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月 14, 2016

唏噓的友誼

今年新年,同事派利是給我時不忘問: c,下年結婚未啊?你知你年紀唔細架啦!


我笑說: 得得得,唔想派唔使咁既!

確實,年紀漸長,對很多事情有新的體會。其中一個朋友圈子,我本來是夾著委屈和心淡淡出。大概有幾年沒見,內心怎會全不可惜? 有時我很蠢,沒做錯事,但自覺不想影響大伙兒,寧願悄悄抽身。結果,新年前有人又想連繫起來,這才讓我知道,立心不良的人終有一天會讓人見出人心。

久未見面的一堆友重遇,大家除了說無聊話,話題也就隨年紀改變,買樓、結婚、孩子找學校、順產還是開刀,說個沒完。聚會中孩子越來越多,嘻嘻哈哈,都是沒憂愁的臉。

我告訴v和j,她們笑言我是沉冤得雪了。然而,除了友誼可貴外,想起當初,就是唏噓。

願真心的人,能被好好守護,也好好守護自己吧。

星期四, 2月 04, 2016

新開始。

迫於無奈的新開始
偶遇的人
血液裡的回憶
有待安撫的惶惑

信念
來自彼此的嗎
team work

其實我驚恐。