我們是否未結婚。哈,我們的脈象很dry嗎?又,說起熱的感覺,我說我常常在別人都不大熱的情況下,有種熱由心裡散出來。醫師說那叫「內熱」,我說啊:幸好不是潮熱呢。她就笑起來了。

今次是希望可以好好調理身子的,帶了七劑藥回家,吃完要再去看。這可是我的一個大轉變呢! 從前聽到要吃中藥便耍手擰頭,現在就自動獻身。所以說,人越大越怕死,怕的卻不是死本身。雖然萬般帶不走,但想到別離就會神傷吧。

已沖第一次藥,苦不堪言。幸好,有手渣餅和看醫生後的豬手米及蛋牛治安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