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月 28, 2014

每一件小事都能成就幸福。

上星期五,幸福滿滿。很同意老泥m的看法,要立即記下來。

===
 
一.
塗了新指甲油,是尷尬的啡灰色,喜歡。
 
二.
回公司時正想張口咬手上的芝士火腿牛角包,無聊仔同事剛回來。
無:唔好咬啊﹗
我:點解?佢會痛?
無:佢會喊架!……(扮聲)好痛啊!
我笑翻了。
 
三.
同事送我三顆在阿信屋絕跡已久的超好吃抹茶果仁朱古力,還送上朱古力情報。
 
四.
Happy Fridayi來跟我吃午飯,還借我厚睡袋。
 
五.
打算跟i分享抹茶朱古力,送上一顆,她送我同樣的抹茶果仁朱古力和咖啡果仁朱古力各一包。心有靈犀啊! 又,一顆換兩包,好抵。
 
六.
i到工廈內的曲奇店買曲奇,自己也買了,超。級。好。吃。
 
七.
正惆悵羽絨的事,姐便剛好找我上她的家吃火鍋,順便拿羽絨。
 
八.
出了bonus
 
九‧
午飯回來,無聊仔同事說覺得我很開心。
我:點解咁講?
無:你笑囉!
我:我平時成日都笑架喎。
無:笑都有分好多個層次架嘛!
我:咦?做開戲架喎你!
無:少少啦!
我:係啊! 我今日真係好開心啊。
無:點解?因為出左bonus
我:唔係喎! 我唔係咁膚淺架囉!
 
十.
放工相約好朋友仔同事友愛地去atm再看指甲油再買健康飲品再步行到長沙灣回家放下睡袋,然後出發往姐家。
 
同一天發生,每件事都讓我很快樂。所以,幸運的我,今天真的很很很很很很很很很很快樂啊。
 
願大家都幸福一直收心裡。

星期四, 2月 20, 2014

佔有與原則

「被佔有欲操控的人,就會被完全束縛。豐富的心靈、幸福的精神、高潔的理想,這些對人類來說最重要的東西,他們全部不看在眼裡……」節錄自《超譯尼采》


佔有欲有時還會讓人推倒原則。願我們能時刻保守純粹的心,推開掩蓋雙眼的手掌。

星期二, 2月 18, 2014

填滿空虛

爸爸走了快一個月。說過從不覺得家人不會離去,然而,直至現在,感覺仍然很不真實。

相對於大多數人活著的年月,我還算年輕,爸爸也年輕,可是要走時便走了。很多時候醒來,我察覺不到生活有異樣,然後突然有一刻會想起,爸爸走了。我不知道這狀況會維持多久,沒有悲痛得什麼也做不到,只是感覺空虛。

爸爸走的時候,會想起我們非常愛他嗎?我沒有告訴別人,最後一次我跟爸有意識地傾談,他流淚了,活得很苦,同時捨不得我們。我們一家很快又回復往常,我不知道大家內心實在的狀況。我發現,我時常想著爸。我終於體會到,當真正失去時,倍加思念的感覺。

我們像平常一樣提起爸。媽說,村裡一起玩的朋友都想念爸。從前他們玩骰盅,用爸來代表骰子的一點,叫他做「摸頂祥」(爸的名字有個祥字)。現在當擇到一點,就會改為「最懷念果個」,可見爸為人好,人緣亦好。

很多不同的小事,會讓我不自覺的想起爸,然後幾乎要說出口,又吞回去,怕別人以為我看不開。那夜吃火鍋,我和姐把鮑魚和帶子放進鍋內,看著看著,姐問:熟了沒有?我立時想起,以往吃火鍋,我們總請爸判斷海鮮夠熟沒有啊。於是便想,如果爸在……我沒說出口,但內心相常唏噓。說實在,少了爸,也沒有解決不了的事情啊。可是,當你失去最親的人,你便會明白。

真的,我現在好好的,只是內心缺了的一塊,讓我感到絲絲失落。或許,這就是年輕的證明。

星期六, 2月 15, 2014

背後的真相

看到有人分享沈校長的網誌文章,讓我想起一個教授。
 
唸文科的我,某學期因為選課的時間後,想選的書通 (書院通識課程) 都被選光了。結果,為了達到選課要求,我只能選一個關於商業、經濟的書通。書通所學的我全忘了 (抱歉啊教授),反而教這門課的教授讓我印象相當深刻。
 
為何會印像深刻呢?記得甫入小講堂,瘦削矮小的教授很嚴正的提醒同學不要遲到。然後,每當有同學遲入課室、交談或電話響起時,他都會報以一個相當凌厲的眼神,簡直要用仇視來形容,甚至拍枱拍櫈以示不滿。在這些時候,氣氛總僵著良久,我們都被嚇怕了。
 
當時,我跟一起上課的同學背地討論。上大學後,不少同學遲到,又或邊吃邊上課,大部分教授都不大理會。我們便想,都已經是大學生了,為甚麼那教授還要像管小學生那樣呢?每一節課看著他那兇狠的神情,滿腔憤慨的樣子,我們都暗暗稱這位教授為「憤世嫉俗」,還思疑他到底會不會有朋友。
 
畢業後,我幾乎把這個教授給忘掉了,只是跟同學聚會時想起過一次半次。有天,我坐巴士時無意中看到一個節目,主角正是這位教授。原來,他多年前喪偶,獨力帶著當時只有幾歲的孩子。寫這篇前再在網上讀了點剪報,那時他的孩子年紀小得對死亡沒有概念,而他既要賺錢養孩子,又不能在孩子面前流露悲傷,一個人承受著極大的悲痛。他提起往日的生活點滴,孩子睡了後擁著妻子看粵語場片、妻子最愛聽的歌……還有跟兒子的生活等,無不觸動人心。噢,這是那個我們暗稱為「憤世嫉俗」的黑面神教授啊。
 
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們真的相當年少無知。懂權利,不懂義務;懂爭取自由,不懂自制自律。然後,卻口口聲聲的譏笑那個只是要求學生要保守做人基本原則和價值觀的老師。

很多時,年輕的確會有點狂妄,長大後只要略有反省,就會發現自己從前曾經自以為是,語無倫次。但願我們不會一代比一代更狂妄無知吧。
 
又,那位教授是蘇偉文教授,現任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

延伸閱讀:蘇教授的訪問 (企圖尋找教授那段片時找到的很感人的文章)

星期五, 2月 07, 2014

五天後便好

爸爸走後這麼多天,很想夢到他,卻一直沒有,直至兩天前的清晨。

夢中,我打開家門,往樓梯走。走到天台,打開門一看,就是從前住處改建成屋的天台。爸爸躺在床上喘著氣,我嚇倒了。我意識到爸爸明明應該走了,但卻仍在呼吸。

爸說:叫你媽把菜翻熱。

我還在思疑中,來不及反應。

爸一如以往的很容易不耐煩喝叫:叫你媽把菜翻熱啊!

我便跑到樓下找媽,說爸要她把菜翻熱。不久,我見爸媽隔著茶几坐著,爸一口一口的吃齋菜,那煮得很入味的黃芽白和豆卜。

媽對爸說:過五天吧,五天後便好。

我猛然醒來,整個人坐著,上午六時三十四分。

五天後,爸便要火化了。

星期二, 2月 04, 2014

傷害

夜裡,跟友走在路上,說起關係建立。我才知道,那個曾瞞騙她的他,對她的影響這麼深。

你以為自己只是輕輕撥動枝頭,卻不知落葉讓人瘦。可能出於無知,可能出於自私地想自我感覺良好,傷害就被縮小。

我想,要慎言行啊,努力避免傷害他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做的一點點事,說的一點點話,可以帶來多大的影響。

願友早日忘卻傷害,勇敢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