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27, 2012

關於愛

早陣子盛女話題熱熾熾,對,我想熱潮應該過了,我想說的也不是這個。我想說的是關於愛的一點點想法。

讀報說起部分女人有學識、能養活自己,從前那種結婚生孩子是唯一出路的想法,現在可改變了,只要活得精彩、活得開心便可以。

早被標籤為剩女的我想啊……的確沒錯,沒有男人不會死,只要肯花點力氣,要養活自己也不是難事。不過,我想再退後一步後看。無論男女,其實誰沒有誰不行。撇除部分享受獨身的人,我想,沒有甚麼不可,只有不願意。

一個人活當然沒有問題,只是,我們都希望有個伴。 希望有伴侶,除了希望得到愛之外,最重要的是,心裡的愛有處用。

星期四, 4月 26, 2012

生活的熱情

這陣子,心裡有一個課題,常常在我的腦海暢泳。嗯,它在暢泳,但我心靈卻有點閉塞。

到底,生活的熱情跑到哪裡去呢?我不知道其他人和我是否一樣,我總是過於敏感地,感受自己生活的熱情。沒法子啊,我天生就是一個對生活這回事太敏感的人。

生活有時像一個循環,我載浮載沉的活在沉溺與醒覺裡。當我們痛恨沉溺,認為人不應沉溺時,我們實在忘卻沉溺的功勞。沒有沉溺,我們便沒有醒覺。沒有迷思,就沒有謎團被解開的機會。

人生中如能在某些日子裡走向不同的沉溺,可能倒轉過來看,算是一種生活的熱情吧。當然,過份沉溺可不好,有多少人能沉溺得瘋狂而又活出精彩?這可不多。所以,沉溺得像快要溶掉的蠟燭上的小火焰就好了。

這陣子,我恨自己活得太清醒,清醒到開始迷失方向。

嗯,這篇寫得太散亂了,我讓流過的思緒沒組織地走出來。
你們好嗎?

星期一, 4月 23, 2012

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

無用問
過得太好的證明

我是觀音菩薩
是健身單車
也是panadol

可恨的是
我不是殺手
因此
我要讓自己過得更稱心

星期日, 4月 22, 2012

劇情

我忘了把你當作懸疑片看待
一不小心
便走進注重細節的實驗電影
一不小心
再走進注重細節的實驗電影
看不清整個畫面
那地圖上的跨國河流線
要不實驗失敗
要不錯過了伏筆和線索
兇手
已離場

星期五, 4月 20, 2012

一樣的道路



我想起
我很醜但
我很溫柔

你說起
你的變化但
你還是那樣

星期日, 4月 15, 2012

睇中

即使沒有《盛女愛作戰》(哈,我會因為打了這五個字被search中嗎?),我的終身幸福仍是我父母的話題。

拜山那天,爸媽便和姐談起這話題。

爸:有個人睇中阿妹(我)啊﹗
媽:有錢仔黎架,阿爸做生意架。
姐:咁唔錯喎﹗
爸:衰左鈍呢﹗
姐:鈍既阿妹唔鍾意架喎……
媽:佢索K架﹗索到個人傻下傻下咁。果日見到佢,見到係傻下傻下,佢一見我就係咁話自己無再索野喇。
爸:咪係囉,有錢都無用啊。我地阿妹邊會睇得上佢丫﹗
姐:係啦係啦。

重點一:這幾個人討論我時,像我完全不在場。
重點二:那個所謂有錢仔,根本連我的樣子也沒見過(!)。我實在不知道我有何本事令人看上我囉。

星期六, 4月 14, 2012

寒夜裡圍著螢火蟲
的猴子因有而生

咖啡廳的黃昏
對岸的筆電
空杯
和某人

她輕敲我窗
把一張只得「有」字的小字條攝在
我的腦葉
就生出抹茶latte的泡沫

一切原來只是信仰
哎,還要走了甜

星期五, 4月 13, 2012

過路


如果我逐步走遠
會依舊可惜嗎

星期四, 4月 12, 2012

拜山二三事

生活乏味?嗯,仍舊是說拜山。

電視也有播,冥鏹貴得嚇人,媽今年索性不買。她說:阿公等錢用時,自然會報夢啦,說不定投了胎啦。我們總會說著讓自己好過的話。

姐夫拿著香拜公公時說:阿公好像姜大衞。媽說:啋﹗大吉利是﹗像秦沛﹗(為甚麼要大吉利是呢?姜大衞很有型啊。)

拜山後,又到一年一度的野餐環節。媽斬雞時大叫:不要吃雞心﹗舅父問:為什麼呢?媽不停說:拜山唔開心架、拜山唔開心架﹗意指拜山的雞的心不會切開。大家都覺得此話可堪回味。

星期三, 4月 11, 2012

錯誤的表達源於恐懼

每年近清明,或是間中提到拜祭或死亡這話題,老媽總讓我覺得她的內心在抓狂。買東西時、遇到朋友時、沒話題時,總會絮絮不休。

例如今天對婆婆說:我未死都仲有人拜下(祖先),第時你死左我都仲會拜你,到我死左就無人拜你架喇,我都無人拜架喇。食香啊?食電子香啦你﹗唉,生時唔孝順,死左孝順都無用啊。第時d人仲點會拜山丫,碑都唔使同我立喇。(咁其實你即想唔想人拜你jei……)哎,灑去海,哎,都係唔好,個海咁恐佈,我都唔想做水鬼啊。灑去果個紀念公園啦,起碼可以日日見陽光……(下刪幾萬字)

老爸輕輕說:係啊可?生朵花都靚d啊可?驚個海深咪灑去峇里囉,d水到膝頭之嘛,d珊湖不知幾靚啊。

這類說話,大概不少人在上一輩身邊時聽過。我們聽得多了,有時會自然地將自己的世界變靜音,讓她發洩發洩。她那番話,矛盾的地方多,常常聽,有時令人無所適從,煩躁不堪。

說實在,我明白,錯誤的表達源於恐懼。

願我們都能學會點什麼。

星期一, 4月 09, 2012

母雞的翅膀

復活節假期的最後一天,我們一家去拜山。

和媽買花去,過馬路時,她熟練的做出一個每次和我們過馬路時也會做的大動作。

她的身微微前傾,在我們那邊的手會向橫伸手。大概我病了,眼花繚亂。我覺得她的手幾乎像變長了,然後長出羽毛,最後變成很大很大的翅膀。馬路上的車快要變成一隻隻巨鷹。

嗯,大概母親都是這樣。

星期一, 4月 02, 2012

關於飛時卜的傳言

晚飯時,我們在看關於海洋種種的節目。

有些人一生住在船上,靠吃海產生活,世世代代,並無國藉。其中有個能人能閉氣潛水捕魚達5分鐘,長期潛水捕魚,腳底白白的,瞥眼像穿了一對白色蛙鞋。我和弟閒聊,說起說不定這班人遲些進化,真長出一對有撲的腳呢。到時,陸地上的人見到,會以為他們是怪物,世上又多一個傳說。

媽:都係架,世事無奇不有。今日我上你老豆個飛時卜,佢個朋友鋪時左個故仔。話新加坡有個商場有怪物,有成5000幾個人入左去無出返黎啊﹗

我:唔係咁搞笑啊﹗你信啊?

媽:緊係唔信啦﹗係既一早查左啦。

我:其實佢地由另一個出口出左去囉,wahahah!

我媽真的超可愛。

媽媽,生日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