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5月 23, 2014

爸爸在夢中

一夜多夢,都夢到爸爸。
*
姐和我躲在停車場一角,環境有點黑暗,但我感到安全。我內心只是焦急,遠行的爸媽現在情況怎樣?這時,媽急步走來。我們急著問:有沒有受傷?媽說:我沒事,你爸中了一鎗。我問:為什麼會這樣啊?現在怎麼了?媽說:詳情不知道,包紥處理好,你爸沒事。可我內心還是急急的。
我想是因為近日越南加上台北捷運的新聞所致的吧。
*
我看到一段MV,那音樂節奏,爸一定喜歡。出門前,我怎著把光碟收好,坐巴士去。
到達用餐的場地,我搞不清是甚麼場合,人很多,有10多桌子的人。大家都很快樂,鬧烘烘的。我內心有點難過,時間沖淡一切,大家都沒有再想起爸爸了。這時,姐走到台上播一些很柔和的音樂。我想,這不大對爸的口味啊。然後,我跑到台上,把光碟換上。爸在台下聽,前奏播放時,他輕皺了一下眉,但很快他便顯得很喜歡,開始搖頭擺腦,手舞足蹈。我想,如果播mv效果更好啊,爸便可跟著舞步跳,樂一陣子。很遺憾,找不著找不著。
回想,爸是灰色的。
*

我完全明白這些夢的原由,這些矛盾掙扎,與及期望得到過世者的愛……大概我應該捐一捐血,稀釋體內的思念。

星期二, 5月 20, 2014

語言施暴

因工作跟兩位青年交談,其中一位提起:我們可試試從對方的角度看……

聽罷,內心十分欣賞這青年,他的視野比同齡人更遠大,亦懂同理心。同時,內心不無感嘆。這陣子聽過幾次負面的評語,例如「我已經xxx架喇,第時唔好話我唔幫你」、「我唔明點解唔係xxxxx囉」等。

這讓我很警醒自己,保持謙卑,關心別人的想法,思考別人的需要,千萬不要墮入這語言暴力的陷阱,別用說話施暴他人的感受。

星期三, 5月 07, 2014

再轉化

細雨的周日
他們把你放進
一個冷冰冰的鐵泵

我為你
選擇一小片草地
把教我用小鐵泵的人的話全都
拋諸腦後
明明我留心傾聽
明明非常留心
卻搞錯了

你沒有好好的散落草地
白色的粉末堆成小丘
我用手輕輕撥動
手背是雨
手心是你

他們說
這裡環境不錯可惜今天下雨
我想
感謝雨水
溫柔送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