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9月 29, 2015

I just need some time

please.

星期一, 9月 28, 2015

很想把回憶都抹掉偏偏連呼吸都想起很想重新重新重新開始奈何現實現實地讓肺部一邊運作一邊撕裂

星期六, 9月 26, 2015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說好的怎麼都不一樣

星期四, 9月 24, 2015

我們的愛沒想像中那樣堅固

懦弱蠕動著身體如毛蟲

向柔和的綠色圍牆蠕動
原來是荊棘圍城

攀過去吧
攀過去就是軟綿綿的草地
攀過去吧
預備窩進草地享受日光浴
攀過去吧
傷痕很快便結成朵朵鮮花

刺痛是甚麼
咬著牙一度一度劃過
攀過以後
軟綿綿的草地早已變尖變硬
正好染紅朵朵傷疤

原來
我們的愛
沒想像中那樣堅固

星期二, 9月 22, 2015

快走夜的新朋友

快走去,蘋果大師跟我一起。


近海有個公園,就是大片平地。我們以前喜歡過去散步,在無雲的夜能見到滿天繁星。

打著圈快走,突然在長椅上,如同早已安坐一整天。我們有我們走,牠有牠安坐。然後,忍不住過起打招呼。戴著頸圈的白貓, 大概是村裡自由的家貓。摸摸牠,牠便叫,叫起來沒有嬌氣,低沉沙啞。我們打趣叫牠柏芝。

摸牠的手停下,牠便叫你要繼續,又或扭頭扭頸的讓你順勢摸,彷彿教你要這樣摸才舒服。後來,我繼續快走,牠便跳坐在我會經過的路人,像怕我看不見牠那樣,相當有趣。

這夜的快走很有樂趣,很久沒這樣了。謝話蘋果大師和柏芝。

星期日, 9月 20, 2015

XXXL碼的伴娘

某女同事即將結婚,在公司內跟造衫公司通電話。


掛線後,她跟其他男同事說: 間公司話我伴娘著XXXL碼,要加100蚊。

有人說: 嘩你真識揀。

也有人說: 你XL佢XXXL?

如是者,她彷彿要向自己部門的男同事都講一遍,讓大家不懷好意地期待。

大概,飲宴當天大家便會見到那個XXXL伴娘。

真好朋友!

星期五, 9月 18, 2015

好不好

好不好

某某的好不是某某的好
某某的不好反是某某的好
到某某的好正是某某的好
關鍵的原來並非好不好

星期三, 9月 16, 2015

get my life back


近來,心煩的事很多,內心常常很惆悵。

因為一周病假,讓我稍稍放慢腳步。其間,為朋友做了一個手縫的雙面袋。很久沒專注做手作了,選布、坐下構思、落手做,一針一針的盡力做到準確平均。花了十多小時完成,雖然不是完美,但做完內心還是有點不想送出去,哈哈。

專注專注地做,雖然用神,但心頭反而感到輕鬆不少。我想,或許自己不應過份緊張工作,是時候get my life back﹗始終,工作不是人生的一切,沒有東西能單獨佔據人生吧。

嗯,願稍後返回工作崗位後,仍能好好做到這一點。

又,願我能再多來這園地。因為,能想能寫於我來說,能讓我的人生變得更美好。

星期一, 9月 14, 2015

全身麻醉的迷思


身體檢查發現出了狀況,所以要做個小手術。放心,手術很順利,醫生手勢很好,我復原得很快。

話說,這個小手術要做全身麻醉,我擔心的竟只是「醫生,麻醉過左會唔會好痛?」而非有沒有其他後遺症。大概因為知道反正是全身麻醉啊,醫生說只是小手術啊等等,就沒有很擔心。留了一夜,一大早進手術層,才有點點緊張。護士相當親切,麻醉科醫生也很友善。

問了好些問題後就進手術室,很空曠的中間有一張床,太過光亮的燈。左手量血壓,右手種豆。全程最痛的就只是種豆,大家顯得輕鬆,像要給我放鬆心情。後來,麻醉科醫生請護士給我蓋一氧氣罩,叫我深呼吸幾下。結果,我似乎只深呼吸了一下,便沒有意識了。

醒來時,護士說手術完了,著我深呼吸。我咳了幾下,他們著我繼續。醫生走來向護士探問我的狀況,然後又問我覺得痛不痛。我說,一點點,然後就是覺得很累。雖然很累,但一路上我仍努力地深呼吸,直至護士推我入電梯,我禁不住問:我係咪仲要深呼吸?她笑說不住啦,哈哈。回病房能自己過床,大家便叫我休息。不久,醫生來看看便著我休息了。

感到傷口有點痛,特別是坐起來的時候。不過,睡了幾小時,吃了東西,能下床便可以離開。蘋果大師為讓我開心,竟買來一件很甜的玫瑰奶油蛋糕給我,說是慶祝出院的蛋糕。

嗯,關於全身麻醉的小發現:
1. 原來睡在手術床時,醫生不會問我的名字和要做什麼手術。
2. 原來聞氣時,醫生不會叫我數1至10。
3. 原來是要種豆的……我以為聞不到10秒氣會自動暈掉,哈哈。

最後,原來全身麻醉是不會變得無記性的。雖然,其實有時無記性都有無記性的好。

嗯,大家知道了便好,小經歷分享一則,願此篇對大家無用武之地,身體健康﹗

星期六, 9月 12, 2015

寂寞和孤單的分別

我說: 尋晚我同a同埋b晚餐食個魚煲好特別,成條魚再好似打邊爐咁,我地再叫左一隻大笨象切片上,都幾爽口,我地下次試下好無啊?

兩秒後你停下的視線離開電話屏幕: 咩話?

我話下次試下好唔好。

好啊。

星期三, 9月 09, 2015

你的回憶一直都在。

不知不覺過了三分之二年。

記憶的盒子很厲害,人越大,回憶越多,盒子統統放好。

我有沒有戰勝回憶的必要呢? 有時覺得沒有,有時心裡卻像被小針扎痛的感覺。

沉默代替話語,讓我感到很陌生。

其實,你的心跟你的回憶比跟我親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