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26, 2012

關於愛

看了《LOVE愛》,沒打算把完完全全的感受寫下,只記一點。

+ 朋友評價偏向負面,主要是對導演演這角色看不順眼而導演的戲分卻很多。我倒不以為然。

+ 我覺得故事連接方面,無線劇的《4 IN LOVE》做得更自然出色,不是要貶《LOVE》,是要讚無記。

+《LOVE》感覺還算有點散亂,一次過講幾段感情,即使戲時算長,便有點不上不落。

+ 我冷血嗎?如果我的男友為追回我跳化糞池,原先的心動也會化為烏有。這一幕,全場譁然。

+ 戲裡常問:愛到底是什麼?我覺得這片子帶給我的其中一個思考方向,就是被渲染的愛。核心的外圍是核心的內圍,就是在被渲染的圍外是在被渲染的氛圍內。我是否在講廢話?嗯,如果你明白便明白吧。就是因著被渲染,再反渲染,再深一步被渲染,迷失了。愛是激烈親吻?愛是不顧一切只為佔有?愛是希望自己像別人一樣特別?愛是物質?愛是步入晚年的唏噓?

+ 叫豆豆的孩子說話語氣超可愛,但內容老氣橫秋。說實在,有他戲分的部分,大都令我感動。「你沒見過他,所以你不要想他;但我已見過你,所以我很想你。」不要想念不可能擁有的,這可能是很多人心裡默念卻做不到的事情。

+ 女兒為睡在外面的爸爸撐傘,都是受傷人。

+ 友說郭采潔一段非常超現實。男友和好友搞上了,還有了孩子,怎可能原諒男朋友,還要做孩子的契媽?真的是超現實嗎?嗯。我總覺得,這個世界裡總有很多個非人可想像的無數的卑微小世界。

+ 我知道阮經天是影帝,但我從沒看過他的電影。第一次看,真的幾好戲喎。

+ 郭采潔太美了。

+ 舒淇太性感。看罷應該有不少人想做導演。

+ 警察說自己盡責不貪一幕,妙。

+ 趙薇說:每個混蛋的身體裡,都住了一顆受傷的心。

+ 那套在郭采潔上,每個吱吱渣渣不好惹的女生,實際上都是脆弱無比。

+ 假如愛,其實沒有什麼你們這種人,我們這種人的。

+ 喜歡戲中配樂,但我不知道導演唱的《愛的箴言》在何時播過。

+ 阮經天父母的相處,或他們一家的相處,其實也算一個亮點。

+ 這片子不單愛情,還包括親人間的愛。

星期五, 2月 24, 2012

拍攝


「最醒嘅係,喺你拍攝前嗰刻,我已經幫你捕捉定精彩畫面,任何moment都唔會miss啦。」

不喜歡這廣告。

如果拍攝前一刻,已有機器幫我捕捉精彩畫面,那還要我來做什麼?

或許有人很buy這廣告所講的體貼功能,但不是我。

星期四, 2月 23, 2012

噩夢連連

現在是0655,對沒飯開的我,甚至一些要上班的人來說,似乎都早了點。

最近依舊多夢,大概因為我還沒事做吧……我把夢歸為三大類。

一、在從前的地方上班的夢

間中夢見自己在從前的地方上班,有時是一些平常事,有時是一些麻煩事。醒來,我就覺得……現在真好。

二、教書的夢

不時夢到自己返回教學工作的夢,有找到新學校的,也有吃回頭草的。在夢裡,總是有為難和難過的感覺。到底,這是一種暗示嗎?顯得我的抗拒?

嗯,我想,這些夢至少顯出我的軟弱。

三、離奇的抽泣的夢,心痛得醒了

夢境一:
夢見自己覆了一個電郵,內容只打算回覆電郵內的個別朋友。

然後,我走到一個像宿舍的地方,和一班朋友見面。不久,大伙兒離開,只剩下一個現實中我不認識但夢裡我們是好朋友的男生。他拿起智能電話說:所有人都知道了﹗我看著,夢裡的感覺是那內容是和他的女朋友有關的,類似我的回覆若讓全部人看到,大家便知道他不能讓女友知道的事情。然後我驚慌的說:我按了"reply to all"嗎?我真的無意的﹗我真的無意的﹗(事後我細細思考,是不合邏輯的……而且那句"reply to all",我醒來覺得很好笑。)

我開始哭,哭得很厲害,達到抽泣的地步。然而,夢裡的事其實是件小事,而且也本來與我個人無關,我和那好朋友也沒什麼其他關係。突然,他擁著我,像是安慰我別哭的樣子。可是,我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還是不知為什麼的不停抽泣,抽泣至心覺得很痛,痛醒了。

夢境二:(打這篇前造的夢)
我似在看電視。男主角和小男孩在家中,似乎男主角是單親爸爸,工作累得要命,無暇照顧兒子,變得很躁狂。

男主角坐在椅子上睡了,小男孩四圍走,有時搖搖爸爸說肚餓。突然,爸爸醒了,發現自己兩腿之間褲得很厲害,大怒起來﹗夢裡的直覺是小男孩坐在男主角身上,然後撒尿了。男主角大罵兒子,然後兒子說了一番很長很婉轉很多科學名詞的話解釋自己吃了什麼(明明他只有5,6歲)。男主角很憤怒,大叫:點解咁多野唔食你要食屎?(!!!)(別問我為什麼,這是一個夢)說罷,他拿著雞毛掃追打兒子。

突然,我像走進那畫面,男主角連我也打起來,但說的理由很牽強(但我忘了內容)。我在屋子裡不停邊抽泣邊逃跑,他不停的追著我,我被打得有痛的感覺。這時候,門鈴響了,我跑去開門。門外的人正是我的姐姐,我仍止不住抽泣,指著屋內憤怒的男主角,示意他在打我,口裡則不停的說:救我、救我啊﹗然後哭得心口痛到不行,便醒了。

而最離奇的是,男主角是黎耀祥﹗(我不是他的fans!)

嗯……如果我找到工作,安頓下來,我會換床褥。

星期一, 2月 20, 2012

天使在旁

身邊總有天使。

吃飯天使:見見面啦,我請你吃飯啦,太想你了,很多事分享。
散步天使:待會出來走走好不好?
訊息天使:早點休息﹐明天加油!/今天怎樣啊?……hope for the best!

不必每一秒的惦記、不關乎那點點金錢,而是被在乎的感覺。

我愛你們。

星期日, 2月 19, 2012

再見,我親愛的偏執狂。

友說我變了。

事實上,這轉變我早已察覺,像打針,藥一點一點的被打進身體裡。要說是近來事業上的經歷讓我改變,也不全然。我察覺自己的改變,是從跌爆了電話屏幕開始的,甚或是把一大堆衣物捐出開始。我發現,自己對失去的,突然變得毫不在乎。

起初,我想大概是自己對物質變得淡薄多了,不想擁有太多東西,又或是如果能用錢解決的話,失去點錢又有何干?

然後,我發現這種不在乎,已滲進別的板塊。我一直是個想要很多要多愛的人,也想別人多讓我知道。對於自己愛的人,有時我會苦於覺得只有自己一廂情願。近來,加上一點經歷,我突然的「叮」一聲,覺得還是別把自己擠壓得過份,對人對事不必太偏執,就是放輕鬆點。得得失失是常事,美好的回憶會跑到心裡,回憶不夠用,風景也曾在眼中走過,就是遺忘了也不要緊。

慶幸我喜歡思考自己,間中自省,因為我這樣的人,實在太需要透過間中的自省調節一番。

我親愛的偏執狂,但願你不要回來。我會好好的。

星期六, 2月 18, 2012

幸福滿滿


友的情人節,改了在情人節翌日。嗯,我最親愛的友e,在二月十五日出嫁了。

雖然在預備的過程中有點小波折,我心裡覺得自己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但也沒什麼,最重要的是她得到幸福。

相識十年了,你看她表面活活潑潑、吱吱喳喳的,實情她是極善良內斂、把心思緊緊收藏的人。她的寬宏,總是我要學習的。那時候,陪著傷到入心的她,我是多麼的希望她得到幸福。後來,好好先生出現,好得連站在身邊的我也覺得她不能錯過,而事實上他又怎會讓她錯過自己呢?緣份就是這樣,他們走在一起了。在整天的婚禮中,我多度禁不住淚光閃閃,都是快樂的眼淚。

沒什麼貴重的送他倆,只能送我小小的心思。我喜歡《詩經‧國風》那種生活的純粹,就選了〈鄭風‧野有蔓草〉,弄了一本豆本書,就只約2.8 x 3.3cm。背面用了不同花樣的貼紙,希望他們過著永遠繽紛甜美的生活。

願大家和e一樣,幸福滿滿。

星期五, 2月 17, 2012

口甜。心甜。

白白的一杯飲品有何特別?

話說,獨自居住的時候,我養成了喝豆漿的習慣。不少時候,我會把豆漿加熱,再放麥片,便成了早餐或一半的午/晚餐。

從前媽會在家弄豆漿,新鮮好喝。那時用攪拌器,然後媽用手壓豆渣,有時我會幫忙,弄得手癢癢的。搬回家後,安頓好又想喝豆漿了。

我:你現在弄豆漿用豆漿機嗎?
媽:沒有啦,還不是用攪拌器!
我:噢,那不要緊啦,我買回來喝便是。
媽:買回來的有防腐劑,哪裡好喝?自己弄吧!
我:但常喝會有點麻煩吧。
媽:豆漿機很貴的啊!
我:不要緊啦,遲下再想。

事隔三天,媽突然說找天想看豆漿機。然後,第二天趁弟弟放假便一起去逛。逛了兩家連鎖電器店,一家找不到再找第二家。其實我心裡很想作罷,因為不想媽多花費,二來怕她會累。結果,她還是堅持要看。在第二家找到了,請店員介紹一下,那店員一直說豆漿機如何不好不好,於是我們便離開。最後,回家途中經過另一家規模小一點的連鎖店,找到更便宜的豆漿機,便立即買了下來。

回家後媽還立即拆,和我研究一番。這杯便是我的第一杯製成品,喝著清甜的新鮮豆漿,心更甜。

我真是個寶。

星期二, 2月 14, 2012

洗牌

突然覺得,我的生命像洗了牌似的。

越催生疏的人,變親厚了。從前親厚的人,越催生疏了。

我對自己的敏感又愛又恨,是不折不扣的刺蝟。

有時我會希望,某個你走來說之前忽略了我,某個你走來說你有想念我。

但一轉念便想到,我以為自己是誰?

我希望自己更能忘記失去的,更能懷抱擁有的。

加油!

星期六, 2月 11, 2012

步伐

我再次氣餒了。


再次沒及時出現。

原來, 我一直追逐沙灘上時遠時近、時清時濛的足印。

我享受小孩子追逐足印的快感, 一路跟著踏上去踏上去。

可是, 人總不能沒完沒了的追逐那不實在、不懂回應的足印。

我氣餒了, 就悄悄離開沙灘, 回憶自己的步伐, 慢慢的走下去。

星期五, 2月 10, 2012

活在扭曲的都巿

友提起活在扭曲的都巿。

活在扭曲的都巿,我們要如何過活?面對虛假的種種,我們得如何在殘存的空間喘息?

我不懂佛理,只能顯淺的讀「受想行識,亦復於是」。當一切本皆虛妄時,只有時刻照見這種空,能不加逃避的用心照見真面目,才能放下執著。與虛偽的人相處,只要看懂其虛偽,就舒心了;與虛假扭曲的都巿共存,只要看懂其虛假扭曲,就懂得真正過活了。

而這,也就不枉了。

星期四, 2月 09, 2012

當緊握著重心時,重心失掉了。

無意中聽到《big boy's club》的幾句內容,在介紹拿飛鏢的技巧。

嘉賓說:先拿著重心位,然後向後移。對,不要握住重心。因為緊握重心,就會失去重心。

主持笑說:很佛偈呢! 握緊重心,反而會失去重心。

嘉賓說:對啊,當你的手指稍稍移後,那重心才會掌握在你的股掌之中。

一點沒錯,當太緊張於握緊想擁有的,想擁有的便會失去。退後一步,反而看得更真,也讓自己更舒心。

星期三, 2月 08, 2012

我的待業生活

好一個無恥的標題﹗待業還心情好好的在打網誌。

嗯,事實上,我想說的,大概也是在待業其間的確要保有好心情。對,我不用「失業」,我會的是「待業」。

上一次待業要數算到3年多前,當時同告待業的還有兩位友。可以說是因為當時我辭了教席,假期間仍受薪,壓力沒那麼大,想著目標在9月找到工作便行。不過,最主要還是伙伴的互勵互勉吧。待業其間,我們就時常msn,說無聊話又好,交換招聘情報也好,就是常常在聊。如果你認為一個人沒什麼大不了的時候,我會告訴你,人總得互相支持,以得到更大的力量。那段日子,有時候心裡徬徨,但無論何時回想起來,那段都是不可多得的歲月。

好了,說回現在的待業生活。待業一個星期多,由第一天心情糟透,到第二天一覺醒來,好好調整自己的情緒,當然也要加上家人暗裡與明裡的支持,原來,待業生活不是想像中那麼糟。

說說我日常做的事:
- 晚一定待到超過十二時,以希望看到最新的招聘資料。
- 時有睡夢,例如夢見自己在從前的地方上班,又或是夢見在做新的工作。
- 天7時左右被弟弟的吹頭聲吵醒,然後繼續睡。直至急醒,起床上洗手間。我住在第四層,但洗手間在底層,每天總得跑下去。
- 在某下午時段看婆媽韓劇,就是那種角色本來可以一句說到重點去解難,但卻花了五分鐘說來來回回無聊話引致更大的問題的劇集。嗯,不過有時都幾好睇。
- 和爸媽一起在外吃午餐或下午茶,然後陪媽買菜。或許這段時間是我繼兒時後陪爸媽最多的日子,嗯,我要記住往後即使找到工作,也要多陪爸媽。爸媽幾乎沒問過我找工作的事,應該說是沒有,大概不想給我添壓力。
- 有時花時間弄小咭,睡前或讀一會書。
- 洗衫、洗碗。我發現除了老爸,全家人(其實只有媽和弟)吃完東西就把碗筷掉到廚房,等老爸洗。於是,除了晚飯後老爸堅持洗碗外,我會盡量多查看廚房有沒有碗筷要洗,避免有漏網之魚。
- 在房中看電視,我特別喜歡看和音樂、旅遊、生態或設計有關的節目。
- 最少不了的當然是找工作啊! 其實目前發了的申請不多,但就是多留意,也要多努力做。

有朋友說既然我待業,便可以出來見見面,結果被我一一謝絕。待業就是沒收入,今個月的家用比往常少,媽還問我夠不夠錢用。事實上,的確有點危險 天! 剛收到保險費單) 。如果這兩、三個月仍找不到工作,大概我連手上的少量股票都得放出來。而我想,對有這真的很少量的股票,我應該感到萬幸,但願我還不必用到。

生活有時像很無聊,但也很充實。不知是經驗還是長大了的緣故(嗯,家人支持是必然的因素),更明白而且更能調整情緒。我沒有待業者的抓狂,反而覺得情緒調整相當重要。情緒調整不是指完全放鬆心情、一點不緊張,而是在平靜的心情下,努力找工作。既不怠慢,亦不過份緊張。

這便是我的待業生活。

還有,歡迎大家做點愛心奉獻*,哈哈。

*小時候上兒童教會,會傳一個愛心袋,大家會把錢放進去做奉獻。

星期二, 2月 07, 2012

CradleS - 我的小手作

本來打算籌劃一年的secondary career,到中途有變,以為要擱置。結果就說過啦,變成遊民的我,又可以再提起這目標的。


本來打算籌劃一年,好好準備,多弄作品,整理方向。然而,經歷了這一次的轉變,心裡還是覺得,想做的話就別想太多,計劃計劃再計劃到不知何年何月,不如真的邊做邊學吧,反正nothing to lose的。


所以,我終於給自己開了一個手作page:http://www.facebook.com/cradlesss 了。page內放的有我最近弄的小咭,也有一些從前設計的飾物。不打算四出找人like,但歡迎大家去看看,喜歡的話按like以示支持,那樣便好。也歡迎大家向朋友分享。

願大家都感到窩心。

看清楚

幾年前,一班朋友談心,有朋友說過我的一個特點,就是太容易受人影響。

這說法一點沒錯,例如朋友說起不喜歡什麼人事物,只要我覺得他的解釋看來很合理,我便會不加查證的相信,而且很快會抱持著同一種看法。

曾經有人對我說,某人心地不好,在背後如何如何的數說我。當下我深信不疑,而事實上對方的確有在背後暗示過什麼。

今天,這位友毫不張揚的主動關心我。然後,我回來起這年來的經歷,也不是要為友狡辯什麼。只是,原來當有人把自己說成如何珍視你而另外的人待你如何不堪時,其實另有內情。

有些話收在心裡便好,拿來討論便毫無意義。

我慶幸我能看清楚。

星期日, 2月 05, 2012

遊民

新工只上了一天,便沒再繼續,簡直是破天荒。

原因不細述了,只是……「認真便輸了」這話有時一點沒錯。如果要不認真地工作才可繼續下去,好吧,我選擇輸。

事情來得十分突然,對年紀不少而又有責任照顧家庭的我來說,這個決定可說是又簡單,又不簡單。我這人有時有點牛脾性,就是固執。既然違反了我的做事原則,而我又有了決定,基本上就不怎會改變。可是,不簡單的,就是這影響了家人,而我特別擔心的是父母的想法。

雖然只是短短的時間,但我似乎經歷了很多掙扎,而且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負面情緒,可說是異象。我想啊,為何從前身心安全受威脅,每晚睡不好,我可以忍到找到工作才離開,但這次卻想立即走呢?是我太固執?還是我太軟弱?從沒在父母面前表現軟弱的我,竟然出現面臨崩潰的狀態,把父母嚇壞。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失禮。

回想起來,我感到十分抱歉。我深深感到父母的痛心,活到這年紀還要讓父母這樣憂心,其實十分不孝。可是,經過這事,我又像叉滿了電,有滿滿的愛。而這些愛,是無法言喻的。

另外,今次沒特別對張揚自己的事,就是只告訴了幾位友。沒有告訴很多人,特別是那些本來已很多煩惱的朋友。知道的朋友呢,我告訴你,或因為我相信你們會真切的關心,或因為我相信我的呼救會得到回應。謝謝你們的聆聽、分享、慰問、支持……還有糖水(!),讓我感到很溫暖。

我這位無業遊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然後用心找工作,不再讓愛我的人擔心啦!

星期三, 2月 01, 2012

誰是誰的蟲

以下內容有點鄙俗,不喜勿看。


我的父母多年內一直為著一個問題爭論不休……

爸:(左望右望,對細細佬說)……幫我裝飯!
媽:嘿,一睇你就知想做乜啦,左望右望等人幫你裝飯!
我:(只顧低頭吃飯) 下?唔好意思,我睇唔到添!!
爸:哎,你(媽媽)又知?
媽:我點會唔知?你係我條屎忽蟲,你郁一郁我都知你想做乜啊!
爸:唔係,你先係我條屎忽蟲,我郁一郁你响我屎忽度就知我想做乜!
媽:唔係,係你响我屎忽度郁,我知你想做乜!!
爸:唔係……

他們就這樣,「屎忽蟲」來「屎忽蟲」去了幾分鐘,十分有情趣。
而這種情趣,已經維持了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