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7月 31, 2012

流血

這陣子將搬到舊同屋主i的家小住,回味昔日同住的情誼。

晚飯時爸問起……

爸:i幾大?
我:同細佬同年囉。
爸:無男朋友架?
我:無啊?
爸:2x都無男朋友啊?
我:有幾出奇je!
媽:你個女夠成卅歲都無拖拍啦!
爸:你個女怪雞丫嘛。
我:唔係人人廿幾歲都要拍拖架!
爸:拮親你啊?

對,爸,我在淌血。

加上複雜的心情,我真的很想哭。

星期一, 7月 30, 2012

我正在學習的事

這幾天,我正在學習的是……
像一個正常的自己,好好過活。
原來這很難。

星期日, 7月 29, 2012

내 친구가 h 입니다!


내 친구가 h 입니다. nae chin gu ga h im ni da. 我的朋友是h。

人越大,越難找到交心的朋友。幸運地,在韓文班裡遇上h。更幸運地,我們一見如故,很快便談起心來。

在初階班後,這兩個星期我們都相約溫習(ok,有時不是溫習,而是談心)。很喜歡這種互相扶持、打氣的感覺。h是個很善良的女生,談天時相當真誠。談到各自的樂事時,我們為彼此興奮;談到傷患,我們想給對方一下擁抱或輕拍肩膊。

有一次我們相約溫習,離開時突然想逛內衣店。內衣店大減價啊,我們便禁不住逛,我還試身去了。

c:其實我好少同初相識既人睇內衣。
h:下?我覺得我地識左好耐喎﹗
c:真係好搞笑,仲要咁樣响度揀底褲﹗
然後二人狂笑不已,連店員也側目。

當時,我們正在一個放內褲的箱子翻來覆去。太好笑了﹗

h씨는,我很喜歡你。

星期六, 7月 28, 2012

辦公室裡也有愛


辦公室裡也有愛。

同事突然約好要吃炸雞,在朝早約好了。不一會,同事突然走來我身邊……

同事:(遞來兩小包東西)打個底﹗
我:咩黎架?
同事:花旗蔘茶啊,清清熱先﹗

一向不喝花旗蔘茶的我,盛情難卻,收下便沖了。喝下去,竟不覺得苦,暖暖的茶由口腔流進肚子裡。大概,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甘香。

太幸福了。

星期四, 7月 26, 2012

期限。推翻。

從來覺得自己給自己的期限是廢話。
只是,今次我給自己至少一個月的期限。
請滋養我。

然後……
自我一再推翻。

我有時只希望這是個夢,沒發生過。
願這是個美夢。

星期三, 7月 25, 2012

幸福

這幾天就像活在夢中。
和最愛的友分享心事,然後大家都比我更興奮。
這刻我才知道,你們這麼這麼真心的想我得到幸福,而且真心的高興。
知嘛,這樣已讓我覺得很幸福了。
我愛你們。

星期一, 7月 23, 2012

一路一路走,她答了很多話。
然後,就在跨過那道閘的一剎,她才發現,其實她想知道很多。
知道很多,關於他的。
連回頭也來不及。

星期日, 7月 22, 2012

泡泡中的我

猶如活在泡泡中
一不小心微微動了
夢便破碎
餘下臉的微紅漸漸散

星期四, 7月 19, 2012

權威。慚愧。

屋前變得十分開揚,四周只有平排的兩三幢村屋。我拿著一籃子衣物要晾,順道想把之前晾的收下來,怎料,衣物都不見了。

然後,我走到屋後,滿地落葉。我見有點空間,想著這裡應該是個不錯的地方。我變為一個全知的身分,見到一個男子和屋內的老伯談話。男子說:對不起啊伯伯,衣物又給人沒收了,真沒法子,只能借後面的位置晾。老伯說:不要緊,他們真的很過份﹗我查過了,後面的地屬於我的,你隨便晾吧。

我又變為第一身,拿著籃子,想著要如何晾衣物。不如把繩勾在兩棵樹上吧,但心裡很害怕這樣會令樹受傷。思索了一會,然後還是決定把繩子掛上去。

醒來,我覺得十分慚愧。

星期三, 7月 18, 2012

贈書

和舊同事聚會,說起舊事。

j:(對y說)接你手之後,某人話完全唔覺得自己有咩做得唔好喎,之前你响度果時不知幾夾。
y:但我走果時,他送左本《如何控制情緒》俾我喎。
j:我走果時佢無送書俾我囉。
y:你應該送返本《當你係一個死八婆時,如何避免人地認為你係一個死八婆》(十級長的書名)。
j:……送本《如何不做一個死八婆》俾佢。
c:不如送本《而只有你不知道死八婆是誰》俾佢啦。

我們笑到肚翻了。好快樂的一夜﹗

星期二, 7月 17, 2012

相信

一些事情或想法,特別是想法吧,我們永遠無從證實。
然後,我們問第一次。
然後,我們多問一次。
然後,我們再問一次。

其實,如果能真心相信,問一次便夠。
如果猶豫,問千百次也不夠。

可是,對某些人事物,明知不必問,還是忍不住開口。
我偷偷地努力學習,問該問的,別自找煩惱。

星期一, 7月 16, 2012

馬屎埔生態夜遊。發展之必要?

六月的最後一天,因v邀請,怕蛇蟲鼠蟻更怕青蛙的我,參加了馬寶寶社區農場的生態夜遊,一個完全不像我會參加的活動。

我們去的地方是馬屎埔,位於粉嶺的有不少耕地的鄉村。夜遊時沒有拍照,下面的青蛙照是用友拍的。這次的主角是蛙類、蝸牛和螢火蟲。我邀請了i一起去,她起初滿擔心的,因為她超怕蛙類 (我又何嘗不是?)。不過我想,應該不會有蛙跳到身上吧。v說得很對:佢驚過你啦。

天氣不算十分熱,但超級多蚊,我們噴了好些香茅油,黏黏的像吳剛啊,不討好,但的確能驅蚊。穿了leggings不能噴香茅油,只能用當天買的蚊怕水,結果被狂咬﹗其中一段路癢到想死。不過回想起來還是覺得很值得,見到幾種不同的蛙,見到連i都說可愛的會擺pose的樹蛙。

另外,看到很多蝸牛。其實我心裡很喜歡蝸牛,今次見到四種。有一種很特別,沒有一個大大的殼,就只是一小片如栗子殼的殼與身體相連。又,原來鼻涕蟲也屬蝸牛類。

我還第一次見到螢火蟲,小小的光點,和再見螢火蟲的那種不同。整晚很努力地看,大家都開始出現幻覺,常常以為有螢火蟲,但原來是個誤會。後來,我們發現,如果有懷疑的,一定只是個誤會。因為真的螢火蟲的小光點,絕對不能誤會。逛的時候,我們問了很多問題,也算是對這些小動物小昆蟲了解多了。

逛完後便吃那些由村民煮的從農田摘下來的蔬果,雖然比較油,但相當美味,大家幾乎把所有食物都吃清光。逛了一段時間停下來便熱到不行的我,雖然沒有胃口,但也吃了好些。
第一次見紫色的豆角,味道和普通青豆角一樣,但質感覺細緻得多。最後,村民說了他們的故事,提到政府想收地發展。發展新界區,諮詢文件兩港島兩個地方才能拿到。反對的聲音全沒記載,只展現一幅寫意的畫面,有漂亮的大宅,緣草片片。只是,緣化的意義,變得毫不緣化。原來的生態被破壞,重新展現在大家眼前的,是那片不再歡迎原來生態的小生物的「綠化」產品。聽到他們的遭遇和苦況,同行朋友中也有住在另一條受影響的村的,心裡感到既激盪,又無奈。

我們真的有必挖盡所有地來發展嗎?我們需要的到底是甚麼?即便是我們需要的,那其實在幫助我們的牠們呢?

馬寶寶社區農場網誌:http://mapopo.wordpress.com/
還有可愛的貓咪。

星期日, 7月 15, 2012

If it hurts, it isn't love.

從來都對人生中一定要做的50件事、幸福法則20條這類型的書沒甚麼興趣。早陣子無意間在電台聽到有人介紹《If it hurts, it isn’t love》這本書,覺得他的概念不錯,366小篇,可以用自己覺得有趣味的方式去讀。買的原因,純粹因為好玩。

我才開始了兩三天,每天讀一篇。我就只簡單的順著讀,因為沒有目錄,翻來翻去到最後要找沒看過的,會很麻煩。內容其實都只是老生常談,講吸引力法則。作者有心理學背景,也不算是胡謅廢話。很tricky,你總覺得所讀的一頁和當天有很大關係,像寫中了你的心事。其實不然,每一則放在每一天都湊效。無論如何,我覺得這還算一個不錯的提醒。

印象中,我從未主動買過英文書。唸中文出身的我,英文奇差。從前好友送我的英文小書,像磚頭一樣厚那種,我只能看上幾頁。這本呢,一小篇一小篇,還真不錯。不懂得的字,能猜得過去,但我還是決定查字典,然後把字義寫上去,希望能讓記憶深刻點。這樣,就達到雙重意義了。

今天讀到一篇的標題是:Any behavior that is not love is a call for love. 共勉。

星期六, 7月 14, 2012

可憐的鴨。可怕的蛇。

再記一晚的夢。

我要參加作文考試,想著要寫甚麼。我媽是賣雞鴨的(現實中不是啦),我心裡想,為甚麼只叫「雞檔」?明明又賣雞又賣鴨,鴨子真慘(!)。

突然,姑姐找到一張我和一個男子的合照。我請姑姐千萬別告訴媽,我和那男子只是普通朋友。她答應了,但結果立即打了電話告訴媽。

我和一男一女在一起。男的是我不知在哪場合認識的,我把這事告訴女子。男的衣裝很淺色,杏色褲之類,戴眼鏡,帶古肅的感覺。天氣很熱,我穿了一件很低胸的黑色衫。我們一起坐電梯,進電梯女子和我聊天,問我穿成這樣會不會很涼快。我說:不錯啊。然後電梯內古肅男和另一男子聽到後都忍不住看過來。

出電梯,女子變了v。我們一直走,v先走,我和男子並排而行。和男子談起天氣和衣著。我說:天氣真熱,你不熱嗎?(男子突然變了穿裇衫) 他說:不行的,我一定要穿底衫才行。(哈哈!)

然後我們繼續走,漸漸變為我走在後頭。男子沒有理會我墮後,我心裡很想前頭有人照顧我。然後v突然停下來轉頭看,和我探天。男的似乎想繼續走,但明顯v在等我。

我們走進一座城堡,然後一直往下走。裡面是迴旋樓梯,一直向下走。我越走越急,沒有依著一級一級走,幾乎算是跣下去似的。不知為何,前面的人又不受我的影響。後頭出現了兩個年輕人,我感覺他們也是結伴在假期走走。我心裡有點點擔心阻住他們,但又沒有太大壓迫感。

到城堡的出口,後頭的人不見了,前面的男子也不見了。我站在出口,v站在圍欄外的門口。中間有好些像玩領袖訓練營時的鐵絲欄,就是那種你要避過垂下的鐵絲欄才可以前行,如果觸碰到便要由頭走過那種。在那機關口有一條很大很兇猛的蛇,張牙吐舌,像想咬我。

我感到很害怕,v叫我不用怕,只要拉起其中一條鐵絲,蛇便不可咬我。我戰戰兢兢地拉起鐵絲,果然蛇似乎咬不到我,儘管牠展露出很想把我吃掉的兇惡神態。

突然,我一個人站在商場的橋上,人來人往。姐和弟說要去吃東西,叫我站著等。我隔著橋的玻離看到他們在吃東西,心裡也很想吃。忍了一會,會禁不住向餐廳的方向走。

結果我走進了一間茶樓,見到幾個舊同事,包括h、c、r和v。我和h較相熟,所以相當興奮地拉著他的手臂跳了起來,然後心裡又覺得他們現在這樣人丁單薄真唏噓。然後,突然發現爸媽坐在鄰桌,著我過去吃東西。

和h談幾句其間,得知二老闆知道另一家公司的offer詳情,但卻不告訴三老闆。結果大老闆叫三老闆問一下。

夢便醒了。

星期五, 7月 13, 2012

夢的解析

造夢有時像看電視劇,有時以全知的角度看畫面,有時像自己身處其中,應該就是那種某個角色看著鏡頭講對白,看起來像對著自己說的一樣吧。因此,造夢總有荒誕而毫無邏輯的情節。

這兩天都睡得很差,雖然努力的早點上床,但因為不時造夢扎醒,所以還是滿累的。連續兩晚在十二時多、一時多在睡夢中扎醒。

我喜歡把夢記下,總覺得能看出什麼。有時扎醒了會先把重點記下才睡,生怕忘記。嗯,現在是記夢時間,先寫一個,之後再寫。

我夢見兩個女子,一個蠻漂亮的對友說自己懷孕了,預備對他說。然後一個打扮有點hip hop(?)的長髮男子走來,帶了漂亮女子走。他們走在街上,場景類似將軍澳中心還是廣場那頭。然後,有很多記者追來,男子說已和另一女子分開,然後拉著我走入商場。

我就變成那女子,心裡如夢似幻,想著:他為我放棄她嗎?然後我們走進一家餐廳,等上菜時,我對他說自己懷孕了,他說我們會在一起,但卻展現得漠不關心。我恍然大悟,原來我成了一隻棋子,讓全世界覺得他是一個有承擔的男人的棋子。我很傷心,藉詞上洗手間,走到餐廳樓上。

樓上有很多房間,一個穿西裝的年輕男子大概聽到我的腳步聲走出來,看出我有心事,著我可以和他分享。我說:我想找大師(!) 談。他帶我進另一間房,房裡一個較年長的男子盤膝而坐,面前是一個茶几。年輕男子問:要不要避席?我說:不用,我不介意你留下。大師變了我認識的很有學識的h先生,帶著那笑嘻嘻的臉。h先生說他有很多事要忙,但還是聆聽我。我把事情告訴他,我說:我想和他分開了。

我離開那房間,再回去餐廳。我的角色變了一個不漂亮的女子,也沒有懷孕。餐廳裡坐著另一個男子和我的一位女性好朋友。我們離開餐廳一起走,我感覺這男人待我根本不好。我們走到一個像深圳書城讀書會場地的地方。男的不見了,廣場上有很多穿校服的人。我們從高處向下看(那是一級一級讓人坐下的地方),女友指著某一方向說:咦?那個不是quinn嗎?(glee的其中一個角色) 我細看下發現了,然後友指著一個黑髮的女子說:不是她嗎?我指著真正的quinn說:不是啊,那個才是﹗我們爭拗了兩句,我說:我最近都在追看,怎麼會認錯?(這一段真的相當無聊……哈哈﹗)

然後,男子又出現了,我們三人一起找個梯級坐下,像要看一場典禮。我心裡很想對男子說:我要和你分開啊。可是,卻沒有勇氣說出來。然後,男子滿不耐煩的,在我拉他坐下時,他說自己扭傷膝頭了,很痛苦的樣子。我說要叫救護車吧……他指著我的女友說:叫她去吧。女在正站著看典禮,我說自己去便可。除了幫他,我還真想逃離那個令我感到相當壓迫的氣氛。

走了兩步,我發現了一個保安室,便走進去。我對保安說要叫救護車,然後友w不知何時進來了,她當了那剛才是我的女友的角色。我對她說,我想說分開啦。她說:我早在等你說啊,他在早幾年便開始不愛你了。我說:你看得出來嗎?她說:當然啦﹗我就是要看你,人都快30了,看你何時會狠下心下決定啊。我心裡想,30這數字真的那麼關鍵嗎?

然後,另外兩位友a和j也來了。j突然拿起紙巾來按w臉上的瘡,還弄出血來。我們大驚說:你在幹什麼?很變態啊﹗她流露出一副她平時在家也幫老公這像做,沒什麼大不了啊的模樣。

夢便完了。

結論:我帶自卑感,相當渴望愛情,卻越來越不相信愛情。同時,大概這年來常常聽到人說女人到30歲便什麼都不同了啊很慘啊之類,而我覺得這不甚了了,反正早已不是青春少艾。因此,我不大喜歡被標籤為快30了什麼都等不及的女人,也害怕自己真的會變成這種聽到30便聞風色變的女人。

星期三, 7月 11, 2012

死皮

有次無意聽到電台節目,提起原來在陽光中看到如微塵的東西,其實是人的死皮。恐怖嗎?我不知道真假,但一想到們一呼一吸著別人的死皮,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關於死皮,我不知道男性的角度如何,就女性而言,應該是人人得而誅之,哈哈。我媽喜歡買lux的一種帶磨砂粒粒的沐浴露,我以前也用過一些臉部磨砂產品,但就是不喜歡。明明是磨走骯髒或沒用的東西,但我總覺得那些粒粒搞得人不舒服,總像沖洗不乾淨。

我較喜歡用那些洗澡時拿來擦身的毛巾,我不知道是什麼物料,就像……百潔布?嗯,總之擦啊擦,感覺又舒服、又乾淨。沒有它,總覺得不完全。

忘了之前有沒有說過第一次和友上深圳按摩(還未有第二次),我們輪流去擦身的經歷。那裡寫擦背間,我們以為就是擦背啦。怎料那個媽媽模樣的師傅一手把我的毛巾便拉掉,幾乎全身也被她那大刷子擦過。活到這麼大,身體也沒被多少人看過呢……邊擦邊感到很尷尬。可是,擦完後,皮膚滑溜溜的,有前所未有的舒爽,心情暢快到不行,也禁不進不斷的撫摸自己的手臂。

面對煩惱時,如果有一把刷子把煩惱擦走,你說多好呢?嗯,其實煩惱刷子是有的,只是我們看不到吧,也只是時間問題。

願我們都能好好抓住我們的煩惱刷子,擦走煩惱啦﹗

星期二, 7月 10, 2012

真面目

我不知道,是否每個人也一樣,會經歷那時候天真、笑鬧、無忌諱地談遙不可及的夢的日子,然後有天看到好些真面目。

你甚至搞不清,那是早早埋藏著的,還是被時日消磨下才出現的模樣。不勝唏噓啊。

你想保留著當初那純純的美好印象,還是看清楚真面目呢?

只是,這從來不由你選擇。

星期一, 7月 09, 2012

雲朵


每天下班,其中一個我很期待的景致,就是回家途中的天空。

我很喜歡看雲,特別喜歡雲團,像綿花糖的雲層。我會拍下來和人分享,但無論如何,卻覺得無人能明白我那看到雲團時激盪的心情。這世界有這樣美麗的東西,完全不用花費。為什麼回家途中的雲團特別惹我喜歡呢?無它,因為它相當的貼近,就在低低的位置,像觸手可及,也像它特意飄近,相當可親。

我想起我們如何看待一些人事物,親近我們的,讓我們覺得太容易。於是,我們把懷抱自己的擱下,希望擁抱更多。

只是,你以為永遠的擁抱,有一天會鬆下,走遠。

願我們都真正懂得常常掛在口邊的珍惜。

願我們都真正懂得放手。

星期五, 7月 06, 2012

we found love in a hopless place.

我發現自己幾乎只在星期一至五讀新聞,早上坐車時看一點,然後早早回office專心地看一會。這段日子,新聞看得久了,發現自己由本地新聞,轉而對國際新聞更有興趣。

就像新聞大都一點不新,只是換了人物。特別是政治議題多了,從小事發起再炒熱,像鬧哄哄,實際卻孤獨無比。國際新聞也有類近的事情,不過世界那麼大,令人感到有興趣的事自然相對地多。看關於政治民生,了解到人的疾苦、快樂、寬宏、醜陋……看各地其他消息或趣聞,心裡生出不同面向的思考。這樣,人便覺得潤澤。

抓小事、揭瘡疤,然後失焦了,有時讓人感到很疲累。我不清楚這是真正的心淡還是逃避,只是這一切都讓人覺得很疲累。即使,整個世界原來也就這樣。

有好些事情我還是想不通,大概一輩子也想不通,又或要花大半輩子也只能懵懵懂懂一點。待在一個資訊流通的地方,仍會盲從無上的權威嗎?要掌權斂財沒有更好的地方嗎?為甚麼明明是大家也有愛卻總互相指摘和妖魔化另一方?為甚麼曾說「你不代表我」的人會掉進圈子裡,以為小數代表大家?我知道,一些時候,我也只從自己的立足點看,所以才不明所以。

最近的種種,我不自覺地想起一句歌詞:we found love in a hopeless place。(我較喜歡glee的版本,和那mv。)

星期四, 7月 05, 2012

爸媽的願望

和家人吃生日飯時談天……

媽:你快d嫁左佢(搬出去),唔使我咁煩……
姐:話嫁就嫁咩?
我:我八月去i 度度假啊﹗唔使你煩啊﹗
爸:邊個話?男定女啊?
我:i 啊﹗以前一齊住果個女仔啊﹗
媽:去女仔度住有咩用?又唔係男仔﹗
姐:下?你好想佢去男仔度瞓咩?
我:……
爸:你咁搞法會唔會變les架?
我:要變我一早變左架喇﹗

我以為爸媽會較緊張我亂去男仔家過夜。原來,他們是擔心我不去,哈哈。

星期三, 7月 04, 2012

到底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

早兩天公司水管有問題,洗手間無水洗手。同事要上洗手間前,先到飲水機取水,用來洗手。

下午,供水恢復,大家都感到相當開心。不約而同地,和一位同事都有相同的感覺:平時完全不在意洗手間的水這回事,就是失去過才發覺要感恩。

我想起,對臉孔的記憶。你有沒有試過,突然想起一個人,很努力的想記起那個人的樣子,但卻怎樣也記不起?那些曾經很親近,卻早已走得遠遠的人。有時會完全記不起那臉孔,有時只能記得局部,那咧嘴笑時的爆牙、那耳珠、兩頰的膚色……

很喜歡《我想記得的47件事》這首歌。第一次聽的是陳綺貞的版本(《失明前我想記得的47件事》),清新又楚楚的感覺,很喜歡。不過,我更喜歡品冠的版本,簡直就像唱出自身的經歷,那點沒有沙啞的溫柔地唱出滄桑的感覺。

是夏宇的詞,最讓我動容的是「到底是誰隨手關掉整座星空/讓我流下眼淚」。願我們都能及時擁抱美好。







歌詞:
詞:李格弟 (夏宇) 曲:陳建騏
我想記得 夏天午後的暴雨 雨的形狀
我想記得 黃昏的光 光的灰塵在飛揚
我想記得 愛人如何親吻 如何擁抱
我想記得 你煩燥不耐的 模樣

我會想念 十歲時我看到的那隻象 象的死亡
我會想念 卡夫卡照片裡他那麼倔強
我會想念 所有讀過的書認得的字
我會記得 時間像旋轉木馬 消失

對半切開的奇異的奇異果以及一個 蘋果吃到最後剩下的蘋果核
一條發光的公路 兩邊都是梧桐樹
地圖上打過記號的城市和一顆 淚般清澈的湖
睡覺以前瞥見的那隻蟑螂 以及早上
睜開眼睛 就看到的那張蜘蛛網
我七歲時的照片
第一次迷路穿的鞋
還有 到底是誰隨手關掉整座 星空讓我流下 眼淚

蜻蜓 蜻蜓飛行的速度
狂風捲起沙揚起霧
一張空白的畫布
我看見過 被地震搖晃的屋子
在一個非常美好的晴日
旅行紀念品掉下來 引起驚呼
一顆螺絲釘如何慢慢鬆動 然後 然後出現一個洞
我不討厭沙灘 而且我看過
有一個人在沙灘上大聲咳嗽
檸檬 霓虹 果凍
光腳穿過一堆爛泥的時候
滑翔機 嬰兒床
我懷疑 我也看過一對翅膀
一頂帽子 被一個複雜的腦袋 戴過的形狀
我的手握緊了一張車票
上面有四個字叫做目的地 讓我微笑
我親眼見過那四個字的樣子
像黑色彫花欄干
圈住一個黃昏的露台
有一個男人 在下面示愛

我必須全部記得
因為我害怕有一天有人會大聲的質問我
對著我看不見的眼睛
我會輕輕地說我看不見
但是 我全部記得

星期二, 7月 03, 2012

起點與終點

會閒聊的同事大都已有孩子,午飯時談起入學和留班問題。原來有所謂「大仔」和「細仔」之說。

大仔、細仔並非指孩子在家裡的大小次序,是指出生月份。如果出生在年頭如1、2月的便叫大仔;出生在年尾如11、12月便叫細仔。他們都說同齡的大人沒什麼大差別,但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年頭和年尾出生的,能力已可以有很大的分別。

兩個同事的孩子也是在年尾出生,媽媽同事的女兒在年尾出生,早年決定讓她多唸一年高班,第四年沒有學券,負擔相當大。雖然聽說孩子一般在小三左右已能追回差別,但她希望女兒在小三前不會每每要追趕進度,所以願讓她多唸一年書,之後比同學年的同學都年長一點,能力相當能大一點。而事實上,她發現女兒經過這轉變,由年紀最小,變成年紀最大,學習、處事上顯得更有信心。亦因為能力相對其他同學高,老師多給任務,令女兒更有成就感。爸爸同事的兒子亦是細仔,現在正想申請讓兒子多唸一年高班。

孩子成長的變化,當中當然有很多因素。可是,以前也聽過讓孩子早點入學或遲點入學之說,只是沒想到現在越演越烈,更變為讓孩子多唸一年幼稚園。從前總會很敏感,覺得背有「留級」之名是一件很醜的事,現在倒有不同。

年中出生的我,立即想,小時候,年頭出生的同學是否較聰明呢?

教養孩子真不簡單,而且還矛盾處處。當競爭很大時,想孩子快樂,但又怕孩子競爭力弱。爸爸同事說過一句話,我頗為深刻。他說:我最怕孩子贏在起跑線,但輸在終點。

星期一, 7月 02, 2012

白色。美。

很少穿這顏色和這類型的衣服,因為我著實是個胖胖的人。不認識我的人大概會說,看照片也不覺得你是很胖的類型啊。可是,別忘了,照片總能把人騙過來。

我一直不敢穿白色,因為顯胖嘛。很羨慕那些穿白色穿得很好看的人,飄飄逸逸。我呢,除了白色,好些服裝也不大敢穿。有時很想穿啦,穿了被媽看到,便會被認真批評「你真係唔好咁著囉,著到你好肥」又或「你睇下你真係好肥啊肥婆」。久而久之,我更不敢穿。

天氣熱,這陣子忍不住買了穿大洞洞的針織衫,還有一件白色半透衫。針織衫,在家試了十萬次,穿出去仍覺得有點忐忑不安。那件白色衫,買了卻不敢穿,因為覺得一定會被批評啦(但當初又買了)。不要問我為甚麼,我總是特別因為媽的評語而感到鬱鬱的,那語氣總有力量令我變得更沒自信。那為甚麼仍要穿呢?想囉。

我真想做一個不介意這些批評的人。因為我只是外表不好看啊,我的內心其實也算美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