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4, 2014

外賣仔的苦惱

媽最近打工去了。我們想著這也好,有點寄託。

然後,昨晚吃飯,媽說起店裡的外賣仔。其中一個平常很勤奮有幹勁,然後有天要送外賣到一家中學,他不斷推卻,原來那是他從前唸書的學校。媽說:可能是怕尷尬吧……姐說:有什麼好尷尬,外賣仔也是正當行業啊。媽說:對呢,也沒什麼要顧全面子啦……

我想,怎麼我們總是沒頭沒腦的給別人安原因呢?

星期二, 6月 10, 2014

最近

最近,我常常有「怎麼辦?」的感覺。好些身邊的朋友都察覺出我的異常,送上慰問和支持。

我想,這包含很多因素,實在不好說。我沒有很傷心或什麼不快,只是不知為何,我無法真切快樂起來,而這我不好說明。

明明已經很幸福,卻無法快樂起來,實在使我更困惱。

夜靜,有時我會閉上眼默默向我假設存在的主宰傾吐。當嘗試這樣赤裸,眼淚常會禁不住流出來,靜靜地毫無預告地。

生命的惶惑,到底要怎樣才能消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