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22, 2013

心裡的毛毛蟲

不知從何鑽進來的毛毛蟲
在心房下了蛋
蠕動蠕動

卻無處抓

破蛋而出的青蟲
爬出心房
抓緊血管
順動脈爬的
勇敢在靜脈逆向爬的
飲我的血長大
直至閉塞

明明喝了杜蟲藥

星期三, 8月 21, 2013

一直都在

扔不掉的垃圾
我把它放進壓縮袋
壓縮
再壓縮
收在看不見的抽屜

垃圾用腳戮破袋子
悄悄又爬出來
拉著我的衣角
笑了

星期二, 8月 20, 2013

兩種怎樣


戴佩妮的《怎樣》是其中一首我很喜歡的歌,配合她的聲線,多麼的傷悲無力。

對歌唱比賽節目特別熱衷的我,這陣子在追看《中國好聲音》第二季。一對老男孩組合毅光年竟然選唱了《怎樣》,沒有悲傷,只有滄桑。雖然不算很有年紀的人,但想起從前那像冰河時期的事,就覺得這唱法也太中聽了。

又,我覺得白衫白褲的那個男人好。有。型。覺得自己被迷倒了。似乎隨著年紀增長,我的口味也變了啊,哈哈,臉紅啊。

星期六, 8月 17, 2013

用將從前的美好回憶祝福你

美女n說起生日時一家人吃外賣pizza慶祝,讓我想起和家人吃的生日飯。
 
除了近年多了一家人找家餐廳輕鬆吃吃談談外,從前多是媽煮一頓豐富的晚飯。我想起有很多年,媽媽會給壽星買燒鴨髀。媽媽說,從前物質不是很豐盛,並不是常常可以吃燒味,更惶論是燒鴨髀了。不過,每年生日,公公都會給她買燒鴨髀。小時候的她,能在生日吃燒鴨髀,就感到相當快樂。
 
說實在,現在物質豐盛,燒味不再矜貴。只是,你能體會嗎?媽媽將自己童年時的快樂傳給你,把自己珍重的東西送給你啊,是件多麼令人溫暖的事情。

星期二, 8月 13, 2013

你看我看你看他看你

現在習慣了,每星期四都會把《100毛》借給斜後面的無聊仔同事看。

上星期四,我說:你慢慢看吧,我看完了。
他說:我知啊。
我說:你怎知?
他說:你常傻笑啊。
我說:什麼?我已盡量沒有笑出聲……
他說:(邊模仿我邊說)你笑到個身震晒!

心裡一寒,立即想:噢,我平常那些抓背拉bra帶拉筋縮作一團都全被他看在眼裡啊。事實上,我覺得公司這種座位安排,看似很有私隱、實質總有一對眼睛在斜後的設計,很值得北韓參考。


星期六, 8月 10, 2013

關於取名字

有天,友傳訊息問:一邊有陽光,一邊下雨,叫什麼?我想了想:是太陽雨吧。

原來,他的女兒出生時,外面正下著太陽雨,他給女兒取名就想和這相關,就想想有沒有相關的字。沒學養的我,怎會想得起來呢?

我的名字其中一個字相當男性化,是兩個姑姑一起取的。爺爺重男輕女,我未出世前已有6個女孫。起初照超聲波時不知為甚麼照出我是男的(頑皮的手指?),爺爺開心到不行。結果,我是第七個女孩,爺爺自然相當失望。因此,姑姑給我起名字時,便選了一個很男性化的字作尾。我一直都不喜歡自己的名字,但身邊的朋友總說很特別。

在浪漫的少女懷春期,曾經和初戀小男友一起為將來的寶寶改名字。他說:男的就叫小x (他的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女的就叫小x (我的名字的最後一個字)。我說,我的名字不好聽啊。他說:但我喜歡。


我想,取名字啊,很能顯出父母的修養。

星期五, 8月 09, 2013

重疊的心靈

同事間,我很喜歡糖果媽媽。我們特別投契,她間中會給我發whatsapp訊息,分享生活、有趣有意思的資訊或文字、為我打氣……

今天她給我訊息,問我會不會覺得她平時說話有點倔,實情是一點也沒有啦。我回答她後再告訴她,她想法正面,懂得欣賞和關心別人,不會別眼光只放再人家的缺點上,把別人的不是掛在嘴邊,這都是很讓人欣賞的地方,所以我特別喜歡和她溝通。

她說,你也是啊,所以我也很喜歡和你聊天。

我說,好朋友總有一些共通的地方,才會相交相知吧。她說,對呢,朋友就是一面鏡。

我說,嗯,那我應該高興得多,因為照鏡時變得很高啊。

你和你的至友的心靈哪一塊重疊了?

星期三, 8月 07, 2013

幸福眼眉跳

大概眼睛太累,今天一早起來,右眼對上近鼻位置就一直輕微的跳動,直至近十一時(!)。

跳啊跳,搞得像之前一天公司頭頂的壞光管,光一閃一閃的。昨天幸好有同事仗義把光管拿下,但跳動的眼皮便沒那麼好運,一直就在跳。

我想起幾乎每次右邊眼眉跳都出現的對話。

我:噢,眼眉跳啊!
友:哪一邊?
我:右邊啊! 左吉右凶,哈哈!
友:不是啦,左凶右吉啊!
我:……是嗎?
友:是……是但啦!

嗯,眼眉跳意外帶來的幸福感。

星期一, 8月 05, 2013

終身學習

最近,不約而同地,幾位認識不久的友都問我:你很喜歡學習嗎?

回想畢業以後,除了兼讀文憑那段日子外,大部分時間也在學習。上不同的畫班和手工班、韓文、廚藝班、射擊、普通話,一直學不同的。

是不是很喜歡學習呢?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強烈地感覺到,即使日間工作有多累,學習時我總像被灌了10罐red bull 一樣,精神得很。大概因為日間不斷輸出,晚間的輸入,使身體變得飽滿,不再乾涸。

關於學習,友問得最多的是:你這學來做甚麼?有甚麼用?比如,學日文不是比韓文有用嗎?我想,甚麼都需要平衡,我掉進的極端應該是學太多所謂沒有用的東西。只是,當人生中將所有行動都指向用處,似乎又有所缺乏。

一些興趣或許不能帶來即時的實質的用處,但它為自己帶來的,可以比實質的用處大。特別是這年多心情浮浮躁躁多了,學射擊正好調整自己的步伐。所謂陶冶性情,大概就是這些。

一直學下去。

星期六, 8月 03, 2013

榫眼

那稍微的空隙
沒誰察覺的空隙

就在主樑的榫眼
沒誰察覺的空隙

就只差一點點
沒誰察覺的空隙卻
確實存在

我和你之間
太危險
無論你
知不知道
明不明白
承不承認

只差一點點
就只差一點點

星期四, 8月 01, 2013

海豚的心事

看了一段關於海豚語的短講。

海豚真是又聰明又可愛的生物。原來每條海豚都有自己獨有的叫聲,就像簽名。亦因此,牠們能夠以聲音辨別朋友。研究員為自己設計出自己的哨音,和海豚玩遊戲時,海豚可以根據哨音分辨研究員。那些研究員長時間每天花多個水時在水中研究海豚。我想啊,這一定是艱辛的工作,但能和海豚一起玩,也是相當難得的機會。想起那些被困著作表演的海豚,心裡不禁感到難過。人類就是利用這生物的聰明來傷害牠們啊。建築在別人痛苦身上而得的快樂,是恐怖的快樂。

講者結語說,假如將來我們可以和不同的生物溝通,那些生物又會對我們說甚麼呢?看過一隻沙皮狗穿上婚紗的照片,我想,小狗應該會對主人說:穿婚紗是你的願望,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