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30, 2013

蛋撻失竊記

晚飯時,姐像想說鬼古的口吻說想講一件怪異的事。

事情是這樣的,當天下班她買了兩個蛋撻,想著和姐夫分享。她當時拿著紙袋,紙袋內放了點東西,蛋撻就放在東西上面。只是出地鐵再離開地鐵的一小短路後,她發現其中一個蛋撻不見了。

我:你唔見左幾多個蛋撻?
姐:1個啊,我無諗過會有人蛋撻都偷架嘛。
我:咁剩返果個蛋撻邊個食左?
姐:緊係(!)我啦!
我:咁我知道個偷蛋撻喇!
姐:邊個啊?
我:一定係你啦! 其實你係一心想食兩個囉!
姐:$4.5一個之嘛,想食多個我會買3個囉!
我:唔使解釋喇,姐夫,你覺得呢個可能性係咪好大呢?
(姐夫點頭。)
姐:無啊! 唔係我偷架! 但我唔敢打上facebook囉,d人實話係我食架!!!

我姐真的很可愛。

星期日, 9月 29, 2013

魅力

有一件不得不分享的好笑事。

話說,我媽這幾天到內地旅行,到步後給我們傳whatsapp訊息報平安。

媽:已到酒店,等待晚宴(錫錫公仔x2)
姐:玩還玩,小心唔好俾人擄走左(笑笑公仔)
媽:下?仲邊度咁有魅力,呢度係有d所謂俊男,不過點及得屋企件精品,阿女放心,媽媽會平安回家(笑笑口公仔x4)
姐:我怕你個腎俾人睇中渣(笑到流淚公仔x3)

今晚我們陪爸在外吃飯,姐送其他人回家,我步行到車站。

爸:細細佬陪家姐行返去啦(車站離我家不遠)
我:唔使喇! 我自己行得喇
姐:小心d啊你!
我:下?我仲邊度咁有魅力,喺度又唔使擔心個腎俾人睇中!

成件事,最開心的應該是我家中那件精品啦,哈哈!

星期三, 9月 25, 2013

解讀

無意中聽到某段對話。

三個人聚在一起,甲幫乙修理結他,修好後借丙練習。修理後,乙和丙就彈了一會。甲突然說:哎啊,很久以前,我向主舉過此吉他,說過這支吉他只可用來彈詩歌啊。乙和丙頓時呆了一下,問都彈過了怎麼辦啊。甲想了想說:應該沒事的,我舉的嘛,那就解做如果我彈就要彈詩歌,其他人可以彈別的。

不知怎的,我想起那些求神拜佛式的誓願,信誓旦旦後卻破了戒。既然當初信誓旦旦,那就乾脆認錯好了。

星期四, 9月 19, 2013

但願但願

幾年前,教《水調歌頭》。那班學生嘛,一說到學詩詞,不是呵欠連連,便是皺眉投降。

於是,我一開始播了王菲版本的《水調歌頭》。我想這樣真不錯,用這麼美的歌聲,讓大家知道詞也可以這麼動人啊,完全不難欣賞。

怎料,學生劈頭問:miss,乜歌黎架?咁老土既。

我心裡想:啊﹗我已不是播鄧麗君的版本(這版本我也十分喜歡!),竟然說老土! 果然是不同年代的人啊。

不過,做人真不能太一廂情願,哈哈。

,應應節,歌聲流轉流轉,真好。中秋節快樂

星期五, 9月 13, 2013

某一種傳承

我們總或多或少忽略了一個小行為的意義。

某天上班,地鐵內沒有太多人,兩個關愛座空著。到下一個站,一對母子及他們的幫工上車。應是上班族的母親立即和穿小學校服的兒子坐下,工作背著看來不輕的包包和孩子那放滿東西的書包站在他們跟前。兩母子一直在談話,我沒留心聽,幫工就一直站著。

當下心裡覺得,噢,幫工真累啊。兩手空空的孩子坐著雙腳擺擺,幫工雙肩都背負重物卻一直站著。明明有兩個位,為甚麼不可以分一個給幫工呢?又或者至少讓孩子先抱著書包呢?現在滿街是背書包的幫工和兩手空空的孩子,大家都見怪不怪。然後到孩子長大,又讓他的幫工站著替孩子拿書包。

有甚麼比這種傳承更恐怖?

星期四, 9月 12, 2013

手製冰皮月餅初體驗

 冰皮月餅於我來說不是月餅,只是一個甜品。我一向不大吃月餅,冰皮也不多吃。不過,對於冰皮的皮那種煙煙韌韌如糯米糍的口感,十分喜歡。吃冰皮的時候,我很喜歡和入面的餡吃完,再慢慢享受外皮。吃法像很古怪,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呢?

上年已說好給家人弄冰皮月餅,結果懶了下來,就一直沒弄。今年糖果媽媽買弄冰皮月餅的材料時問我要不要,說友試過一款法國朱古力豆蓉不很甜,很好吃,連模也借給我,我也沒有兌現承諾的道理了吧。

原來弄冰皮月餅非常簡單,買了粉,加適量的熱水攪拌,待3分鐘便成了冰皮粉糰。用粉糰包好餡,再撲一些片栗粉,放進模裡一壓一推,就弄好了。我另外買了一些朱古力脆粒,加進朱古力蓉,吃下去雙重口感,應該會更好吃。就這樣弄了12粒50克的月餅,放盒子裡,包裝好,賣相尚算討喜。

這一批是試驗,稍後要買不同的餡料,朱古力啊、水果味啊等,讓家人一快朵頤,哈哈! 希望好吃吧。

為大家弄吃的,感覺真幸福。


星期二, 9月 10, 2013

小小鳥

書寫生活中的困惑,很容易得到共鳴。無他,雖然生命中百感交集,但惶惑不安浮浮動動的心,很容易便互相觸碰。
 
得到共鳴算是一件好事,並不是因為大家可以一起自傷自憐,而是「其實你並不孤單」,不是只有你的明天沒有變得更好。說實在,彼此的煩惱怎能說一兩句可以擺脫?甚或是一個死結。只是,很多事情即使無從處理(無論是不能還是不為)關鍵的從來都是態度。
 
我沒能幫到你,但也有惶惑的我,一直都在;而我知道,你也在啊。
 
好好活吧。一起。
 
假如你是一隻小小鳥,也是一隻其實並不孤單的小小鳥。
 

星期日, 9月 08, 2013

深深處

這年過了大半,我沒怎樣對人說過,我總感到自己懸在半空,徬徨啊。
身邊有很多親愛的人、快樂的事,只是在那潭深深處,還是沉積的淤泥。
一個人的時候,會無端的很想哭。
要做什麼要怎樣做我是知道的,我真的知道。
因為這樣,我更加羞愧。
千萬別安慰我。

星期四, 9月 05, 2013

最好喝的咖啡

一向不大喝咖啡,即使喝也多只喝lattemocha因為只要咖啡重一點,我便會鬧胃痛。
 
長大了,認識一些喜歡喝咖啡的人都很講究。鑽研咖啡豆、添置咖啡機、配合很好看的espresso小杯子。曾經看過友人在家沖咖啡,甚至即席示範拉花,心裡覺得很奇妙。不過說起讓我回憶最深,覺得最好喝的咖啡,只是一杯用家裡最平凡的杯,也沒分什麼cappuccino還是espresso的普通咖啡。
 
小時候,父母都不讓孩子喝刺激性飲品,所以喝咖啡奶茶等飲品對我不是平常事。在我唸高小的某夜,姐和我還未睡,突然一室香氣,原來媽在沖咖啡。媽是把剛煲得滾滾的水倒進放了咖啡粉粒的杯子裡,咖啡粉粒隨時溶了大半,攪拌攪拌,全溶了後,再加煉奶,混和好便是。我問媽為何要特意煲水,而不用電熱水瓶的。媽說:水滾茶靚嘛,一定要用煲得滾滾的水來沖才好喝。我們幾經央求,媽才讓我們試一口。帶香帶甘的,喝了一口又很想喝第二口。只喝了那一丁點,便立即覺得自己長大了,用大人的口吻說:唉,這麼夜喝咖啡,真怕會失眠呢﹗
 
往後的日子,間中我們也會央著媽要她煮咖啡。一家人圍在桌邊等媽端出滾水,在杯邊輕輕的吹啊吹,呷一小口,談談話,再呷一小口,不知不覺便到夜深。
 
這才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好滋味。

星期一, 9月 02, 2013

啫喱的身份認同

v問我最近過得怎樣,我想了想,卻沒說過什麼有意思的話。不是不想分享,只是發現有些感想太抽象,自己還未很有系統地整理好,不如不說。也因為這原故,少了寫文字。

越發覺得生命就像被吃了一口的啫喱。未被吃過的啫喱沒那麼容易溶化,被吃過一口的啫喱,彷彿更容易搖晃,更容易在不被發覺下逐點崩塌,直至化水。化水的啫喱,大概很想大聲說:我是啫喱啊!

沒有什麼悲觀和哀傷,只是單純地這樣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