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28, 2014

自癒

爸爸走了已經五天。

常常睡不好的我,半夜醒來看電話的時鐘,慣性地見到有notifications便按進去,才發現,噢,是的,爸爸走了,大家都來安慰。在醒來的一刻,世界像沒有改變,我以為爸爸仍在;可一刻之後,才如夢初醒。我沒有很崩潰,只有一絲絲失落,如身體缺了一塊,卻仍如常運作。

我沒有很天真的以為自己的家人都不會死,只是當真的有親人離開時,除了百感交集,悲傷於別離,釋然於爸爸終於解脫,心裡還是盪漾著莫名的懸在半空的感覺。成長真的充滿代價。

朋友都在慰問,熱心的要幫忙,或想向爸爸致意。大家知道我不欲多提,都不敢問太多,怕我難過。其實我已沒有很難過,經過這一年多,即使可以選擇,我也願意放開自私的心,讓爸爸遠離痛苦。因此,某程度上,我是為爸爸高興的。只是,別離無愁是騙人。我只希望將愁緒都化為祝福,亦化為動力支持家人。

短短五天,我不大想見人,不是因為傷心,而是害怕那一雙雙惋惜的眼睛,一下下沉重的肩拍。那太害怕沉重的氣氛,讓我感到自己難以復原。因此,我一直叫大家當沒事發生便好,我害怕那氣氛給我的提醒。雖然害怕自己這樣顯得很無禮,然而,這是我自救的出路。

身邊人見我沒事模樣,都大讚我堅強。我只是想,崩潰讓所有人都更累更難過,長大了,就得這樣。

星期一, 1月 27, 2014

約定

周日約了友晚上唱k,結果4時收到友的訊息說突然朋友有多出於演唱會門票,他想去,所以和我的約會便取消。我想,我快被甩得麻木了。

想不到,2013年被連連失約的我,宿命會延續到2014。我不高興並非因為不能去玩,而是失約本身。然而,我不好發作,因為這是件了無意義的事情。鬧情緒鬧得別人說怕了你啦我們的約依舊啦又如何?別人也會玩得不高興,且這也不是重點。由心思有了選擇的一刻開始,另一方只能接受現實。

不算情有可原的類別,我嘗試梳理我遇到的情況,發現一般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約定了,卻因為臨時有更吸引的約而要取消跟我的約會。
第二類是說一定要和我做什麼什麼的,結果從沒發生,也沒再被提起。當初說的時候親厚無比,誰關心之後的事?
第三類是不停說一定要在什麼什麼時候跟我見面,結果一推再推。每一次說完便消失了一樣,然後到下一次再說一定要在什麼什麼時候見面,卻沒提起過上次沒約成的原因。我很想體諒卻原因不明。

我開始寬心了,想的只是我搞不明白,甚麼是一定要,為什麼要這樣。我開始想,覺得這樣有問題,其實是不是我的問題?假如,能被調整的只有我,那我也就調整一下自己吧。約定,可以是約還未定的意思。

又,不用擔心,我心安好。

星期三, 1月 22, 2014

世界的分別

沒有我
你的世界沒有改變
沒有你
我的世界少了悲傷
怎麼你還不懂得
還是你懂得
卻要把我的悲傷留住

星期二, 1月 21, 2014

世上最難過的事

早陣子在一個剛認識不久的人的面書上,見到他不時報告照顧家中老人的情況,上載老人家弄濕的被單、老人家撞傷的臉龐,不忍啊。因此,我也沒有怎樣提起爸爸的病況。

已經一年多了。今天,趁假期陪媽出去吃點東西,陪她買東西做做苦力。平時對外人嬉皮笑臉不難,但我是個不善於逗父母開心的女兒。這年媽勞累多了,不單是肉體上的累,是心累。我暗裡知道,我最似媽媽的地方,就是外表硬淨,把難過收在心裡。因此,伴著媽,跟她逛逛她喜歡逛的海味店、服裝店,讓她在外喘口氣。

爸這兩天不肯吃東西,媽用盡方法,也徒勞無功。我特意帶西餅回去,爸才肯讓我餵吃幾口。走在路上,媽跟我說,我不敢對你姐說,你人夠堅強,我就跟你說。有時候,我真希望早上起來要給你爸送藥時,就見你爸睡著離去。不是因為照顧他太辛苦,而且看著他太心痛。回到家裡,我握著爸的手,他就流淚了,他悲傷得不知如何言說。

世上最難過的事情,是我無法代替你們難過。

星期一, 1月 20, 2014

淹沒的心

我喝著蘋果汁告訴 t,我覺得沒什麼更新啊,我寫不出來了。

t 呷著咖啡說,你寫的別人都不明白啊,想想要寫什麼別人能明白的,才有人來讀。

我想的,倒只是……寫作從來都是我的窗口,是一個尋找救贖的過程。當我開始寫不出來,那意味的是甚麼?正在發生什麼?我的心怎麼了?

我心裡想吐露的如洶湧的波濤,捲起並猛地拍打我的心臟。被淹浸著的我,伴著強烈的窒息感過活。

希望盡快找到那個善於躲藏的去水塞。

星期日, 1月 19, 2014

關於《發夢王大冒險》:夢、壓抑與回憶

周末無事,上了久久未一個人上過的電影院,看快落畫的《發夢王大冒險》(The Secret Life of Walter Mitty)。

我沒看很多Ben Stiller的電影,對他的印象當然就是喜劇演員。看過《翻生侏羅館》,心裡滿喜歡這個沒有俊朗外表的演員,所以對他的非喜劇就有一點點期待。電影內容方面,主題思想就是「心動不如行動」這大道理,情節簡單,不少為鋪墊後面劇情而出現的劇情。另外,取景壯闊優美,尤喜歡Walter在Greenland和Iceland時的拍攝畫面,美呆了。喜歡當中的音樂,特別是《Space Oddity》(原唱為David Bowie),還有在電影末播放的主題曲《Stay Alive》。

(上面是簡略概括觀後感,以下內容含劇情,純個人感受,非專業影評。)

心動不如行動這訊息太明顯,擱下不說。

先說說關於造夢。Walter因常造夢被譏為Major Tom,很多人看後說,與其造夢,不如行動。我想,電影沒有完全否定發白日夢這行為。造白日夢可以讓他錯過火車,可以讓他撞爛單車,可以讓他被賤精經理狂篤眉心,也可以讓他有勇氣跳上醉酒機師的直昇機 (er,但明明不跳才是合理判斷吧)。

那麼,應該造什麼夢?這問題很奇怪,我們怎能控制自己造什麼夢呢?說說Walter的夢,看來是跟電影情節沒大關係的小事情,但當中好些卻流露出壓抑的情感。你看Walter這角色偏向沉默,不善表露情感,不敢向喜歡的人表白,對無理欺負他的人噤聲,即便感到沮喪也沒向母親和妹妹透露半句。一些時候,他憤怒了卻出於惰性或不敢張聲,結果就造白日夢,例如夢見和賤經理飛來飛去超人般的鬥法,就是源於壓抑。然而,cheryl在greenland出現在walter的夢中,卻成為一種支持他的力量。我便想,大概是潛意識對自己的鼓勵,才使這個夢得以形成。說到底,事出必有因,夢境亦然,都是全乎一心。所以回到段首的問題,便不全然奇怪吧。

電影讓我有點感受的,是關於回憶這回事。你看walter很努力的希望保住那座爸爸留給媽媽的鋼琴,到後來被裁員而真的不得不賣,卻換到一筆可以幫助生活的金錢。walter對妹妹送的代表著童年回憶的軟膠公仔珍而重之,造白日夢也造到跟賤人經理爭公仔,但最後卻用公仔換來滑板,送給cheryl的兒子。假如回憶早已植根,那麼,有些東西也不必執意留住。

喜歡Ben Stiller的演出,在電影出沒有很多吐露情感的對白,卻流露出那欲言又止、渴望卻畏懼的狀態。只是,不知為什麼,覺得假如他老了,我會有點點傷感。

《Space Oddity》原唱David Bowie版本
《Space Oddity》David Bowie + Kristen Wiig版本
《Stay Alive》Jose Gonzalez

星期六, 1月 18, 2014

鬆綁

那天你說
失去珍惜的朋友
很難過
在這個朋友一按便失去的年代

我想起最近的一次
一些你多番珍重的
假如歷劫一世紀
才發現不過是一再砸自己腦袋的石頭
冰冰冷冷
在這個朋友一按便失去的年代

你說
哀莫大於心死
我說
我聽到開鎖時發出的咔嚓聲

星期三, 1月 15, 2014

教訓。

我常常挑戰自己,身體力行地驗證自己的判斷正確。
今天,我受了非常大的教訓。
幸好,2014年一開始我已相當幸運,遇到無數無私待我好的人。今天如是。
然而,我告誡自己,別一再輕易亂用運氣。真的。
感謝T的緊急援助,願我們脆弱的友誼永固。

星期日, 1月 12, 2014

酵素新體驗:黑提士多啤梨酵素

一直聽說水果酵素相當有益,但卻未下定決心要弄。後來,醫生說爸爸多喝酵素有助舒緩,便計劃要弄了。
 
聽說很多人第一次弄酵素會選菠蘿,比較容易處理。可是,看過資料後,知道黑提士多啤梨對腦和心血管有益,想著媽媽也合適,便決定選這兩種水果。我參考《鬼嫁料理手帳》的食譜,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很有幫助。
 


 
弄酵素,在消毒、去水方面要非常嚴謹,稍稍有菌或有水氣,酵素便會泡湯。因此,洗好水果後,就這樣在晾乾,並且祈禱(!)。用來放酵素的玻璃瓶用熱水煮一會,以達消毒效果。我看資料是說煮15分鐘,但我弄時忘說了,就在水滾後煮了一會,玻璃瓶的每一吋都被煮過,然後晾至全乾(不能用抹手紙抹,以免有菌)。
 
 
我讓水果風乾一晚,第二天便起水果切好。士多啤梨按大小一開二或三,黑提一開二並留核,1.5個檸檬切片。一般來說,冰糖量是水果的35-60%左右。我沒切檸檬皮,所以用了水果(50):冰糖(50)的比例。

 
 
 把水果和冰糖各分三份,冰糖的其中一份份量要較多(用來封面)。先放一份黑提和士多啤梨,再鋪檸檬片,再放冰糖,再放水果……如是者,以份量最多的一份冰糖封面,遮蓋水果,再把蓋蓋好。剛弄好便是上圖的樣子,還滿繽紛的。
 

因為是第一次弄,所以每天也拍照記錄。近來天氣寒冷,起初幾天看來毫無起色,我便把酵素放在黑色相機袋內,每晚睡前開一會暖風機給它溫暖,再拉上袋子的拉鏈,把暖氣留在入面。果然,第二天便開始冒泡了!

另外,依個人喜好也在浸的時間打開一下疏去酒氣,我有時隔天打開,有時連續幾天打開一下。

 
本來打算第16天便收成,結果因為事忙,放了17天,第18天才隔渣。用來放酵素汁液的玻璃瓶也要消毒晾乾,剩下的水果聽說可以搾汁喝,但我太懶,就壓光汁液後沒留了。
 
倒出來沖水試喝,顏色非常好看,喝出果汁味的酸酸甜甜,不過似乎甜味重了一點,亦帶有點點恰到好處的酒味。
 
希望爸爸媽媽會喜歡。

星期六, 1月 11, 2014

breathless.

受傷了。
深深深深地。

星期三, 1月 08, 2014

關於誘惑

根本不用追逐
泡泡滿佈蔓延至
人生盡頭
你察看泡泡某角度映出的幻彩色調
沉迷又害怕

隨手就能觸碰
太易觸碰
你盡力以溫柔的手勢輕撫
太害怕了無論如何
泡泡還是破掉
肥皂水濺入眼簾再
經淚水流出

你尚未觸碰
便告受傷

星期五, 1月 03, 2014

願以磨難作祝福。願以祝福化感謝。

13年剛過去,沒有在這裡寫很多,後來要寫也越發會寫跳躍的文字。這種含蓄私密,讓我感覺比較安穩。

想來,這年像過得頗艱難,自己身體似乎出了點狀況、爸爸的病反反覆覆、工作失焦、營營役役、偏執於一些原則而不能寬心等等。很多時候,我一邊在內努力沉澱,以靜默和時間安穩自己的情緒;一邊在外活潑自己,不是強裝或要收藏難過,只是想為自己打氣。因此,這年更強烈感到兩顆心在分擔一個軀殼。

磨難讓人成長,「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13年算是一個修心年。我強烈感到自己的變化,由小時候傷春悲秋式的沉默,到長大了打開心扉,到近來重返沉默。不同的是,我再不是傷春悲秋的孩子,而是會花時間先以沉默接應事情,思考生命和價值。

年尾,爸爸的病嚴重了,深深感到作為患者家屬的心理負擔。同時,非常突然收到要搬遷的消息,於是又忙於張羅生活。在我對說話之輕易有很深的感觸時,身邊出現了很多天使伸出援手,或懂我又很會讓我心靈寬慰。甚至那天上的巨人彷彿也以巨手為我調配,讓我感到自己一直被祝福,同時思疑自己何以如此的被眷顧。


沒有展望甚麼,沒有什麼必要的外在計劃,2014年盼望我繼續修心感恩,願所有人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