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29, 2013

有時沉默比較好

盲目的人啊
我害怕狂妄因而
一一細讀你的話
我打住了
看來你思緒多混亂
的感嘆以免落入
辯論者的角色
我選擇沉默
讓風繼續滑過髮絲
讓暴烈化作溫柔

星期二, 11月 26, 2013

屎撈人之友

朋友有很多種,不過唔係個個朋友都會同你講屎杘屁呢啲咁低俗既說話。

很久沒見hw,在學校門前遇見,就迫他(!)請我喝玄米茶。

我:好耐無見喇,轉左工之後忙到死喎你!
hw:係啦,勁x多野做! 其他人同阿頭唔妥唔肯做,又無得唔做,咪我硬食晒囉。
我:咁灰?咁你阿頭對你有冇愧疚啊?
hw:有啦,佢成日話請我食buffet。我得閒死唔得閒病,仲邊有時間食buffet丫。
我:咪係囉,屎都唔得閒屙。
hw:咪係囉,已經忙到一路屙一路做,仲叫我食埋buffet我點搞得掂。

嗯,其實無野落肚,屙乜?

有種真心交(非膠),就是開口埋口屎杘屁才溝通得夠貼心。

又,假如你不知道屎撈人(它超可愛),嗯。

星期六, 11月 23, 2013

變色龍

最令我憂鬱的地方是
你說
人人都是這樣

何時開始
我們選擇在一些時候
跟彷似的全世界一樣

星期三, 11月 20, 2013

捉緊你

你越來越瘦
瘦得只剩下靈魂

他們用盡方法綁著你的靈魂的尾巴
一如在車上繫緊安全帶

你突然相當了解各地政情
告訴我中國假裝緊張別的事再
默默地在非洲抽取能源
我說美國和日本沒理由不察覺啊
一如我們沒看到眼前的事物

靈魂跑掉後
宇宙所有的
依舊沒多沒少
這會不會是我們沒看到的意義
這會不會是我們不想要的答案

星期六, 11月 16, 2013

共生共存

滿腔熱情同時
不負責任

發自內心的言語同時
並欠缺真實

自卑同時
充滿自信

確實遙遠同時
是毛囊與髮根之間的距離

綠草綿綿同時
乾涸分裂

星期五, 11月 15, 2013

梅花鹿

停下的星球
我開始無法控制你重新運轉
如不曾停下

如那雙手懂得復仇
你以為我會張刀揮舞

我決意讓雙手進化
成為林間追夢的鹿

梅花身上綻放
綻放滿地
蔓延成薔薇的籬笆

一把聲音說
我不是豺狼
是善良的獵人
我看看部分梅花模樣的彈孔

我聽到子彈呼吸的聲音

星期四, 11月 14, 2013

心坎

荷爾蒙也開始為我背叛自己
那令人嘔吐的牛奶啊
乾涸的血管無法濕潤
那本被視為飽含鈣質的
的確如此
卻難以吸收
盯看
那令人嘔吐的牛奶啊
旱災撕裂心臟
一絲絲餘下的蒸氣冒出
放涼

星期三, 11月 13, 2013

腳上的丫枝

早兩天回家,我按鈴後,聽到爸爸在房大大的咳了幾聲,手拿著氧氣管,邊走邊答應。
 
他開會後,我尾隨入屋,看到的先是他短褲下的小腿。彷彿從沒見過這麼幼的小腿,彷彿是即使在街中無意看到也會暗想大概一扭便會斷的小腿。就是從沒想過,這兩條會是長在爸爸身上的小腿。
 
是父女間無意的腦電波對接嗎?爸隔一會後突然問:我瘦了很多嗎?白色謊話是不管用的,我說:一點。然後,他輕嘆一聲。
 
我忽然又想起很多年前的靈堂,那是祖母的喪禮。爸爸在我的斜前方跪著,哭腫了的眼睛,淚一點一滴的墜落在跪墊上,我從沒見過這麼傷心的爸爸。
 
倒數的生命啊,我把複雜的心收起,卻感到內裡一泛一泛漣漪的震盪。

星期一, 11月 11, 2013

星期日, 11月 10, 2013

那夜她想知道自己真的不值得被愛嗎

你考慮過
大概
在你心中留有位置這件事
我是知道的
只是
我不清楚
那有時是第一
有時是第二的位置
即使是第三
我也不知我的分數
你叫我問卻沒有提起
你叫我繼續造夢卻用針戮破
假如我至少曾經被他們心愛過
為何你要這樣對待我

星期三, 11月 06, 2013

傷心的關係

有些人不知道自己讓你傷心,而你也沒要讓他知道。
有些人明知道自己讓你傷心,還是繼續把你刺痛。

星期日, 11月 03, 2013

冰冷又溫暖的愛

記得年頭要搬家,所以把書送出,其中一個朋友贈我兩顆字粒。我特別喜歡,她給我一條相關的連結,記錄了鑄字行的地址,這次的台北之後,其中一個目的就是到那逛逛。

店子昏暗得很,沒甚麼燈光,但有很多封塵的一排排的架,架上有密密麻麻的字粒。老店的感覺啊,除了髒了點 (逛完洗手便成啦),我非常喜歡。胖胖的阿姨沒有特別殷勤,就自在地坐著,大家打了一下招呼,大概是慣了我這樣的門外漢造訪吧。

門口附近的桌上,有卡片、蓋章(台灣人都很喜歡蓋章啊),看來這店除了是老式店鋪,其中一個定位是文化承傳。另外,還有字樣本子、選字時的注意事項等,非常清晰。我逛了良久,找不到想找的字粒,問起阿姨,原來就在樓下。正好有人在樓下開會,阿姨便著我在他們早預備的表格內寫出要找的字,她再幫我拿上來。不消數分鐘,她便上來,我禁不住說:你真的很厲害啊,要是我自己找,大概要找半天呢。她笑笑說:不是啦。

除了選了些字自用,還選了些送人。這小字粒,大概比鳳梨酥更有意思。用同在今次旅程(?)買回來的紙膠帶細細包裝,再把這份愛送出去。

字粒冰冰的,心意卻是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