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30, 2012

四月

我們的四月快來了
是你的四月離開了嗎
我默默關掉思憶
好讓你更想念
只要是你想念的
你就不惜一切
而並非不惜一切
就可以把握
我清楚
因此
我默默

星期四, 3月 29, 2012

傳染病

因為工作關係,最近在讀不少關於傳染病的課題,自自然然便回憶起一些關於傳染病的事。

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已出了水痘,就在唸幼稚園的時候。原來在水痘潛伏期時,患者會感到很不舒服,又可能會出現低熱、疲倦、流涕等徵狀。嗯,這些我都忘了。我只記得,那時身體一塊塊暗紅的痂,連出水泡的印象都沒有。放了幾天水痘假,忘了是三天還是五天。爸爸勸說不要抓癢,因為稍一損傷便會留疤,十分醜。而我,竟就完全沒有抓破過。當時住在西班牙式別墅,樓下有大圍牆。我依稀記得滿臉紅點的我,伴著爸爸在樓下洗車,在偌大的空間跑來跑去,好不愉快。我應該慶幸自己有美好的傳染病回憶吧。

然而,我也並非沒有難過的傳染病回憶。我唸小學那年代,間中便會爆發頭蝨潮(我暴露了年紀嗎?哈)。有一段時間,不知是因為有同學生頭蝨,還是當時爆發頭蝨潮,我們得逐個到教師桌側,讓老師用長間尺潑弄我們的頭髮,檢查有沒有頭蝨或蝨蛋。我想,我們心裡都不斷禱告,希望別被發現有頭蝨。因為頭蝨似乎與骯髒二字掛勾,惹了頭蝨便害怕被人取笑。 結果,有一次,我被發生有頭蝨了。我的記憶中,是媽帶我和姐到髮型屋滅蝨。現在提起頭蝨事件,媽仍說是我從學校感染到,再惹得姐姐也有頭蝨。可是,我怎樣也想不起來,小時候還會深深不忿,覺得怎麼不可能是姐從同學處惹到蝨子再跳到我頭上呢?無論如何,那時的滅蝨工程實在是痛苦不堪的。藥水塗在頭上,再用保鮮紙包著頭部,又要用熱力焗頭,頭皮灼痛得要命。幸好,只須一次療程便完全見效。

也有好笑的傳言。幼稚園時,聽說有同學有紅眼症。因為紅眼症的眼睛會變紅,我又怕又想看,心裡常常想找出那個紅眼症同學(其實我想那同學應該告訴假了吧)。於是,我常常四周張望。後來,不知從哪聽到的傳言,說不可以望有紅眼症的人的眼睛,因為一看到紅眼睛,便會被傳染(!)。當時天真的我,深信不疑。

與傳染病無關的恐怖回憶,並非發生在我身上。小學唸健康時,見到教育電視上的蛔蟲實圖,嚇到心驚膽顫。回家和媽分享,她說起從前一位鄰居小女孩生了蟲。上洗手間,蟲便出來了,女孩的媽媽幫手把蟲拉出來,一直拉,一直拉,拉出來超過一米長,那女孩都被搞得幾乎暈低。媽又說,聽說如果拉斷了,蟲便會把人的內臟吃掉(那是什麼鬼邏輯?)。無論如何,不吃內臟也夠恐怖了吧。

星期一, 3月 26, 2012

有些放棄是值得的

記於放棄了電影節的電影,和友在西鐵上玩「上海」和「水果忍者」後。

雖然看來很傻,但我們都很快樂。

星期五, 3月 23, 2012

關於結婚的夢

昨晚一連造了兩個和結婚有關的噩夢,哈哈。

夢境一:

我和一個男人在一間房中,像是親人或是很要好的朋友之類,但忘了是誰。突然有人開門,那人是黃毓民(!),而且當下表情態度也滿有江湖味。男人問我要不要和他結婚,我嚇得呆了沒答應,那男的便和黃講好了我會嫁。

畫面一轉,我拿著衣服(在夢境內是嫁衣,但只是一件普通的白色衫),有人示意我快穿下。我走到姐姐身旁,表現得很徬徨,然後說:我不想嫁。然後哭了起來。這時媽走近,我欲語無言,媽語帶怪責:你不想嫁?那你之前為何要應承?

夢境二:(和之前的夢無關)

我和姐趕著去機場模樣的結婚會場,我要去153號閘口,找了良久,拿著一張租場證明書,跑得氣喘。好不容易找到了,門面光鮮的酒店/酒家(?)外站著一個派位的侍應。我把租場紙交上,他帶我進去。進去後,就像一家荒廢了的度假屋。侍應把我們的東西亂放,然後說:你們可以走了。

我的衣著十分普通,我急著對姐說:早知我便帶合適的衣服來啊﹗當然我穿著很殘舊的衣服,姐便叫我去買。我四處逛,但沒有買了合意的衣服。突然,在門外遇到姐姐,我對她說:那場地很差﹗想不到會這樣啊,真的十分古怪﹗

造夢當天的下午,新認識的同事說她明年會結婚。而早幾天,友分享她不如意的婚姻生活。

星期四, 3月 22, 2012

廿多年後的第一次

踏單車是心之旅程。常常幻想踏著單車乘風走,好不涼快。

然而,雖然有人覺得踏單車是人類的本能之一(另一種是游泳),但我就是不會。早陣子,說起想踏單車,就用輔助輪單車啦,不少人說陪我,卻一直沒有實現。I知道後,立即約我。就這樣,我的廿多年後單車之旅便成行了。

3月10日,天氣不大好,但我們還是想著天氣有點涼,決定一搏。大約10時半,我們在大水坑先吃早餐。在茶餐廳遇到見到我後突然變得非常溫柔的大叔(!),殷勤到有點嚇人。我沒說謊,不信下次和我一起去。

吃早餐後便租單車去。因為天氣不佳,很多租單車店都沒開。我租的是輔助輪車,第一間開價每小時$40;第二間,老闆說:反正有時間,不如我教你啦﹗我很會教人的;第三間,租一天只需$40,成交﹗

友說,這單車可是30年前大熱版本,哈哈。廿年後重踏單車,又驚又興奮。路大致平坦,但只要輕微上斜便很難踏到盡。加上本人體重又孱弱,上斜的都幾乎得推上去。
剛開始踏不久便下起毛毛雨,我們踏至可以遙望母校的地方。看,多大霧﹗
經過橋底,有很多小船,還有人在整理魚網甚麼的。喜歡那道光。
雨越下越大,我們只得在橋底避雨。就讓我的輔助輪朋友在雨前留影。

雖然今次只踏了一個小時多,下雨也讓我們有點狼狽,但我還是感到很快樂。謝謝I,我親愛的﹗

又,因為被迫中止活動,我突然想起有一個展覽想看(很精彩﹗),便一起去了。我們都打趣說,我們真是動靜皆宜呢﹗

星期三, 3月 21, 2012

愚蠢的管治者與狂莽之徒

嘿,我不是說政治啊,而是記幾星期前的一件小事。

幾星期前,我到超巿購物。相信大家對「有冇xxx咭」和「要不要膠袋」這些對白都耳熟能詳,有時我想,一年講幾百次應該很慘吧。

因此,每次我到超巿購物,到我的時候我總會先說:「沒有咭、不要袋,謝謝。」當然,「多謝支持環保」是免不了的。有時候,收銀員還是堅持要再講一次。直至那天購物,我如常地說我的開場白,收銀員扁扁嘴說:你都不讓我說啊﹗我問:一定要說的嗎?她看看四周,細聲的說:一定要講的,不講的話會被上級罵。

我當場目瞪口呆,這是甚麼道理?怎麼會有這樣蠢的管治方向?

又,如果是實情的話,當我們還天天在笑收銀員如不知變通的機械人,心裡還以為先講幾句可以讓人省時舒心時,其實為人帶來另一種負擔。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真叫人慚愧﹗

星期二, 3月 20, 2012

轉化

早幾天和e、t見面,這個組合絕對值得懷念,我們是大學時期要好得很的友。和e見面仍多,但和t卻少多了。

吃著那個「心太軟邂逅芒果」(有誰會願意讀這個長長又怪怪的名字?),我們談起擇偶問題。

聽過不少人說,女生少時愛美愛才;年紀大了,自己的條件看來差了,怕再揀擇便得孤獨終老,從前定下的條件磚牆都得瓦解。

t依舊愛才,我和e從前何嘗不是?喜歡的人,條件的第一位一定是有才華。當然,我所想的才華並非是像劉翔會跨欄或李雲迪會彈琴。簡單來說,就是那管在別人眼中是不外如是,我覺得他很厲害便是了。我們總希望另一半很棒,有讓我傾慕的才華,能傾談內心深處的感受,觸碰靈魂。

這些年,想法開始改變。當然不是完全沒我值得傾慕的地方也可以,但最重要的是能相處。或許我們沒有能完全觸碰靈魂的感覺,但我們尊重彼此的感受,希望與對方走在一起,甘願付出和接收對方的付出。成長與經歷,讓人明白,能相處是多麼的可貴。

我不會視之為條件瓦解,而是需要轉化。

星期一, 3月 19, 2012

第二次論壇後

很想寫點甚麼,非指政治話題,只是想寫寫文字。

看完第二次論壇後,完全失去寫文字的意欲。

對,像打風前夕,翳焗鬱悶。

===
早兩個星期,連續兩個星期日去了踏單車,廿多年沒踏過單車了。
有機會分享。

星期六, 3月 17, 2012

消失一種

有一種消失,煙消雲散的消失,讓人有深刻都不行的沉痛。

有一種消失,是你明知道其實沒有消失,只你永遠不能再重遇,比前一種的沉痛減輕些,卻像濃濃的咖啡味,久久不散。

就把祝福收在心裡。

===

而這是第三種消失,范曉萱的《消失》。

星期五, 3月 16, 2012

動物狂想

由起初也會看看有關特首候選人的新聞,到後來都不怎樣看了。算啦,又無份選。

間中在車廂或無意聽到點點,不知原委,生出一點點狂想。嗯,對,我完全不知孰真孰假的狂想。

在鷹先生還在攬女喝紅酒,任得老婆在外含淚認錯之時,那邊廂坐在暗黑辦公室的狼先生,已以面向窗口、背向畫面,用他一向低沉的聲線談著電話:熊熊,你就這樣對他們說吧。

在狼先生的恤衫底下,掛著一條1cm粗的金鍊。鷹先生懵然不知,自己從來只是傻仔一名。

暗黑的與傻的,誰比較好?循這個方向思考,又有何意義?

===
無意抵譭任何人,只是無聊的狂想嘛。

星期三, 3月 14, 2012

笑臉餐盒



終於,帶飯無難度。

聽說老闆不喜歡人用微波爐,所以公司一個微波爐都沒有。本來打算帶飯省錢的如意算盤的我,有如跌落深淵(!)。之前說到,這裡的同事都比較靜,加上暫時在工作上不用和人合作,所以除了舊同事邀約吃飯外,我都是留在辦公室用膳。

見到鄰座的冷淡男用加熱飯盒,和友聊起,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種USB加熱飯盒。上網搜尋,找到USB飯袋,打算到店子看看。和新同事提起,結果不到一小時,他便找到更好的加熱飯盒,還幫我多訂一個。訂好後,今天還替我取貨,又說以後飯盒有事也可找他,人真好﹗

另一個收穫,是因著飯盒,和後面的兩位同事破了冰。兩位同事立即很有興致地和我們談起上來,又說很多人用這類飯盒(我還以為是新發明﹗)。談話間,原來後面的同事前後在公司工作了十年,還告訴我,這裡的冰箱有小強,要用心把食物密封。想不到這裡的小強喜歡吃冷盤。之後,我還邀約同事遲下一起吃午膳。

無論如何,看著這個笑臉餐盒,心裡快樂;和同事的關係有突破性發展,又一快樂。

又,一位性格可愛的女同事今天主動關心了我一下,。對,我如數家珍地記著同事對我說的話,很變態。我很喜歡這同事,感覺她想和我交朋友,亦相信我們會交朋友。樂透﹗

數罟不入洿池

中學時唸《孟子‧梁惠王上》,讀到「數罟不入洿池」,心裡一直泛著暖意,覺得這一句絕對代表美好的世界。

早幾天,和媽逛巿場,突然看到魚檔的地上有一盤狀似鯊魚的魚。當下覺得十分新奇,便拉著媽道:媽,你看﹗多像鯊魚﹗媽冷淡的說:因為牠真是鯊魚嘛。是用來煮湯的嗎?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吃這麼小的鯊魚呢?

讀《糧食戰爭》,印象中是這樣說的,地球每年都會發現二萬多(我忘了數字)的新物種,作為我們的糧食。我不懂科學,對生物鏈、食物鏈沒甚麼研究,或許有些互動或連繫是維持生態平衡的方法。然而,我們真有必要把所有生物都往嘴裡送嗎?

我當然不是聖人,也非茹素者,我也愛吃肉。然而,我覺得,在這世界待得越久,應該更加懂得食之有道。善待自己,也善待這個世界。

星期二, 3月 13, 2012

小小念頭

新一個要上班的日子開始。

自待業日子完結,就像解放了,要上班的日子好,不用上班的日子好,活動排山倒海似的。

這工作不錯,基本上都能準時走(遲下peak season大概要加班,但也不會太過份)。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模式,對,有生活的生活模式。

記得上年有去韓國旅遊的衝動,結果生活太多變數,一直擱下來。連旅遊書都買了的我,希望今年能去一趟,最好在十月尾那段時間吧。

然後,又想著,既然現在時間多了,想做點比較有意義的事情,以免拋擲太多光陰。我想學點韓文,然後再去旅行。

我想,這樣應該很有趣。

星期五, 3月 09, 2012

抓背(含粗俗對話)


爸媽的相處模式,總會嚇壞初相識的人。

最近,媽飲醉了在回家途中跌傷,還搞得骨膜炎再臨,間中抽著痛時,臉容扭曲,鬧極大情緒,突然走得慢慢的。

媽:(在天橋走向茶樓的路上)你老味! 真係好X痛!
爸:你咪X扮野啦!你老母尋晚出去飲酒果時都不知幾健步如飛,依家就扮X晒野。
媽:我XXXX啊! 咩扮X晒野啊?我尋晚邊有飲酒啊?我一滴酒都無飲啊!
爸:一落樓下就唔見左你,轉個頭之嘛,行出去行得咁X快!
媽:我出去收錢渣,你老闆!

上茶樓後回家去。

媽:(突然)哎啊……(然後走得很慢)
爸:X! 頭先食野又唔見你痛,去食去飲就唔X痛既!
媽:(對我說)你老豆真係好X賤架! 佢無試過骨膜炎佢唔知人地點痛既……

走到半途……

媽:哎啊,背脊痕!
爸:(立即伸手幫爸抓背)係咪呢度啊?
媽:左D、左D、上少少,係喇係喇,嘩(很爽的聲音)。

差不多回到家……

媽:得啦,你果過去打牌啦(和家附近的朋友)。
爸:唔X去啦。
媽:我一陣食左藥都瞓架啦,你咪過去打牌囉。
爸:X! 唔X打啦。

回家後,爸在房中上網。因為他真的超大聲,我無意中聽到他談電話。「唔打喇,肥婆(媽媽)跌親啊!跌到豬頭喇叭嘴咁……」

這便是爸媽的默契。

星期四, 3月 08, 2012

自我感覺良好時間

和舊同事吃飯,他說聽到公司的姐姐提起我。

姐姐:唉,C小姐做野咁認真用心都走左,真係唔知點算。

可惜不知道是誰說的,但……嘩,心都甜。

一切都是值得的。

星期三, 3月 07, 2012

關於洗衣

待業在家,正好讓我這個剛搬回家的女兒了解這頭家的一些運作。而經過觀察,我發現家人的洗衫習慣有需要改善的地方。

因為沒有溝通,所以造成浪費。例如洗了全部衫後,弟拿校服出來洗,結果他要另外洗一機衫,就是為了一套校服。

因為沒有規律,所以堆積大量待洗衣物。到沒衫可穿時,才發現要洗衫了。累積太多骯髒衣物實在不好之餘,要一次過洗大量衣物還很累人。

因為沒有洗衫的知識,所以導致浪費或弄壞衣物。例如家弟洗一套校服也要用高水位洗衣,因為他覺得要用最多水,衣物才乾淨。又例如爸爸不會按需要將衣物分類洗,結果間中家弟會投訴,說爸亂洗衫,令他的白恤衫沾了色。然後惡性循環是老爸鬧情緒,說要男人老狗洗衫還要被埋怨云云。

經過一輪觀察,加上我有時間處理,我便把洗晾衣物這工作過戶,免卻浪費之餘,又可以減輕爸爸的負擔。然後,我和家人商討好,制定了洗衣的時間表,逢星期二、四、六洗衣,星期六洗毛巾。大家要配合的是按洗衣的時間表,管理自己的衣物和穿衣安排。

和舊同事J說起這事,她說我有職業病,哈,但我卻很樂於這樣做。我總覺得,要做好這些日常事,只要計劃好,實行、再檢討、再改善,一定能做好。遲點要上班了,能處理衣物的時間少了,希望到時自己仍能好好安排,不致太累。

晾衣物有時真的有點累人,所以嘛,大家抬頭看到這一面面另類的旗幟時,要好好尊敬家中制作旗幟的人哦。

星期二, 3月 06, 2012

孩童的玩意


小時候,父母做生意,很少時間帶我們去玩。因此,我很喜歡去爺爺家玩。爺爺家附近有個小公園,沒什麼遊樂設施,就只有兩個鞦韆和一個氹氹轉。後來,氹氹轉都拆了。

我記得那公園的鞦韆是用車輪做的。個子小小的我,喜歡先用力搖晃,然後把屁股窩在車輪中間,把車輪當枕頭,邊搖邊仰望天空。清風撲面,除了可以和姐胡扯,還可以胡亂的想事情。嗯……大概我愛想東想西,就在那時開始。

我總覺得,這才是孩童的玩意。走走動動,和別的孩子一起玩玩,接觸外面的世界。可惜,現在不少小朋友最喜歡的玩意,已變成遊戲機、電話和電腦了。

一想到這裡,我就很慶幸自己成長在科技相對上不發達的年代。

星期日, 3月 04, 2012

給自己幼稚的打氣

我應該弄個待業心情等輯吧。

有時,我會暗暗地有一些幼稚的想法/打算,給自己打氣或當作另類的推動力。

一天,我到旺角那頭買東西,在好旺角附近。當有未吃午飯,便想吃好旺角的炸醬麵。然而,待業期間不想多花錢,又覺得其實很快回家,可回家吃東西,這算是一項不必要的花費。同時,小魔鬼出現:一碟炸醬麵花不了多少,餓壞了便不好啦﹗

結果,我決定找到工作才可以吃炸醬麵。

一天,帶回家的洗臉泡泡用光了,媽在家用的不合用,用後覺得臉癢癢的。然後,我決定找到工作才買洗臉泡泡,平日就用清水洗臉。

我覺得,有時我會像那種有麻煩事才求神拜佛的不神心的大迷信,哈哈﹗

星期六, 3月 03, 2012

把愛掛在口中的爸爸

看了上一篇搞笑篇,到溫情篇。

某天,我在看電視時,爸在廳中走來走去,搞這搞那的。突然……

爸:唔使咁急搵工架,搵岩先做,唔好心急,最緊要做得開心。daddy好愛你架,你唔開心daddy會心痛架。

星期五, 3月 02, 2012

上癮

早幾天,在我還待業的時候,見完工便回家,在沙發上呆呆。

爸:出街啊?
我:唔係啊,返黎啊!
爸:約左人咩?
我:唔係,見工之嘛。
爸:咁多工見既,你見工見上癮啊?
我:其實我寧願有得見架DADDY……

爸爸的思維模式,有時真的非人能理解。哈哈。

星期四, 3月 01, 2012

但願我能把幸運也分給你

出路遇貴人。

上一份工作,我已覺得自己很幸運。被編排去不錯的地方,遇到很能幹的幫手。說幫手,不如說是像老師的智慧老人。基本上,我比其他同職位的人過得安穩。而自待業後,貴人更多。

慰問和打氣的親人和朋友不在話下,有朋友傳我合適的招聘廣告,有師兄傳電郵問我考不考慮代課,有舊同事給我介紹工作,機會連連。

這令我總不禁問自己,到底我做了什麼好事,總有人待我這樣好?在我得意時陪我笑,在我失意時伸出援手?

親愛的友,我的悠長假期終於快完結了。三月是我的好開始,下星期三又開始規律而有貢獻的日子。

感激我的友! 收到offer後,我不忘通知所有關心和支持我的友,當然還有在讀著這一篇的你們。已有朋友立即約我吃慶祝飯,已有說好的炸醬麵和happy friday……怎能叫我不愛你們?

幸運得不真實。但願我能把我的幸運也分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